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科学占星,唯物算命 > 第一百二十颗星
    楚千黎察觉他背过身,她顺势就重新躺回去,恨不得在地上打滚,可怜兮兮道:“星星坐过来嘛,你陪我躺会儿……”

    谈暮星听她耍赖:“……还没到一分钟呢。”

    “来嘛来嘛,陪我躺躺!”楚千黎一边眼巴巴盯他,一边用手掌拍地,疯狂暗示他躺过来,宛若活跃的小海豹。

    谈暮星听她连叠词都冒出来,他回头瞥她一眼,提醒道:“你该坐起来吃饭了。”

    楚千黎躺平在荧光地图上,明显就没有好好地用餐。

    “过来嘛,你过来躺着,我立马就吃饭!”

    “……”

    楚千黎死缠烂打一向可以,她还跟谈暮星讨价还价,总算将他忽悠过来。

    楚千黎热切地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躺这里,躺这里!”

    谈暮星不明所以地坐过来,他按照她的指示躺下来,下一秒就明白她如此执着的缘由。

    顶部破开的缝隙跟天空相连,浩瀚无垠的星空之下,隐有彩绸般的光辉若隐若现、忽明忽暗,轻盈飘荡的光束交织在一起,宛若海底舞蹈的柔美海草,竟将遍布夜幕的星辰都衬得黯淡下来。

    “这是……”谈暮星震撼于眼前绮丽的画面,试探道,“极光?”

    “对,但还没正式开始,现在只有一点点。”楚千黎坐在他身侧吃饭,她仰头看着曼丽光束,感慨道,“不知道多少年前,昊门祖师爷坐在同一片天空下,跟我们看过相似的风景呢。”

    罗盘是紫微昊门的信物,想必此处也是祖师留下。

    在国内,少有地方能看见真正的极光,通常都是高纬地区的夜光云,也不知道祖师爷远赴异乡看到此景的感想。

    如梦似幻的夜空将万千星象收拢,神秘莫测的大自然为众生披上辉光。

    楚千黎用餐结束,她将饭盒收拾好放到一边,靠着谈暮星躺下来,欣赏起上方的景色。

    夜幕中,条条缕缕的绿色轻纱越来越多,边缘处点缀蓝紫的勾边,编织成醉人心神的光网。

    两人静静地躺着,迎来久违的平静。

    谈暮星感觉她的肩膀靠着自己,他们共同注视着流动的光,迎接从遥远宇宙来此的星辉。

    “其实星星没来前,我还在这里占卜,想知道遗迹的事。”楚千黎挂心于七星连珠,以及遗迹的秘密,还抽空占卜探究。

    “有什么结果吗?”

    “好像说了点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说,只让我重视过程。”

    每个人占卜获取的信息量不同,她没办法得知准确的结果,不一定是占卜流程出错,或许是超越她的想象力。

    过去永远比未来好算,原因是现在的人可以透过案例及历史了解过去,但再怎么推演都无法触及还未抵达的未来,仅仅能用只言片语描绘。

    楚千黎长叹一声:“然后我就躺过来了,体验一下祖师爷当年的想法,心想说不定跟他感同身受,没准就可以悟出来。”

    她想模拟祖师爷心境,领悟建造机关的缘由。

    谈暮星好奇道:“所以领悟出来了么?”

    “完全没有,谁让感同身受就很难。”楚千黎得意地挑眉,炫耀道,“仔细一想祖师爷也挺惨,他肯定没人送菜送饭,也没人陪着看极光,说不定连手机和手电筒都没有……”

    “……你这么想的话好像确实没法领悟。”他都怀疑祖师爷听到此话震怒,没准要从地下爬出来暴打熊孩子。

    “不过没搞明白遗迹,却感受到一点别的。”

    “是什么?”

    楚千黎躺在他身边,她望着炫目星空,心里微微一动,轻轻地闭上眼,微笑道:“我现在很幸福。”

    这一刹那在宇宙面前太短,却足以让她感到幸福。

    没有忙于寿数的奔波,没有惊险刺激的追击,只有星空和他。

    谈暮星察觉到她语气中的释然,那是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并不是往日的嘻嘻哈哈、插科打诨,而是货真价实的心满意足。

    他轻声道:“我也是。”

    两人肩并肩躺着,分享难得的宁静。

    直到地面发生剧烈震动。

    谈暮星猛地坐起身来,他条件反射地护住她,观察突如其来的变化。

    楚千黎望着上方的蓝绿极光,镇定道:“终于开始了。”

    他们一直在等光线最强的时刻,现在就是罗盘遗迹启动的时候。

    缝隙投下的光束越发强烈,甚至盖住黑暗中矿石荧光。

    楚千黎方才就研究过,此处荧光地图是名山大川的缩影,还有不少极具代表性的风水宝地,可谓不可多得的案例宝库。

    现在,数块地图在机关下骤然转动,熠熠生辉的万里江山转瞬分崩离析,唯美的山河大川不断塌陷,一派众生毁灭之象!

    除了两人坐着的地方安然无恙,其他位置都被暴雨梨花、刀光剑影占据。无数寒光冷箭纷纷落下,暴烈地击打遗迹内每一处,发出丁零当啷的乱响,让人避无可避!

    谈暮星眼看一枚乱箭撞在岩石上再弹过来,他动作敏捷地将其打掉,没有让其触及她衣角。

    楚千黎望着惊心动魄的场面:“草率了,不该跟茹Z姐说放冷箭,明显我祖师爷更会放箭射人。”

    三清铃放置点不过是发射冷箭,罗盘放置点却是来阵箭雨,根本不给解谜失误者存活机会!

    夜空极光活动剧烈,地面却像末日降临。

    万物破碎,地表动荡,箭雨冲刷人间。

    她面对此景,突然涌生难以言喻的感受:“可惜了。”

    可惜山河破裂、土崩瓦解,可惜平静的幸福如此短暂。

    祖师爷建造完机关,观摩效果的时候,会是相同感觉么?

    片刻后,凛冽箭雨终于停歇,一切又重归于沉寂。

    外面的人听闻动静,他们匆匆赶进来,询问道:“是地震吗!?”

    楚千黎忙道:“等等!地上有箭,不要踩到!”

    其他人被她提醒,这才没贸然上前,小心翼翼地站在一侧。

    “我们去找东西清理,给你俩弄条路出来。”

    楚千黎和谈暮星还站在地图中央,只是现在荧光地图已经消失,周围是深不见底的幽黑,更没办法摸清方位。好在团队里有夜视设备,尽管照明设备效果不佳,但也有法子确定方向。

    柳钧握着通讯装备,说道:“大厅那边传来消息,第五颗珠子也落下。”

    楚千黎在谈暮星帮助下避开满地暗器,她又取走石柱上的罗盘,一摸兜里的塔罗牌:“那就只剩塔罗牌,还有第七个槽孔。”

    塔罗牌放置完就有六颗,但第七颗还没有头绪。

    “大部队到了,今天也太晚,先回使馆吧。”

    时值深夜,前来支援的队伍已经赶到,柳钧自然安排一行人返程。

    遗迹门口,楚千黎随着人流出来,忍不住回头看一眼:“不知道这种装置多久能恢复,应该过段时间再放一回罗盘试试,场面还挺壮观的。”

    她觉得祖师爷的设计不错。

    “如果不受伤的话,确实相当壮观。”谈暮星深感她胆大包天,“简直像世界末日。”

    荧光地图瞬间翻转、泯灭,同样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如果真|世界末日,星星会想做什么?”

    谈暮星一愣,他略加思索:“我没想过呢。”

    楚千黎:“啊,那看来世界末日还不能来,星星都没有想好要做什么。”

    “那你呢?”谈暮星问道,“你想做什么?”

    楚千黎歪头:“现在的话,什么也不想做。”

    “没有想做的事吗?“

    楚千黎大大咧咧地耸耸肩,她径直往越野车走去,轻松道:“有,但已经达成了,所以没什么遗憾。”

    谈暮星面露不解,他亦步亦趋地跟着她,咯吱咯吱踩过树枝及积雪。

    他们在雪地上留下两列深深浅浅的足迹。

    车前,楚千黎回头望他,她的眼眸盈满光,笑道:“我很高兴星星能陪我来,所以现在没什么遗憾啦。”

    他陪她来H国就够了。

    罗盘机关启动,箭雨降临那刻,她确实没有悔恨。

    谈暮星一怔,他嘴唇微动想要应声,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楚千黎说完,便率先上车。

    谈暮星默默地站在外面,总觉得此话像是告别。

    须在渊走过来,见他伫立在外,提醒道:“该走了。”

    “好的。”谈暮星连忙挥却脑海中疑虑,同样登车等待返程。

    一行人平安无事地返回驻外使馆,总算能在跌宕起伏后安然入眠。

    次日,中方和蒙德森展开会议,追踪有关如恩石及乔的下落。

    会议室内,一条古木长桌将两方分开,潘义成带着楚千黎等人坐在一侧,气质不凡的金白发老人则坐在另一侧,紧挨他的是许久未见的Lin,再往后才是拥有灵摆的艾伯纳。

    楚千黎看到陌生老人挺新奇,推测这位就是Lin的上级。

    Lin瞧见楚千黎眸光微沉,但他顾及Q还在屋内,面上却不动声色。

    “我们现在初步判断如恩石是被A国抢走,昨天调查边境线发现他们潜入的痕迹,估计还有不少人藏在遗迹附近。”

    除了高纬度地区人烟罕见,H国边境线跟附近国家直接接壤。倘若有人想要混进来,同样可以找到突破点。尽管周边国家的实力不足,但耐不住有人远赴此处竞争。

    潘义成忧心忡忡:“如果后续矛盾激化,恐怕事态不好收场。”

    潘义成现在带的都是武警,他们并没有领兵奔赴H国,然而随着各国不断插手其中,只怕会引发真正的动乱。

    现在婴石没面世,情况就如此复杂,等到遗迹真开启,没准是战争爆发。中方愿意和平开发遗迹,但挡不住别人不守规矩。

    Q:“如恩石已经放置完毕,只要七天内打开遗迹,A国的小动作就对我们没有影响力。”

    潘义成听到此话不言,总觉得没那么容易。

    Q看出潘义成的疑虑,说道:“我们明白中方的顾虑,接下来也会加派人手,调动H国军队保护遗迹安全,这方面将由Lin来负责,各位大可放心,继续完成探索。”

    艾伯纳是神秘学者,没办法来统领队伍。Q只能重新启用Lin,毕竟他对H国更熟悉。

    楚千黎一听此话,不好直接发言,却悄声地吐槽:“好家伙,这更不放心了。”

    Q将艾伯纳换掉,又把Lin换回来,这不是难度超级加倍?

    Lin还有可能调度军队,说不准找地方把她埋了。

    潘义成果断制止:“倒也不必如此兴师动众,我们跟艾伯纳先生合作还可以。”

    “但现在H国内有持枪间谍,明显不是艾伯纳能处理的……”

    “没事,我们也有武警保护安全,现在更换人员更加麻烦。”

    艾伯纳:“我还挺受欢迎?”

    Q沉吟数秒,发现中方极为坚持,意外道:“我没想到艾伯纳没几天就跟各位打成一片。”

    他都快要怀疑艾伯纳的成分。

    楚千黎看看艾伯纳,她又瞧瞧Lin,委婉地解释:“中国有句老话面由心生,我们还是习惯挑长相好看的。”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