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其他小说 > 言灵女 > 第86章 太不实诚
    御蒙?

    看来这个人认识御蒙。

    他也会飞,十之八九也是个仙人。

    听他的话,他还不知道御蒙已经找到我了,那我就将错就错,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打听些什么,就道:“御蒙是谁?你又是谁?”

    “姑娘别紧张,我不是坏人,我是你的一个老友。”那人面带笑容,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

    但是我感觉,他在撒谎。

    如果他真的是我的老友,为什么他要把我抓走,而不是直接出现和我打招呼呢?

    他怕什么?

    他怕御蒙?

    应该是御蒙,我也只能想到御蒙,因为他只提到了御蒙。

    我不相信他的话,不过我也没有对他的话表示怀疑,又道:“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你快放我下来。”

    “姑娘,你累了吧,先休息。”话未说完,那人就把我打昏过去了。

    再醒来,我是在一个大房间的一张大床上,床上的被子枕头都是白色的,房间的墙壁也都是白色的,窗帘也是白色的,看着十分干净清新,但是我却很害怕。

    我起来先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我的衣服还好好的穿在身上,就连鞋子也还穿在脚上,仿佛没有人动过。

    看到自己的衣服、鞋子都好好的,我也并不能放心。

    因为抓我的人是个仙人,谁能保证他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然后再把一切恢复成原样。

    我抓着被子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准备下床看看,这时听到有人开门进来,又赶紧坐好,看着门口方向。

    抓我的人推门进来,看到我坐在床上,笑着问:“你醒了?”

    “你、你是谁?你不要过来!”我抓着被子,靠着床头紧张的说道。

    那人却还走进来,站在床前,摆手对我道:“姑娘你别怕,我对你没有恶意。你看你是穿着衣服、鞋子睡觉的,这表明什么?表明我没有动你。”

    “这能表明什么?”我心里这样想,但我不敢细想下去,继续问他:“那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吗?你抓我来又是为什么?”

    “我……”那人才说了一个我,就停了下来,似乎在想着什么说,想了一会儿道:“你猜我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我猜到他是仙人,但是我不想说。

    我总感觉这个人不实诚,不想和他说实话。

    他张了张手,飞了起来:“你看我会飞,你说我是什么人?”

    “你、你是神仙?”我故意装作吃惊、不相信的样子。

    “对了,我就是神仙。”那人听我说他是神仙,十分高兴,落下来道:“姑娘,我是神仙,不会伤害你,你尽管放心。”

    “我只是一个凡人,你抓我来做什么?”他总是不告诉我原因,我很是不安。

    那人有意避开我这个问题,岔开话题道:“姑娘,你应该饿了吧?我去叫人送饭来。”

    “我不饿,我就是想知道你为什么抓我来?”这个人太不实诚了,说话总是躲躲藏藏,肯定有问题。

    “唉!”那人叹息一声,道:“我还想跟姑娘多接触些时日,等姑娘知道我是个好人,再跟姑娘说。但既然姑娘这么想知道,那我就说了,我找姑娘是有点事。”

    说到这儿,那人从怀里拿出一瓣莲花,神态小心的问:“不知姑娘可还记得这个?”

    “这是什么?”我心里很惊讶,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

    没想到他竟然会有御蒙的莲花。

    我以为莲花是御蒙的东西,所以就没有往莲花上面想,谁知他抓我,竟就是为了莲花。

    看他问我还记不记得那莲花的小心神态,我感觉他也想找莲花。

    但我能明显的感觉到,他找莲花,绝对不是为了帮御蒙,而是想要莲花上面的力量。

    祝晓枝说莲花上有很多神奇的力量,王诗景只是一个普通的修道之人,只用了莲花上一层的力量,就能把御蒙打败,可想而知那莲花上面蕴含着多么厉害的力量。

    莲花是御蒙修炼出来的,溶江说一共有九瓣莲花,如果那莲花代表的是御蒙的力量,那么御蒙一共有九瓣莲花的力量。

    那御蒙得多厉害啊!

    但是,御蒙又怎么会被只用了一瓣莲花的一层力量的王诗景打败呢?

    难道说御蒙丢了莲花,力量也丢了?

    应该是。

    御蒙想要毁了莲花,不就是不想要这力量吗?

    真是没有对比,没有差别,御蒙想要毁了的东西,却有人想要得到。

    那这个想要得到的人,必然不是什么好人。

    眼前这个人是仙人,也不是什么好仙人。

    是好仙人,就自己修炼了,不会想着去得到别人的力量。

    眼前这个仙人不知我已经见过莲花,也不知我心里怎么想的,听我问那是什么,还一本正经的跟我瞎编:“这是我的一件宝贝,名字叫九瓣莲。一共有九瓣,被我不小心弄丢了,现在只剩下手里这一瓣。”

    “哦。你的宝贝丢了,你找我有什么用啊?我又不认识你,也没见过你这个宝贝。”我合情合理的说道。

    那人道:“姑娘,你忘了我之前说的话了吗?我是你的老友,我是神仙,你是什么啊……”

    他这是在引导我说我是仙人,让我更觉得他不是个好仙人。

    因为我在溶江面前猜测自己是仙人,溶江都不明确告诉我是不是。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可能知道我身份的人,不能把我的身份告诉我。

    比如溶江,比如季云初。

    季云初还有求于我呢,都不肯告诉我。

    不过从这人这么意思明显的话里,我能确定自己上一世就是个仙人了。

    那我就是那个去季家求丹药,没求到还被羞辱的人无疑了。

    “我是神仙?”我装作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那人笑着点头,也没明确回答我,只从侧面回答:“姑娘真聪明!”

    “那我现在怎么是凡人?”我好奇的问道,想从他嘴里问出点什么。

    但他却道:“我现在不能告诉你,等你以后就知道了。姑娘,我都把我为什么抓你来的原因告诉你了,你就帮我想想其他几瓣莲花在哪里吧。”

    又是让我想,我一听到这话,心都皱一起了,皱皱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