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藏珠 > 第52章 进府
    第二日,季经迎接使者进府。

    金禄等吏员早已在府外等候,他一过来,就围了过去,乱哄哄地见礼。

    “下官见过大人。”

    “大人安好。”

    “大人一路可还顺利?”

    使者满面笑容:“好,好。多谢诸位前来相迎,本官奉凉王之命,特来探望徐刺史。”

    金禄满脸堆着笑容,一个箭步迎上去,虚虚扶着他一边手臂,口中殷勤地道:“大人,如今暑气正浓,您还要来这一趟,真是太辛苦了。来来来,往这边走,这儿凉快。”

    使者心宽体胖,本就怕热,听他这么说,正中下怀,态度都变好了。

    “阁下是……”

    “下官南源长史,姓金名禄。”他笑嘻嘻地道,“今日暂且认个眼熟,大人可不要忘了下官。”

    这话暗示意味可就太浓了,使者心领神会,笑了起来。

    “好好好,金长史请。”

    然后接待的工作,就被金禄给抢走了。

    季经在后头翻了个白眼,这小老头,当起谄媚小人来可真像回事,别是真的吧?

    心里这么想,面上他更加没好气,使者转头瞧见,心情就更好了。

    部属的矛盾都已经摆在明面上了,看来徐焕的病情真的很重?哈哈哈,这可太好了,说不准兵不血刃就把南源拿下,他便能在大王面前立下大功!

    “大人这边请,马上就到了。”

    “本该请大人乘轿的,只是季总管忘了提前安排,只好劳动大人辛苦走两步了。”

    “就在前边,马上到了。”

    享受着金禄等官员的吹捧,使者心情极好,很谦虚地回道:“诸位客气了,本官身强体健,哪有府中乘轿的道理?这样挺好,挺好。”

    到了正院,眼见护卫小厮守了个严实,使者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金禄察言观色,马上把事情推到季经身上:“自从徐大人病倒,这府中一应事务,都由季总管安排。我们季总管可是个妥当人,大人您说是不是?”

    使者这才笑了,点头称是:“不错。”

    这是堂而皇之给同僚上眼药啊,看来积怨已久。

    一进屋子,药味扑面而来,使者的脸色凝重起来。

    屋里倒没那么多人,只两个小厮,一个药童。

    大夫正在号脉,旁边站着个少女。

    使者抬眼一瞧,便觉得半边身子都酥了。

    少女还未长成,站在那里只瞧见一侧脸庞,但那轮廓,那身段,远比凉王诸多嫔妃美貌。

    这是徐氏姐妹中的一个吧?怪不得这么大的名气,果真是生平仅见的美人。若是得了南源,再把徐氏姐妹献给凉王……

    “大人?”

    使者回过神,刚要上前说话,少女似乎才发现屋里来了外人,飞快地瞥了一眼,低身施礼。

    “不知贵使降临,小女失礼了。家父正在诊治,请恕小女失陪。”也不等他搭腔,就仓皇避到隔间去了。

    使者讪讪地笑。果然是深闺小姐,这是被吓到了吧?

    大夫匆匆忙忙施了礼,到那边去说话。

    两人的声音隐隐传来。

    “黄大夫,我父亲怎么样了?”

    “大人……唉,老夫尽力吧!”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老夫已尽生平所学……”

    使者收回目光,状似不经意地问金禄:“这是哪位小姐啊?倒是一片孝心。”

    金禄连忙回道:“是我们三小姐。前些日子,方司马出了事,大小姐伤心太过病倒了,就由三小姐在大人跟前侍疾。”

    “哦……”使者心道,徐三小姐啊,确实还嫩了些,听说徐大小姐已经十六了,想必更有风情吧?这三小姐就已经是般模样,大小姐不知是何等风姿。

    他这一脸心驰神往的样子,季经看不过去了,插话道:“多谢大人请来探病,您瞧我们大人这情况,怕是无法招待……”

    “哦。”使者被提醒了,终于向床上的病人看过去。

    这位徐刺史十分消瘦,脸色蜡黄,闭着眼睛毫无所觉,看着确实病重……

    使者问道:“不是说徐刺史醒了吗?怎的还是这个样子?”

    季经眼中现出泪光,撇开头说:“大人是醒过好几次,可每回都不久……”

    使者明白了,这是不想引起内乱,所以放消息出去,说徐焕已经病好了。

    可以理解,要是换成凉王突然病倒,他们也会这么干的。

    使者又问了几句话,听着没什么破绽,心里已信了五六成,季经再请他到别处奉茶,他也就同意了。

    出了正院,使者瞧见护卫正拦着一个少年。

    “我们大人有事,没空见您。”

    “三小姐忙着,您请回吧!”

    看到他们出来,少年抬头望过来。

    使者觉得眼睛又被晃了一下,心中不禁生出不喜。

    “这是何人?”他不悦地问。

    季经金禄还没回答,徐吟已经从里面出来了,快步走过去,低声说道:“燕二公子,我们这儿有事,晚点再说行吗?”

    少年少女年纪相当,容貌又堪匹配,站在一处着实赏心悦目,使者看着越发碍眼,抢先问道:“徐三小姐,这位是……”

    徐吟面露无奈,转身低头回道:“贵使,这是燕二公子,正在府中做客。”

    少年眼中则露出敌意,有意无意上前半步,将她挡了一半去,施礼道:“在下燕二,这位大人就是凉王的贵使吧?多谢您前来探病,在下替徐大人谢过了。”

    使者脸色微沉,并不答话,只问季经:“这是何人哪?怎的还能代表徐刺史?诸位也不介绍介绍?”

    季经一脸为难,说道:“大人,这是我们府中的客人,我们大人有过交代,实在是……您不必理会,且到前厅坐一坐吧!”

    说罢,沉下脸对少年道:“燕二公子,今日有正事,你就不要缠着三小姐了,有事明日再说,行吗?”

    他转回来,恭敬地对使者禀道:“大人,请。”

    使者的目光在少年脸上瞟过,像是明白了什么,轻蔑地笑了笑。

    徐焕无子,总想给女儿招婿,恐怕这又是个人选吧?瞧瞧,府中没人对他有好脸色,看来只是仓促寻来的对象。徐焕一代英雄,如今日薄西山,走投无路到这份上,真是可怜可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