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修真界第一幼崽 > 六十九(御龙而行。...)
    “龙魂?”

    一刹的死寂后,水镜之外骤然响起男人的惊呼:“那道影子的确是龙的形体吧?但――这怎么可能?”

    “御龙城的秘境里,应该是头一回现出龙影。”

    断天子轻捻白须,乐呵呵晃了晃手里的酒葫芦:“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不过真是稀奇,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神龙魂魄,居然被一个小女孩唤了出来。”

    “但她压根不是剑修!”

    发出惊呼的青年紧紧蹙眉:“潜渊剑应当只能感受到剑修的剑意,她一个乐修,如何能与一把剑互通?更何况,她也没拔剑啊。”

    “谁说她与潜渊剑互通了?”

    断天子咧嘴轻笑:“从一开始,潜渊剑和龙魂就是两个不一样的东西。”

    多年前的浩劫之中,神龙为守护城池身受重创,那位仙道大能将其封印于城中,在一旁留下潜渊剑镇守。

    龙魂凝聚了神龙的神识,而潜渊剑,则蕴含着属于仙人的剑意。

    它们本就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事物,秦萝就算不是剑修,也能通过音律与龙魂彼此感应;而与之相对地,即便无法唤醒神龙,要想得到潜渊剑的承认――

    断天子眉梢轻扬,嘴角笑意没停,往嘴中送了口酒,仰头望向水镜。

    千百年间,秘境之中从未出现过此般景象。

    狂风呼啸不止,扬空的乱石裹挟着飞沙,黑雾与血色于半空晕开,凝聚成一片迷蒙不清的暗影。

    水镜里的一切都显得不是那么清晰,越过气势磅礴的神龙之影,还能见到另一道璨白刺目的光。

    白芒如刀,爆出一束势不可挡的锐利锋芒,一瞬之间竟胜过了阳光的色彩,向着天穹的方向直直上刺。

    乌云层层破开,宛若棉絮被刺破一个大口,流泻出久违的盈盈清光。四面八方暗潮汹涌,唯有这道白光一往无前,光芒之下,映出一抹纤长瘦削的影子。

    “潜渊剑……也被拔离剑鞘了?”

    骆明庭看得目瞪口呆:“站在剑身前面的,是夏见星师弟?”

    这种事情简直离谱。

    秦萝之所以进入这场幻境,全因觉得有趣。小孩没那么多争强好胜、誓要突破秘境征服神龙的心思,在秘境里玩得那叫一个鸡飞狗跳,可就是这样的秦萝……

    此刻居然被神龙之影牢牢护住了?

    更离谱的是,不仅龙魂出世,连潜渊剑也被另一个年纪不大的孩子取了出来。

    云衡看得目瞪口呆,百思不得其解:“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对啊。

    树枝覆盖下来的阴影里,秦楼静静抬头,凤眸微深,淌下几分静默的困惑。

    一个调皮捣蛋、涉世未深的女孩,一个性情温和、同样年纪轻轻的少年,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而当时邪祟狂涌,拔剑的分明不是秦萝……在九死一生之际,她为何还要为了别人,致意立于群魔之前?

    水镜外争论四起,幻境内的氛围有如琴弦紧绷,容不得丝毫松懈。

    秦萝本是在全神贯注弹奏音律,不知怎地耳边忽然嗡嗡一响。

    当下情形紧迫,她没来得及及时做出反应,等察觉不对抬起脑袋,不由愕然怔住。

    肃杀之气经久未绝,身边的狂风却悄然停下,四周静悄悄的,听不见声音。

    不久前的黑气与邪魔全都不见踪影,她置身于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没有天空和大地的界限,一眼望去看不见尽头。

    她浑身上下没有力气,除了睁开双眼四处打量,什么动作都做不到。再眨眼,秦萝又一次看见御龙城。

    这次的视角十分奇怪,仿佛她飞翔在遥远的天边,城中的一切都显得渺小而密集,好似画卷一幅,于眼前骤然打开。

    这似乎是很久之前的御龙城,房子不像后来那样高大宏伟,大部分小小矮矮的,瓦片青黑,连成一排排错落有致的线。

    街上行走的人形形色色,男人身穿简约舒适的棉布衣裳,女子长裙蹁跹,掩唇同身边的伙伴窃窃私语,偶尔发出几声轻笑,眉眼弯成小小月牙。

    秦萝的视线不受控制,顺着长街缓缓下移,来到某处偏僻街角,终于定定停下。

    清晨的日光温暖和煦,照亮街角屹立的一家早点小铺。一男一女忙里忙外,来往百姓络绎不绝,身着白衣的年轻剑客踱步而来,似是感到些许疲累,在小铺里的木凳坐下。

    包子圆圆软软,清汤小面浮了几片葱花,被端上桌的时候,有一团又一团白鞯奈屡热气飘飘散开。

    剑客低头拿起筷子,静静去听食客们嘈杂的絮语,以及夫妻二人中气十足的谈笑。一树日光落下,映出街边几个结伴玩耍的小孩,两个戴着斗笠遮阳的女人,一个站在树下看书的青年,以及剑客眼底惬意的笑。

    时至此时,眼前的景色仿佛当真成了一幅画卷,从正中央被一把撕开,露出内里藏着的另一番景象。

    这时候的御龙城更大也更气势磅礴,楼阁高耸、绿荫成片,与秦萝印象里的模样相差不多。

    她再也找不到那名剑客,街上人来人往,无一例外皆是男人――

    街头行走的,挥斥方遒高谈阔论的,乃至于坐在学堂里念书的,一件件青衫白衣翩然而过,城池偌大,晃眼望去,竟不见一袭裙摆。

    这是御龙城里真正的景象,与幻境之中全然相反。

    秦萝看得皱了眉,视线被牵引着一路往下,距离地面越近,所能见到的景象也就越发清晰。

    街角的早点小铺不见踪影,被另一家酒楼取而代之。

    高楼之中满座喧哗,却再也寻不到女子的身影,唯有厨房角落蹲着一个洗菜的瘦小女孩,被厨子呼来喝去,唯唯诺诺不敢出声。

    再眨眼,一名少女带着弟弟来到药庐寻药,明明是瑟瑟寒冬,二人衣物却单薄破旧,补丁处处。

    不知是谁在身后窃窃私语,毫无掩盖的念头,声音径直传入所有人的耳朵:“就是她,自从爹娘过世,便成天在街上抛头露面。一个女孩罢了,能成什么气候?与其如她那般不知廉耻地摆摊,倒不如早些寻个夫家嫁了――这不是长得还不错吗。”

    而在秦萝所熟悉的城主府里,一高一矮两道身影自围墙跃下,少女翻飞的白裙宛如蝶翼,即将落地之际,被另一名女子接在怀中。

    她笑得腼腆温和,瞳孔却灿然如星辰,抬眼望向蜿蜒而密集的长街小巷,情不自禁一路小跑。

    “我问过你爹爹,可否将你带出御龙城,传授一些医术,同我一起云游四方。”

    白衣女子缓缓跟在她身后:“他觉得你年纪太小,让他放心不下。等你过几年长得更大,便可同我离开。”

    这是意料之外的欣喜,少女双目晶亮地回头,眼底溢出水一样的流光。

    “这几年间,努力修习吧。”

    女子笑着看她,被清风拂起额前碎发:“我五年之后便来寻你,带你去更远的地方――咱们约定好了。”

    紧随其后,周遭兀地一暗。等画面迅速展开,眼前又成了另一幅不同的景象。

    时值深夜,年轻的女孩从书房外跌跌撞撞跑出,靠坐于一棵苍老巨木之下,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

    “我想不明白。”

    她流着泪,小声对着近在咫尺的大树说:“为什么祭剑的一定是我?明明都是爹爹娘亲的孩子,为什么兄长可以继承城主之位,我便要送死?只因为我是女孩?可我画画写字分明都比他更好。”

    四周皆是高高的围墙,暗影如墨,将她浑然吞没。

    聂扶荷抬眸,遥遥望一眼不可触及的天空。

    “什么‘年纪太小’,什么‘放心不下’,他只不过想留下一个祭剑的工具而已,大骗子。”

    她把脸埋进膝盖里头,声音模糊得有如呜咽,听不清楚:“可我和顾姐姐……我们明明早就约定好了。”

    这应当是聂扶荷无意中听见城主与家臣密谈,提到了要将她祭剑的那件事情。

    夜风吹得树枝哗啦作响,少女周身的气息一点点沉寂,声音低不可闻:“我在史书里看过,多年以前,御龙城并不是如今这样。如果那位仙人看见这样的御龙城,还会如多年前一样,义无反顾地保护它吗?”

    还会像那样……义无反顾地保护它吗?

    又是一次闪回,眼前所见的事物都像玻璃裂开,化作一块又一块碎片。

    秦萝懵懵懂懂心有所感,正要伸出手去触碰,忽地眼前一晃。

    碎片倏然消散,化作丝丝缕缕缠绕不绝的白烟,在尘烟之中,她见到一条停在半空、半隐半现的长龙。

    它的身躯虽然陨灭,神识却仍存于世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这样不为人知地注视着城中每一处角落。

    然后也越来越失落,渐渐丧失为之奉献一切的理由。

    “仙人,我们城中皆是无名小卒,不值得你拼命至此。”

    白烟消弭的瞬息,记忆里最后的画面缓缓展开。

    这是许多年以前的御龙城,恰逢邪魔入侵,白衣剑客执剑而立,将三男两女护于身后,斩灭急急扑来的异种。

    见他已是伤痕累累,身着布衣的女人身形剧颤,泣不成声:“这些魔物太多了……没办法的。”

    “不错。”

    她身侧的少年亦是道:“仙人,我们死了便是死了,你不一样。你天资超绝,是当今名满天下的大能,怎能和我们一样葬身于这座小城之中――还是快些离去吧。”

    剑客却是摇头。

    “每个人横竖都是一条命,有什么不同。”

    他道:“说到底,我不过是个会用剑的普通人。论文试,比不上这位秀才;论厨艺,比不上这位厨娘;我亦不懂得打铁锻造、绣花插针,在许多地方,都要逊色于诸位不少。”

    青年说着一顿,日光下泻,坠入他漆黑如深潭的眼瞳,荡开缕缕微光。

    剑客笑道:“更何况不久之前,我们还在同一个屋檐下一起吃过包子――无论彼时还是齐力御敌的现在,我们都在做同一件事情,不是吗?”

    他言罢抬手轻招,应是得了感召,天边浓云翻滚,巨龙破空而来。

    青年抚过它的脑袋,回眸笑了笑:“而且我想,它一定也是这么认为的。”

    长龙发出一声心满意足的长啸,霎时凌空而起。

    秦萝看见飒然凛冽的风,青年剑客明灿决然的星眸,以及在浩浩荡荡的邪魔浪潮下抵死相抗、彼此扶持的男女老少。

    人群形形色色各不一样,然而摒弃身份地位、性别年龄,在最为本真纯粹的内里,他们拥有某种相同的东西。

    这才是剑客想要守护的一切,时至今日,却被所有人尽数遗忘了。

    变幻的画卷终于消散殆尽,秦萝怅然回神,在空无一物的白气里,望见巨龙盘踞着的影子。

    因是魂魄,它的身形呈现出模糊的半透明,让秦萝想起云雾蒸腾、烟丝盘旋。

    然而神龙的双眼却是清晰可辨,金黄竖瞳暗淡幽深,再也不复当年与剑客一起时的生机蓬勃,好像茂盛的花草枯萎凋谢,只剩下颓然的麻木。

    它那么大,站在龙魂面前的时候,女孩显得又小又呆,好似一个不慎闯入怪物世界的圆球。

    秦萝抓抓袖口,一步步向它靠近。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很难过。

    它蜷缩在这样一处小小的角落,看遍御龙城中所有的不公,却身不能行、口不能言,哪怕想要帮一帮那些无处可归的女孩都做不到。

    这是它曾经用生命守护的城池,如今却成为了滋生苦难的温床。

    孩子表达情绪的方式简单又直白,小小的女孩笨拙伸出白白细细的双手,轻轻抱住令人心生惧意的巨龙。

    “你是不是很伤心?”

    它太大了,哪怕秦萝努力伸直手臂,也无法将它的脖颈环住一半。

    她不知应当如何安慰,只能拍一拍长龙冰凉的鳞片,蹭蹭它的脸:“像御龙城那样的地方已经越来越少了,以后一定……一定会变得更好的。”

    金黄色竖瞳一动。

    寂静无声的白雾里,巨龙稍稍用力,轻轻碰一碰秦萝白乎乎的颊边软肉,作为对女孩的回应。

    在她身上,有它喜欢的、曾经无比亲近的味道。

    却也是阔别已久的……快要被它所遗忘的味道。

    陡然显形的龙影遮天蔽日,于后山之巅笼罩四野,冲散一道道肆无忌惮的暗潮。

    城门前金光乍起,破损的阵法得以重塑,宛如穹庐高高拱起,将整个御龙城护在其中。

    而另一道纯白的剑光直入苍穹,白芒与金光泠然交缠,化作无影无形的利刃满天,不过须臾,便将绝大部分修为低下的邪祟诛杀殆尽,只余下渺渺黑烟。

    夏见星孑然立于后山,用手背抹去嘴角血渍。

    魔物们畏惧潜渊剑的力量,虽然不敢轻易靠近,却在不远处围得水泄不通。她不过筑基水平,倘若生生与它们撞上,定然落于下风。

    魔物接连不断,少女一次又一次扬手挥剑,在震耳欲聋的嘶吼声里,忽然听见一阵清风。

    她心下一动,旋即侧身。

    水镜之外,无数人闻风而来,一双双眼睛凝于水镜上,露出讶然与困惑的神色。

    但见萧萧风起,金光四溢,长龙穿行于山林之间,势如破竹。

    当夏见星伸出右手,另一只更小的手掌将它用力握住,两相用力,少女便置身于龙魂后背。

    “夏师姐,你拿到潜渊剑了!”

    秦萝一眼就望见她手里的长剑,巨龙感知到熟悉的气息,发出几声愉悦呜鸣。

    夏见星笑:“嗯。”

    神龙的身影扶摇直上,径直冲往半空上的黑衣少年。

    谢寻非为护住后山,独自抵挡下大部分凶悍魔潮,如今已有些身形不稳,满身遍布血痕。

    他意识不太清醒,只凭着直觉下意识斩杀邪魔,恍恍惚惚忽然听见一道熟悉的声线,似乎是秦萝在叫他。

    还来不及转身回头,少年便被一只手揽住腰身,轻轻往后一抱。

    耳边尽是呼啸不止的风,谢寻非被吹得头晕目眩,再睁开眼,望见一片湛蓝浩瀚的天空。

    身后的秦萝如释重负般笑了笑:“谢哥哥,我接住你啦。”

    这次她不再是一味受他保护的对象,也能冲进重重妖邪之中,把他从危机四伏的险境里救下。

    “谢谢谢哥哥,要不是你挡住那么多怪物,我可能早就被抓走了。”

    秦萝本是噙了笑,兀地止在喉咙里头,倒吸一口冷气:“你的伤口――呜哇哇哇你的伤口怎么会这么严重!我我我有没有碰到?对对对不起!”

    少年半晌没说话,忍下浑身剧痛,安静摇头。

    当谢寻非转身与她对视,面上带了清浅的笑:“龙魂被唤醒了。”

    小孩双眼亮了一下,倏地举起右手,露出两颗小虎牙:“是我!”

    “嗯。”

    谢寻非也随她扬唇,语意温和:“你很厉害。”

    秦萝本来想N瑟N瑟,没成想被他这样直白地夸了出来。

    小女孩脸皮薄,最是受不了这样的夸奖,直接耳根一热,一边嘴角止不住地上扬,一边轰地红了脸。

    秦萝拿手捂住脸颊,看向身侧的另一边:“夏师――兄,你打算怎么办?”

    谢哥哥身边有留影石,而夏师姐的女子身份,是个不能告诉别人的秘密。

    小萝卜丁反应及时悬崖勒马,却听见少女脆生生的笑。

    “我去找夏乾。”

    如今的一切都会倒映在水镜之中,这一点夏见星心知肚明。

    但她仍是用了清丽的女子声线,任凭狂风簌簌,吹散缭乱的长发:“在那之后,我会向他发起挑战。”

    “这――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猝然大叫:“夏见星的声音怎会――”

    “看来我们中了一个小小的骗术。”

    眼见自家小徒弟无碍,断天子看热闹不嫌事大,笑得更欢:“御龙城男子拔剑的传说流传了千百年,没想到啊,这唤醒神龙和拔剑出鞘的,到头来竟是两个女孩。”

    晴天霹雳,五雷轰顶。

    这个事实来得猝不及防,不少修士呆立当场。

    夏家的剑道天才是个女子,这件事已经足够令人惊讶。尤其秦萝只是个七岁的小孩,没有修为、更不懂济世救人的大道理,却莫名其妙获得了神龙的青睐。

    ――这合理吗?

    绝对绝对不合理啊!

    “可……她要挑战夏乾?”

    另一人迟疑开口:“夏见星定然知道我们都在看,这样一来,她岂不是当众对夏乾下了战书?”

    夏见星只有筑基修为,夏乾已经抵达了化神。

    像这种实力悬殊的对决,强者往往会压制自身修为,将其控制在与另一人相同的水平线。

    但除了修为,心法、剑术与经验同样重要,夏乾执剑多年,早就能做到杀人于无形,夏见星不过一个小辈,怎么可能胜过他。

    “我不会再用夏家的剑法,今后也不会留在夏家。”

    秘境之中,神龙背上的少女低垂眼眸,能感受到指尖的战栗:“那是他的东西……我要凭堂堂正正的我自己去挑战他。”

    这是她等待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愿望,即便夏见星清楚知道,自己必不可能战胜夏乾。

    可提心吊胆唯唯诺诺过了这么多年,她想让那个男人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她。

    那是一条充满血泪与艰苦的漫漫长路,注定会在尘世间摸爬滚打,但夏乾曾经拥有的,便是与之无异的生活。

    走上同一条道路,她不见得会比他差。

    ――就像多年之前,夏乾哪怕在秘境里滞留三天三夜,也未曾取出过这把被她握在手里的潜渊剑。

    肃肃疾风回旋不绝,少女仰面而望,唇角微扬。

    她眼前是浩瀚无边际的苍苍穹顶,蓝天宛如碧海,待得魔潮褪去,荡开一层又一层雪白的微波。

    她手中的长剑因战意嗡鸣不止,白芒交缠,是无可匹敌的锐意,亦是会当凌绝顶的傲然睥睨。

    在水镜外无数人羡艳惊叹的目光中,夏见星轻声笑笑,温柔望向秦萝。

    女孩只觉得有趣,尚未意识到自己究竟做出了多么出人意料、甚至称得上轰动大半个修真界的事情。

    她一心爱玩,从储物袋里翻出止血的丹药,趁着谢寻非服药的间隙伸出手去,在云朵之间用力一握。

    因为没办法握住云朵,秦萝开始尝试用嘴去咬。

    或许这样的心境,便是神龙选择她的原因吧。

    夏见星收回视线,握紧手中长剑。

    神龙盘旋云中,一袭裙摆被悠悠扬起,一串首饰小铃铛叮叮作响,一股带了奶味的花香无声散开。

    这些皆是太过柔和的事物,由长剑与琴筝散发的灵气却凌厉浩荡,穿行于高高穹顶,御龙行空。

    自此天高海阔,青云扶摇,而属于她们的前路万里,已然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