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其他小说 > 言灵女 > 第101章 挺有主张
    “小祖宗!”张德水的脸都吓白了,连忙把祝晓枝给拉开,又给御蒙道歉。

    御蒙抬眼看了看祝晓枝,低头给自己倒酒,轻声说了一句:“跪下!”

    那两个字虽然说的很轻,但是里面蕴含的力量却不轻。

    张德水身体抖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做什么,就见祝晓枝又要挣开张德水的手,要做什么。

    “师妹,你别闹了!”张德水用力把祝晓枝往后一拉,又把祝晓枝往后推了推。

    然后,松开祝晓枝,往御蒙面前走了两步,弯腰跪了下来:“我师妹年纪小,不懂事,我这个做师兄的代她受过。”

    “七师兄!”祝晓枝接受不了的大叫一声,跑过去拉张德水:“师兄,你快起来,你别给他跪,他不配!”

    张德水跪着不动,微微扭头道:“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师叔公交代?”

    听到这话,祝晓枝的眼眶一下红了,弯腰跪了下来,“师兄,我跪,你起来吧。”

    看到祝晓枝这样,我想起祝晓枝跟我提过她爷爷,心想张德水的师叔公应该是她爷爷吧。

    “要跪出去跪,别在这里碍眼。”御蒙嫌弃的说道。

    祝晓枝瞪了御蒙一眼,起身出去跪着。

    张德水也跟着出去跪着。

    祝晓枝道:“师兄你别跪了,他只是针对我。”

    “别说了,我也跪。”张德水坚持跪下了。

    见张德水和祝晓枝都跪了,张德水的徒弟也跟着跪了。

    门口并排跪着三个人,这画面有点……

    我不敢看,低头走到御蒙身后。

    御蒙跟没事人一样,一口接一口的喝酒。

    喝完杯子里的酒,他淡淡开口:“去问问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好。”我点头出去了。

    我刚出去,就接到祝晓枝的一记瞪眼。

    她瞪了我一眼后,就把头转了过去。

    我知道她心里不好受,想安慰她,但是御蒙跟我说过他很讨厌祝晓枝,让我离祝晓枝远点——这次要不是他让我问祝晓枝他们来这里做什么,估计他也不会让我和祝晓枝说话——我就不敢安慰。

    我走到祝晓枝身旁,蹲下问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哼!”祝晓枝哼了一声,不理我。

    张德水回答我道:“王家堂有人找我,说遇到阴阳事了,我们来是给他们解决阴阳事的。”

    “什么阴阳事?”我问。

    张德水道:“王家堂有五家人都连续做同一个梦,梦到有个孩子跟他们说冷。”

    听到这话,我立刻想起莫青岩,赶紧问:“是一个多大的孩子?是不是十三四岁?一个男孩?”

    “你怎么知道?”张德水诧异的问道,“莫非你也梦到了?”

    祝晓枝和张德水的徒弟也诧异的看着我道。

    我激动的点头:“嗯,我还认识他,他是我弟弟,莫青岩。”

    莫青岩啊……

    他真是懂事的让人心疼,跟别人说冷,都不跟我说。

    “他是你弟弟?”张德水三人更诧异了。

    我继续点头:“嗯。你们遇到这样的事,会怎么解决?”

    张德水回道:“你弟弟说他冷,可能是坟墓破了,找到他的坟墓看看就知道了。你知道他葬在哪里吗?”

    “我不知道。”在莫老二-家做梦梦到莫青岩,我就问了莫老-二莫青岩藏在哪里。

    但是莫老-二说他也不知道,说当初是莫青岩的妈妈葬的莫青岩,但葬完之后,莫青岩的妈妈就疯了。

    莫青岩的妈妈现在还在疯着,别人问她莫青岩的坟墓在哪里,她听到莫青岩就打人。

    所以到现在,都没人知道莫青岩的坟墓在哪里。

    “你不知道?”张德水他们三人又诧异了,不过这次开口的是祝晓枝。

    祝晓枝责备的说道:“有你这样当姐的吗?竟然连自己的弟弟葬在哪里都不知道。”

    “师妹,别这样说。”张德水碰了碰祝晓枝。

    我道:“没关系。这里还牵扯到一件别的事,我不想说。你们能查到他葬在哪里吗?”

    “查到是能查到,不过比较麻烦。”张德水道,“你弟弟的生辰八字,你应该知道吧?知道他的生辰八字,会快一点。”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有人知道。”怕御蒙不让我去莫老-二家,我就把莫老-二家怎么走,告诉了张德水,让他去找莫老-二问。

    张德水听后,道:“我知道了。等这边的事解决了,我就去你二伯家问问。”

    “嗯。找到他葬在哪里,麻烦你们告诉我一声。”我说道。

    张德水说好。

    我又问:“你们怎么会到这家呢?你们认识这家的人吗?”

    “认识。我和王诗景是朋友,我往这边走,也是来看他的。”

    张德水这话刚说完,屋里就响起御蒙不耐的声音了:“你还要磨磨唧唧到什么时候?”

    “我走了。”我赶紧站起来进屋。

    到了屋里,又被御蒙说了一遍:“怎么这么磨唧?”

    “他们说……”虽然我知道御蒙听到我和祝晓枝他们说的话了,但是我觉得我还是要跟御蒙再说一遍。

    但我才开了头,御蒙就道:“让他们滚,看着碍眼。”

    “好。”我觉得“让他们滚”挺好的,连忙出去,让祝晓枝他们离开。

    御蒙说话声音没有遮掩,祝晓枝他们也都听到御蒙的话了。

    祝晓枝抬头,瞪了御蒙一眼才站起来。

    “莫姑娘,我们走了。”张德水对我抱抱手,拉着祝晓枝走了。

    我目送他们三人走出院子,才转身回去。

    回去看到御蒙右手食指在桌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我的心就提了起来。

    “你也梦到那孩子了?”御蒙开口问。

    听到御蒙开口,我的心紧了一下,回答道:“嗯。我梦到他两次了,他两次都是坐在一块石头上……”

    我跟御蒙说了我做的那两个梦。

    “哼!”御蒙听后,只是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我觉得御蒙应该知道莫青岩葬在哪里,就问:“你知道他葬在哪里吗?”

    “你不是托人查了吗?”御蒙盯着我,“挺有主张啊。”

    我知道御蒙是在指桑骂槐,说的是我接受季云初帮助的事,低头不敢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