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咸鱼王妃要翻身 > 第75章奏折
    薛公公笑着说道:“怒奴才斗胆,楚王妃若是生在将门之家,必是巾帼之才。”

    皇上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薛公公的肩膀,说:“薛甄,朕后宫嫔妃众多。你说说,有哪个愿意一脸伤疤见朕?连脸上长个疙瘩都怕被朕看到。楚王妃竟能如实相告,着实难得。”

    “皇上,奴才第一次去的时候,楚王妃便想办法遮住容颜。这第二次,莫不是因为奴才不过是个太监?”薛公公佯装疑惑。

    皇上摇了摇头:“对于女子而已,容貌十分重要。朕不相信,后宫的妃嫔里有谁,愿意以丑陋的模样去见外人。”

    “如此说来,奴才不算外人?”薛公公笑着说道。

    皇上回头看着薛公公,无奈的叹了口气:“方才朕还说你看人准,怎么这回儿又糊涂起来!”

    薛公公赶紧说道:“奴才愚钝。”

    “从容,冷静,楚王妃她,可以!只是,若是能有子嗣就好了。”皇上言语中带着惋惜。

    “皇上,王爷和王妃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时间。”薛公公说道。

    皇上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至于曲凌雪小产之事,薛公公只字未提。

    本来皇上还有些担心,自己的决定是不是为时尚早,是不是应该等云楚晗回来再做决定。不过,这次离久久的表现很合他意。

    齐萧也已隐退江湖,不见踪迹。

    如此一来,皇上便放心了。心里想着,等云楚晗率军归来,离久久容貌也已复原。那时候,就立云楚晗为太子。

    只是,皇上没想到,一股暗潮涌动,将直奔楚王府。

    夜深人静。

    云慕卿终于找到机会溜进楚王府。当他来到夏荷院,走进卧房的时候,曲凌雪正坐在梳妆台前。

    听见这熟悉的脚步声,曲凌雪眸子中的恨意一闪而过。小产的痛,她忘不了。她对云慕卿已无爱意,但是恨,她不会忘。

    云慕卿走到曲凌雪身后,还未说话,曲凌雪便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奏折,递给了他。

    “这是从云楚晗书房里找到的。”

    云慕卿接过那本奏折,狐疑的看了一眼曲凌雪。他打开一看,眉头一皱,面露怒色。

    “好一个云楚晗。”云慕卿合上奏折,咬着牙说道。

    “王爷,云楚晗如今在北境。是要等他回来吗?”曲凌雪轻描淡写的问道。

    云慕卿“哼”了一声:“今日你似乎不太一样。”

    曲凌雪没有站起来,只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缓缓说道:“王爷,你还不着急吗?可是,我已经有些着急了。皇后,我是不会想了。不过,王爷可否许我贵妃之位?”

    云慕卿看着曲凌雪,头一次觉得她很陌生。

    “你不是不在乎名分地位吗?”

    曲凌雪微微一笑:“我是不在乎。可是,我现在想通了。将来你登基,后宫佳丽三千,我若连个妃位都不是,你早晚不得把我忘了。不过,妃位有四个贵妃只有两个。我的家世,就不奢求皇贵妃之位让你为难了。”

    听到曲凌雪这么一说,云慕卿并没有觉得那里不妥。她今日带着一丝冷漠的模样,反而让他觉得有点意思。

    “你们女人真有意思。前一天还爱的死去活来,后一天可能就不理不睬。”

    “王爷,不是我们女人有意思。王爷注定是要是成大事的人。我自然不能天天盼着你来我这里。”曲凌雪说道,

    云慕卿搂住曲凌雪。曲凌雪心中生出厌恶,感觉好似一坨屎扣在了自己身上。

    “对了王爷,前几日,薛公公去冬雪院,带了很多皇上的赏赐。你说,云楚晗还未得胜归来,皇上为何这般着急的赏赐?”

    “不过是些赏赐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云慕卿没好气的说道。

    曲凌雪站了起来,对云慕卿说:“王爷,我小产不久,是你的孩子。”

    云慕卿猛的松开手,惊讶的看着曲凌雪。

    曲凌雪反而淡然一笑,说:“王爷不必惊慌。我与这孩子缘分太浅。既留不住,不提也罢。”

    “那你好生歇息吧。本王有空再来看你。”云慕卿脚底抹油,溜得很快。

    曲凌雪嘲讽似的一笑,坐在梳妆台上,拿起那本奏折,放回了抽屉了。

    其实,那本奏折是假的。曲凌雪模仿了云慕卿的字迹,写了一封弹劾云慕卿的奏折。

    奏折里写了云慕卿结党营私,侵占田地。

    曲凌雪模仿的很像,加之卧房里灯光昏暗,云慕卿自然信以为真。

    依云慕卿的性子,不会等云楚晗回京再伺机动手。毕竟,曲凌雪能想到的,他也能想到。

    等云楚晗得胜归来,皇上一高兴,万一就封他做太子。到时候,云慕卿离皇位就更远了一步。

    即便皇上不封云楚晗为太子。凭借战绩,他压自己一头,离东宫便更近了一步。

    云慕卿绝不会让自己变得这么被动。

    回到慕王府,云慕卿便直奔清风苑去了。

    看到云慕卿一脸阴沉的走进来,古静月赶紧打发走了丫鬟们。

    “王爷这是怎么了?”古静月扶云慕卿坐下。

    云慕卿叹了口气,将奏折的内容告诉了古静月。

    “王爷,若楚王爷大胜归来,再将奏折递上去。后果不堪设想。”

    云慕卿点了点头:“本王也是这么想的。父皇对他,本来就青睐有加。”

    “王爷想怎么做?”古静月问。

    云慕卿拉着古静月的手,示意她坐下:“有云楚晗在,本王离东宫遥遥无期。本王不能再慈悲了。不然,将来他登基,你我身首异处!”

    “臣妾明白王爷的意思。要动手,就得在云楚晗回京之前。刺客,可以伪装成蛮夷杀手。”古静月说道。

    “一不做,二不休。”云慕卿下定了决心。

    屋外,晚桃偷偷听到了二人的话,心中十分震惊。云慕卿就算了,为何如今古静月变得这般冷血?自己虽然会武功,但是她的武功是用来防身的,不是用来杀人的。

    云慕卿站起来,说:“夜长梦多,本王这就去安排。你早些歇息。”

    “恭送王爷。”古静月行了个寻常礼。

    云慕卿走后,晚桃走了进来。

    古静月瞧着晚桃似乎有话要说的样子,心里便明白了,方便她肯定听到了自己同云慕卿谈话的内容。

    “晚桃,你想说什么,尽管说。这里只有你我二人,有什么不能说的?”古静月说道。

    “小姐,王爷当真要杀楚王爷?”晚桃问道。

    古静月叹了口气,拉住晚桃的手,说:“晚桃,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最是无情帝王家?”

    晚桃点了点头。

    古静月语重心长的说道:“晚桃,储位之争,哪朝哪代都非常残酷。我们若赢不了,就会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晚桃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古静月笑了笑,说:“论私心,我也当皇后。光宗耀祖,家族显赫。”

    晚桃笑了笑,说:“我懂了小姐。争夺皇位,本来就是你死我亡。若将来小姐能当上皇后,老爷夫人别提会有多高兴!”

    看着晚桃,古静月心中竟觉得空落落的。这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她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杀人,以前她从来都不去想的事情,她只会救人。

    入夏。

    离久久已经不能躺在摇椅上,在院子里晒太阳了。她希望自己能再白一点,可不想晒黑了。

    好热,好想开空调。离久久不停的在心里抱怨着,反而觉得更热了。

    碧箩端了碗酸梅汤过来,放在离久久面前。

    “小姐,趁热喝了吧。”碧箩说道。

    “你被热糊涂了啊?酸梅汤还得趁热喝?”离久久赶紧摸了摸碗冰冰凉凉的。

    碧箩赶紧纠正道:“错了,奴婢说错了,是趁凉喝。这是膳房送来的酸梅汤。说是王爷走之前特意叮嘱,因为小姐怕热。”

    云楚晗啊,算你有心了。你不在,我也落的个清闲。离久久端起酸梅汤喝了起来。

    冰冰凉凉的,喝起来很舒服。

    “也不知道外公身在何处。”离久久放下碗,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刘婆子笑道:“门主一切安好,娘娘放心。”

    离久久突然想起了什么,问:“最近也没有理会,那两个爱嚼舌根的丫鬟呢?”

    “娘娘放心,上次奴婢唬住了她们,她们再也不敢了。不过,娘娘为何不让奴婢问清楚,到底是谁指使?”刘婆子不解。

    “因为觉得没必要,而且,可能会惹麻烦。”离久久说道。

    “小姐是王妃,如今又是王爷心尖上的人,谁会找小姐麻烦?”碧箩不解。

    刘婆子赶紧说道:“王爷不在,娘娘在王府说到底没什么根基,小心谨慎些是好的。何况,现在主管王府的是曲孺人。”

    离久久现在确实不敢轻举妄动。除了继刘婆子说的原因,还因为自己的脸。若真惹出什么事来,她的脸还没痊愈。

    离久久才不想让更多人看到她现在丑陋的模样。

    不过,离久久不想惹麻烦,并不意味着麻烦不会去招惹离久久。

    报仇心切的素心还是决定铤而走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