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豪门娇女在六零 > 第 172 章(更新)
    林乔和顾华垣也没在这边长待,第二天一早就出发回程。

    李二妹挺舍不得的,她之前就说要投奔小乔,一起为边疆的同志们养鸡。让大家吃上鸡蛋。但是后来李妍出事了。她就觉得李妍这边就她玩的比较好,就想在这边陪着李妍一起渡过难关。

    现在小乔教她养猪技术了,她又有任务了,得留在这边帮助这边把猪给养起来,让建设兵团增收。

    这又是一个大任务,离她投奔小乔可真是遥遥无期的。

    小乔也挺舍不得大家的,她觉得可能以后都没机会再来这边了。

    甚至,如果以后自己回去了,大家以后可能一辈子都见不着了。

    大家都会忘了她。

    只有她一个人记得这里的每个人,一草一木。

    林乔发现,虽然自己在这里待的时间不如在现实世界待的时间多。但是牵挂却比现实世界多太多了。

    再看看身边的顾华垣,她心里暗自叹气。

    以后顾华垣都要不记得她的。

    这么一想,真难受。

    她偷偷和肥猫抱怨。

    肥猫道,“要不也让你忘掉?”

    “……”林乔当然不同意,舍不得。

    这么一想,顾华垣应该也挺可怜的吧。

    她心一软,就捏了捏顾华垣的手。还抠了顾华垣手心。

    顾华垣看了她一眼,然后道,“路上不方便,回去再说。”

    “……”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这是以为她想做啥什么!

    路上又是几天的路程,不过和来之前那种心情相比,倒是轻松了很多。

    到了家里,林乔本来还担心两个孩子给苏维珍添麻烦,结果一看,两人都蹲在家门口写作业呢。

    看到林乔他们回来了,激动的跑过去,顾华瑞道,“嫂子,我爸妈咋样了?”

    顾华音道,“我妈有没有问我们?”

    顾华垣将行李往地上一放,“问你们做什么,你们有吃有喝的,还让人担心?”

    “……”

    林乔推他,然后对着两个孩子笑,说都挺好。

    就是要劳作。

    顾华音难过,“肯定很辛苦吧。”

    林乔道,“劳动人民最光荣,所有劳动人民都辛苦,咱们只能克服困难了。”

    两人叹气,然后都眼巴巴的看着林乔和顾华垣。

    因为林乔他们离开之前可答应过了,要告诉他们,爸爸妈妈到底是犯了什么事情了。

    林乔还纳闷呢,顾华垣道,“想知道爸和张阿姨的事情?”

    两人立马点头。

    林乔这才想起来,准备回答呢,就听顾华垣道,“你们这几天学习怎么样,还有半个月期末考试吧。”

    一听顾华垣说起学习的事情,兄妹两心里一咯噔,其实这几天也在学,可是怎么说呢,就是学的不怎么样,毕竟没人指点啊。

    顾华垣道,“去拿课本去,把不会的题目都标注出来,我待会给你们讲题。自己的事情都搞不明白呢,还管大人的事情。”

    两人立马灰溜溜的去拿课本去。

    林乔问道,“为什么不和他们说啊。”

    “他们思想还不成熟,容易带有主观思想。有些事情不是说说能说清楚的。”

    就比如他爸顾必成这件事情,你能说他完全没错,或者完全正确吗?

    这事儿说不清楚。

    就连顾华垣自己都没搞明白呢。更何况是两个孩子了。

    万一他们想不明白,到时候思想发生什么转变,那可不好。

    过了一会儿,苏维珍和徐远征也过来了。想着林乔他们刚回来肯定没准备吃的。让去自己家里吃饭,免得在家里做。

    林乔摆手,“还是不去了,中午我们随便吃点就行了。顾华垣要给两个孩子补课,得节省时间。”

    主要是珍珍肚子太大了,徐远征照顾她都很困难,林乔真不想给人添麻烦了。

    苏维珍一听孩子要学习,也不多说了,问道,“那叔叔阿姨那边情况还好吧。”

    林乔和苏维珍说起这事儿,那就感慨很多了。

    说两人以前吵吵闹闹的,没想到等真的患难时候,竟然这么齐心。

    “这个时候的爱情是很真挚的。”苏维珍道,“等再过个几十年,真难遇到。”

    林乔想说她爸和她妈关系就好啊,她爸爸多年单身呢,但是……最后也出来个私生子。

    她瞅了眼正在和徐远征说话的顾华垣,心里五味杂陈的。

    不知道以后顾华垣要是忘了她,会不会另外找

    肯定会的,总不能单身啊。他也不记得自己。

    林乔一想,难过的要掉眼泪。

    苏维珍赶紧道,“你别担心啊,不是说情况挺好吗?”

    “我就是自己想到一些事情难过。”

    有些事情不能和人说,真难受。

    林乔这心情一直受到影响,晚上吃完饭,两个孩子在隔壁房间自己写作业,她则早早和顾华垣上床睡觉。

    顾华垣要和她亲亲,林乔拒绝了。

    “顾华垣,我今天想起个事儿,心里难受。”

    顾华垣道,“什么事情?”

    “……就是我爸,我妈走的早。我爸多年未婚,我本来和他挺亲的。但是没想到,他后来给我弄了个弟弟……我今天突然就想起来了。”

    顾华垣道,“这没什么,我们都会长大,他们也有自己的自由。你看我不也有弟弟妹妹吗?”

    林乔立马不乐意了,“你这意思是,要是我不在了,你会另外娶是吧。”

    “别瞎说!”顾华垣脸色立马变了。黑的能滴墨水。

    林乔吓到了,然后又不高兴,“我就问问,你反应这么大做什么,你都没回答呢。”

    顾华垣沉默的看了看她,然后躺下,不说话。

    “哎,你怎么不说话啊?”

    “我在思考这个问题。”

    顾华垣道。

    林乔听这话,心里顿时酸了,“你还真考虑啊。你,这种问题竟然还要考虑?”

    难道不是应该坚定的说不会吗?哪怕骗骗她也行啊。

    她扁嘴,浑身散发着我不高兴的气息。

    肥猫欢快的吸了口能量。

    吵架吵架,赶紧吵架。

    顾华垣没让她如愿,伸手就把林乔抱住了,“我刚刚就是想了一下,你走了之后,我怎么过日子。那场景挺难受的。我大概率是不会有心思再找了。”

    认定了这个人了,余生就只能是这个人,要不然换任何一个人来,他都不如单身呢。

    最起码单着,他媳妇还是林小乔。

    可是要是再娶了,小乔就成前妻了。

    干嘛要为别人把小乔变成外人?

    “不找了,就这么过吧。”

    林乔眼睛热了,在他怀里擦了擦眼睛,“那万一你忘了我呢,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还要找吗?”

    她虽然没明说,但是顾华垣一下子就听出来了。

    原来小乔走了之后,他就会忘掉一切。

    这感觉让他心里涌出了一种无力的感觉。

    “说不找就不找,总有办法的。我就刻在手臂上,手心上。写满要去的任何一个地方。”

    林乔哇的一声大哭了。

    肥猫在林乔脑袋里,边抹眼泪,边吸能量。

    人类真傻,真的特别傻。

    第二天,兄妹两人看着顾华垣的眼神很不善。

    然后同情的看着林乔。

    顾华垣道,“看什么?”

    “你是不是欺负小乔姐姐了,她昨天哭的很伤心。”顾华音壮胆道。

    顾华瑞道,“哥,欺负女人是不对的,咱好歹是男人。”

    “闭嘴,吃饭,谁再说话就饿肚子。”

    “……”

    林乔尴尬道,“没事,就是昨天感动了。”

    顾华音立马支着耳朵问,“为啥感动?”

    “说了你也不懂,小孩子别问那么多。”林乔不好意思道。

    顾华音秒懂。

    连着哦了几声。然后在顾华垣的眼神中消声,低头吃东西。

    顾华垣道,“放学后早点回来,你们那成绩,真拿不出手。”

    两人顿时脸吃饭的心情都没了。他们可没忘了,自己现在备受关注。成绩要是太差了,以后抬不起头了。

    立马就没心思关心别的事情了。“哥,你可一定要帮我们啊。好歹别倒数。”

    顾华垣道,“那就看你们的决心了。”

    两人立马指天发誓一心一意学习。

    就在顾华垣准备闲着也是闲着,给这两个人补补课,以后这个两小的也好孝顺他爸的时候,一则文件从首都传了出来。

    距离林乔他们送历史书去首都,已经半个月了。

    这文件内容号召基层群众加强文化知识学习。

    紧接着又专门给部队发了通知,大意就是□□。

    这下子盛团长他们就高兴了,立马组织基层干部学习文化知识,也把顾华垣给调过来,临时充当这个扫盲班的老师。

    他们团里,顾华垣同志文化水平可是很高的。正儿八经的大学生呢。

    顾华垣道,“我这情况,还能教别人,不用避嫌?”

    “避什么啊,文件都下发啦。”盛团长把文件给了顾华垣看。

    顾华垣看了一遍之后,心里大概是有了底了。

    这是开始受到影响了。

    他心里一松。

    晚上,小乔听到这个消息,也兴奋的不得了。

    “顾华垣,有用啊,咱们做的一切都是有用的。”

    “嗯。”顾华垣笑着点头。

    林乔热泪盈眶。

    顾华音和顾华瑞兄妹两人也是热泪盈眶了,他们倒是不懂这些大事情,纯粹是为了学习。

    真的挺难,真的压力大。

    后悔以前没珍惜学习的机会,现在拍马也赶不上。

    半个月的时间一晃就过,顾华垣白天去上课,晚上就回来给两个孩子补课。

    他等春节,又要去出任务。

    教两兄妹的时候,他是真的用心了,可谁让这两人不争气呢,底子真差。之前成绩是差等,补课之后,得了个良。

    期末考试成绩出来,倒是让很多人失望。

    因为大家都以为他们两人要名列前茅的。

    顾华瑞和顾华音心里难受,不乐意出门了。

    觉得丢人。

    谁知道张兰兰他们还找上门了。

    顾华瑞和顾华音:“……”

    两人正踌躇着不知道说什么呢,这些大院的孩子就七嘴八舌的安慰上了,说他们别灰心,这才换个环境,肯定不适应啊。老师都说了,一般换了老师之后,都需要时间适应的。他们能考这个成绩就很优秀了。

    并且表示,他们明年肯定发挥正常水平。

    顾华瑞心说,咱正常水平比这差,这都是临时抱佛脚,正常发挥呢。

    但是这情况总比他们之前想的被人嘲笑要好,心里感动,也不好意思说实话,只能硬着头皮点头。接受了安慰。

    等人一走,两人就立马和林乔说了,要学,要狠狠学。

    林乔叹气,“你们这倒是让我想起了一句话,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行了,放寒假了,劳逸结合。以后学习之余去参加一下劳动。”

    她准备像对张兰兰他们那样的法子,激励一下这两孩子。

    只要他们爱上养殖,一定会往死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