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其他小说 > 言灵女 > 第102章 没有下葬
    我不说话,御蒙也不放过我,接着又道:“是我对你太好了,才敢让你胆大妄为。”

    话音未落,御蒙抬手对着我脚下挥了一下,我脚下就被打出一个坑。

    我吓的往后跳了一下。

    才跳开,御蒙就到了我面前,掐着我的脸,用力往上抬。

    我垫脚还不够,感觉脖子要被拉断了,不得不伸手抓着御蒙的胳膊,求饶道:“别、别……”

    “是不是以为我不敢杀你?”御蒙问。

    我赶忙摇头:“不是,不是的。当时你昏迷了,我怕那个人追上来,才接受季云初的帮忙。”

    “别以为我不敢杀你。”御蒙猛地用力,掐的我的嘴动都动不了,只被迫的张着。

    御蒙黑眸冷冷的盯着我:“我不会对你好的。不管他跟你说了什么,你都别痴心妄想。”

    这里的他,应该指的是溶江吧。

    我说不了话,只能看着御蒙。

    “你们的想法,我都知道。你们越是期待,我越是要毁了它。”御蒙压下头来,黑眸光芒逼人,紧紧逼视着我。

    我感觉他不是要毁了我和溶江的期待,而是要毁了我。

    溶江一直跟我说只要找到九瓣莲花,御蒙的正气之心就会回来,御蒙就会变回以前,可我却对此并不抱太大的希望。

    我觉得御蒙不是傻子,如果找到所有的莲花,他的正气之心就会回来的话,那他就不会找莲花了。

    他肯定有办法在正气之心回来之前,就毁了正气之心。

    这就是他找莲花的原因,他要毁了所有的正气之心,让自己彻底进入魔道。

    不过,不管我对溶江的设想抱不抱希望,我都得帮御蒙找莲花,我没有选择。

    “还有,别想从我身边逃走,姓王的护不住你。”

    御蒙这是在给我加罪,我当然不能承认了。

    我说不了话,就用力摇头。

    “还不承认?”御蒙掐着我的脸往上抬了抬,低头俯视着我:“你没想逃走,他为什么会带你走?”

    对御蒙这个说法,我竟无言以对。

    我若否认,就是置王诗景于不义。

    我就没有动了。

    御蒙见我没动,道:“我看那姓王的很不顺眼,早就想杀他了。以前留他性命,是为了拿捏你,现在有了你同学,留他没用了。你若不想他死,就叫他乖乖把莲花给我,不然……”

    说到不然时,御蒙眼睛陡然一眯,眼里流出的都是危险气息。

    “……”我连忙点头,表示自己会叫王诗景把莲花给他。

    许是看我表现不错,御蒙松开了我的脸。

    只是松开时,是甩着松开的。

    我顺着他甩出的力道转了两圈,才停下来。

    两边脸疼的不得了,我用手按摩,缓解疼痛,一边按摩,一边在想一件事。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我感觉御蒙赶走祝晓枝他们后找我茬,是为了让我劝王诗景把莲花给他。

    他说什么我胆大妄为,别想从他身边逃走,其实都是铺垫。

    我就在想,难道御蒙真的打不过王诗景,所以才让我劝王诗景?

    可我又觉得不可能,御蒙怎么说也是一个仙人,不可能这么弱的。

    当初他一开始也打不过我大娘,后来不就打过了吗?

    但御蒙又的确叫我劝王诗景把莲花给他,这说明他不想和王诗景动手。

    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御蒙肚子里打的是什么算盘。

    不过有一点,我和御蒙想法一样,就是我也不想他和王诗景动手,所以我就答应了他。

    之前我还担心御蒙不给我机会劝王诗景,现在没这个担忧了,我就好好想怎么劝王诗景就好了。

    我想了很多劝王诗景的话,就是不知道王诗景会不会听。

    想到王诗景不会听,我就很愁,不敢往坏的方面想,但又忍不住去想,心情起起伏伏,恍恍然然一下午过去了。

    看着天快黑了,我就没再想了,去厨房做饭。

    正做着,忽然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御蒙是不会去开门的,只有我去,我把火往里塞了塞,起身快速走了出去。

    “谁啊?”开门前,我问了一声。

    张德水在外面答:“是我。”

    我赶紧开了门,看到门外只有张德水和他徒弟,却不见祝晓枝。

    没有看到祝晓枝,我心里头还有些失落。

    张德水对我道:“莫姑娘,我已经查出你弟弟在哪里了。他并没下葬。”

    “没下葬?!”我震惊的不得了,“不可能啊,我二伯说是他妈妈给他下葬的。”

    莫老-二说莫青岩的妈妈在将他下葬后就疯了,难道是当时发生了什么,莫青岩根本没有下葬,然后莫青岩的妈妈就疯了?

    张德水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我根据他的生辰八字算的,他的尸骨有散落之灾。我们下午从做梦的那几家地里,找到了大部分他散落的尸骨,但是还差一只手。”

    “怎么会这样?”我还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感觉老天爷太无情了。

    莫青岩那么好的一个孩子,小小年纪就死了,已经很可惜,很可怜了,没想到他死后,还要遭受尸骨散落之罪。

    张德水沉重的说道:“事实就是这样。”

    “你刚才说他还差一只手,是吗?”我大概猜到那只手在哪里了。

    张德水点头:“是的。我们找了那几家附近的地,都没有找到那只手。”

    “他们的地里应该没有石头吧?我两次做梦,都梦到他坐在一块石头上,我想他的手应该在石头那里。我跟你说一下那石头是什么样的。”我给张德水描述了梦里的石头,以及大概的周围样子。

    张德水听后,道:“好,我们一会儿就去找和你梦里一样的石头。”

    “嗯,多谢了。道长,你等我一下,我去拿个东西。”我跑回屋,找御蒙要行李。

    御蒙也没问我为何要行李,就把行李给我拿出来了。

    我从行李里摸出一个小包,把里面整一百的都拿了出来,一共有六张。

    拿到钱,我跑出去,将钱递给张德水:“道长,我有事去不了,麻烦你帮我把他葬了,再给他买一些香火纸,跟他说我不能过去看他。”

    张德水摆手拒绝道:“莫姑娘你不说,我也会给他安葬好的。你的话我会帮你转达,钱我就不要了。”

    “道长,你拿着吧,这是我的心意。”我把钱往张德水面前送。

    张德水后退,拒绝:“莫姑娘,你的心意我知道了,这钱我真不拿。”

    “你不拿,我拿!”祝晓枝忽然从黑暗中走出来,把我手里的钱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