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平步青云 > 第99章 恶人先告状
    柳浩天看到这个满身酒气的20多岁的黄毛年轻人竟然轮着棒球棍就向自己砸了下来,再看看方一鸣那鼻青脸肿的状态,柳浩天的心中怒气澎湃,要知道,方一鸣这次可是跟着他来的,结果却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他感觉有些对不起方一鸣。

    所以,当这个黄毛抡起棒球棍砸向他脑袋的时候,柳浩天不闪不避,任由对方抡起棒球棍砸在他的头上,发出了一阵沉闷的声响,而柳浩天等对方砸完之后,直接抡起手臂便是一个狠狠的大耳光抽了过去,直接将这个黄毛抽的往后身体一斜,差点没有栽倒,但他的脑袋确实有点发懵,柳浩天的这一巴掌含怒出手,劲儿太大了,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柳浩天的左手又是一巴掌狠狠的拍了过去。

    紧接着,柳浩天左右开弓,拿着棒球棍的黄毛被柳浩天接连打了几巴掌之后,噗的一口,吐出了满嘴的带血的槽牙。

    而这个时候,刚刚被柳浩天打懵了的黄毛终于醒悟了过来,怒视着柳浩天,用手点指着柳浩天的鼻子说道:“我草你.妈.的,你敢打我啊,我干不死你!”

    一边说着,黄毛一边再次回到自己的后备箱处,从里面拉出了一根带着尖刺的钢管,向着柳浩天便砸了下去,一边砸一边满脸阴狠的说道:“你丫的头不是很硬吗,这次你再拿头接着试试。”

    柳浩天没有想到,这个黄毛被自己打了几个大嘴巴之后,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看他车上携带的这种特制的打架专用工具,柳浩天便知道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人。

    柳浩天也不惯着他,直接一个空手夺白刃抢下了他手中的钢管,扔在旁边,紧接着一记飞脚狠狠的踹在他的小腹上,把他踹倒在地,随后柳浩天又在他的身上踢了几脚,这家伙便动弹不得了。

    柳浩天迈步走到这个黄毛的近前,伸出脚来踩在黄毛的脸上,声音阴冷的说道:“孙子,你丫的谁呀,我们认识你吗,你酒后驾车也就罢了,竟然还敢拿出凶器来伤人,你说吧,今天这事儿怎么了结。我朋友被你打的鼻青脸肿,你必须得给我们一个交代。”

    黄毛虽然被柳浩天踩住了脸颊,但是他的骨头却很硬,他直接呸的吐了一口吐沫说道:“你奶奶.的,孙子,你丫的别嚣张,我告诉你,立刻拿开你的臭脚,否则的话,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丫的竟然敢打我,今天不给你好好松松皮子,你不知道你马王爷有三只眼!”

    柳浩天加大了力道,黄毛顿时嗷嗷叫了起来,但却依然不服气:“我告诉你,立刻松脚,我不是你能招惹的起的。”

    柳浩天呵呵的笑了起来:“用脚轻轻的拍打着黄毛的脸颊说道,你谁呀,说话做事儿这么嚣张?”

    听到柳浩天问他的身份,黄毛满脸高傲的说道:“孙子,你听清楚了,你小爷我是对马晓阳,财政局局长马德武那是我爹,看你们两人似乎刚刚从财政局走出来,你们麻烦大了,既然找财政局办事还敢打我,你们的事儿黄了!”

    柳浩天听完之后,顿时瞪大了眼睛:“你是马德武的儿子?”

    黄毛点点头:“没错,那是我爹。”

    柳浩天听完之后笑了,用脚拍了拍黄毛的脸说道:“马晓阳是吧,你真是一个好人呀,我正发愁财政局的事解决不了呢,你竟然送上门来了,好人哪!”

    一边说着,柳浩天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110报警电话,很快的,110警车停在了路边。

    柳浩天冲着他们招了招手,几名警察走了过来,但是柳浩天却一直没有松开他的脚。

    此时此刻,市财政局里面,财政局局长马德武正坐在办公室内听着下属的汇报,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办公室主任火急火燎的说道:“局长,出事儿了,马晓阳在咱们财政局门口被人给打了,现在还被对方踩在脚下呢。”

    马德武闻听此言,脸色当时就阴沉了下来,满脸愤怒的说道:“是谁这么不开眼敢在我们财政局门口惹事?”

    办公室主任连忙说道:“我刚刚看了一眼监控,踩着马晓阳脸的那个人好像是白宁县的县纪委书记柳浩天,这小子今天上午在咱们市财政局耗了一上午,估计心中有怒气,看到马晓阳过来了,就想伺机报复。”

    听到此处,马德武直接挂断了电话,快步向外走了出去。

    当马德武带着办公室主任和一些市财政局的工作人员冲出了财政局门口,正好看到柳浩天脚踩着马晓阳和警察沟通。

    一名警察对柳浩天说道:“你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踩着他的头?”

    柳浩天用手一指地上的那根带着尖刺的钢管和棒球棍说道:“刚闭上的那两个凶器就是他拿出来准备伤人的,已经被我抢夺了下来,如果我放脚的话,我担心他继续暴起伤人。”

    警察皱了皱眉头:“没事儿,先把他放开吧,有我们在场,他不敢胡来的。”

    柳浩天点点头,把脚松开了。

    此时此刻,周边已经围了很多围观的群众。

    马晓阳从地上起身之后,看到众人指指点点的嘲笑神色,酒气上涌,怒火冲天,他根本就没有管那些警察,径直走到了那根带刺钢管的旁边,从地上捡了起来之后,冲着柳浩天便冲了过去,手中挥舞着那根钢管,满脸的杀气:“竟然敢打我,我干不死你!”

    那几名警察叔叔全都傻眼了,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刚才被柳浩天踩在脚下,温顺的犹如一只小猫的黄毛小子,这一刻竟然犹如抱起的平头哥一般嚣张。

    其中一名警察叔叔立刻大声喊道:“停手,立刻停手。”

    但是此时此刻的马晓阳早已经怒火攻心,根本就没有听到他们在喊什么,他的眼中只有对柳浩天无穷无尽的愤怒,他现在只想狠狠的暴打柳浩天一顿。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马晓阳拎着手中的钢管,冲到了柳浩天的面前,冲着柳浩天的头上便狠狠的砸下。

    此刻,刚刚从财政局里面冲出来的马德武看到此情此景,原本他还有些担心,但是看到这个场景,他的嘴角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并没有出言阻止,他也很想让自己的儿子好好的教训一下柳浩天。

    他马德武是一个护犊子的人。虽然自己的这个儿子不成器,经常给自己惹麻烦,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所以,虽然马德武平时经常教训马晓阳,但每次马晓阳遇到事儿的时候,他还是会出面给他摆平。

    周围围观的群众看到此情此景,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纷纷发出各种惊呼之声,还有人在大声的提醒柳浩天注意躲避。

    柳浩天稳稳的站在那里,任凭马晓阳用钢管狠狠的砸了过来,就在他的钢管儿快要临身的时候,柳浩天向旁边微微一闪,躲开了这致命一击,与此同时,柳浩天一脚飞出,再次踹在了马晓阳的胸口处,将马晓阳踹得倒飞了出去两三米远,这才落在地上。

    柳浩天紧接着迈步跟进,再次一脚踩在了马晓阳的脸颊上,让他动弹不得。

    而这个时候,那几名警察叔叔也赶了过来,其中一人直接给马晓阳戴上了手铐,省得他继续暴起伤人。

    这时,为首的一名警察看向柳浩天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柳浩天简单的将事情的经过陈述了一遍,随后又让方一鸣将他的经历讲了一遍。

    为首的这名警察顿时眉头一皱,拿出身上随身携带的酒精检测仪让马晓阳进行检测,马晓阳根本不屑一顾,冷冷的说道:“如果你不想找麻烦的话,最好不要让我检测,否则我担心你会丢了这身皮。”

    为首的警察顿时眉头一皱:“麻烦你配合一下,请接受酒精检测。”

    这时,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的马德武坐不住了,他清楚,如果要是儿子马晓阳真的被确定为醉酒驾车并寻衅滋事的话,那这事情处理起来就麻烦了。

    而现在,很明显是自己的儿子吃亏了,如果要是不把柳浩天借机狠狠的收拾一顿的话,他的心里会非常的不舒服。

    所以,马德武站了出来,直接看向执勤的民警说道:“这位同志,我是市财政局的负责人,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应该是附近派出所的民警吧?”

    民警点点头,他已经认出了马德武这位是财政局的局长,毕竟市财政局这块属于他们派出所的执勤范围,而且是财政局局长又是他们这块儿地上的大人物,所以他很轻松的认出了马德武,连忙说道:“马局长,是您呀,你有什么事儿吗?”

    马德武看到对方的表情和神态,知道对方认出了自己,便笑着说道:“这位民警同志,你们这次负责出勤,重点检查的应该侧重在民事纠纷上,你也看到了,这个年轻人被打的多惨啊,满脸的鲜血,脸上红肿不堪,再看看这个人,他一点事儿都没有,我现在强烈怀疑他刚才所说的那番话是假的。”

    一边说着,马德武一边用手指向柳浩天。脸上充满了恨意。

    今天,他打算让柳浩天尝尝拘留所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