翠微居 > 其他小说 > 言灵女 > 第74章 狗血淋头
    没有了梧桐树的遮挡,我眼前顿时一片明朗,但是心里却很迷茫。

    御蒙不是怀疑这梧桐树和莲花有关吗?

    他把它劈了,还怎么找线索?

    同时,心里还有个惋惜心痛的声音:御蒙到底还是对小梧桐动手了。

    “你怎么把它劈了?”我难以理解的看着御蒙。

    御蒙淡淡的说道:“他们怕这树修出灵气,为祸人间,我这是帮他们。”

    帮他们?

    我想起御蒙捏碎莫老五的手的时候,也是说帮我。

    我再次感觉御蒙好可怕啊。

    他本来就是一个可怕的人。

    只是有时候他没有表现出来,就让我忘了他可怕的本质。

    我看着御蒙,呆呆的说不出话。

    御蒙伸手一招,把我招到他身边,搂着我的腰,带我飞出了这个院子,直接下了山。

    到了山下,我还没从御蒙劈梧桐树的事情中反应过来,回头往山上看了一眼。

    不知道明天早上,祝晓枝他们发现那棵梧桐树被御蒙劈了,会是怎样的惊讶,怎样的生气。

    君山这里是一个旅游景点,下面有宾馆,我和御蒙找了一个宾馆,住了一夜才走。

    御蒙说包车回去,我说太贵了,只能包到洪平市,坐火车回去。

    御蒙没反对,我就找了一辆车,让他帮我们送到洪平市火车站,再坐火车回家。

    下了火车后,御蒙对我道:“找一辆车,带我去你同学家看看。”

    这里,御蒙说的我同学,不是罗依依,而是我那个小学同学,那个家里大树生小树的小学同学。

    我道:“他家好像搬走了。”

    “找车。”御蒙不想听我找理由。

    火车站车多的很,我很轻松就找到一辆车,告诉他我们去山前街。

    到了山前街,我凭借记忆找到我那个小学同学的家。

    “好像就是这家。”我只来过一次那个小学同学的家,而且都十几年了,这里早就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也不能确定这就是我那小学同学的家。

    御蒙抬头看了看,道:“去敲门。”

    “好。”我抬手敲了敲门。

    敲了许久,才有一个花白头发,佝偻着身体的老太太走出来。

    那老太太还是个裹脚老太太,她抓着门,仰头看着我,很大声的问:“你找谁啊?”

    “我找郑雷刚。我是他同学,他在吗?”

    “你说什么?”那老太太耳朵有些不好,侧着耳朵,大声问我说什么。

    我就低了低头,在她耳边稍微大点声道:“我找郑雷刚,他在吗?”

    “不在,不在,没听过这个人。”那老太太对我摆手道。

    我又道:“他以前住在这里的……”

    “哦,以前啊,以前那家人搬走了,走了五六年了。”

    “那你知道他们搬到哪儿去了吗?”

    老太太摆手:“不知道,不知道,我也没问。”

    说着,老太太就要关门。

    我赶紧又道:“老奶奶,我是专门来找我同学的,又累又渴,能在你家坐一会儿吗?”

    “好,进来吧。”那老太太将门完全推开,让我和御蒙进去。

    我看老太太走路有些吃力,就想伸手扶她。

    她对我摆手:“不用,不用扶。”

    我就没扶了,跟着老太太进去了。

    进去后,是一个门廊,穿过门廊,是一个院子。

    院子左边有一个枯死的树根,树根四周简单插了一些竹棍,算是将那树根围起来了。

    那树根就是那棵修出灵气的梧桐树了。

    看到那树根,我就问老太太:“老奶奶,那个树都死了,怎么不把它挖掉,种上别的树呢?”

    “不能挖,不能挖……”那老太太听我这么说,脸色一变,忙摆手说不能挖。

    我好奇的问:“为什么?”

    老太太大声道:“那是一棵灵树,它虽然死了,但是不能挖,挖了人会生病。”

    “哦。”我明白的点点头。

    御蒙给我一个眼神,我知道什么意思,对老太太道:“老奶奶,有水吗?”

    “有,我给你倒。”老太太就往前面走。

    我跟在老太太后面,御蒙则留在了那个枯死的树根那里。

    老太太倒了水之后,才发现御蒙没有进来,问:“和你一起的那个人呢?”

    “哦,他在外面。他对那个树根挺感兴趣的,还在看呢,不用管他。”我接过杯子,喝了一口,问:“老奶奶,这里就你一个人住吗?”

    老太太道:“不是,我和我儿子、儿媳一起住,他们上班去了。”

    “哦。”我不停的找话和老太太闲聊,给御蒙拖时间。

    换了好几个话题,御蒙才进来。

    老太太指着桌子上的水,道:“水在那儿,你自己端吧,我就不起来了。”

    我以为御蒙不会喝呢,他走过来,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将那杯水喝完了,然后问我:“歇好了吗?”

    “歇好了,歇好了。”我连忙放下杯子,站起来和老太太道谢、告别。

    老太太把我们送到门口,看着我们离开,才关上门。

    看着老太太关了门,我问御蒙:“和莲花有关吗?”

    “找车。”御蒙不回答我的问题。

    但我已经猜到答案了,应该是和莲花无关,不然他就回答我了。

    我路上找了一辆车,坐车回家。

    刚从车上下来,我遇到了下班回来的周大妈。

    周大妈看到我,过来打招呼:“瑶瑶,你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上学去了呢。”

    “没有。”我口气冷淡的说道。

    我怕我和周大妈接触太多了,御蒙会拿周大妈威胁我,我就不想和周大妈接触太多,但是又不好跟她说,只能冷淡对待她,让她疏离我吧。

    周大妈听出我语气的冷淡,又看御蒙冷着一张脸,就随便和我说两句就走了。

    回到家,御蒙又去练功了,我过了两天安静的日子。

    回家一星期,我收到了祝晓枝的信。

    虽然那信封上写的是我的名字,是寄给我的,但是信的内容却是写给御蒙的。

    我一看是写给御蒙的,就猜到里面没有好话,想把那信偷偷看了,不告诉御蒙。

    可这时御蒙从屋里走出来,对我伸手。

    我只得将那信拿给他。

    御蒙看后,眼色也没什么变化,随手将那信扔了,转身回屋了。

    看御蒙这个平淡的反应,我想我可能猜错了,祝晓枝这个人很识时务,她知道御蒙的厉害,应该不敢骂御蒙,只是来问原因的。

    可当我捡起那封信,看到信里的内容后,我的眼皮子狂跳起来。

    信里,祝晓枝用词十分激烈,可以说是把御蒙骂了个狗血零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