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身娇体软男omega > 第 120 章(标记后的检查...)
    连续几天的情.热期,饶是纪越之体质不错,也总熬不住,天刚刚亮,他才窝在左洛欢怀里睡下。

    窗外有几道光线洒了进来,纪越之被光照了眼睛,无意识皱了皱眉。

    左洛欢伸手挡住纪越之的眼睛,抬手点开光屏,将卧室的窗帘调好,不让外面的光线进来。

    她低头望着已经沉沉睡去的人,轻轻拨开他额角汗湿的碎发,又控制不住在他唇边吻了吻。

    陷入沉睡中的纪越之没有躲开,反而潜意识朝左洛欢怀里靠,无意识喃着什么。

    左洛欢低头凑近听,才听见他在喊‘姐姐’,她一怔,随后将他抱紧。

    怎么会有这么乖的人?

    明明Omega的情.热期,可以对着Alpha任性,再娇气一点都不为过,偏偏他只知道乖乖随着她的意愿,让摆出什么姿势都可以,偶尔想看着她,只会又软又甜地轻轻喊着姐姐。难受得紧,宁愿默默掉眼泪,也不想扰了她的兴致,连指尖抓在她背上,最后也收了势,宁愿去抓着床单。

    如果不是左洛欢及时将他手指分开,恐怕还会伤了自己。

    想起什么,左洛欢伸手握住纪越之的一只手,看着两人交握的手指上素白色的戒指。

    连她这么仓促的举动,也没有半点不情愿,眉眼泛着浅浅笑意望着自己,要她帮他戴上。

    这么乖的人,她居然因为不敢接近,错过了那么长时间。

    ……

    纪越之醒来的时候,已经近黄昏,情热期的燥热渐渐散去,他抬眼便能见到左洛欢。

    他抬起自己戴着戒指的手看了看,眼睛无意识弯了弯,随后仰头亲了亲左洛欢下巴。

    “醒了?”左洛欢觉少,多数时间只是闭目养神,察觉到柔软温热的东西碰了碰自己下巴,便睁开眼睛,捉住纪越之的手问道。

    听见她的声音,纪越之耳尖一热,他还记得这几天她在自己耳边低哄的话。

    “渴不渴?”左洛欢问他。

    纪越之摇头想说自己不渴,但话要说出口,才发现嗓子已经发不出什么声音。

    左洛欢起身将人抱坐在自己大腿上,伸手从床头柜拿起旁边水壶,倒了一杯水,用指腹碰了碰他的唇:“哭哑了。”

    纪越之靠坐在左洛欢怀里,雪白的脸上弥漫起一片粉,她总是弄得厉害,他控制不住会发出啜泣的声音。

    “先喝完这杯水。”左洛欢倒没有想太多,认真喂着他喝水。

    纪越之双手虚虚捧着玻璃水杯,杯底是左洛欢托着,他仰头慢慢吞咽着温水,嗓子才好了一些。

    情.热期的Omega需要补充大量的水和食物,却总怕Alpha离开,尤其是纪越之是第一次,初次结合后会更恐慌,所以左洛欢一开始便在卧室放了大量的营养剂,这几天两人几乎没有离开过卧室。

    偶尔左洛欢趁纪越之累得睡着了,才有机会将床单换了,饶是如此,失去Alpha的怀抱,Omega还是会不安地醒过来。

    出去倒水更是要等他彻底睡沉,Alpha的信息素布满整间卧室,还要把自己的衣服塞在纪越之怀里,左洛欢才能离开,但也不能出去太久。

    “还要不要?”左洛欢见杯中的水见了底,拿下来问道。

    纪越之靠在她怀里点头,放下的两只手,却无意识拉着左洛欢一只手。

    左洛欢低头看他,纪越之低头把玩着她的手,显然没有松开的意识。

    她也不在意,单手又倒了杯水,慢慢喂着他喝。

    纪越之喝了一半便偏开头,他喝不下了。

    左洛欢把杯子放下,抱着人帮他套上软绸长衣:“我点了东西,你要在外面吃,还是在这里吃?”

    纪越之跪坐起来,搂着左洛欢,脸蹭在她颈窝:“……都好。”

    她太冷静了,纪越之心中得不到落实感。

    左洛欢原本想说在卧室,但想着他爱净,在外面吃,待会直接去浴室,便干脆将人抱了出去。

    纪越之任她摆弄,靠在左洛欢肩窝处,努力贴着她。

    “明天早上,我们去方勇医生诊所检查。”左洛欢将人放在椅子上,单膝跪在他旁边,握着他的手道。

    情.热期提前这么久,来势汹汹,她不放心。

    纪越之抿唇垂眼看她,抽出自己的手,用指尖一点点描摹左洛欢的脸。

    左洛欢偏脸望着他白皙修长的手指,敏锐察觉到Omega情绪不对,等他指腹勾勒完,她起身将人抱了起来,自己坐在椅子上,让他跨坐在自己腿上。

    这种亲密的姿态让Omega稍微安心了一点,纪越之双手攀着左洛欢肩膀,安安静静也不出声。

    左洛欢单手抚着他清瘦脊背,另一只手打开点的食物,拿起一块糕点,哄着他吃下去。

    她没有半点不耐烦,甚至希望他能够稍微任性一点。

    哄着纪越之吃下一些东西,他低头玩着左洛欢一只手,才状似不经意问她:“过几天去好不好?”

    他还想和她单独呆着,并不想这么快去见其他人。

    左洛欢愣了愣,立刻答应:“好。”

    纪越之一直绷紧的身体才松懈,靠在她肩膀上:“姐姐,我累了。”

    “洗完澡再去睡一觉。”左洛欢抱着人去浴室,但进去之后,原本说累了的人,又漾着一双漂亮的眼睛,勾着她。

    最后纪越之离开浴室时,比进去时还要狼狈。

    ……

    两人的事情自然瞒不住,纪越之身上的Alpha信息素根本掩盖不了。

    “操,服了左洛欢,信息素攻击性这么强。”罗绍圆路上碰见纪越之,原本是汇报一些事情,但是没呆多久,就扛不住,飞快说完就溜了。

    “什么信息素?”安英景还没得到消息,也没见过纪越之和左洛欢两人,听见罗绍圆抱怨,问道,“你去找左洛欢打架了?她都能杀了任平泊,十个你也打不过她一个人。”

    “我倒是想和她打架,就是没见到人。”罗绍圆嘀咕。

    “那你说什么?”安英景问她。

    “总队身上全是左洛欢信息素的味道,啧啧,左洛欢简直霸道的……”罗绍圆摇头说了一半,忽然想起对面的人曾经骗自己的事,顿时收了嘴。

    但安英景已经明白过来左洛欢和纪越之的事情,他拉住想要蹿走的罗绍圆:“所以你什么时候彻底标记我?”

    “大、大庭广众下的,你别强迫我一个Alpha!”罗绍圆双手拉住自己的衣服。

    “你已经对我做了那种事,不想负责?”安英景呵了一声,“听说北方军校的教官今年会去联合军校交流,到时候我应该问问北方军校的学生,是不是都像你一样。”

    罗绍圆急了:“……我们俩的事,不准告诉教官!”

    安英景:“谁让你不想负责。”

    罗绍圆:“我负责!”

    安英景松手,扶平她的衣领:“你说的,要负责。”

    罗绍圆:“……”

    这次事件过后,左洛欢暗中申请了一支队伍,准备将任平泊留下的那些关于伽什罗帝国布置计划捣毁,但任平泊此人心计深,谁也不知道里面的计划是真是假,也或许只是陷阱。无论如何,都需要人去试探一回。

    左洛欢甚至觉得这是任平泊故意留给她的,他死了之后依旧能玩弄人心,想必一定会觉得不无聊。

    像这种人,无法用常理度之。

    不过当前最紧要的事情,是纪越之腺体的问题。

    左洛欢找时间重新约了方勇医生,带着纪越之过去检查。

    其实离两人终身标记后已经大半个月了,但纪越之身上的Alpha信息素还残留不少。

    方勇切了腺体,什么都闻不到,但一做检测就什么都知道了,不由在心中暗暗咂舌:像左洛欢这种等级的Alpha,恐怕也只有快接近她的纪越之能承受了。

    因为要全身检测,左洛欢一个人留在外面,方勇一边帮纪越之检测,一边问他:“上次约好检查,又临时取消,是你不舒服?”

    方勇的话隐晦,但眼神好懂。

    纪越之在外人面前向来能控制住表情,冷静摇头:“我想她多陪着我。”

    这倒让方医生惊讶了,他看着纪越之身上检测出来左洛欢的信息素浓度,若有所思后,直白道:“她这种等级,应该极其重欲强势才对。”

    这是Alpha刻在骨子里的基因。

    纪越之怔怔望着检查室内的灯光,她在他情.热期间一直很克制,甚至没有在他身上弄出多少痕迹。

    “腺体成熟了。”方勇看着检测仪器的屏幕忽然道,“估计你身体没什么事了。”

    也亏得左洛欢信息素够强,才能完美压制纪越之腺体内残存的那点Alpha信息素。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两人确实是天生一对。

    方勇没听见声音,转头去看发呆的纪越之,年轻人这方面还是好懂的,他笑了笑:“之前的话别往心里去,左洛欢这个人,别的不说,我最佩服她能忍。她喜欢你这件事,没有问题,我估计她就是不想你难熬。”

    方医生从口袋拿出本子,快速开了几副药方,递给纪越之:“你留着,每个月可以喝一次,对身体好。”

    “谢谢方医生。”纪越之收了药方,心中却在想其他的事。

    因为检查没有出问题,甚至纪越之身体在往好方向发展,左洛欢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回去的路上,纪越之一心想着如何才能引诱左洛欢,完全不知道后来他在她易感期时,会被弄得多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