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姜六娘发家日常 > 第358章 上元节
    姜小树哭了一会儿,便被奶娘抱下去喂奶。姜留有些心虚地问,“三婶,五弟是不是不喜欢这个乳名啊?”

    “如果不喜欢,他就不会醒了,小树儿很好。”闫氏对这个乳名是极为满意的,春天的小树种在田里,很快就能长成大树了。

    姜留见三婶满意,便也没心没肺地跟着满意了,咧着小嘴儿笑得非常开心。

    闫氏接着道,“这几天家里忙,你三叔还没腾出空来跟你大伯和你爹商量,这事儿怕是得缓缓了。”

    姜留点头,“留儿明白,三婶儿安心坐月子,待您出了月子咱们再合计也不迟。”

    闫氏帮姜留理了理衣袖,与她商量道,“我琢磨着这事儿肯定能成,三婶想跟你商量一下,想让你五姐跟着你去铺子开开眼界,你看成不?你也知道,你五姐脑袋瓜没你们几个聪明,读书不行,弹琴不通,性子不讨喜,模样也赶不上你的一半儿,要是没点儿本是,这以后怎嫁得出去啊。”

    听五姐姐被她娘损得一文不值,姜留差点笑躺下。她明白闫氏的思量,也能体会她事事为女儿打算的一番苦心,若说学做生意,五姐姐确实比三姐更合适,姜留也不藏私,点头应下,“这样太好了,三姐姐没空时,五姐姐就可以陪着留儿出去玩了。”

    见侄女同意了,闫氏立刻笑出了三层下巴,“留儿带着她出去,若她不懂事不听话,你就回来告诉三婶,三婶教训她。”

    当天晚上,满身酒气的姜二爷回府沐浴更衣后躺在床上,听小闺女在他耳边念叨今天府里发生的事儿,听完之后颇为嫌弃地道,“爹看着五郎长得挺精神的,谁成想被你一巴掌按进土里去了。”

    姜留鼓起腮帮子,“爹爹给女儿起得乳名也带着田呢!”

    姜二爷想了想道,“那能一样么,留儿可以留在身边、托在手里,树只能种在田里。”

    旁边读书的姜凌见爹爹又欺负妹妹,便道,“树不只可以种在田里,还可以种在路边,种在缸里。”

    姜二爷白了儿子一眼,“种在缸里的是盆栽,根畏畏缩缩地蜷着,枝干被人折腾得歪七扭八,活得憋屈!”

    姜留哼了一声,“留儿明日就告诉祖母,爹爹说祖母种的那些宝贝盆栽活得憋屈。”

    姜二爷捏紧小闺女的胖爪,“你尽管去,看你祖母是念叨你还是念叨爹。”

    当然是念叨……我……姜留觉得无比悲催。

    姜慕燕也放下了毛笔,“父亲,五弟乳名唤作小树,寓意极好。树长大可做栋梁材……”

    “也有当不了栋梁,只长果儿的。”姜二爷懒洋洋道,现在大闺女的脾气越来越好,二爷在她面前越发随意了。

    姜慕燕抿抿唇,继续道,“果树有何不好呢?汉高祖称帝后不忘为他解饥的柿树的功劳,令汉朝百姓广植柿树,咱们巷子中的柿树也此而来;蜀国武侯诸葛孔明亲栽八百株桑树,留做子孙衣食之用;三国时东吴名医董奉隐居庐山期间,为贫苦百姓看病不取分文,只让百姓痊愈愈后按病情轻重在他住所前后种杏树。短短数栽,他的房前屋后便有十万余株杏树,‘誉满杏林’便由此而来……”

    姜慕燕列数先贤事迹,滔滔不绝地列举出十余种果树的光辉事迹,姜留听得津津有味。姜凌却道,“父亲睡了。”

    姜慕燕停住,抬丹凤眸望过去,发现父亲果然已经闭上了眼睛,她皱起了细长的柳叶眉,转头对妹妹道,“小树这个名字很好。”

    “对,很不错。”姜凌也肯定道。

    姜留咧开小嘴儿,逗着哥哥姐姐玩,“姐姐,哥哥,你们俩都没有乳名,要不我也给你们起一个吧?”

    姜慕燕立刻道,“姐姐已经长大,用不到乳名了。”

    姜凌则道,“我有乳名。”

    姜留好奇追问道,“哥哥的乳名叫什么?”

    姜凌有些不好意思,“以后再告诉你。”

    “哥哥现在说嘛。”姜留闹腾着。

    “对了!”姜二爷忽然睁开了眼,“今年正月十五西市有灯会,到时候爹带你们去看灯。”

    还不等妹妹应下,姜凌立刻道,“父亲今年应该与雅正夫人一起去看灯,儿带妹妹去看灯就好。”

    父亲成亲后就不能赖在自己床上不走,也不能霸占着妹妹了,姜凌对此非常满意。

    姜二爷还没说话,姜留也道,“是啊爹爹,订了亲的未婚夫妇是要一起去看灯的。”

    姜二爷不肯,“爹带着你们与雅正一起去看灯!”

    “不要!”三小只异口同声拒绝。

    当真是反了天了!姜二爷站起身,摆出当爹的架子,“灯会人多拥挤,凌儿照看好你三姐,留儿为夫要亲自带着才放心。此事便这么定了,天色已然不早,洗洗睡吧。”

    姜二爷这招简直是稳准狠,到了正月十五看花灯的正日,他把小闺女带出家门,大闺女和儿子也乖乖地跟着。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花市灯如昼。正月十五上元佳节,西市内火树银花,将街道照得亮如白昼,成双成对的观灯人在灯下慢步,犹如走在天街上,四周美得不似人间。

    美若天仙的姜二爷也出来了,他手里牵着自己美美的小闺女,小闺女另一只手被雅正夫人握着。虽然顶着脑袋头发,头发上还顶着一顶暖和的花帽,但姜留就是觉得自己今天是带电的,脑袋堪比八百度的大灯泡,快把她爹、雅正夫人烤焦了,她自己也糊了。

    与姜家父女游灯会,雅正夫人备受瞩目。她脸颊上带着红晕,故作镇定地牵起跟在身后的姜慕燕,轻声道,“此处人多,莫走散了。”

    见雅正夫人牵两个自己却牵着一个,姜二爷觉得被比下去了,他回头看儿子,希望儿子识趣自己走过来。已经长大的姜凌才不肯被父亲牵着手到处逛,他故作看不见,抬手指着路边的灯架道,“父亲能够到最高的那个灯笼么?”

    身高臂长的姜二爷一抬手,便将灯笼摘了下来,见灯笼上贴着灯谜,便抬手转灯笼,念道,“南望孤星眉月升,这是什么?”

    姜慕燕也道,“夫人,那个兔儿灯上的灯谜是什么?”

    “待我取下来,咱们一起猜。”雅正夫人也抬手取灯。

    机会来了!姜凌趁机拉住妹妹,姜留握住姐姐的手,三小只一溜烟便钻进了人海中,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