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嘘!我要亲你了 > 第150章 他琛哥在老婆面前求生欲很强
    他们了解对方胜过了解自己,盛定骁肯定是遇上什么事情了,否则是不可能如此反常。

    “太太,去哪儿?”

    “回去吧。”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有不少事情要处理的梁初心,第一件事就是给南沉景发信息,拜托他帮忙查酒店的事情,再给润生老总去个电话。

    收到信息的南沉景,把手机递给助理,“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出幕后凶手。还有,盛定骁那小子居然敢不接我电话,你即刻派人去找他,叫他来见我。”

    怎么,在女人跟亲人之间,怕失去一切选了自个老子了?盛定骁要真是这尿性,他非得废了盛定骁不可!

    至于傅廷琛这家伙,真以为拿着结婚证就能把他家小初初绑在手上了?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话!

    ……

    正跟着赵兰兰和盛开山与周围人碰杯的周乐,回头看了眼在角落失魂落魄了无生气的盛定骁。

    注意力一直在周乐身上的盛开山,见周乐看着盛定骁,安慰一句,“傅廷琛跟梁初心没离婚,他们没机会再来往了,你别担心,他要是敢对不住你,我可不会放过他。”

    “晚上在盛家举办一个订婚宴怎么样?”

    见赵兰兰也看了过来,盛开山提高音量,“好啊,我现在就让助理去安排,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跟叔叔,不,该叫爸才是,你看我这高兴的都忘记改口了。”

    盛开山那张白透粉带着油腻的脸,笑的时候,总是让人感觉很虚伪。“你看着安排吧,傅廷琛和梁初心的请柬我让人送给他们。”交代一句,便提步走向盛定骁。

    周乐走后,背过身的盛开山被酒杯挡住的脸,瞬间拉下。

    ……

    没想到傅廷琛会留了这么一手。这虽然不是个什么好消息,不过盛开山要知道梁初心跟傅廷琛的关系,应该不敢再轻易对她下手了吧。

    注意到过来的身影,收了手机的盛定骁,刚放下酒杯,一只胳膊就搭在他脖子上,要不是他躲的及时,恐怕回过头的时候,已经跟凑过来的脸亲上了。

    将挂在他脖子的手扯开,把人拉到一边,“以你现在的身份地位,想要跟傅廷琛结婚不难吧,你不去努力争取你的幸福,跑到这里来报复无辜的人,你不觉得你很有问题,是不是在里面呆久,被关傻了?”

    “你说的没错,我在里面关久了,对那种凉面线不感兴趣,我就想吃点带劲的,不行吗?”端着酒杯的手臂圈上盛定骁的腰,再一次靠在盛定骁怀里,“你对我态度那么差,你爸知道吗?”

    “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

    踮起脚,说话时故意用脸擦着盛定骁的耳朵,“是吗,那真够恶心的,你要跟你厌恶的人一起结婚生子,一辈子都得绑在一起。”

    一把抓住周乐的衣服,将人提到面前,再用力推开。“你真够贱!”

    脸上带着没心没肺笑容的周乐举着酒杯靠在之前盛定骁靠过的位置,望着那被自己气到离开的背影。放下酒杯,从手拿包拿出手机找到那个星标电话,以前这个电话,是一打就通,可如今,再也难以接通。

    打开聊天对话框,发了一顿语音发过去,“三哥,我找到我的亲人,要结婚了,你不来祝福我吗?”

    ……

    听说傅廷琛在二楼书房,霍天禹刚找过去,就听见两声干脆的声音。

    “傅廷琛,你给我滚出去!”

    “砰!”

    门摔的连霍天禹脚底下的楼板都跟着震动。

    拐个弯就望见站在门边上,理着衣服的傅廷琛,看样子,是某些事情没办成,被赶出来了。唇角挂着笑意,抱着胳膊靠在墙上看戏的霍天禹,还等着傅廷琛来一出,振兴夫纲,结果就看见他琛哥,低声下气在敲门。

    “心心,你开开门,我轮椅还在里面。”

    “我要再给你开门,我就是王八蛋,你这个骗子,这婚我离定了!”

    差点就没忍住笑出声,赶在傅廷琛过来之前,先背过身躲起来。都是他琛哥演技太好,连他都被骗了,原来,他琛哥在老婆面前是只小绵羊。

    被赶出来的傅廷琛,抿了抿唇角上残留的气息,看着那扇紧闭的门,最后只能无奈叹息,背着手刚走没几步,就被出来的霍天禹吓了一跳。

    “你怎么在这里?”下意识往后看了眼书房,刚来的?

    瞧瞧这好面子的小眼神,傅廷琛戏好,他也不差。“琛哥,你的腿没事了?”

    “嗯。”锐利的眼睛紧紧盯着霍天禹的眼睛寻找破绽。

    “琛哥,我刚在楼梯就听见摔门声,她不会是因为结婚证的事情,在生你气吧?”他可是经过专业培训的,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让敌人攻陷心理防线。

    “在我面前,还没她生气的份,这女人就不能惯,该教训就得教训!”

    扫了眼傅廷琛移动的步伐,这年头,连他琛哥在老婆面前的求生欲都这么强有话都不敢靠太近讲,被人抓住心的男人,真够悲惨。

    瞟了眼那个冲着书房跟他来回打量的人,“你来做什么的?”

    “姓叶的带回来了,在后院。”

    “你先下去给我找个轮椅过来。”

    “是。”这是要演戏给谁看,给争夺家产的傅正男?

    ……

    书房里。

    将头发拨向一边,肩上就露出带血的牙印,她不过是提了句要离婚,傅廷琛就发疯了,要是给傅廷琛递离婚协议,还不得把她埋了,别以为这样就能吓住她,这个骗子,等着收离婚协议吧!

    “叩叩,太太是我。”

    “什么事?”

    “门口有位唐小凡来探望你。”

    怎么找到这里的?“让她进来吧。”

    ……

    炎炎夏日,被毒辣的太阳烤出一身汗的唐小凡,边走路,边用胳膊擦着汗,等了很久,才有电瓶车下来接她,坐上车子,穿过寂静的树林,望见有保镖守着门的别墅大门,一时间,看花眼的她不知道该从哪儿先看起。

    她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可还是头一回看见这么豪的庄园,这简直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在门口接到人的于跃,顺手拿过唐小凡手里的东西。“太太在书房等你。”

    “我自己拿吧。”

    双手提着东西,跟在于跃后面进去,刚踏进玄关,她的注意力又一次被夺走,在于跃回头之前,她率先低下头,“厨房在哪儿,我给初心姐带了一些腌制的海鲜过来。”

    把人领到厨房,给唐小凡拿了要用的碗具。

    “只有初心姐一个人在家吗?”

    “小少爷在幼儿园。”

    “哦。”应了一声,过了许久,又小声问了句,“那傅总在家吗?”

    “你也认识傅总?”

    “不,不是,我的意思是,如果傅总在的话,我就多装一些。”

    “他不吃这些东西,你装完了吗?”

    “好了。”忙拧上盖子,生怕让于跃等久了。

    ……

    把人领到二楼书房,帮敲了门,便让唐小凡自己进去。

    进了房间,唐小凡又侧着耳朵在房门口听了一会,见外面没什么声音才走向梁初心。

    “初心姐。我给你带了一些我自己腌制的海鲜。”来到书桌旁,明明面前就有位置,却不知道该把东西放哪儿。

    “没关系,随便放。”腾出手接过唐小凡手里的东西,“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这话是什么意思?偷偷注意着梁初心的表情,这个角度看不清楚,但是好像没什么笑容,难道是她不该来?“公司里都在传你跟盛总关系破裂,被盛总停职,我很担心你。”

    “别站着快坐吧。你的东西,来的太及时了,我正饿着呢。”

    “初心姐,你要喜欢吃我做的,我天天来这里给你做饭。”

    捡起一旁细心准备的手套,“我跟盛总的事,你别担心,你就安心上班吧。”

    蟹肉刚递到嘴边,梁初心就直感觉恶心。忍了几回,到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只能摘了手套。

    “对不起,我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就把东西送来了。”

    “跟你没关系,是我胃有些不舒服。”

    “是不是着凉了,你穿得太少了,我去给你拿件外套吧。”从凳子起身的唐小凡,见梁初心撩走肩上的头发,露出一个陷在皮肤上的牙印,那个牙印,还很新鲜,是傅总咬的吧……

    被梁初心撞见自己的视线,唐小凡瞬间满脸通红,低下头,“我去给你拿衣服。”转身就跑出书房。

    抱着胳膊在附近巡逻的于跃,看见唐小凡像个无头苍蝇到处乱闯。

    “你在找什么?”

    “初心姐的房间在哪儿,她让我给她拿件衣服。”

    “我去拿吧。”主卧岂是一般人能随便进的,更何况,傅总还在家,更不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