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我和六个Alpha匹配100% > 他有了一个老婆(但马上要改嫁了...)
    第35章

    你们这里结个婚还真是半点不讲基本法啊。

    秦意在心底轻轻感叹了声。

    总管对他的态度一无所知,还在继续往下说:“您不用有任何的心理负担,我们将会为您的家人,准备丰厚的谢礼。为了迎娶您,王会赠送几座城市给您,您看见那个方向了吗?那个方向有一片海域,那片海域也将成为您的疆土……”

    大块头站在秦意的身旁,听得直发愣。

    为什么秦意阁下,都已经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了,却还是有人企图要和他结婚呢?

    这时候秦意已经收起了打量的目光,他低声道:“听上去很动人。”

    总管双眼一亮:“当然!我们的条件是相当丰厚的……”

    秦意打断他:“我能问一问,王喜欢我哪一点吗?”

    我改。

    总不会是因为喜欢我是一个寡妇吧。

    总管:“这个……”

    这个王也没说啊。

    总管:“当然是喜欢您的……”

    秦意歪头:“我不配听见王亲自开口吗?”

    “不不!当然不是!”但总管的汗水还是下来了。像王这样的母胎单身,能回答好这个问题吗?这要是说我喜欢你的脸,那人家肯定不乐意啊,会觉得王是个肤浅的男人!

    总管绞尽脑汁。

    没等他想出个万全之策。

    水晶帘后的人低低地开了口:“……从头到脚。”

    总管:!

    妙哇!

    秦意:“……”

    这让我怎么改呢?

    数万年后的鲸先生,同步更新上了这一段记忆。

    “王?”阿林发现他又出神了,忍不住出声。

    一千多岁时的我,原来还会说这样的话。

    鲸脑中缓缓浮现了这样的念头。

    喜欢你的从头到脚。

    像是未成年式的表白。

    秦意淡淡道:“那么,您是否想过,我不喜欢您呢?”

    水晶帘后的男人顿了顿,还真就正儿八经地出声问道:“那你不喜欢我吗?”

    秦意:“对。”

    总管听得傻眼了。

    数万年后的鲸先生也一下愣住了。

    半晌,鲸先生才从喉咙中挤出了声音:“阿林,我好像结不了婚了。”

    阿林:?

    鲸先生:“那位新娘看上去,不喜欢我。”

    阿林喃喃道:“哎,这就正常了。”

    您这个故事编得逻辑性还挺强的。

    比您前面那段儿靠谱多了!

    一千多岁的王,突然掀起水晶帘走了出来:“那么我能问一问,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吗?”

    最先愣住的还是大块头。

    大块头抬头打量着这个男人,觉得他的长相看上去,有点不太像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没有骂人的意思。就是单纯这么觉得。

    秦意将对方的模样收入了眼底。

    蓝色的及肩长发,澄澈的眼眸,分外年轻且俊美的面容,头上的王冠绽放着五彩的光。

    这时候总管按不住出声了:“也许是您之前没有见到过我们王的样子,所以才会无法发自内心地喜欢。……现在呢?现在你再感受感受呢?”

    “嗯,感受完了。”秦意很平静。

    他说:“不喜欢。”

    总管震惊地瞪大了双眼。

    从前只有王看不上眼的!从来没有过看不上王的!

    总管忍不住提醒他:“这是……帕利城邦的王。”

    王又怎么样?

    你见过敌国的上将吗?你见过联盟的郑先生吗?你见过排着队等着见秦意阁下的帝国皇太子吗?你见过粉丝遍布宇宙的陆济先生吗?你什么都没见过。

    大块头心生不屑,插声道:“拥有王冠的,不止是帕利城邦的王。”

    总管听到这里大为震惊。

    难道其他城邦的王,也试图抢夺面前的少年吗?也对。

    寡妇连我听了都有几分心动呢,还长得如此的美丽……

    一千多岁的王这时候才注意到了大块头。

    他想到之前少年说的,他是一个寡妇,有过一个孩子。

    王动了动唇:“他是你的儿子吗?”

    秦意:“……?”

    倒也不是不行。

    “我会对他视如己出。”王说。

    但看秦意没什么表情变化。

    王又问:“这样也不行吗?”

    秦意点了点头,他找到了一个无懈可击的理由,他说:“您看上去实在太年轻了。”他指了指大块头:“他看上去,年纪都比您要大。我不喜欢太年轻的伴侣。”

    “我一千岁了。”

    好家伙。

    还挺老。

    这都超越正常人的范畴了。

    但秦意还得继续挑挑拣拣对方的年纪。于是他问:“您的寿命有多长呢?”

    王说:“也许是一万年,也许有两万年。”

    因为基因优化后的缘故,他将会成为他们种族,寿命最长的王。

    秦意心说,那您到时候还活着,我倒是已经变成人干了呢。

    不过有了这个答案,秦意心里也就有数,知道下面该怎么编了。

    就如秦意猜测的那样,王果然很快出声询问了他的年纪:“请问你多大了呢?”

    秦意:“七千三百二十五岁。”

    他扯谎不必打草稿。

    他轻轻一眨眼,说:“你看,你比我小了那么多。”

    王骤然沉默了。

    他那张脸看上去冷若冰霜,倒也让人分辨不出个情绪来。

    是失望还是高兴?

    没人知道。

    当他平静地注视着一个人的时候,那双过于澄澈的眼眸,竟然给人以可怖的感觉。

    大块头禁不住一下绷紧了肌肉,脑中都已经开始幻想一会儿打起来,要怎么掩护秦意逃跑了。

    总管倒是喃喃插声道:“七千三百二十五岁啊……那应该为你们的族群,抚育了很多新生儿了吧?您应该有着相当丰富的经验。实不相瞒,我们的种族内,还没有超过三千岁的族人。先辈流传下来的经验有了断层。您也许能弥补上这一点。”

    他看着秦意的目光愈发狂热:“王成长到这个年纪,都相当的不容易。您真的像是上天赐给我们的惊喜,请您一定要留在这里……”

    秦意:?

    横竖怎么样,都是你们种族喜欢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有点麻烦了。

    用对方的话来说,就是他的去留,都影响到对方种族的未来了,他不认为他们会轻易地放弃他。

    总管殷切地笑了笑:“这样您看行吗?我每隔一天接您到这里来,尝试着与王培养感情。如果三个月后,您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心动,那我再送您离开?这三个月里,我们会为您备下丰厚的酬金,以感谢您的配合。”

    种族利益当前。

    不能当场和对方激化矛盾。

    秦意没有拒绝这个提议。

    三个月。

    他可以充分地了解这个地方并逃跑了。

    “能给我准备一个你们这里的身份证明吗?”

    “没问题!”

    双方友好地达成了一致。

    为表诚意,总管还带着酬金,亲自送着秦意返回了旅馆。

    进旅馆的时候,总管还忍不住提议:“尊敬的阁下怎么能住在这样的地方呢?我为您添置一座宅子怎么样?”

    秦意:“谢谢不用了。”

    身份证明是他不能或缺的,酬金算是对方无理打搅他的赔偿费。

    再要一栋宅子,那就没必要了。

    总管失望地离开了。

    大块头绷着脸问:“怎么办?他们欺人太甚,他们一定是觊觎您的美貌……”

    秦意:“如果仅仅只是这样倒是好了。没有人能够对着一成不变的一张脸,保持着永久热烈的爱意。更何况,世间美丽的东西都易逝。”

    大块头一愣。

    为什么会这样说呢?

    在他看来,秦意阁下是值得别人用一生去爱的人。

    秦意舔了舔唇:“早知道不胡扯了……”

    寡妇和瞎扯的年纪,都正中了这个奇怪种族的下怀。

    “要不,我们现在先偷偷跑?”

    “好累,这么笨的逃跑方式会好累……”秦意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说。说完,他翻了个身:“不急。”

    大块头也只好按下了心中的急躁。

    在他看来,能够在多个顶级Alpha之间游刃有余的秦意,已经近乎拥有着神明一样不可思议的能力了。

    秦意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起床,就发现关于他的流言,这下已经再度升级了。

    他出了门,打从梅利银行外路过的时候,都听见有人低声窃语议论他这位“王的新娘”。

    此时的王宫里。

    年轻的王对着水晶镜子,修长的指节捏住一支笔,轻轻描绘,出来的不是壮阔的海图。

    而是嘴角两撇胡子。

    “据说这是人类里,年长的一种证明。”他面无表情地道。

    数万年后的鲸先生,眉心间终于有了点浅浅的纹路。

    他没想到,数万年的自己,竟然会有过如此可笑的时候。

    鲸先生脑中再掠过那个“新娘”的面容。

    你们都被他耍了。

    他答应下来,那只是他的缓兵之计。

    “王!”阿林的声音将鲸先生的思绪唤了回来。

    阿林问:“您又梦见那位新娘了吗?”

    “嗯。”

    “这次他又说什么了?”

    “他说,他不喜欢年轻的。”

    他不喜欢过去的我。

    这让鲸先生心中产生了很怪异的感觉。

    阿林:?

    您都三万岁了。

    您这意思不就是说,人家只喜欢您这样的吗!

    果然,王还是病了!还病得不轻!

    将时间推回到了数万年前的帕利城邦。

    一个步入老年的男人,拄着文明杖,慢条斯理地从梅利银行走出来,他叫住了门外议论的人:“你们在议论他?”

    说着,他看了一眼秦意离去的背影。

    “日安,格莱斯特先生。”

    “我们的确是在议论他,他将要成为王的新娘了,您不知道吗?”

    旁人急急地插声,飞快地回答着面前尊贵的格莱斯特先生:“他住在乡下的阿蓝旅馆。”

    “他是个寡妇!”

    男人一下露出了很怪异的神情:“寡妇?怎么可能?”

    男人微笑着说了句:“谢谢,我知道了。”然后就飞快地转过了身。

    他的步子疾又重,像是恨不得飞起来去汇报这件事。

    但等回到梅利银行内后,他反倒又放慢了步子。

    他先沐浴、更换了衣物,又喷了香水,点了熏香,然后才跪坐在梅利银行的标志前,闭上眼。

    那位大人物,不是谁都能见到的。

    全世界,也没有人拥有他的联系方式。

    唯有一道。

    乌鸿先生。

    乌鸿先生。

    乌鸿先生。

    他在心底恭敬地唤上了三遍,然后才问出了第一句话:“您是不会死亡的对吗?”

    他年纪已经不小了。

    但年迈的格莱斯特先生这会儿却忍不住呜咽着流下了眼泪:“为什么您的妻子,会成为寡妇呢?他甚至还要改嫁了。

    “乌鸿先生,我已经有很久没有见过您了,难道您真的呜呜呜呜……”

    在乌鸿漫长的生命里。

    见过一个芝麻大的点,从他的指尖绽开,化作绚烂的星河宇宙;

    见过巨人的身躯轰塌,气化风云,声作雷霆,双目成日月;

    见过星河坠落后,山川倾覆,燧人取火,伏羲生八卦……

    平静,平淡,又平庸。

    但他从来没想过。

    他漫长岁月里迎来的第一个刺激是――

    他突然有了一个老婆。

    他老婆原地成为了寡妇。

    并将要光速改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