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历史系之狼 > 第三十三章 特殊天赋
    这些破碎的竹简上头的字是小篆,根据这些文字,史学家就可以轻松的断定其年代,因为不同年代使用的文字,乃至风格都是不同的。破译文字,除却甲骨文之外,并不算是最难攻破的点,如今的整理工作,难处就在于,数百个竹简混杂在一起。

    其中有些文字已经模糊不见,这些竹简里的内容还不是连贯着的,故而将他们整理出来,就是一个繁琐而复杂的工作了,曾有考古学家耗费两三年的时间来整理出土文献,当然,也不是所有的文献都会耗费这样长的时间,主要是看他的损坏程度。

    史学家们在埋头钻研这些出土文献的时候,真的是全力以赴,有些时候,他们跟文献较上劲了,一次研究可能就长达十年,乃至数十年...尤其是当初破译甲骨文的那些专家,以及破译一些少数文字的专家,这些人的日常,是枯燥的,是极度乏味的...

    财富,荣誉,地位,跟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关系,当然,这也不是他们所追求的,在一些文学系的教授登上讲坛,乱讲一通,著作等身,名利双收的时候,真正搞历史的不是在考古工地上瑟瑟发抖,就是在研究室里修复文献,或者就是年复一年的破译着先祖的密码。

    学院里的教授们,对那样的文学系教授是不太看得上的,刘寻教授曾评价,他推广了一些历史,也算是不错的,可是,有些地方,他太过武断,连我们都没有得出结论,他就已经信誓旦旦的开讲,历史获取又不只是史书一个方面。

    史书,文献,只是历史的一个方面而已,你就是将各类史学背的滚瓜烂熟,研究透了,那也是不够的,你还得具备各方面的知识,像某位教授连谭图都不曾看完就急着发言的行为,学院里的教授是看不上的。

    别说是他,就是学院内部的教授,都互相看不起,这也是正常的。

    平日里表现的无比骄傲,在自己的领域表现出极度的自信,可是当真正开始搞研究的时候,却又出奇的谦逊...真正的大师,永远怀着一颗学徒的心。

    王院就是如此,哪怕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可是在研究的时候,还是会听取来自多方面的建议,众人一同商量,反复的思考自己的辨别,确定自己没有过错,历史就是这样,若是一开始的目标是错误的,无论你收集了多少证据来证明自己,最后的结果也只能是错误的。

    陈艾开始凑拼图的时候,王院有些吃惊,因为陈艾表现出了很大的自信,他的双手不断的摆弄着照片,很快,就将一些照片归类放在了一旁。王院眯着双眼,陈艾的分类是正确的,在这里的照片,共包含六种不同的文献。

    王院之所以知道,是因为这一批的出土文献,在四天前就被破译了,破译者是他的好友,来自湖省考古研究所的一位专家。王院慢了他好几步,尽管知道了正确答案,王院还是在拼凑,这更像是他的一个兴趣。

    陈艾分出了三组文献,实际上,这应该是有六祖的,他少了三组,王院却没有提醒他,只是站在一旁看着,陈艾在分出三组文献后,直勾勾的盯着这些文献,又迅速拼凑了起来,王院也看到有些入迷了,就站在他身边,一动不动。

    老王他们在下课之后,惊讶的发现,陈艾丢了。

    他们以为陈艾在图书馆,也就没有理会,谁知,直到下午,文献课都要开始了,也见不到陈艾的身影,林静静有些急切,急忙找到王璿羽,“陈艾呢?他怎么没有来?”

    王璿羽瞥了她一眼,无奈的说道:“他应该在图书馆吧,别急,等会就来了。”

    “什么啊,无论什么课,陈艾总是提前十分钟来教室,一直都是这样,现在距上课只剩下三分钟了....”,林静静急切的说道。

    “那可能是去厕所了吧...”

    “你们都是些什么舍友啊?他的电话也打不通,直接关机了!”

    王璿羽还是坚持认为,陈艾一定会出现,他又不是艾力,怎么可能旷课呢?结果,当刘教授来到教室,开始上课的时候,陈艾的位置依旧是空着的,老王顿时就觉得有些不对,不只是他,包括刘教授,也是有些惊讶。

    “陈艾呢?”

    刘教授开口问道。

    “老师..我们不知道,从上午开始,就没有再见到他了...”,张平茫然的说道。

    顿时,班里炸开了锅。

    而在此刻,在院长办公室里,陈艾已经凑出了第一篇文献,说是文献,其实就是一张来自西汉初年的借据,借据的内容也很简单,一个叫巽的人借了两件衣服。在这个时期,纸张虽然已经出现,不过并不普及。

    同时,在这个时期,衣服是很贵重的财富,甚至有人会将自己心爱的衣服作为自己的陪葬品,秦汉墓里常常能看到各种作为陪葬的服饰。

    主要还是以竹简为主,这些被当时的人弄走了水分的竹简,并不能保存太久,必须要有专业人员通过特殊的办法来保存,或者复原。氧化反应下,像衣服,纸张这类的会直接挥发,而竹简这样的,却容易迅速变黑。

    犹如黑炭那样,这个时候,就需要通过化学领域来进行复原了。

    故而,文物保护学,就是要学习各种化学知识的。

    陈艾在拼凑出了第一篇“文献”后,又迅速拼凑出了第二篇,第三篇,第四篇...第五篇,第六篇,用的时间越来越短,双手飞速的拼着图片,每一次拼凑,陈艾脑海里都是经历了数百次的计算的,在他的眼里,看待这些东西,大概与别人来看待是不太一样的。

    王院长早已目瞪口呆,从业这么多年,他第一次看到拼凑如此迅速的,学者症侯群,除却对数字敏感,另外一个典型特征就是对图形或者形状非常的敏感,比如美剧越狱里的男主在背后刻画的纹身,一般人根本看不出那是什么,唯独他的一位特殊狱友例外。

    当陈艾拼凑出第六篇文献的时候,王院长已经明白了陈艾在这方面的巨大天赋,他仿佛就是为了考古学而生的,这样的人,在抢救和整理文献时,能发挥出多大的作用啊,文献抢救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无法保存,无法直接拍照。

    可是,若是身边有个人肉照相机,那就不一样了呀。

    王院正要开口,却忽然发现陈艾面前还有几张图片,陈艾将接下来的图片摆放在一起,凑出了第七篇文献。

    王院双手都颤抖了起来,他缓缓拿出了手机,打通了一个电话。

    “喂?老张?”

    “不是..我想问一下...你们到底凑出多少篇文献来着?”

    “六篇?你想好,六篇还是七篇?”

    “哦?上下篇?原来是这样...”

    “啊,不是我看出来的,是我一个学生...不是研究生...是一个本科生...不是大四...大一...”

    “喂?喂?喂?”

    王院激动的放下了手机,眼神火热的看着一旁的陈艾,他正要开口,就有几个人急匆匆的冲进了办公室里,“王院!!陈艾失踪了!!”

    冲进来的正是陈教授。

    随即,陈教授看到了一脸茫然的王院,以及站在他身边的陈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