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二手情书 > 二手情书03(本来是想赖到陆庸先赶他走...)
    沈问秋一晚上没睡好。

    幻想陆庸是不是要监-禁他。

    毕竟,当年陆庸喜欢他喜欢到要发疯一样。

    他们就是因此关系破裂,连朋友也做不成,不欢而散,相当难堪。

    陆庸收留他是出于什么心态呢?是还喜欢他吗?还是因为年少时被他狠狠羞辱,所以要报复他?沈问秋辗转反侧,想不出个结果。

    沈问秋睡得极浅。

    早上卧室门一开,他立即醒了,装睡看陆庸要做什么。

    陆庸蹑手蹑脚地洗漱,然后离开了。

    沈问秋起来,坐在玄关的地上,皱眉,像要把门板盯出个洞来。

    这么早去上班了?就这么把他关在这?

    正想着,指纹密码锁“滴”地响了声,沈问秋还没站起来,陆庸提着一份楼下便利店买的盒饭回来,站在门口,发现他坐在地上,惊讶地站驻脚步。

    沈问秋愣了愣,深感丢人的涨红脸。这样被陆庸俯视着,自己好像一条狗啊。

    ……他还以为自己早就没有无聊的自尊心了。

    沈问秋站起来,手不知道该往哪放,拍拍莫须有的灰尘,说:“你不是说自己做饭更健康吗?怎么去买速食?”

    陆庸绕过他,走进客厅,把塑料袋放在桌上:“我以为你还在睡觉,做饭会吵醒你。我以为你那么累,会睡到中途才起床,就干脆买饭了。既然你醒了,我就不留纸条了。”

    沈问秋跟在他身后,脑子莫名一热,略有点带刺地说:“我试了一下,电梯没有门卡刷不了,我怎么下楼啊?你不在我就出不去?”

    陆庸回头看他,顿了一顿,说:“呃,电梯右手边有一扇门,就是楼梯消防楼梯通道。”

    “……”沈问秋抠起裤边。

    沈问秋还在为自己的被害妄想尴尬不已时,陆庸径自进书房,一分钟后出来,找出备用房卡给他:“你先拿着。我也只有两张房卡,小心不要弄丢。门的是xxxxxx。”

    沈问秋收起房卡。

    陆庸真诚自然地问:“你还要睡吗?起床了的话,我做个早饭吧。吃完我也得去上班了。”

    既体贴,又疏远。

    就好像他们还是朋友似的。

    然后陆庸真的蒸了一笼包子,吃掉一半,就换上西装出门去了。

    留了沈问秋一个人在家,其余什么都没说。

    等他走了,沈问秋开门出去。

    他往右手边看,果然有楼道,门虚掩着,是没上锁的。又拿房卡试电梯,亮了。

    沈问秋兀自对自己翻个白眼:“白痴。”

    沈问秋下楼,逛了一圈。

    这个小区环境非常好,草木扶疏,错落有致,一大早,已有许多阿姨奶奶带着小孩子出来晒太阳,小朋友无忧无虑地欢笑着。

    他发呆地散着步。

    走到一处观赏树林幽深处时,遇见一只狗。

    是只小京巴,大概是被遗弃了,不知流浪了多久,身上没一块好皮,散发着一股臭味。一人一狗对视一眼,沈问秋对它升起一丝宛如看到同类的恻隐之心,小京巴警惕地看他,对他龇牙咧嘴,喉咙里滚出呜呜的威胁声。

    沈问秋嗤笑:“干嘛?我们这么像,你应该亲近我啊。”

    小京巴“汪汪”吠两声,逃走了。

    “无聊。”沈问秋低声说,折身回了陆庸家。

    他走到落地窗边,只是接近,就让他感到眩晕发抖,后背冒冷汗,他闭着眼睛把窗帘拉上。再继续躺沙发看电视去,找了几个搞笑的综艺节目,又自顾自地拿了冰箱里的饮料和柜子里的零食,边吃边看,哈哈大笑。

    一天又混过去了。

    傍晚。

    陆庸下班回家,问他:“小咩,今天都做了什么?”

    沈问秋说:“去楼下散步,看电视。挺无聊的。”

    陆庸若有所思。

    隔天陆庸上班前跟他说有快递让他签收,是游戏机和游戏卡,看电视太无聊的话就打游戏。

    中午游戏机就送到了。

    然后沈问秋就沉迷打游戏去了。

    他这几年本来就过着类似的生活,要么在网吧打游戏,要么去赌博,行尸走肉般过日子。

    沈问秋并不是没有在别的朋友那里借住过,他以前人缘可好了,曾经在好几个人那借住过。分成两类,要么是苦口婆心、痛心疾首地劝他改邪归正,振作起来,但是无果;要么是嘻嘻哈哈地跟他玩几天,发现他有长期赖住下来的意思之后,先是暗示,然后明示,最后搬出恋人或者家长不满的理由,把他赶走。

    陆庸都不是。

    陆庸对他完全是放养状态,是对他敞开门,随他进出,仿佛视他为空气。可又妥帖地为他准备饭菜和游戏机,也不对他消极颓废的生活态度有任何置喙。

    沈问秋在沙发上住了五天。

    时间像一眨眼就没了。

    睡醒了就吃饭打游戏,打累了就睡觉,作息逐渐混乱,每天他睡醒了陆庸已经走了,他醒来的时候,陆庸则已经睡了。

    人就是得寸进尺的生物。

    刚开始他还想要表现客气一点,好多蹭住几天,看陆庸脾气好,没有怨言,他开始敢在陆庸睡觉的时候在客厅打游戏。

    甚至边打边想,说不定下一刻陆庸就会恼怒地从卧室冲出来把他丢出门去。

    明天,明天陆庸就会赶他走了吧。

    -

    早上七点半。

    陆庸按时起床。

    他看到沈问秋躺在沙发呼呼大睡,四脚朝天,手上还抓着游戏机手柄,不由地笑了一笑,嘀咕:“像小孩子一样。”

    比刚来时好多了,起初沈问秋都是蜷着睡的。

    以前总是空无一物的茶几上现在摆满了各种零食饮料,垃圾桶塞得满满的。

    陆庸稍微整理了下垃圾。

    上班的时候顺带提下楼扔了。

    然后去公司。

    遇见了老师。

    陆庸如今就职在一家大型电子能源回收公司,他的恩师是创办者,一直重点栽培他。他一毕业就进了公司。去年老师提前退休,把掌门人位置钦点给他,让他扛大旗,半撒手状态,偶尔也会来公司。

    老师一见他,就笑着问:“终身大事处理得怎么样了。”

    陆庸很科研风格地说:“还好,进展算顺利。”

    前阵子他突然请假,把一个挺重要的交流会都翘了。老师问他什么事,他严肃回答说是终身大事,之后就时不时地被调笑。

    陆庸正在上班,收到一条新的添加好友信息:【我是江陵,加一下,有事要告诉你。】

    陆庸记得这个人,是他的高中同学,当年跟沈问秋颇为要好。

    于是爽快通过好友申请。

    对方“嗖嗖”发来一堆消息:

    【终于联系上你了】

    【我听说沈问秋去投靠你了?】

    【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你别觉得他是高中同学就心软,之前我也收留过他,结果他住我的吃我的,还偷我的东西,他不是个好东西】

    【他欠了一屁股债你知不知道?】

    【沈问秋现在就是个烂人,你小心一点】

    陆庸耐心地等他说完。

    不疾不徐地回:【我知道】

    -

    “叮咚。”

    可视对讲机响起提示音。

    快递吗?沈问秋给游戏按了暂停,过去看了看。

    屏幕里,不是这几天上门过的快递小哥,而是一个平头微胖的男人,咧嘴对他一笑,说:“好地方啊,沈问秋,你居然还有这么有钱的朋友啊。”

    “不愧是富家少爷,人脉就是广。”

    “怎么,有了新朋友就不要旧朋友了?开个门呗。”

    沈问秋骂:“傻逼。”

    却又有种“果然来了”的感觉。

    这几天总觉得不安,见到这位老熟人的脸庞,反而心情落定。

    妈的,就不能让他在世外桃源里多躲几天吗?

    他才刚过得舒坦两天。

    沈问秋一点都不想记起自己还背着九位数的债务,有欠银行的,有欠私人-放-债的。

    从他爸死的那一刻起,他的人生就无药可救了。

    平头男人嬉皮笑脸地说:

    “啧,你怎么还骂人啊?你不讲文明。”

    “你不开门,我就直接去你公司找你朋友了啊。”

    “陆庸陆总是吧?”

    沈问秋没好气地说:“不开。这又不是我家,你进来干嘛?”

    “你等着,我下去见你。”

    沈问秋跟老吴一起坐在小区的长椅上,像朋友叙旧,一点也看不出他被勒着命。欠债欠到他这份上,他已经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老吴给他递一支烟:“搬家了倒是通知我一声啊。”

    沈问秋呵呵,接过烟,又借打火机,点燃,熟练地吞云吐雾起来。

    好些天没抽烟了。

    陆庸不抽烟不喝酒,他就没要。

    老吴眼底掠过精光,关切地问:“跟这个老朋友叙旧叙得怎么样?”

    “别说我不为着想,你看看,我对你多好啊,不然我早可以把你拉去卖肾卖肝了。”

    “这样吧,你把朋友带去新场子玩。”

    “我可已经打听过了,这次是只大肥羊,拖了这个替死鬼下去,你可不就活过来了?”

    沈问秋抽口烟,转头给一个善良的微笑:“哦。”

    本来是想赖到陆庸先赶他走的。

    看来还是不行。

    该从何说起呢?

    他其实只会背陆庸的手机号,他三年前打听到以后一直记着,像刻在心底最深处,但从没说出来过,也没打过,不知道陆庸换没换号码。

    这是他最后一张底牌。

    那时他跟民警报这个号码时,他就想,要是陆庸也不理他,他出去就自杀。

    但他没设想过陆庸会管他这个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