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仙台有树 > 第 104 章(三世一镜)
    说完这些日常琐碎,冉冉还微微叹息了一下,她心内感慨的是一直在龙岛隐居的屠九鸢母女。龙岛镇神曾经给她捎信,说屠九鸢生了女儿,模样像足了她爹,想来长大了也是个美人胚子。可惜了玲珑剔透的小姑娘,就因为有个没心的爹,却要在与世隔绝的龙岛长大……

    可是这一声叹息,若是落到旁人的耳里,难免疑心独守空床六年的女人实在有些难熬寂寞,收到不正经男人的书信,便萌动了思春的心思。

    冉冉说完了这些琐碎,又浇了两瓢水便准备回屋歇息了。

    现在每到晚上,她哄着儿子睡着之后,都会彻夜难眠,有时会在树下打坐一整夜。

    白天的时候,听着屋外的喧闹声,还有儿子呼和玩耍的声音,反而会涌上些困意,所以她有午后睡上一觉的习惯。

    今日也是如此,回到了屋子里后,她脱下外衫,就着香草软席,半合上眼侧躺下来。

    就像儿子所说,每当她沉睡如梦,消失了六年的男人就会时不时入梦而来,尤其是白日睡得不沉时,人在半梦半醒间,更叫人分辨不清是梦还是真了。

    就好比她现在,不过刚刚沉入了梦里,就感觉门被吱呀推开,有人撩起床幔,坐到了床边。

    她有心睁开眼,可是眼皮仿佛灌铅,怎么也撩动不起来。所以只能任着那人伸手轻抚自己的脸颊,再慢慢倒在自己的身边……

    冉冉半梦半醒间,被一副熟悉的臂弯紧抱着,嗅闻着思念了六年的气息,恍惚又回到了新婚时的那几日。

    她忍不住回抱住那宽厚的肩膀,眼角含泪,轻轻喊道:“师父……”

    这一声低吟,让那副臂弯箍得越发紧实,伴着勒断人的力道,还有一声低低的喘息:“我的小果儿……”

    再然后,便是席卷而来,让人窒息的热吻……

    这吻也太过急切和真实,就算再深沉的梦境也会窒息而醒。

    任谁梦醒时,突然发现一个男人出现在自己枕榻旁,还抱着自己亲吻个没完没了,都要被吓得魂飞魄散。

    不过冉冉是有本事的,所以这第一的反应不是哭喊救命。而是立刻手腕翻转,操控挂在屏风旁的五只短刃直直冲进帷幔,准备将登徒子扎个五剑穿心!

    那五把灵力操控的短剑来势汹汹,瞬间便抵上男人的后背。

    可就在这时,低沉的声音却在冉冉的耳畔响起:“这么久不见,你就是这般迎接你的夫君的?如此出手狠辣,你想做寡妇吗?”

    伴着男人的低语声,五把短剑咣啷啷落到了地上,用力将男人推开,瞪大眼睛看着闯入者的脸……

    浓黑如山峦的重眉,闪着点点星眸的眼,还有那挺直迷人的鼻子,都是她梦里重温了千百遍的他……

    “你……是苏易水?我是不是在做梦?”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俯下头去再次亲吻上了她,唇齿缠绕间,尽是久别的思念,重逢的甘甜。

    过了良久,他才抬头:“现在你知自己是在梦里,还是梦外?”

    发麻的嘴唇提醒着她,眼前的夫君如假包换!她的师父居然只在树上长了六年,就瓜熟蒂落了!

    冉冉惊喜交加,一下子抱住了他:“你……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

    这实在出乎冉冉的预料,她本来做好了与他二十年后才相见的准备。若是他有心,能在儿子娶媳妇前落地便好了。

    可是这话落在刚刚烹醋酌饮的男人耳里,便是话里有话了:“怎么?我回来的不是时候?也是,你一个人收些年轻的徒弟的话,应该更自在随意些。毕竟镇子上有那么多花朵般的少年,须得精心赏玩……对了,魏纠何时来西山认亲?我得铺路洒水,好好迎一迎他……”

    冉冉每日坐在树下无聊的碎碎念本是无心,哪里会想到树上的果子居然能全听在耳里,还会迫不及待地来找她算账啊!

    现在被抓包了现形,她也只是又哭又笑地抱紧了他:“……你还气我,你可知没有你的这些年,我有多想你……”

    苏易水怎么会不知呢?当初他的身体被天雷击毁,元神被引入了树苗之中,起初的几年虽然意识混沌,可是一直能感觉到一个女人抱着个咿咿呀呀的婴孩在他的耳畔低语。

    起初他听得不够真切,只觉得那女子说话的声音若叮咚倾下的水声,沁人心脾,一下子便可以抚平他焦躁的情绪。

    到了后来,每日里若不听到她的声音,他都会觉得情绪烦闷,焦灼不安。后来那个咿咿呀呀的小婴儿终于开始学说话了,总是被人抱着在树下指着他喊:“果果……”

    温柔的女生总是更正小娃道:“这是你的爹爹,你看,又大又圆多可爱!快,叫爹爹……”

    再然后,随着他的意识逐渐清明,他渐渐回想起了前尘,也知道了那温柔的女声便是他的冉冉,而那个奶声奶气的小娃娃则是他一直没有看到的儿子。

    想到冉冉在没有他的陪伴下独自生子,抚养幼儿长大,他比任何人都急切,恨不得自己早一点落地,将那个每到夜晚总是整夜失眠的女人紧紧箍在自己的怀里,再将那个总是上蹿下跳的小皮猴子高高举起来,在他的小脸蛋上狠狠亲上一口。

    可是他的元神一直被树牵引着,就算想要挣脱也挣脱不开,只能默默地听着她的轻声细语,度过一个又一个寂寞的夜晚,同时努力吸收日月精华,不断地加快自己的成熟度。

    就这样,终于在这个夜晚,大果终于掉落,而他也从果壳里破壳而出,真切地感受到阳光落在肌肤上的感觉。

    满园的草药清香提醒着他终于又活了过来,他可以一步步地走向那熟悉的院落,推开门,看到心爱的女子,乌发披散在香席间,雪肌红唇,便是他足足思念六年的模样……

    那一刻,他再也忍不住,只想将她紧紧揽在怀里,以慰相思之苦。

    此时风儿轻吹,将房门半掩,也掩住了屋内的春色一片……

    不过对于申儿来说,只不过是温习了一下午的功课而已。结果他回院子找娘亲的时候,树上的大果居然就不见了。

    就在他急得哇哇大哭的时候,屋子里居然走出了个身穿宽袍,披散长发的高大男人。

    他身后的高师叔和丘师叔全都喜极而泣,扑倒在地喊着师父。直到那个高大的男人一把将他抱起举高的时候,他才模模糊糊地意识到――他的爹爹回来了!

    申儿紧张地抿了抿小嘴,试探地叫了一声:“爹爹……”

    而男人在他嫩嫩的小脸上狠狠亲了一口,然后将他安置在了肩头,然后淡淡问他:“可要下山去看灯?”

    申儿扭头找娘,可是苏易水却笑着道:“你娘累了,得小睡一会,走,爹带你扎纸灯去!”

    夕阳落晖时,冉冉终于能扶着酸软的腰起身了。

    今夜恰好又是一年七夕之夜。镇子里河渠也满是莲花灯。许多商铺夜里也挑起了灯笼,镇子三五成群的少年少女嬉笑而过,热闹极了。

    冉冉与苏易水拉手并肩走在街市之上,申儿则神气活现地跨坐在爹爹的肩头,一边拿着糖糕吃,一边举着爹爹帮他扎的莲花灯,跟旁边看热闹的小孩子炫耀:“你看,我也有爹爹,我爹爹是人,不是瓜!”

    可惜他这一番炫耀后,那些孩子们都懵懵懂懂地瞪着他。他们又不傻,自然能分清人和瓜。这西山下来的小孩,是在羞辱他们吗?

    不过这一对男女实在是太登对了,男的高大俊逸,女的明眸动人,都是神仙一般的气质,而男人肩头的娃娃生得白嫩可爱,着实叫人艳羡。

    苏易水依旧如以前一般,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吃货,从街头吃到街尾,此时街市人头攒动,到处弥漫着人间烟火之气。

    当河渠对面,有人放起烟火之时,漫天的绚烂,如同星辰一般。

    冉冉紧紧搂着苏易水,梦呓一般轻声道:“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

    苏易水听着她突然念起古诗句,低沉说道:“不许妄念生死,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回想二人情路坎坷,差点几许生死错过,如今的岁月静好,不容半点咒念。

    冉冉顽皮地笑了,只跟儿子一起依偎在他的怀里,一起在杨柳垂岸,看着满天烟火灿烂,也不知天上的神仙见了这一幕,是否也会只羡鸳鸯不羡仙?

    此时天际站立的药老仙,看着那莲花灯点缀的河畔,尤其是那终于得以团聚的一家三口,也是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今年你为何不曾去人间点放莲花灯?”突然,有人在他的身后问道。

    药老仙转头看向了不知什么时候立在他身后的青莲仙子,微微苦笑,淡淡道:“她已经有了陪在她身边的良人,我自然不必再去打搅她的尘缘……”

    在这几年里,他几次徘徊龙岛。就在去年的时候,龙岛的结界突然出现了缝隙,似乎允许他进去。

    他当时以为凤眸终于肯原谅他了,自然心内狂喜。

    可是进去之后,他看到的却是凤眸依偎在一个高大青年怀里的样子。

    凤眸看向青年的眼神,是何等的熟悉,那样的充满爱意的眼神,她也曾经向药老仙投递过……

    “叫你来,是希望你知,我现在一切安好,希望你莫要再打扰了我的清净……”说这话时,凤眸的眼睛终于看向了他,可眼神却变得冰凉无比。

    那一刻,药老仙看着与已经长成青年的小龙依偎而站的女子时,终于知道,他与凤眸的缘断了……

    药老仙只能转身离开,却未曾回头看到凤眸在他转身的时候,便冷冷甩开了龙少年的手,惹得那少年梗着脖子红着眼圈看她……

    那次龙岛之行后,他便再也没有放过莲花灯。

    想到这,药老仙不愿再想起与莲花灯有关的记忆。他久为下仙却一直不得晋升,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心里怀有一份愧疚。现在凤眸自有人照顾了,他也可以静心修行了。

    不过想到玄天圣母的交代,他还需要下人界一趟,送给那对夫妻一样东西。

    就在苏易水从树上下来的三日后,药老仙来到了西山冰池边。

    薛冉冉没有想到药老仙会突然而至,先是拱手谨慎问道:“仙人来此,可是天庭又要提审人?”

    药老仙苦笑一下:“我虽为下仙,并非衰神之位,不是每次都要来报丧的。”

    冉冉听了顿时长出了一口气。当初他们二人上天受罚,却各自投机取巧,也算是侥幸逃过了天劫。

    尤其是苏易水入了转生树上,相当于又重生一回,虽然他之前的元婴半毁,不得再飞升。可是现在宛如新生,却又延续了以前的记忆和灵力,也算是歪打正着,另辟蹊径,可以继续修真,不再受限了。

    若是天尊看他们不顺眼,时隔六年后又要找茬,破坏了他们一家三口好不容易的团圆,那就又要费一番脑筋了。

    当药老仙递给她小箱子时,冉冉不解地眨巴了下眼睛,试探问:“这里是何物?”

    药老仙说道:“是仙界的三生镜,可窥视人之三生,玄天圣母知道苏易水得从转生树上下来,所以送来这个,希望你们二位能够勘破前世今生,就此顿悟,不受情缘牵绊,早日达成正果……”

    虽然天尊劝说玄天圣母,说她的子女缘分已尽,不可强求,可是她还不死心,这才寻来了三生镜,让药老仙送下来。

    “情”字对于大部分修真之人来说都是个难关,过与不过,干系太大。

    想那盾天,原本是可以直升上仙之才,只因为一时的放不下,而渐渐走上歧途,最后落得灰飞烟灭的下场。

    玄天圣母不希望冉冉也走这样的老路,所以送来镜子,希望她能明白自己和苏易水的孽缘起尘。

    勘破了,也就能放下来了。

    可薛冉冉听了,与苏易水对视一下后,便将那木箱一推,语气客气道:“这等仙物,还请圣母娘娘自己留用吧。我连上辈子的事情都无法想起,更别说三世的事情了。世间事情,虽然有前世因果,但也不必事事知道得那么清楚,不然孟婆热汤一碗,要来何用?”

    药老仙似乎早就料到薛冉冉这特立独行的性子,只将手里的拂尘一抖,那木箱子一下便打开了,里面一面古朴的铜镜高悬半空,冲着苏易水和薛冉冉的面门只那么一闪,便有两道奇光入了二人的额间。

    苏易水警觉,伸腿便将那木箱连同铜镜踢得粉碎,然后冷冷瞪向了药老仙。

    药老仙无奈摇了摇头:“帝君这脾气也要改改,万幸这仙镜是圣母新觅来的私物,不曾登记在仙册上,不然你这一脚下去,只怕又要触犯天条换得斩仙台的一顿雷劈……”

    伴着这话,药老仙的身影渐渐透明消失,已然离开了西山。

    冉冉有些纳闷,那铜镜就这么脆?算是哪门子的仙物?不是说好要照出三世的吗?

    不过药老仙既然不再坚持,而她并无身体不适之感,这一场便可轻巧略过了。

    二人当初生离死别时,恰好是新婚。现在时隔六年久别重逢,自然小别胜新婚。

    就连申儿都被苏易水嫌太绊脚,暂时送到山下的羽童那里寄住玩耍两日了。

    这天还没大黑,冉冉就被苏易水急不可耐地扯进了帷幔里。

    冉冉觉得苏易水的吃相有些急,跟他谪仙的气质不搭。可是苏易水却让薛冉冉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这番转生,也算两世的处子之身交付到你的手里,你自当珍重负责,怎可事到临头,推三阻四?”

    冉冉被他这番厚颜至极的话给惊呆了,可偏偏他说的又全是事实道理,竟然让人无处辩驳。

    两世的处子之身,珍重起来,自然又要费一番心血功夫。待二人鸳鸯交颈,相拥睡去的时候,已经是三更天了。

    冉冉自苏易水归来,便不在夜里失眠,这一睡,自然睡得深沉。

    只是入睡不久,她陷入了一片梦境里。

    在梦中的她,突然浑身动弹不得,还有一片青翠的叶遮挡了她的视线。

    待一阵风吹过,吹拂开了叶,她才惊觉自己原来挂在了树上,冉冉一时气结,觉得这梦做得怪不舒服的。

    可就在这时,有人在树下的案子上用手指牵引着一根悬空的笔,在写着什么名册。许是写累了,正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她往下看时,一时惊呆了,原来树下竟然站立着苏易水……只是这个梦境里苏易水却是似乎更加冰眸冷眉,满头的银发,一看便是修炼成仙之人。

    在他的身后,环簇着一众仙人,似乎在与他谈笑,毕恭毕敬地称呼他为元阳帝君,等着他登记入册,为自己安排仙位。

    面对众人恭维,他的脸上并无喜色,一副冷漠至极的表情。

    冉冉团成个果子,不好动弹,可是觉得自己的梦逼真极了,这凶兽,在梦里化为仙人,也是这副臭屁德行……

    就在这时,天际有声音响起,冉冉听那声音,似乎又是那位无形的天尊在说话:“元阳帝君,人界需要一位人帝,在多年之后,恐怕会有一场人魔劫难,需要一位真君应劫,平复这场灾难,你看派谁去好?”

    元阳真君清冷开口道:“诸位神仙修真不易,又无人触犯天规,谁会想去?再说人界的磨难,自是天数,这等应劫之事,不去也罢。”

    天尊听罢,却长叹一声:“你乃纯阳童子,年少登仙,虽然灵力无边,却缺少了人情的历练。人都道,需绝情灭爱才能成仙实在是谬误。若是无仁爱之心,岂能仁慈掌管万物苍生……”

    元阳帝君听了这话,脸上却显出淡淡嘲讽,看了一眼那树上的果子,开口道:“天尊的意思,因为我并没有像你一样,曾经娶妻生子,所以如今的修为才会在你之下吗?”

    看得出这位元阳帝君的性子太过桀骜,竟然连天尊都没放在眼里,隐隐还有嘲讽天尊当年没有顾全女儿的典故――若真怀仁爱之心,为何天尊的骨肉却一直挂在这瑶池边的菩提树上?

    天尊被嘲讽了,却也不恼,只是淡淡道:“我知你不甘屈于帝君之位,更想取代我成为天尊,掌管一切。其实天地循环,有人能替我自然是好的。然而你若想再达成更高的修为,跳脱三界管束。恐怕只能走魔仙一路。天界千年之来,有仙人入魔的祸事,却从无魔变仙飞升……若学不会仁爱,你就算再升一步,又有何用?”

    说完这些之后,天际的光亮渐暗,天尊的声音也渐渐消失……

    元阳帝君嘲讽的一笑,然后抬头看了看菩提树上的那果,居然提笔蘸墨在果上戳戳点点一番后,便转身离去。

    待他离去,冉冉低头看着树下的瑶池水面。那里清晰映出一只圆润可爱的大果子。

    可惜果子却被人画出了一张丑丑的脸,偏偏咧着嘴角,挂着虚伪的笑。

    很显然,那位帝君认为天尊方才让贤之言,全是虚伪的话,所以便给天尊的女儿画上了张虚伪的笑脸。

    虽然是梦,可是冉冉还是觉得很生气,自己明明是一颗光滑好看的果子,为何偏偏要画成这般模样?

    但是方才,当元阳帝君仰着俊脸,用毛笔的笔尖在果皮上轻轻勾勒的时候,她却觉得自己附身的这颗果儿本身一阵阵的心跳加快,整个人也在果皮里蠢蠢欲动。

    男色误人啊!

    他只不过顶着好看的脸,却连果儿也能魅惑住……

    再然后仿佛又过了一段时间,元阳真君端着一壶酒,一边饮着一边来到了树下。

    他的身旁似乎有仙人在劝慰他:“帝君,您实在不该跟天尊针锋相对,这次下凡应劫,天尊似乎有意派您前去啊!”

    帝君半卧树下,举杯冷笑:“应劫之人都是身负原罪,前去抵罪补偿,他虽为天尊,可也要出师有名,我不愿去,他能奈我何?你们且下去吧,让我一人静静……”

    显然,方才一场天界的酒宴,帝君与天尊不欢而散。

    而他此时,不过在瑶池边寻个清净的地方准备休憩一下。冉冉在树上却急着一蹦又一蹦。

    因为她注意到,就在树旁突然慢慢爬出了一条红眼长角的细蛇,慢慢地朝着醉卧的帝君而去。

    仙界的仙人们,每隔一段时间,便要摒弃炼化心中的杂念魔念,这才可保持天人合一的境界。而这些杂念被炼化出来后,往往会演化成灵蛇蜘蛛。

    偶尔有没及时清除干净的,便会在天界游走。

    若是平时,这些毒虫全然不是仙人的对手。可是现在帝君饮了不少酒,若是被这种毒虫咬到,必定会魔性入心,干扰修为。

    冉冉感觉到自己附身的这果似乎急了,不停地抖动着几片羸弱的叶子,想要驱散毒蛇。

    可惜这簌簌落落的声音,完全没有用!

    那果急得似乎都要荡漾出果汁了,竟然这么一用力,挣脱了树枝,咣当一下,砸跑了那条灵蛇,顺便落到了帝君的怀里……

    就在这时,有两个负责照管菩提树的仙童走来,看到那青皮的涩果落在帝君怀里,立刻惊呼:“不好了!帝君醉酒,将……将灵果给摘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