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藏娇记事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气人(求月票)
    虽然东平郡王的爵位是虚爵,但这样的虚爵就不是人人能有的,说出去也好听啊。

    有爵位是东平郡王,没爵位那就是东平王府二少爷了。

    差别大了去了。

    季清宁没想到会这样,她问道,“与东平郡王一起的还有云阳侯世子和肃宁伯世子,他们呢?”

    那学子道,“东平郡王够仗义,把罪名都揽在了自己身上,他们两没事。”

    “不过放火烧了茂国公世子的院子,太后让他们一人赔了一万两给茂国公府。”

    季清宁不信东平郡王会去茂国公放火,有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那边有学子好奇出声,“好端端的,东平郡王他们去茂国公府做什么?”

    学子回道,“这些日子,东平郡王他们不是拿画像找两位姑娘么,听说其中一位被绑进了茂国公府,他们三个是去找人的……。”

    季清宁心头一震,“那人找到了吗?”

    学子摇头,“没有,虽然东平郡王一口咬定人被绑进了茂国公府,但茂国公世子说东平郡王是在污蔑他,还请太后派人去茂国公府搜查,皇上还真派了人去,但并未找到东平郡王所说的姑娘。”

    听到这里,季清宁觉得不用再往下听了,这明显就是茂国公世子知道东平郡王急着找人,给东平郡王量身打造了个坑。

    偏东平郡王又是个火急火燎的性子,没多想,一脑袋就扎了下去。

    东平郡王是帮她找人才丢的爵位,季清宁心底实在不是滋味儿。

    他们去茂国公府找人怎么就不和她说一声呢。

    这边季清宁脑壳疼,那边茂国公世子心情不要太好。

    上回东平郡王穿女装,太后没能夺了他的爵位,还被东平王落了茂国公府的脸面,太后面上无光,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落到他手里,不仅出了之前的气,还帮太后找回了面子,一举两得。

    季清宁吃完午饭回学舍,在入口处和茂国公世子迎面碰上。

    茂国公世子手执玉扇,要的不要太春风得意,季清宁和他碰上,茂国公世子故意挡住她的去路。

    季清宁侧身,让茂国公世子先走。

    茂国公世子笑道,“还算识时务,之前你让小厮揍人的事,本世子大度不与你计较,现在给你个机会弃暗投明,认我做大哥。”

    东平郡王,不,现在是东平王府二少爷了,他们认的大哥成了他的小弟,他们就得永远矮他一头。

    东平郡王身份尊贵,招惹他,郡王封号都保不住,识时务的就该知道向他求饶,现在他主动给他机会,那是看得起他。

    茂国公世子摇着折扇,等着被季清宁叫大哥。

    然而季清宁一开口,他就火冒三丈了,只听季清宁笑道,“习惯做大哥了,让我叫别人大哥,太为难我了,不过我倒是不介意多认一个小弟。”

    没明说,但长了脑子的都听的出来,季清宁是让茂国公世子认她做大哥。

    有学子路过,听到季清宁的话,对季清宁的敬佩更胜一筹啊。

    这年头这么不怕死的人,真是不多见了。

    茂国公世子气笑了,“好,很好!你果然够胆识!”

    季清宁淡漠回道,“身无长物,浑身是胆。”

    论气人,季清宁就没输过。

    茂国公世子眸底闪着寒芒,“和我作对,我倒要看看你的命是有多长!”

    季清宁笑道,“小院虽然小,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擅闯了,还请茂国公世子珍爱手下人的性命。”

    茂国公世子眸光一缩。

    他脸色变化,季清宁一点没错过。

    本来还只是怀疑,就茂国公世子这神情,显然她没猜错,他派人去小院刺杀过她,只是失败了而已。

    茂国公世子冷着脸走了,季清宁回了学舍。

    小丫鬟把浴桶倒满水,准备让季清宁沐浴,见季清宁脸色不是很好,小丫鬟道,“姑娘也听说了东平郡王被多封号的事了?”

    季清宁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小丫鬟道,“我来的时候,碰到他了,垂头丧气的骑在马背上,东平王一脸怒气,他肯定要被打个半死。”

    要小丫鬟说,东平郡王不是一般的欠揍。

    封号都被夺了,还不安分,看到她,还道,“告诉我大哥,让他别忘了探望我,记得多带点吃的。”

    当时,东平王那脸色黑的,要不是强忍着,估计大街上就想把儿子打死了。

    小丫鬟说与季清宁听,季清宁脑门上黑线直往下掉,见过心态好的,没见过好成这样的。

    小丫鬟说完,问道,“那要去探望他吗?”

    季清宁,“……。”

    因为帮她找人,丢了郡王封号,她还登门探望,这不是去找骂吗?

    可要不去,也说不过去。

    “今天我就不去了,你武功不错,偷偷去给他送点吃的,”季清宁道。

    “我明天再看去不去。”

    “还有云阳侯世子和肃宁伯世子,也给他们送点去,”季清宁叮嘱道。

    小丫鬟点头应下。

    她去门外看着,刚走出去,就看到唐靖和陆照走过来。

    小丫鬟眼睛眨了又眨,“你们没挨打啊?”

    陆照听了道,“你不是盼着我们挨打吧?”

    小丫鬟摇头,“没有,我家少爷让我给东平郡王送饭后,给你们也送饭呢。”

    陆照道,“还算有良心。”

    唐靖则道,“虽然郡王把罪名都揽了,我只赔了一万两,但依照我爹的脾气,少说也要打我四十大板,再骂我个狗血喷头,但这回明显有意放我一马……。”

    以前惹事,不是没想过逃书院来避祸,但每次想逃,路都被堵的死死的,根本就逃不走。

    这回,逃的不要太轻松,以至于到了书院,还有点恍惚。

    唐靖说话,陆照连连点头,“我也有这感觉,来的路上我还在想是不是郡王的仗义感动了我爹。”

    唐靖看着陆照,“可能吗?”

    “……不大可能,”陆照道。

    “不提这糟心事了,”唐靖看着小丫鬟道,“东平郡王喜欢烤鸭还有红烧排骨,他挨打了让他吃好点儿,别忘了啊。”

    小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