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超级恋爱系统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还想尝甜头的颜晴
    “叮!”

    “恋爱系统侦测到新的任务契机,正式发布恋爱任务【为国争光吧!少年!】!”

    “任务内容:打败所有前来挑战你的大寒冥国棋手!”

    “任务奖励:每击败一个对手,将获得一本秘籍。”

    “温馨提示,宿主接受任务,即可提前获取任务奖励!”

    王晖知道系统这是要把之前答应自己的各种修炼方法给自己了,但他却笑嘻嘻的在脑海中打趣道。

    “怎么,这次不让我和哪个女孩儿谈恋爱了?”

    系统如果有脸的话,现在一定是一脸无奈的表情。

    “这次的比赛将会被多个平台直播,只要宿主能赢,一定会获得更多女孩儿的青睐。”

    “希望宿主努力。”

    王晖被系统一句话堵的无话可说,原来在这儿等着他呢。

    不过现在任务也接了,话也放出去了,事情好像也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王晖摇了摇头,先领取了系统给他准备的第一本秘籍。

    《千山阵》,便是这本秘籍的名字。

    王晖知道系统不会没来由的给自己一本关于阵法的秘籍,想必是这秘籍之中记载的阵法,定然会在之后的各种事情里产生极大的作用。

    所以他没有嫌弃这本《千山阵》,反而立刻翻开他研究起来。

    越研究,王晖就发现这本《千山阵》之中记载的阵法越神秘而强大。

    《千山阵》之中的阵法有三个层次,以物为阵,以人为阵和以天为阵!

    这三个层次,王晖凭借自己的能力,大概能够在短时间内达到以人为阵的层次,要想达到第三个以天为阵的层次,恐怕还要长久的修行才行。

    这大概就是系统口中的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的由来。

    不过王晖在翻看了解了《千山阵》之后却是挺喜欢这本秘籍的,毕竟他现在就能用得上它。

    从《千山阵》之中,王晖找到了一个可以布置在别墅周围的阵法。

    这个阵法很简单,但却对于包括东赢忍者之流的武者来说却是降维打击。

    如果没有灵力催动的话,永远解不开这个阵法的。

    从别墅里拿了一些修炼用的药材,王晖便朝着别墅外走去。

    布置这个阵法需要一些时间,现在的他手里也没有更好的东西了,只能用能够天然散发灵力的长白山人参和百年何首乌等药材替代一下了。

    而就在王晖正在布置阵法的时候,帝都那边的某个高端会所之中,却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争执。

    “我不觉得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能够打败朴九段!赵顼,你这是拿国家的脸去给人放在地上踩!”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怒目圆瞪,看着赵顼赵老先生怒喝道。

    一向不让人专美于前的赵顼赵老先生此刻却像是个乖乖仔,毕恭毕敬的站在这位老人面前,一个字都不敢说。

    “你们这些人,平日里就知道吃喝玩乐!有点名气了就飘了是不是?!”

    “还想拿年轻人出去背锅?”

    “你们这些人的脸呢?都被狗吃了吗!?”

    白发老翁把赵顼以及和他同辈的围棋国手们骂的狗血喷头,却没有任何人敢反驳。

    因为这位白发老翁,乃是国际棋坛硕果仅存的超越九段的存在!

    也是他们所有人的老师,是站在华国棋坛颠顶的人物!

    等白发老翁骂过瘾了,赵顼赵老先生才恭恭敬敬的凑上前去,小声的解释起来。

    “吴老师,是这样的,我之前和这个年轻人下过一次,他只用了不到一百手,就让我一败涂地。”

    “所以这次我输了之后,才会想到能不能请他出山,帮我们华国棋坛夺回面子。”

    “而且我也答应他了,只要他能来下一局棋,我赵家就给他三千万华国币。”

    “若是能赢一局,那就是翻倍!六千万!”

    赵老先生财大气粗的样子,让这个包厢中的一众国手纷纷侧目。

    赵顼在他们眼里虽然有钱,但也不是那种把钱拿出来糟蹋着玩儿的人。

    何况刚刚赵顼说他曾经输给过那个年轻人,这就让所有人都有些好奇了。

    他们这些国手的实力都相差不大,只是有些人擅长开局,有些人擅长收官。

    而赵顼突然说有个人曾经在百子之内将他杀的丢盔弃甲,这在他们看来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他们在场所有人联合,对战赵顼一个人,都不会有如此巨大的差距。

    坐在主位上,那个被赵顼称为吴老师的老人家此刻也双眼放光。

    他这一辈子,最喜欢做的便是提携晚辈。

    华国棋坛这些年之所以能够人才济济,勉强赶上大寒冥国和东赢,吴老师功不可没。

    所以当他听说王晖的战绩之后,立刻对王晖起了兴趣。

    “哦?赵顼你真的如此推崇这个年轻人?”吴老师好奇道。

    赵顼点了点头,解释道:“我有信心他能打败朴正东这个败类。”

    吴老师听到朴正东这个名字,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突然变得有些难看,挥挥手,冷然道:“那行,这件事你去安排吧。”

    “记得……算了,有好消息了,再来告诉老头子我吧。”

    赵顼听到吴老师这么说,也是心中一叹,躬身行了一礼,而后和一众国手们一起走出了这个包厢。

    门外,被朴正东击败的国手们聚集在一起,拦住了赵顼,向他打听着王晖的实力。

    “老赵,你到底是怎么输给那么年轻的小孩儿的?”

    “是啊,怎么说也不至于吧?百子之内?那你下的得是多差?”

    “老赵你该不会是老了,下棋的时候犯糊涂了吧?”

    一群人围在赵顼身旁,让赵顼不厌其烦。

    可这些国手都不是简单的货色,其中大部分都是赵顼从年轻的时候就认识的老熟人。

    所以赵顼也不解释,直接将那日他与王晖下棋的棋谱拿出来,一把丢在了这些人手中。

    自从那日输给王晖之后,他就天天带着这份棋谱,从不离身。

    之所以他能和朴正东交战三局才两败输给朴正东,正是因为这份棋谱的帮助。

    “你们要是能破了那小子的局,我叫你们爷爷都行!”

    赵顼丢下一句讽刺,转身便朝着帝都机场赶去,他得先走一步到达金陵,安排过几日朴正东挑战王晖的诸多事宜。

    而这风暴正中心的王晖,却并没有任何紧张的情绪,此刻正在布下阵法的最后一个关键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