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别慌,换我来 > 第107章:不能说?
    一行人已经走到街上,此时祁家祖宅的门口围满了看热闹的人,都是被那喧闹的锣鼓声给吸引过来的。

    走到外面,祁岁蓉就和陈知许就没有再说话了,祁岁蓉说:“你先别急,王爷不是说让我在这里多呆几日么?你慢慢想,又不急着回去。”

    陈知许点点头,等祁岁蓉跟孙维阳走了,才恍然想起来,回到京城后,面对贤王,又有更大的难题在等着她呢!

    她伸手揉了揉额头,头疼。

    不过,钱长峰竟然去了青云楼?

    她在沉默站了一会,随后带着两个护卫,来到青云楼对面的街道上,就站在街角盯着青云楼看。

    盯着看了一会儿,她喊来身后的一个护卫,说:“你进去找找钱长峰。”

    那个护卫点头,便进去了。

    钱长峰来青云楼,还真没想到那么多,毕竟他每次来州府,基本都会来这么一趟,这里也是贤王开的。

    鬼知道贤王为什么那么喜欢开青楼?

    那个护卫从一楼找到二楼,最后是在走廊上碰到了钱长峰。

    钱长峰是在包厢里的,护卫当然找不到,他就在二楼的楼梯口守着,只要包厢的门一打开,他就上前看两眼,这样,总算被他等到了钱长峰。

    护卫走上前,来到钱长峰跟前,钱长峰看到他,愣了一下,脸色变了变:“你怎么在这里?”

    护卫道:“我家小姐让我上来寻你。”

    钱长峰眉头一跳:“你家小姐来了?”

    护卫点头:“小姐就在对面的街角,已经等了半个时辰了。”

    毕竟他上来找钱长峰,就花费了半个时辰。

    钱长峰这下脸色是真的难看起来了!

    一会红一会白,他站在原地,纠结许久,心想他怕啥?他来这里啥也没干啊!

    他心虚个什么劲!

    而且对方是伯府小姐,人家还看不看得上他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他现在这种愧疚的心态可不行!

    他板着脸,问:“她来这里做什么?”

    护卫看他一眼,心想这不是明显的事吗?还用问?

    “来找你的。”护卫说:“如果你的事办完了,那么可以跟我出去一趟吗?小姐已经等了很久了。”

    护卫们都搞不懂,前几天还在京城里跟钱川走的很近的自家小姐,怎么来到祁县,就又开始关注起这个叫钱长峰的男人了?

    护卫上下打量他,觉得这人长相还不如钱川,因为钱川是那种俊秀白皙的书生模样,其实还挺好看,但是这个钱长峰,模样其实一般,而且板着脸的时候,眉眼有点凶。

    钱长峰在原地纠结了一会儿,难得的有些怂,说:“我,我其实......”

    他犹豫起来,有点不想见陈知许。

    一是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见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有点尴尬。

    二是,现在这种情况,这种情景,他还真不太敢见啊!

    护卫板着脸,有些不高兴了,这个男人是什么身份,他家小姐是什么身份。

    他家小姐都已经放下架子,在外面等了半个时辰了,这个男人到底还有怎样。

    护卫不告诉的说:“我家小姐已经在外面等了半个时辰了!还请你下去见一面。”

    要是还不愿意,这个护卫可就要动手了!

    钱长峰听到护卫这么说,也有些心疼,想到陈知许在外面等了这么久,他也担心。

    便跟着护卫下了楼,出了大门一看,果然看见陈知许带着个护卫站在街角。

    陈知许就静静的站在那,后背都挺的笔直,站姿十分的......端庄?总之怪好看的。

    一看就是自己八辈子都高攀不起的那种世家小姐。

    钱长峰心中腹诽。

    陈知许看到钱长峰果然从青云楼里出来了,嘴唇抿了抿,站在原地,脸色有些沉。

    不管怎么说,没有女人希望看到自己的男人从青楼里出来。

    现在是正午时分,阳光正猛的时候,虽然陈知许一直是站在树荫底下的,钱长峰还是皱了眉头,快步走过来,说:“怎么就站在这里?不会找个茶馆坐一坐?”

    陈知许看着他:“我就是想亲眼看看,你是不是真能从青云楼里出来。”

    钱长峰:“......”

    钱长峰心中一跳,下意识就开口解释:“我什么也没做啊!”

    陈知许盯着他,目光幽幽的,还是很不高兴。

    钱长峰虽然在她跟前站着,牛高马大的,但是气势十分弱小,他又干巴巴的解释了一句:“我就是去,去见一个朋友,真的什么也没做。”

    陈知许问:“朋友?男的女的?”

    钱长峰:“......”

    心虚,不敢开口。

    陈知许脸色一沉,真的有点生气了,她道:“为什么不说?”

    果然有奸|情!

    钱长峰感觉自己好冤。

    果然,虽然一个人的样貌发生了改变,但是有些动作语言,以及整个人的气场都是相同的,这就很难让他把眼前的陈知许当成一个陌生人。

    明明就是他媳妇啊,妥妥的,不会弄错。

    他上前两步,扯了陈知许的胳膊一下,低声说:“好了,太阳大,晒的你不难受啊?走,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来,我再好好给你解释解释?”

    陈知许沉默了一下,点点头。

    她也正好要找钱长峰谈一谈。

    两人出了这条街,来到另外一条街上,找了家茶馆。

    坐在包厢里之后,钱长峰十分殷勤的又是倒茶,又是端点心。

    陈知许看着现在这个熟悉的钱长峰,眼里带了点笑意。

    看来对方是确认她的身份了。

    对方能相信自己的话,并且在这么快的时间里认出自己,不得不说,陈知许其实是很高兴的。

    等钱长峰坐下后,她便开口说:“你解释吧,我听着。”

    钱长峰:“......”

    他沉默着,皱眉,这事要怎么和陈知许说呢?

    关于他的身份,那是绝对不能说的。

    他们属于贤王的暗军,这事是绝对的机密,就连最亲近的人也是不能说的。

    那么他去青云楼,就得另外想理由。

    但是,他的私心里,又不想骗陈知许。

    陈知许看着他纠结的样子,有些了然:“不能说吗?”她问。

    钱长峰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