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明明可以养老却无奈出道 > 第二章 电话
    陆安市,晚上七点,嘻嘻米粉店。

    王潜黄袍加身,为了不占用顾客的空间,他站在店门口等待。

    他37岁,是一名外卖员,育有一女,现年18。

    店内墙壁上挂着一台液晶电视,正播放着新闻。

    “女星从14楼赤果跳下.....”

    听到老板的喊声,王潜走进去拿单,正好看到电视上播放着的新闻,不由脸色一紧,脚步瞬间停了下来。

    店老板见此,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昨日,女团成员黄婷婷赤果从江海市皇冠酒店14楼坠下,手腕上的手铐救了她一命,同行男子报警....

    “手铐救了她一命?”

    “我擦,城里人真会玩。”

    店里有几名堂食顾客,看到电视里的新闻,相继议论起来。

    “黄婷婷我知道,明日之女女团成员,今年才20岁,小脸蛋长的很清纯。”

    “这是你说的清纯?”

    “哈哈,我就说那些既没实力又没关系的父母真的很有问题,要我是她们的父母,打死都不会让自己的女儿进到娱乐圈。”

    “现在谁不知道娱乐圈里面非常的乱,很多女明星能够出名,靠的全是潜规则。而且潜规则还只是基本操作,别看那些女明星表面上光鲜靓丽,其实背地里就是某些富豪的玩物。”

    这个时候,另一名外卖员黄大伟走了进来,他与王潜认识,看到电视里的新闻,脸上露出一抹惊讶,下意识出声,“老王,你不是说你的女儿也是女团明星吗?问问你女儿知不知道具体情况呗。”

    黄大伟的声音顿时将其他人的目光吸引到王潜的身上打量起来,只是看了几眼,便相继不信,只当对方是在吹牛。

    虽然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是一个送外卖的女儿是女团明星,这不是扯淡吗?

    如若真是明星,还用得着在这里送外卖?

    “对啊老哥,如果你女儿是女团明星,肯定比我们知道的更多啊,就打电话问问,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呗。”

    吃粉的顾客看不惯王潜“吹牛”的行为,笑吟吟插了一嘴。

    为了不给女儿增添不必要的麻烦,王潜基本不会在外细说他女儿的事情,只是有一次认识的骑友们聚餐喝酒,被问及也就随口说了一次,没有细说,只是简单的提了一嘴。

    “不是,我之前开玩笑的。”王潜脸上保持着淡淡的微笑,这是他送餐的职业微笑,“上次我们聚餐喝了点酒,我就说自己想当明星,打算进军娱乐圈,没想到被他们听成了我女儿是明星。”

    不是说王珂不是女团艺人,而是王潜不想因为这种事情打电话打扰到他的女儿。

    王潜知道他的女儿在娱乐圈不容易,而他又一直觉得没有能力帮上忙。

    帮不上忙,已经让身为父亲的他愧疚不已。

    现在,能做的,就是不成为累赘。

    “老哥想进军娱乐圈啊?”顾客们乐了,上下打脸几眼,笑呵呵问出声,“老哥,你这是打算进军乐坛呢还是演艺圈?”

    王潜三十七岁,由于年轻的时候过于劳累,看上去像是四十多岁的样子。

    他不傻,能够听出对方语气中的意思,不过他作为一名外卖员,各种各样的人都见过,再加上他早已不是年轻气盛的小年轻,不至于一言不合,也就随口淡淡的应了一句,“到时候再看吧。”

    “呵。”顾客们瞅着王潜如此淡定的神情,以为他真当回事了,幽幽的再道,“老哥,不是我说,比你优质的在那恒店一抓一大把。”

    “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有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安安心心的送外较好。”

    ?

    “那啥?人啊,总要有点梦想是不?”王潜并没有进入娱乐圈的想法,他只是为了将话题从他的女儿身上扯开,随便说了一嘴,现在不过也是在跟对方扯淡,没想到店里的顾客竟然还装模作样的说教起来,这是在生活中多没存在感才会做出的事情?神色不变的再道,“我在这里送外卖是送,去恒店送外卖也是送。”

    “我可以去到恒店,一边送外卖一边跑龙套。”

    其实,王潜内心的想法是人可以没有梦想,但是不能没有信念!

    “好!”另一名顾客听完王潜的话语,不由大声称赞,“老哥说的没错,人总要有点梦想,没有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虽然社会的现实让我们不得不放弃梦想,但是在面对现实的时候,不代表我们不能追逐心中的梦想。”

    “一边送外卖一边跑龙套,累点算什么?成年人,就是要有这样的勇气和担当。”

    “呵呵。”先前的那名顾客眼见王潜被另一位顾客称赞,觉得面子挂不住,目光落在王潜的身上,冷笑一声,“老哥,我觉得比起你能成为明星,我能成为米国总统更为靠谱一些。”

    “鸡汤可以有,味精不能多。”

    “梦想什么的,说说就算了。我看老哥的年龄也不小了,应该也是有家庭的人吧?”

    “我想,如果老哥有能力,也不会选择送外卖吧?”

    “不过话说回来,我还是头一次看到有老哥这个年纪还如此中二的。”

    “虽然不看好,但是精神可嘉。”

    “如果老哥能把这个精神用在送外卖上,每个月少说都能挣上万块。”

    “若是老哥再年轻一点,去恒点熬个十几年,说不定运气来了,也不是没有成名的可能。”

    “但是以老哥现在的年纪,却是没什么可能了。”

    店老板在一旁听不下去了,不过既然是做生意,总不能怼顾客,喊道,“老王,再不赶紧送餐就要超时了啊。”

    “哦哦,差点忘了。”王潜不好意思的朝店老板笑了笑,时间紧迫没有争论,连忙拿起外卖单就向外面走去。

    黄大伟紧随其后,赶着送餐。

    那名挤兑王潜的顾客抬头望着王潜的背影,看到已经离去,出声再道,“这年头,整天白日做梦的人真多。”语气一顿,接着再道,“刚才那外卖老哥我见过,就租住在我们小区旁边的城中村老旧自建房里。我从小区出来看到过他几次,由于他穿着团饿的制服,帽子上还有两个风轮,有点印象。”

    “要不是我知道他具体是怎么回事,也不会多这么一嘴。”

    “他搬到那里应该有一年多的时间了,过年的时候也没有回过家,我也没有看到过他的老婆孩子,估摸着这把年纪还是个光棍呢。”

    “你们就搁这听他吹,我要不是看不过去了,才懒得多一嘴。”

    “.....”其他的顾客听他这么一说,相继恍然。

    送外卖的工作,只要不怕累,用点心,一个月七八千上万都是有可能的,怎么都不会过得太差。

    而那人看上去都四十多岁了,再加上吹牛、没有亲人、过年不回家、租住在城中村的自建房里,这些形象瞬间在他们的心中形成一个画面。

    原来,是个爱吹牛一身毛病连家都没有的卢瑟啊。

    还是个老年卢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