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在前夫他心口上撒盐 > 第70章 看天意吧
    我点点头,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我很高兴,刘婶对我没有恶意。

    不过,繁华跟我爸爸不一样。

    我爸爸对我妈妈的爱毋庸置疑,在我妈妈走后,他一直独身至今,连一个女伴也不曾有过。

    而繁华只是看起来爱我而已。

    我现在觉得,繁华之所以不答应我的离婚要求,是因为我提离婚时的态度太过无怨无悔,这让他不放心。

    毕竟,他是我家扶持起来的,而如今穆氏刚刚易主,消息甚至还没公布。

    站在他的角度,他一定很心虚吧?

    现在他还能欺骗我的家人软禁我,使我无法对负面消息做出回应。

    一旦让我净身出户离了婚,我就可以站出来反咬他。加上穆氏的确是白给他的,到时无论怎么洗,他都白不了。

    所以,他不离婚,而是不停地抹黑我。

    从酒店记录,到捉奸消息。

    这样等穆氏易主新闻爆出后,就不会那么突兀,因为我……罪有应得。

    至于余若若。

    我晕倒时,曾听到苏小姐管余若若叫“若若”。

    或许她想得到繁华,亦或许,她不过是繁华和苏小姐绞杀我的一条“绳子”罢了。

    想到这一层,我甚至有点理解,为什么余若若那么恨我。

    毕竟,对于苏小姐那样的身份,即便是情敌,也只能讨好吧?

    而我这个“破产的大小姐”却不需要给繁华下药,就得到了他的人。

    虽然……我已经不想要了。

    繁华是十一点回来的,进门时还拎着个布盒子。

    他一进屋便招呼我:“过来。”

    遂来到客厅,将布盒子放到茶几上,打开了盖子。

    里面是个小笼子,笼子上躺着一只染着血的小白兔。

    它的个头比我的手还小一些,只有一只耳朵,身上缠着大大小小的绷带,肚子那里最厚。

    它无力地横躺在笼子底,若不是眼皮还微微地颤动,我几乎要以为它已经死了。

    我问:“这是哪来的?”

    “在公司停车场发现的。”繁华说,“被人搞成这样丢在了墙角,我路过时听到它撕心裂肺地叫,还以为是个小孩子。”

    兔子是安静的动物,一般若不是受到极大的痛苦,是不会叫的。

    我望着它瑟瑟发抖的小身子,问:“这是医生包的吗?它有没有满月?还能活吗?”

    “还没满月。”繁华爱怜地望着小白兔,柔声说,“肠子都在外面了,医生说虽然缝上了但也难活,看天意吧。”

    这么小。

    我不由得有些心疼,问:“你买吃的了吗?它是吃东西还是喝奶?”

    繁华掏了一下大衣口袋的位置,说:“在外套里。”

    很快,女佣拿来了牧草。

    繁华捏了一根递到小白兔的嘴边。

    小白兔虽然很虚弱了,但生命力仍旧顽强,闻到食物的味道后,立刻张开小嘴叼住了牧草。

    我放了心,繁华也满意地笑了,说:“看来还有得活。”

    “对啊,胃口真好。”我说着,也给它喂了一根。

    “连它的胃口都比你好。”

    繁华说着瞟了我一眼,又给小白兔喂了一根牧草,趁它吃东西,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在它的小脸颊上触了触。

    小白兔立刻开始瑟瑟发抖,繁华便收回了手,笑着说:“小菲菲。”

    说完他朝我看过来,我避开他的目光,没有说话。

    的确,这兔子跟我挺像的。

    我跟它一样,很蠢,不如猫狗聪明会表达,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叫。

    也跟它一样,很年轻就被医生判了死刑。

    可我不想让它跟我联系在一起,因为我没得活了,不想咒到它。

    小白兔毕竟重伤,不能多吃东西。所以我们将它安置好后,便让它继续休息。

    此时已经中午,李嫂显然知道繁华要回来,炒好了一大桌菜。

    我俩吃着饭,繁华时不时看看我,欲言又止几次后,终于问了:“孙姨来说什么了?”

    我回神看向他:“怎么?”

    “好像哭过。”

    “没有。”我说:“她只是说了实话。”

    “怎样的实话?”他歪着头,饶有兴致地瞧着我,不依不饶地问,“把你弄得这样心碎?”

    我放下米饭碗,看着他说:“苏小姐那么有钱,为什么还要住我的房子?去买海景房不好吗?”

    繁华挑起眉,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你喜欢海景房?”

    我不想答话,重新拿起了碗,低头扒拉着米饭。

    正吃着,繁华忽然夹了一只鸡腿,搁到了我碗里。

    我抬头看向他。

    “要么自己吃,要么我喂你。”繁华说,“我是养兔子了,但你可是连兔子都不如。”

    我说:“谢谢。”

    夹起鸡腿啃了一会儿,忽然听到繁华发出了一声笑。

    我抬起头,看向他,见他正弯着眼睛,一脸愉快。

    我被他笑得发毛,问:“你这是什么表情?”

    繁华笑着摇了摇头,说:“穆容菲。”

    我不由得就警觉起来。

    “你是真的在吃醋么?”他敛起了笑容,笑意未褪的眼中有几分深沉。

    我说:“我没有吃醋。”

    见他不说话,我放下筷子,重复道:“我没有吃醋。我只是觉得,苏小姐那种女人很难得,不要错过。其实你不用害怕,我只是想离……”

    “穆、容、菲。”繁华放下了筷子,脸上露出了厌烦,“不要这么煞风景。”

    “……

    “你不是最会装么?”他蹙起眉,“就一直装下去。”

    我说:“什么叫我装……”

    “吃饭。”他夹起了一块排骨,搁到了我的碗里:“吃不完就吃你。”

    从饭桌上下来时,我肚子都有点撑。

    繁华一直在给我夹菜,而我真的很怕他“吃我”,虽然毫无食欲,还是强迫自己塞进去了。

    最后繁华总算满意,拿起餐巾擦着嘴,一边说:“你就适合来硬的。”

    我看了他一眼,正想开口说话,忽然感觉头好痛。

    我下意识地想用手去扶,余光却忽然看到了繁华探究的眼神。

    连忙以手掩住唇,打了个哈欠。

    繁华果然笑了起来:“又困了?”

    好痛……

    以前只是晕,只是恶心,这么剧烈的痛还是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