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其他小说 > 言灵女 > 第87章 瞎编的啊
    我为难道:“就算我以前见过这九瓣莲,但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我现在怎么想的起来?”

    “姑娘,相信我,你一定能想得起来。”那人信心满满的跟我说道。

    又一个对我很有信心的人。

    听到这样的话,我都不知道说什么。

    我捏着额头,没有说话。

    那人就道:“姑娘饿了吧?我去给你拿饭。”

    不等我说什么,那人就出去了。

    没多久,他进来,给我端了一份饭菜来。

    一碗饭,两个菜,够我吃了。

    知道他的大概身份和目的了,我不怕他对我下毒什么的,但我现在一点胃口都没有。

    我看了一眼饭菜,没有动。

    那人以为我担心饭菜里有毒,道:“姑娘放心吃吧,这饭菜没问题。”

    “我想问你一件事,昨晚那个人,你把他怎样了?”我担忧的问道,怕这个人把王诗景给打死了。

    虽然我怀疑王诗景是僵尸,手里有莲花,即使死了也能复活,但是我还是担心。

    因为他是王诗景啊。

    听我这个问题,那人松了口气,道:“姑娘放心,那个人没事。我是神仙,不能随便打伤凡人,我只是将他打昏过去而已。”

    “哦。”我哦了一声。

    那人又道:“姑娘,我听你叫他诗景哥,他是你的相公吗?不对,应该问是你的老公吗?”

    “不是,他是我的一个朋友。”我连忙说道。

    那人又道:“不是老公就好。姑娘,你结婚了吗?”

    我摇头。

    那人放心了:“没结婚就好。姑娘,快吃饭吧,别等冷了。我先出去。”

    什么叫没结婚就好?

    他之前还说不是老公就好。

    他该不会是想跟我结婚吧?

    不行,我不会跟他结婚的。

    看着他出去了,我赶紧下床,来到窗前,掀开窗帘,透过窗户往外看,外面明明是楼房、街道、人群熙攘,可打开窗户后,外面却是一堵墙。

    我不相信,用手推了又推,敲了又敲。

    那就是一堵实实在在的墙。

    我知道这一定是那人的手段,为了防止我出去。

    我把窗户关上,外面又变成了楼房、街道、人群熙攘。

    外面一切明明离我那么近,可却又离我那么远。

    我在窗前看了好一会儿,才转身回来,在床上坐-着。

    在床-上坐了不知多久,我饿了,就去厕所洗漱。

    洗漱完,吃饭。

    吃饭时,饭菜还是热的。

    刚吃完饭,那人笑眯眯的进来:“姑娘,吃完了?可还满意?”

    “嗯。”我点点头。

    那人忽然看向窗帘。

    我心一紧,也去看窗帘,看到自己之前掀动窗帘,没有把窗帘弄好,露出了一条明显的缝隙。

    不过我想即使我把窗帘弄的跟原来一样,他也知道我动过窗帘吧。

    我看着那窗帘缝隙,心里很是紧张。

    “姑娘别想离开。等姑娘帮我想出莲花在哪里,我自然会送姑娘离开。”那人看了一会儿窗帘,才转头看向我道。

    我脸色讪讪,不敢说话。

    见我很紧张,那人道:“姑娘别紧张,我和你是朋友,不会伤害你。我会对你很好的,你安心在这住着。”

    他的确对我很好,比御蒙对我好多了,每天都给我好吃好喝的,还给我买衣服,买消遣的。

    我想不起来莲花在哪里,他也不催我,更不逼我。

    但是他限制我自由。

    他囚禁我,不让我出这房间。

    御蒙虽然对我不好,会催我、逼我去想莲花在哪里,但是不限制我自由。

    就这一点,我觉得御蒙比这个人好。

    而且御蒙对我不好,不是天天对我不好,是隔段时间问我有没有想出莲花在哪里,听我说没有想出,他生气着急,才对我不好的。

    这样一比,我就感觉御蒙更好了。

    在被囚禁的日子里,我很想御蒙,想他来救我,想的我晚上天天做梦梦到他。

    但一做梦,就梦到御蒙重伤躺在地上,想起却起不来。

    一梦到这一幕,我的心不再是隐隐的疼,而是很明显的疼,豁豁的疼。

    每次都能被疼醒。

    再一次被疼醒,我忍不住哭了。

    太心疼,太难过,太无助了……

    “姑娘,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我一哭,那人就进来了。

    我赶紧擦干脸上的眼泪,坐起来,用手挡着光道:“嗯,做了个噩梦。”

    “做什么噩梦了?”那人迫切的问道,想从我的梦里得到什么线索。

    但我怎么能告诉他我做了什么梦呢,就随便编了一个道:“我梦到我在一个很高很高的楼的楼顶上走,突然掉了下去,我就吓醒了。”

    “一个很高很高的楼?多高?那楼是什么样的?你还记得吗?”那人眼里闪着光芒。

    我瞎编的,他竟然当真了。

    这时,我想起御蒙说我的一句话:满嘴胡说八道。

    我感觉我确实挺会胡说八道的,而且说的别人还都信了。

    既然他信了,那我只好继续瞎编:“多高我不知道,什么样我也没看到,只记得楼顶上有一个躺椅,旁边还有一盆花。”

    “是什么花呢?”

    “好像是月季花。”我随口说道。

    那人都信了,道:“我知道了。姑娘你好好休息,我出去了。”

    说完,那人就出去了。

    我知道他应该去找有没有这样的楼了。

    这都是我瞎编的,怎么会有呢?

    我没把我瞎编的这个梦放在心上,撕了一点卫生纸,卷了卷,掀开床垫,压在床垫下面。

    床垫下面,已经有九个这样的卫生纸卷了。

    这是我用来记时间的,一个卫生纸卷代表一天。

    今天,是我被囚禁在这里的第十天。

    十天了,御蒙都没有找到我,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找到我?

    抓我的人也是个仙人,我感觉希望很是渺茫。

    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想的都是不好的,想的我睡不着,一直睁眼到天亮。

    天亮后,我感受到一点困意,就睡了。

    快睡着时,我听到那人开门的声音,一下就醒了。

    醒来,看到那人端着饭菜,满脸笑意,激动的对我说道:“姑娘,我找到你梦里的楼了。你快洗漱吃饭,吃完我带你过去一趟。”

    “找到了?”那是我瞎编的啊,我差点说出口,“那是我做的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