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娘子且留步 > 第五十二章 叔嫂
    勋贵和朝臣是两个圈子,早些年武将偶尔还能被文臣压上一压,自从裕王谋反,以定国公齐慰为首的勋贵和武将们彻底占了上风。

    能在五城司当差的,要么是勋贵子弟,要么是武将家的孩子,即使不是嫡支,也是沾亲带故的。

    他们从小到大,眼里看到的、身边一起玩的,都是二世祖三世祖,或者谁谁的大舅子小舅子,因此,别说颜昭石只是个没有无官无职的举人,哪怕他是进士,五城司的人也不会放在眼里。

    颜昭石没少参加诗会酒会,五城司的人是什么来头,他其实心知肚明。只是刚才被董家姐弟打得晕头转向,一时没有分清来人是平城府的还是五城司的而已。

    若是来的是平城府的衙役,他还能摆出举人老爷的架子,可现在他缓过神来,看清面前的是五城司的人,颜昭石瞬间知道今天这件事,他的功名不但没用,可能还会适得其反。

    颜昭石瞬间失落,恶狠狠瞪了董小白一眼,董小白大喊:“姐,他瞪我!”

    董万千转身冲着五城司的人说:“官老爷,我弟胆子小,被他吓傻了,他要赔钱才行!”

    颜昭石指着自己的脸:“野蛮无礼,明明是你们打伤了我,要赔钱也该是你们赔给我。”

    董小白立刻大叫:“官老爷,他敲诈勒索,你们快抓他!”

    五城司的人全都无语,为首的那个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废物!”

    这当然不是在说董小白,颜昭石直觉这是在骂他,可人家没提名没提姓,他总不能主动认下吧。

    颜昭石气极败坏,一抬眼便看到曾氏依然躺在地上,孙氏和那两个婆子披头散发,一个比一个狼狈,他顿时来了精神,对五城司的人说道:“我是来休妻的,可是你们也看到了,她们母女当众打人,我大嫂被打,弟媳被打得不知生死。”

    颜昭石话音未落,曾氏一声尖叫飞快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旁边颜雪怀甩着手,一派从容,谁也不知道刚刚她对曾氏做过什么,曾氏连装死都忘了。

    五城司的人憋着笑,对颜昭石说道:“那是你弟媳?这也不像是不知生死的啊,对了,你是带着你嫂子和弟媳妇,来打你老婆的?”

    这几个五城司的人每天都来会昌街巡视,当然知道这家新开的李食记,不但如此,李食记那个瘦瘦的小姑娘,还请他们吃过包子,别说,还挺好吃的。

    颜昭石一怔,觉得五城司的人说出来的话,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围观的百姓却有人大声笑道:“难怪要休妻,原来是和嫂子好上了。”

    这些人大多都是市井百姓,粗言秽语,毫不在乎。

    颜昭石面红耳赤,想要骂回去,又觉有辱斯文。

    正在这时,李绮娘走了过来,她一只手拎着扁担,另一只手按在胸口,那把菜刀还揣在怀里,若不是五城司的人来了,这会儿说不定已经拿出来了。

    看到李绮娘过来,颜昭石立刻来了精神,恨不能把刚刚受的屈辱全都发泄出来,他指着李绮娘的鼻子大吼:“毒妇,你还有脸过来吗?你不守妇道,自置私产,不敬夫君,殴打妯娌,你......”

    李绮娘连个眼角子也没有给他,而是对五城司的人说道:“不好意思,给官爷们添麻烦了。”

    五城司的人挥挥手,其实也没添什么麻烦,阿旺阿财是自己摔伤的,颜昭石是让小孩打的,至于这几个女人,虽然披头散发,看着狼狈,可也没有闹出人命。

    “这是你们自己家里的事,以后要打架就关上门打,爱怎么打就怎么打,闹到大街上算怎么回事?”

    这是颜雪怀也走了过来,她替李绮娘说道:“不瞒几位官爷,当日逃难来新京的路上,我娘和我被我爹扔在半路上,多亏遇到定国公,国公爷派人将我们送回颜家,我爹的通房怀孕了,嫌弃我娘,更嫌弃我,我爹原本以为我们死在路上了,没想到我们活着回来,于是竟想要将我娘杀死,伪装成自杀,若不是我找过去,我娘已经被他们杀死了,我们拼死逃出来,在这里开了这家小小的铺子,可他们还是找了过来,官爷们和在场的街坊们也看到了,他们有这么多人,来了就要抢铺子,我爹还让那两个男的出手抢我,大伯娘和三婶打我娘,还打我,官爷们你们一定要给我们做主。”

    说完,她看向围观的百姓:“伯伯大娘们,你们全都看到了,我说的有错吗?”

    “没有,没有!”

    “我们全都看到了。”

    “这家子太不是人了,欺负人也没有这么欺负的。”

    颜昭石怔怔,什么意思?这话从颜雪怀嘴里说出来,怎么就变成是他要杀死李绮娘了?

    而且,怎么还提到了定国公?那是能随便提起的人吗?

    果然,五城司的人有这个感觉:“你说你们遇到了定国公?还是定国公派人送你们回去的?”

    “是啊是啊,国公爷救了我们,还请了一位老郎中给我看病,担心我娘和我在军队里不方便,特意腾出一辆板车给我们坐,来到新京以后,派了一位姓郝的将军,把我们娘俩儿送回去的。”颜雪怀的声音娇娇嫩嫩,甚是悦耳。

    五城司的人相互看了看,脸上多了几分郑重。

    定国公麾下的第一员猛将,可不就是姓郝吗?

    这里是新京,这对母女应该不敢拿这种事吹牛,这事应该是真的。

    颜昭石也傻了,定国公?定国公的人去过锣鼓巷?他怎么不知道,也没有人和他提起过!

    颜雪怀说的都是实话,可却是稍微做过改动的,她说得心安理得,见五城司的人没有表示怀疑,便继续说道:“今天有官爷们做主,颜家人不敢再对我们对手,可是官爷们也不能时刻守在这里吧,万一他们趁着官爷们不在,或者月黑风高,翻墙进来杀死我们,那可怎么办,就像那边街上那家子一样,冷不丁就从柴房里找到一具尸体,唉,想想就害怕。”

    那边街上的那家子,当然是指的欧阳惠家了,当时发现尸体的几个人,这会儿都在这里,几个人听了,不约而同往李食记看了一眼。

    他们负责这一片,万一李食记出了人命,还是要算到他们头上。

    “你说要怎么办?”其中一个沉不住气问道。

    “我想陪我娘到衙门告状,告颜家人谋财害命,让衙门里的官老爷来处置,可是我担心还没有找到衙门口在哪里,就被他找人劫走卖了。”

    颜雪怀说到最后一句时,小手一指,正指向颜昭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