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公主与影后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不是花昭故意找茬,而是这些饰品确确实实难入她法眼。

    想她一国之公主,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吃穿用度皆是精品,就连一根剔牙的牙签都是雕花的。

    她到VIP室后,告诉工作人员自己想买一套首饰做礼物,工作人员立刻通知了旗下的几家奢侈品珠宝店。SA们端着丝绒托盘,鱼贯走入,逐一为她展示店内精品。

    若是把SA身上的西装换成宫女装,这架势,倒还真让公主殿下找回了曾经的三分辉煌。

    可惜,她看来看去,却一直没能看到合心意的首饰。

    花昭完全欣赏不来钻石和铂金,她只喜欢黄金,只要黄金。耀眼的金色搭配珍珠、碧玺、蓝宝、红翡,那才是配得上杏飞的好东西!

    但她看了数套黄金首饰,一套比一套老气,宫里一辈子未嫁的老嬷嬷都看不上这么俗的玩意!

    她及笄那年,宠爱她的父皇直接赏了她一座小金矿作为她的私库,又有数十位匠人,专门采金为她做首饰。

    花昭非常费解,一千年前能做出的首饰花样,为什么一千年后做不出来?

    但她很快就想明白了――现在的匠人……啊不,珠宝设计师,即使做的再丑,大不了就是扣工资;但是以前的首饰匠人,如果做不出讨主子欢心的首饰,那可是要杀头的。

    现代社会真奇怪。

    演技差,不用杀头;手艺差,也不用杀头;她不过是想挖人眼珠子,居然就要杀头!

    哎。

    花昭格外怀念自己穿越时,身上穿的那一套衣服和首饰……记得当时有只珠钗落在了博物馆里,现在想想,她悔的肠子都青了。

    最终,SA使出大招,终于端住镇店之宝――一组24k金掐丝镂空镶翡翠的三件套首饰。花昭好不容易看上了眼,但是价格却远超她的承受范围。

    五百八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元?

    她摸摸兜,连八万块钱都拿不出来。

    她理直气壮地表示:“太贵了,超预算。”

    SA被她折腾了这么久,本以为能成一个大单,一听她这么说,差点气到英年早搏。

    SA勉强维持住脸上的笑容,轻声细语地问:“那请问程小姐,您的预算是多少呢?”

    花昭:“一万以下吧。”

    SA:“……”

    SA饮恨离开。

    可以预见,等这位SA下班回家后,一定会披马甲在网上匿名爆料,题目就叫《某C姓小花傲慢耍人,拿一万元钱购买七位数奢侈品》,所有看到这个题目的吃瓜群众第一反应不是猜测C姓小花是谁,而是掰手指算七位数究竟有多少。

    SA离开后,在旁边忍了半天的卓毅终于开口:“早知你就这么一点预算,我就不带你来这里了。”

    花昭眼前一亮:“还有别的地方可以买便宜的金子?”

    卓毅:“可以,就这种。”

    说着,男人把手伸了过来,五指一松,一块金灿灿的金币巧克力掉在了花昭的手心里。

    花昭:“……”她转头一看,她手里这块,和茶几上提供的待客巧克力一模一样。

    ……借花献佛都没这么省钱。

    卓毅:“我不知道你买金子要送谁。但一万块钱的预算拿去买金币巧克力,够那个人吃到下辈子了。”

    “……”

    谁能想到,一个保镖居然会嘲笑自己的“老板”抠门呢。

    又过了一会儿,贵宾休息室的大门再次被推开了。

    只不过这次走进来的人并不是态度和善的服务人员,而是花昭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沈郁休。

    靠,他不是在下面参加什么剪彩活动吗,怎么跑来贵宾室了?

    沈郁休的出现仿佛触发了花昭身上的什么机关,他就像是小动物见到天敌一样,全身汗毛倒竖,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但输人不输阵啊,花昭越是紧张,就越是坐的笔直,笑容更是无懈可击。

    沈郁休带着自己的经纪人史哥信步走入休息室。他解开西装的最后一粒纽扣,姿态优雅,落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

    “程小姐,咱们又见面了。”沈郁休抛出一个话题,如故友寒暄,“来这里逛街?”

    花昭硬邦邦地回答:“不是来逛街。”

    “那是来?”

    “蹭空调。”

    “……”

    一旁的史哥咳嗽两声,强忍住笑声。

    沈郁休像是没听懂花昭的敷衍,又问:“我之前给了程小姐我的联系方式,可直到今天都没有等到你联系我。你是对我的电影角色邀请不感兴趣吗?”

    花昭一愣,她把名片给了程杏飞之后就没问过后续。她还以为杏飞已经通过沈郁休的试镜了呢,哪想到杏飞根本没有联系他!

    花昭能怎么说?

    “呃……”她硬找了一个理由,“说来话长,那天我洗衣服的时候,你的名片放在衣兜里,被洗衣机洗烂了。”

    “你那天穿的是一条裙子,没有衣兜。”

    花昭立刻改口:“我想起来了,不是裙子,是放到了随身的包包里,我不小心打翻了水,包被泡了。”

    “你那天带的包就是今天这只,看上去不像被水浇过。”

    “……”花昭简直要撞墙了。沈郁休是有什么过目不忘的本事吗,连她那天穿什么衣服带什么包都记得一清二楚!

    就在场面陷入尴尬境地之时,忽然从外面传来一阵极为喧闹的噪音,那噪音和正常的人声并不一样,听上去好像有什么人在歇斯底里的嘶吼。

    那声音带有极强的穿透性,即使他们身处隔音的贵宾室,依旧清晰地传到他们耳边。

    花昭蹭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跑到窗户前,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四处张望。

    等她看清外面发生什么时,她的眉头皱的死紧――

    ――在二楼天井旁的护栏处,一个大着肚子的孕妇十分危险的跨坐在栏杆上,她一手扶着肚子,一手紧紧握着栏杆,披头散发,神情憔悴,脸上泪痕密布。

    一个男人紧贴在她旁边站着。他手里拿着一柄锋利的水果刀,指向孕妇,看样子是他逼迫孕妇爬上栏杆的!

    这座商场地下两层、地上三层,孕妇所在的地方距离地面足有二十多米,若她失足摔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老胡,老胡,我求求你……你不要这样……”孕妇哭泣着,浑身颤抖,祈求着对面的男人,“咱们回老家好好过日子,不要这样好不好?你有我,有孩子,等孩子出生了,咱们就重新开始好不好?”

    “你个女人懂什么?!!”男人声嘶力竭的嘶吼着,“我要不到工资,我拿什么养你和娃儿,我拿什么回老家盖房子?!!”

    女人明显非常害怕他,他越吼,她身子抖得更严重,她整个人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要跌落!!

    在距离他们几米外的地方,有十几个穿着商场制式西装的工作人员围在那里,其中领头的是一名年约四十的男经理,他表情焦急,不停地安抚那对夫妻。

    商场经理:“你是安保部的老胡是吧?你这是做什么,你不要冲动!快让你老婆下来,有什么事你都可以和我谈,你逼你老婆做什么!”

    “艹,我之前就找过你!你们把老子开除,又不给我赔偿,老子几次来找你,你都不见我!”那个名叫老胡的男人表情阴狠,他往地上啐了口痰,“老子拿不到钱,一家人只能喝西北风,不如一起摔死在这里!你们不是号称高端商场吗,我倒要看看,死了我们一家三口的三条人命,你们还怎么卖的出去东西!”

    底下吵吵嚷嚷闹成一片,商场里原本正常的秩序完全被扰乱,正在购物的顾客纷纷停下脚步,向着那边看去。

    三个人的对话虽然只有寥寥几句,但也足够大家拼凑出真相了。

    ――商场因为某些原因开除了一个保安,保安要不到工资,就硬拉着怀孕中的老婆过来讨薪,甚至威胁要一起摔死在这里。

    花昭的暴脾气一下就上来了:“这男人脑壳有包吗?不管他和这家商场有什么仇什么怨,他居然逼自己发妻寻死,他还算男人吗??”

    不知何时沈郁休也走到了窗旁,他目睹了下面的这场闹剧,沉声附和:“何止不算男人?他完全就不算是人。”

    卓毅虽然没有说话,但他把拳头按得啪啪响,看样子也气得不轻。

    就在这时,贵宾室的门再次打开了,刚才服务过他们的工作人员走了进来,态度恭敬地向他们道歉:“抱歉打扰两位了。我们商场现在出现了紧急情况,要立刻暂停营业,请两位跟我来,我送两位从紧急通道离开。”

    商场里出现这种突发事件,商场派人先把贵宾送走,完全符合应急规范。

    史哥点点头,看向自己的艺人:“郁休,那咱们先走吧。”

    可是沈郁休没动,她身旁的花昭也没动。

    花昭直接问那名工作人员:“你们打算怎么处理下面的事情?”

    这个问题颇有些出乎意料,工作人员愣了几秒,赶忙回答:“呃……我们已经通知警察和消防了,不过他们赶过来还需要一点时间。”

    “一点时间是多长时间?”花昭指着跨坐在栏杆上的孕妇,“她肚子这么大,没有九个月也有八个月了吧?她现在精神这么紧张,随时有可能摔下去,就算没有摔下去,她情绪这么激动,要是突然临盆了怎么办?”

    她话音未落,下面的局势又产生了新的变化。

    只听那位商场经理说:“老胡,赔偿可以谈,你不要激动!你要多少赔偿都可以,你别做傻事!!”

    老胡一听,脸上顿时露出了贪婪的神色:“早这么爽快不就好了吗?那我要十万……不,一百万!我要一百万!这是你们商场欠我的!”

    他完全是在狮子大开口!先不说他原本的工资一个月有多少,他要求十万的赔偿已经超额,现在突然坐地起价涨到一百万,这明明就是赤-裸裸的勒索!

    但是形势不由人。商场经理只想息事宁人,只要先把他骗下来,后面的事情都好说。

    商场经理一咬牙:“行,一百万就一百万。”

    “我要现金!!”

    商场经理急了:“现金?一百万现金我怎么变得出来?我让财务直接打到你银行账户上行不行!”

    “不,我就要现金!你们都是骗人的,这么大一个商场,怎么可能拿不出一百万现金?!”

    商场经理急得一头冷汗,现在顾客都是手机付款、刷卡付款,一天的营业额加起来都没有多少现金,若去银行临时取款,也不确定有没有这么多……

    见经理面露迟疑,老胡以为他是在骗自己,神色突然变得愈加恐怖。

    他大吼起来:“我今天要是看不到一百万现金,你们所有人都死在这里吧!!”说完,他一把扯开自己的外套,露出了衣服里面的东西――在他身上,居然接连绑着好几个土炮!

    土炮是农村的称呼,在有些乡下地方,有人会做□□,开开山、炸炸河塘……哪想到这个叫老胡的疯子,居然会把这些土炮绑在身上!

    虽然土炮威力有限,但若是引爆了……

    见状,史哥立刻紧紧拉住沈郁休:“别在这里看热闹了,快走。”

    他是经纪人,第一要务就是保证自己艺人的安全。除此之外,其他都是虚的!

    他拽着沈郁休离开贵宾室,硬是把他推进了电梯里。卓毅护送花昭紧随其后,也走了进去。

    整个电梯里一片寂静,电梯门关上,反光的镜子里映照出花昭的面容,她眸中闪过一阵寒光,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电梯飞速下降,可就在电梯停在二层时,一只纤纤玉手忽然按下了开门键!

    电梯门打开,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时,花昭忽然从电梯里跑了出去!!

    她的速度太快了,沈郁休恍惚间感觉身旁像是刮了一阵风,卓毅暗叫一声不好,可他也追不上花昭的速度。

    ……这一刻,他们都隐约猜出来花昭要做什么了。

    高跟鞋敲打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一串清脆的声响。花昭只身闯入对峙之中,如同一名孤勇的战士。

    她的出现,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商场经理吃惊地望着她,不明白这位知名女星为什么要来这里。

    老胡被她的外表所惊艳,她美得惊人,即使打扮清爽简单,依旧让人移不开目光,和身旁那个哭哭啼啼的黄脸婆完全不一样。

    “你是谁?你来干嘛?”见了这样漂亮的女人,老胡的声音不禁低了八度,但仍然保持着警惕心。

    “我来换她。”花昭指了指那个随时在晕厥边缘的孕妇,“你让一个大肚子的孕妇冒这么大的风险,就算钱拿到了,老婆孩子都没有了,又有什么意思?”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怔住了。

    她说了什么??

    她居然说――她要用自己,去换那个坐在天井栏杆上的孕妇??

    她是没看到老胡身上的□□吗,还是不知道这楼究竟有多高?

    围观的所有人都认出了她的身份,他们议论纷纷,不明白“程杏飞”为何要这么傻,堂堂一个女明星,居然要为了一个罪犯,搭上自己的安危!

    花昭的话音刚落,又一道声音响起来了。

    “不,还是我过去吧。”说话的人是匆匆赶到的沈郁休,他直接站到了花昭身前,挡住她,扬声冲老胡喊话,“男人的事情就由咱们男人解决,你放开你老婆,我过去!”

    围观人群中的议论声更大了――今天这是什么日子,先来了一个知名小花不说,又来了一位国际影帝!

    两个人居然争抢着要当罪犯的人质,他们是在作秀,还是真的把自己的安危抛在脑后?

    “不,我去。”身为保镖的卓毅挺身而出,站到了花昭身边,他低声对她说,“公主殿下,请你不要在这么冲动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老板会扣我工资的。”

    花昭气急,一手推开一个人:“沈郁休,卓毅,你们别给我添乱!!”

    他们三个人都说要当人质,老胡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突然破口大骂起来。

    “妈的,你们当老子是煞笔吗??”老胡挥舞着手中的小刀,大叫道,“一个蓝眼睛的假洋鬼子,和一个头上有疤的傻大个……我怎么可能要男人当人质??喂,那个女的,我看你眼熟,你是一个明星吧?你叫那个什么……那个什么公主?”

    他不记得“程杏飞”的名字,但他见过满大街的广告,也知道她演过一个非常知名的角色,干脆就用角色名字来代称她。

    花昭点点头,嗓音透彻清朗,是十足的骄傲:“没错,我就是公主花昭。”

    “就你了,公主殿下。”老胡手中的刀尖指向了她,眼睛眯起,猥琐地笑着,“你别动什么歪心思,老实点儿,过来当我的人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