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其他小说 > 言灵女 > 第77章 没得选择
    卑贱至极?

    我觉得御蒙用这个词来形容我,很形象。

    此刻的我,蹲在地上,双手搂着被御蒙踩着的红线团的两边,仰头祈求的看着御蒙,那样子的确是卑贱至极。

    御蒙俯下-身来,漆黑的眼眸紧紧的盯着我,问:“值得吗?为一个不相干、还有可能跟你有过节的人,如此作践自己。”

    “不值得,但是……”我想到我和御蒙不也差不多吗?

    他对我来说,也是一个不相干、还有可能跟我有过节的人,但是我不也帮他了吗?

    虽然是被逼迫的,但是结果都是一样的,都是给别人帮忙。

    想到这里,我心里很酸,化作眼泪涌上了眼眶:“你说我帮你值得吗?你找到莲花,就会杀了我,我值得吗?”

    “那是你没得选择!”御蒙无情的说道。

    我的眼泪溢出眼眶,“对,你说的对,我是没得选择,但是结果都是一样。你和他有什么区别?”

    “你……”御蒙要说我什么,但不知为何,只说了一个你,就没有继续说了。

    我擦去眼睛里的泪水,看着他道:“你们一个两个都找我帮忙,都说只有我才能帮你们,却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知道是我没得选择,还是你们没得选择,我才十九岁……”

    “别说了,别说了!”御蒙很暴躁的打断我,掐着我的脖子,把我掐昏死过去了。

    再醒来,我是在之前御蒙带我去过的那个山洞里。

    见我在那个山洞里,我吓的不得了,心想:我又回莫家村了?

    不,我不想回莫家村。

    “姑娘,不必惊慌。”溶江从前面凭空出现。

    看到溶江,我连忙站起来。

    溶江对我竖起大拇指:“姑娘,干得漂亮!”

    我居然立刻明白他说的干得漂亮,是指什么干得漂亮。

    指的是我那句:不知道是我没得选择,还是你们没得选择,刺激到了御蒙,让御蒙把我掐昏死过去了。

    但我却不觉得自己干得漂亮,眼神黯了黯,道:“刺激到他又怎样?我不还是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从遇到御蒙那一刻,我的命运就不再由我掌握了。

    溶江道:“姑娘别灰心,总有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时候。他现在是入了魔道,等他走出魔道,一切就好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感觉溶江这话的信息量好大,“听你这话,好像他走出魔道,会对我好似的。”

    我忽然想起,御蒙第一次见我时,说的第一句话:我还没死呢,你就想嫁人!

    之前,我被御蒙厉害的手段吓到,又被他做了那样残忍的事情,我没有细想这句话。

    现在,细细想来才发现,我和御蒙以前有可能是对恋人。

    不是吧,我和御蒙是恋人?

    我才十九岁啊……

    不对,御蒙是仙人,可以长生不老,也许和他是恋人的不是这一世的我,而是上一世的我。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御蒙认识我,我却不认识他了。

    上一世的记忆,谁能记得住啊。

    想到这些,我就直接向溶江求证:“御蒙认识上一世的我,是吗?他和上一世的我是恋人?”

    溶江没有正面回答我,只道:“姑娘是个聪明人,有些事我不方便直说,不过我想姑娘应该明白。”

    “你不说,我怎么能明白呢?”我反问道。

    溶江笑道:“我知道姑娘是个明白人。”

    说来说去,溶江就是不肯告诉我。

    见直接问,问不出来,我就旁敲侧击:“我记得你说你和御蒙不是一类人,我现在看,你们就是一类人。”

    溶江笑而不语。

    我继续道:“你还真是他的好朋友。他都没有和我说,让我帮他找莲花的事,你却告诉我了,还要我帮他找莲花。”

    “姑娘,我和他是不是一类人,以后你就知道了。”

    我摆手打住他的话:“别说以后了,我不想和你有以后。”

    “姑娘,这话未免有点伤人了。”溶江真的露出一副被伤到的表情。

    我看了,竟不知为何,心头一痛。

    不过,痛的很短,没等我好好感受那种痛,那痛就消失了。

    我也没有在意,就道:“不是我说话伤人,是你、是你们……你们都说找我帮忙,却不告诉我原因。如果换做你是我,你会怎样?你不会感到生气,感到憋屈,感到难受吗?”

    “会!”溶江点了下头,诚恳的说道,看我的目光带着浓浓的心疼:“姑娘,委屈你了!”

    接触到他心疼的目光,我感到很不自在,连忙移开了视线,道:“你走吧,别和我说话了。上次你找我,他就知道了,问我和你说了什么,还把我掐昏死过去了。我不想再被他掐了。”

    虽然我有很多问题,想问溶江,但是一来问了,溶江也不告诉我,二来,每次溶江来找我,御蒙都会知道,然后问我和溶江说了什么。

    综上两点,我就不想和溶江接触了。

    “姑娘,对不起!”溶江拱手,真诚的和我道歉。

    我连忙摆手:“你别说这些,快走吧。”

    溶江放下手,对我道:“姑娘,不必担心,这里是你的梦,他不会知道。”

    “这、这是我的梦?”我看了看山洞四周,感到不可思议,同时也很高兴。

    原来是梦啊,不是回到莫家村了。

    我心头松快下来,对溶江也不是那么排斥了,道:“既然是梦的话,那你别急着走,我还有两个问题问你。”

    “姑娘,但问无妨。”

    这个溶江彬彬有礼的,让我但问无妨,谁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季云初,你知道吧?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知道他的族人做错了什么事,遭到别人的惩罚吗?”问不出我和御蒙的事,那我问季云初,他多多少少应该会告诉我一些吧。

    溶江回答道:“知道。季家在仙界,是炼丹世家。曾有一个人修炼到瓶颈,想向季家求买丹药,突破瓶颈。但季家没有给,还把那人羞辱一番。这事被那人的仙侣知道了,那人的仙侣就对季家做了一个惩罚。”

    “仙侣?”这么说,御蒙是为他的对象出头咯。

    那我和御蒙又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