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养老 > 第 107 章
    苏茉那句“池浅王八多”没多久便登上热搜。

    恰好浅池那副“要哭不哭”的模样,又被记者抓拍到,传到网上后惹得网友们大呼“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虽说对浅池表示同情,但却也不影响他们吐槽。

    【你说你当初嘴|贱|干什么,你看,现在哭了吧?】

    【哎,你惹她做什么呢?】

    一个个痛心疾首,摇头晃脑的模样,好像真的一点幸灾乐祸的潜台词都没似的。

    而茉粉们及其嚣张的叉腰,【哼!我茉爹,本事大,但比本事大的,是记仇!所以前面的棋友们,你们现在懂了吗?!】

    懂懂懂!不仅懂还悟了!以前是他们错了,从现在开始,他们一定相信茉老师!

    看看,称呼都从苏茉变成茉老师了。

    有时候说再多,也没展现实力来得直接震撼。

    至少现在原本还对苏茉有所怀疑的部分棋友,现在是百分百的相信狄枢之前说的话了。

    他真的是按实际实力来排的!

    就在网友们沸腾时,输得很惨的上山小时,在察觉到中国队要离开时,猛的抬起头来,撑着棋桌迅速起身,“等等!”

    苏茉回首。

    “你……您真的只是初段?”

    苏茉朝等在一边,按捺激动等待采访自家队伍的记者看了一眼,中方记者立刻会意,翻译给苏茉听。

    “是啊。”苏茉应声,说完便和狄枢等人离开。

    留下上山小时撑了棋盘,低头看着刚才的棋局喃喃,“……怎么可能。”

    日媒也迅速围了上来,听见上山小时的喃喃后连忙追问,“上山五段,您的意思是……中国队的苏初段,比您想象中强?”

    “这是不是您这次输棋的重要原因?她的实力超出了您的预判?”

    上山小时深缓的吸了口气后,稍微振作,看向日媒开口,“苏初段确实很强。“

    他顿了下,又补充了一句,“……是非常强。”

    说着又低头看着已经结束的棋局,似乎还没冲刚才的震撼中走出来。

    而上山小时这话,也是众人没想到的。面面相觑后,日媒又连忙追问,“那……上山五段,以你个人的看法,你觉得苏初段应该是几段的水平。”

    “几段?”上山小时盯着棋盘重复这个问题后,这才重新抬头。

    日媒的镜头早在提出这个问题时,便已经推近上山小时的脸,给他特写。

    只见上山小时苦笑了一下开口,“我想,以我的水平是没资格去估计苏初段的。她……”

    他顿了顿,欣羡感慨,“是真真正正的最强初段啊!”

    日媒听了上山小时的话,不由看向彼此,面面相觑。

    而向来爱出风头的浅池,这次却从头到尾默默站在一边。连一句话都没。

    就在众人沉默震惊时,上山小时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连忙抬头快步追了出去。

    就连教练在身后喊“上山?!”也充耳不闻。

    直到看见苏茉一行人的身影后,上山小时眼前一亮,赶紧叫住苏茉。

    “苏初段!”

    苏茉回头,看见是上山小时后微扬了下眉峰,“有事?”

    站在旁边的记者,非常自然的担当起了临时翻译官。

    上山小时双手并于身侧,冲苏茉恭敬鞠躬,重新站直后看着她认真开口,“苏初段,请问您什么时候回国?”

    他说话时,浅池和日本教练等已经朝他追了出来,恰好听见上山小时这话。

    猛的顿在原处面面相觑的同时,脸上还有隐约的尴尬。

    好像已经知道上山小时要说什么了。

    苏茉听了翻译看向狄枢,狄枢开口,说了个“后天”后,上山小时立刻眼前一亮,“那,明天下午的交流研讨会,我能和苏初段就今天的对局讨论一下吗?”

    苏茉还是看向狄枢。

    ――出来比赛,她说听狄枢的,就一定会招办。

    而且……刚才记者刚刚将上山小时的话翻译给他们听后,狄枢眼里闪过的狡黠,她可是看得清楚。

    果然。

    狄枢接收到苏茉的信号后,立刻看向上山小时,点点头开口,“可以是可以,但是你明天得和我家副将、三将各对弈一局。”

    这话一出口,跟在上山小时背后的日本教练立刻睁大眼瞪着狄枢。

    ……好哇姓狄的,你居然想叫我家上山给你的队员练手!

    可恶,你大大的坏!

    日本教练收回视线,正要冲上山小时说什么时,便见他已经利落点头,“嗯!没问题!我也想和茅五段、明四段互相学习一下。那……明天见?”

    等苏茉等人点头后,上山小时又一脸真诚的对苏茉说,“苏初段,希望您明天也能旗开得胜,您是我非常敬佩的对手。”

    说完一鞠躬,这才转身离开。

    留下苏茉几人站在原处,看着日本队的背影。茅庞收回视线,看向苏茉说,“茉姐,这个上山还行?”

    “嗯。”苏茉随意的应了一声,一边转身一边漫不经心的开口,“就是王八太多,看着烦。”

    茅庞和明闵行听了忍不住“噗嗤”一笑。一边笑一边跟上苏茉。

    至于狄枢,在一边苦口婆心,“小茉啊……你要谦虚一点啊。”

    “这样容易到处树敌,对你很不利的。”

    听得记者在一边满头问号,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忍不住朝同伴看去。

    等发现同伴脸上神色也和自己一样后,才确定没弄错。

    一边跟上自家队伍,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

    ……不是,狄教练,您知道您在所有的带队教练里,是日、韩公认的‘最招人厌’教练吗?

    现在居然苦口婆心的劝别人谦虚一点,还教导别树敌?!

    ……您变了。

    记者们默默斜眼狄枢。

    狄枢现在哪儿留意得到别人怎么看他啊,见苏茉一副“没听见”的模样,忍不住扶额,“小茉,我和你说的。你听见没啊?”

    “听见了。”

    “那……?”狄枢满怀期待的看着苏茉。

    结果苏茉连瞥都没瞥他一眼,“原本就是敌人,我还怕什么树敌?”

    ……哇,这话……好有道理。

    不仅茅庞和明闵行,就连记者都在一边连连点头。

    “再说了。”苏茉顿了下,看向狄枢,“我记得狄教练你好像是公认的‘最讨人厌’教练吧?我是你带队的队员,获得一个‘树敌最多’棋士,不是很理所当然的吗?”

    啊这……

    越发的有道理了。

    倒是狄枢,已经放弃劝说,无奈摇头后长叹口气,卑微表示,“……随便你吧。”

    他要转动他的佛珠,再念一百遍的阿弥陀佛冷静冷静。

    就在狄枢冷静时,日媒已经将报道发回国内。

    标题:【苏初段:King!!】

    当然这么一篇报道,自然也被网友们搬去了微博。

    看得众人满心欢喜。

    纷纷表示,虽然标题很中二,但……只要是夸我兔的!我们都喜欢!

    只是日本网友不服气,对这个对弈结果感到非常不满。尤其是在听了上山小时的回答后,更是生气。

    大声嚷嚷着,【这是初段吗?!可恶的华夏,太狡猾了!用实话来骗人,所以我们上山五段才不小心放松的警惕,大意输给了你们的苏初段!】

    【对!要不是上山五段身体不太好,你们这么可能赢!】

    结果这些愤懑被中国网友知道后,立刻毫不留情的喷了回去。

    【输了就别找乱七八糟的借口,这样我们还能高看你一点,要是输不起就关上门自己和自己玩儿,别出来丢人现眼。】

    哼,昨天还有韩国网友,你两加在一块儿都吵不赢我们,更何况现在?

    一群输不起的小废物。

    外国网友嘤嘤嘤,【你们仗着人多欺负人!可恶!!】

    一副他们才是无辜受害者的恶心嘴脸。

    网友们才懒得搭理已经出局的失败者,一心想着明天和韩国队的比赛。

    这一次,棋友们对苏茉充满信心!就连四、五十岁的棋友,都学会了和茉粉们一起大喊“茉茉子冲啊啊啊啊!”

    第二天,C市周家。

    周贝大清早的便起了个大早,“呼!”的拉开门冲向客厅要开电视。跑到一半才发现今天没上班的周父,和她动作一致。

    目标……似乎也一致。

    “……爸,你要看电视?”周贝嫌弃的斜睨周父,“你用电脑看吧,我今天有一定要看的节目。”

    “不行,我今天也有一定要看的节目。”周父不让,“你用电脑看。”

    “爸!我就今天一天放假,你不应该体谅一下我吗!”周贝叉腰,理直气壮。

    ――你这个坏爸爸!

    “可我也只放一天假啊。”周父同样理直气壮。

    ――你这个黑心小棉袄!

    父女两人彼此互瞪,谁也不让谁。

    半响后一起脱口而出。

    “反正我今天一定要用电视看亚洲围棋青年赛!”

    “亚洲围棋青年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咦?

    父女两人互吼完后才察觉不对,看着对方慢慢的眨了下眼。

    “爸,你也要看……围棋比赛?”周贝震惊。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你不是对这个不感兴趣?”周父脸上是同款震惊。

    “因为我同学是主将啊!”

    “???!什么??!”周父更震惊了。

    他怎么不知道这件事?!

    所以……

    父女两人互看一会儿后,非常默契的齐齐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的空档,周父还不忘看向女儿,眼睛亮亮的问,“你和苏老师是同学?!那……你们关系好吗?可以帮我要签名吗?”

    周贝听了,得意的竖了大拇指,朝自己卧室指了指说,“我现在的复习重点,都是她帮忙画的。”

    你说关系好不好?

    周父听了震惊的直眨眼。露出羡慕的神色。

    半响后又问,“那能帮我向苏老师要签名吗?”

    等到周母买完菜回家,一进门看见父女两人居然坐在沙发上,有说有笑一起看围棋的时候,都惊得站在门口半响没动。

    直到周贝察觉动静,回头看见周母后笑,“妈,你回来啦?”

    “你们两这是……”周母呆呆的,甚至扭头朝外看了一眼,确定这是大白天,没见鬼且太阳从东方升起后,视线这才移向电视,发现真的是围棋,不是什么搞笑节目后,……又忍不住看了眼阳台外。

    ……嗯,真的是白天。

    只是这副“我没看错吧?”的表情,让周贝见了忍不住冲他拖长音喊了声“妈~”

    顿了下后才微嘟了嘴娇嗔,“你那副表情怎么回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和我爸关系水火不容呢。”

    周父在一边连连点头。附和女儿。

    不过才点没几下,便被周母轻瞪了一眼,赶紧老实坐好。

    而周贝也被周母轻敲了下头,“你以前什么时候看过围棋了?我还不能惊讶一下了是吧?”

    “能能能,当然能了。”周贝抱头,连忙应到。

    反倒是周父又笑嘻嘻的来拉偏架,“哎呀好了好了,等会儿不小心敲傻了怎么办,快快快,比赛要开始了。”

    周贝听了,赶紧和周父一起坐好,眼睛亮亮的盯着屏幕,“嗳?爸,怎么只有棋盘看不见人啊!”

    “这是比赛,当然是看棋盘了。”周父眼都不移的对女儿说,顿了下随意的挥挥手,“好了,快别说了,已经开始了。……哦?苏老师今天还是持白。”

    周母见父女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笑着摇摇头后转身进厨房。

    而另一边,比赛现场。

    朴梅盛落下第一颗子后,抬眼朝坐在自己面前的苏茉看了一眼。

    眉头微皱,满脸严肃。

    他怎么都没想到,就连上山小时居然也输给了她。

    一定是因为上山小时太大意了。

    自己是不会犯这样的错的。

    朴梅盛想到这儿,重新低头看向棋盘,聚精会神,神情凝重。

    反倒是苏茉,神情一派轻松。好像这就是寻常对弈一样。

    一点都不像是一名才通过定段赛的初段棋士。

    但即便朴梅盛已经及其用心,自己却依旧不敌苏茉。

    此时副将、三将已结束,韩国均败。哪怕朴梅盛下赢了这局,韩国也已经输了。但朴梅盛依旧不服输,咬牙硬撑着落子。

    试图力挽狂澜。

    那苦苦挣扎的模样,让韩国队的教练,以及队友们都看得不忍。

    “……梅盛。”韩国教练将手放在朴梅盛的肩上,闭眼摇头,很是沉重,“放弃吧,我们已经输了。”

    朴梅盛充耳不闻,眉头紧皱继续落子。

    汗水布满额头,连放在一旁的干净毛巾也不拿,抬头便用手肘擦掉汗水。

    然后继续盯着棋盘,不断的分析着苏茉可能会落子的位置。试图在这中间找到突破口。

    苏茉听了,掀了眼皮子朝韩国教练看了一眼。

    漂亮的杏眼清冷锋利,让韩国教练一愣的同时,放在朴梅盛肩上的手也微抖了一下。

    “他还在努力,你一个看客有什么资格叫他放弃?”苏茉看着韩国教练,“观棋不语的道理,需要我来教你吗?”

    “……韩国队的教练?”

    教练一呆,讪讪的将手放了下来。

    倒是朴梅盛一愣,抬头看向苏茉。

    ――他没想到苏茉会替自己说话。

    才一抬头,便和收回视线的苏茉四目相接。

    她看着满头大汗,咬牙苦撑的朴梅盛,神色淡淡的开口,“你已经输了。”

    朴梅盛眼里的神色复杂,像有许多情绪在里面翻滚,搅成他也弄不懂的颜色。沉沉的压着他,让朴梅盛喊不出来,却又不甘心就这样趴下。

    激烈的情绪,让他的眼眸格外深邃,甚至和其对视久了有几分胆怯。

    浅池站在上山小时身后,同样也看清了朴梅盛的表情,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咂舌。

    庆幸昨天对上朴梅盛的是上山,而不是自己。

    不然别说是下到收官了,估计才到中局,他便会被朴梅盛这股子气势给吓得提前投降。

    反倒是这个苏茉,……居然能下到现在。

    浅池想到这儿,眼移到苏茉的身上,看着她的背影,眼里满是惊奇和……一点崇拜。

    苏茉看着朴梅盛,也看清他眼里的不甘和不屈。

    顿了下又继续往下说。

    “不过你要是想下到最后,我也没问题。”

    说完苏茉再次落子,重新抬眼看向他。

    朴梅盛一愣,满脸诧异。似乎没想到苏茉会这样说。

    等苏茉又抬了下下巴,似在说“继续”后,便低下头去,认真思考下一步的落子。

    苏茉对韩国教练说的是韩语,所以他根本不知道两人刚才说了什么,直到扭头问了记者,再看向韩国教练的眼神,便带了几分不满。

    他看着韩国教练沉声开口,“郑教练,希望你不会有下次。”

    等记者翻译后,韩国教练脸上表情更是讪讪的,自知理亏,便低头摸了摸鼻子。借此避开众人看向自己,略带不满的眼神。

    但朝朴梅盛瞥去的一眼,却带着怨怼。

    ……要不是这小子坚持要继续下,他又怎么会出声,弄得自己现在被所有人责备呢?

    明明都输了还咬牙坚持什么啊。

    等着吧。等比赛结束他一定要找机会好好教训他。

    韩国教练一边想着,一边在心里愤愤。没留意到朴梅盛听见狄枢的话后,落子的手又顿了一下。

    五分钟后,全盘收官。朴梅盛输苏茉七子。

    他盯着棋盘半响后,不甘的低头,双手握拳低声认输。

    “……我输了。”

    “多谢。”苏茉微微颔首,伸手整理棋盘。

    朴梅盛也抿紧了唇动手整理,迅速收拾好后立刻起身,胡乱的冲众人微微欠身后,转身就要离开。

    韩国队早就心有怨怼,明明就是一眼能望到头的输棋,干嘛还要坚持下到现在?

    害得他们也跟着多受了好一会儿的罪,说不定一旁记者在拍下朴梅盛落败的丑态时,还将自己也拍了进去。

    ……啧。

    现在见朴梅盛只鼓着自己赶紧离开,一愣后虽然赶紧跟上,但心里对他的不满却更甚。

    甚至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臭小子”

    “郭梅盛!”

    才走出几步,狄枢连忙开口。

    朴梅盛脚步一顿,猛的转身瞪向狄枢,不耐皱眉,“我说过了!我叫朴梅盛!”

    “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郭梅盛。”狄枢回答。

    朴梅盛一愣,嘴唇动了动,想要反唇相讥却没出口,就连脸上的愤恨也消散了不少。

    不知道是因为狄枢,还是因为刚才和苏茉的对弈。

    苏茉关上棋盒起身,茅庞和明闵行两人立刻凑近,满脸惊奇小声和她说话。

    “茉姐。你……会韩语了?!”这么强的吗?!明明昨天你还在看《韩语自学入门》!

    刚才苏茉冲韩国教练说韩文时,茅庞在一边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了。

    那本《韩语自学入门》是他和明闵行,亲眼看见苏茉在帝都机场买的!

    甚至刚才他还偷偷问了记者,当从记者姐姐那儿听到“非常标准”时,更是惊得不行。

    您还真的过目不忘,十项全能啊?!

    刚才苏茉还在和朴梅盛对弈,他便一直忍着直到现在才惊异询问。

    苏茉听了看了茅庞一眼回答,“又不难。”

    “……”牛逼。

    茅庞无话可说,茅庞默默竖了大拇指给茉爹点赞。

    明闵行见了笑,之后扭头看向苏茉,略带调侃,“我还以为这局结束后,你会像昨天怼浅池一样,也把这位给弄哭呢。”

    昨天那句“池浅王八多”伤害性可不小。没见人家日本队的副将,今天看见你后,也是一副哀怨又委屈的小模样吗?

    所以明闵行以为,今天朴梅盛也逃不过被苏茉毒舌的命运呢。

    朴梅盛可是当着她的面,亲口说苏茉是随便抓来凑数,哗众取宠的呢。

    苏茉听了看着朴梅盛和狄枢的方向,慢条斯理的回答,“我刚开始的打算,就像你说的那样。”

    “不过……后来改变注意了。”

    哦?这就难得了。

    “为什么?”明闵行好奇问。

    苏茉微微偏头,想了想开口,“最后那点儿不服输的劲儿我挺欣赏的。”

    “……悖听你这样一说……”明闵行讪讪的摸摸鼻子,“我突然觉得我昨天不该没到最后就认输的。”

    “那等会儿交流会的时候,你去找日本的三将再下一局好了。”苏茉给他建议。

    明闵行默默点头,觉得有道理。

    闲话说到这儿,三人又看向狄枢两人的方向。

    反正比赛已经结束,倒也不着急这几分钟的时间。

    “你叫住我干嘛?”朴梅盛看着狄枢,一脸不耐烦的皱眉,“是追上来嘲讽我输了吗?”

    “不是。”狄枢看着朴梅盛开口,一脸认真,“只是想再一次的向你道歉而已。”

    朴梅盛眨了下眼。

    正惊讶时,狄枢已经站好,再次向朴梅盛微微颔首,“道歉,以前是我不对,我为我从前的事向你道歉。”

    “你……”朴梅盛不知道说什么好,等狄枢重新抬头看向他后,朴梅盛竟有些不好意思和他对视,扭头看向一边后,闷声闷气的开口,“你没有必要再做这种表面功夫。我知道你昨天跟我道歉,是想降低我的攻击性,让你们队的人没那么大的压力。”

    “现在中国队赢了,你就更不用这样做了。”

    狄枢笑了笑,“你要这样认为……也随你吧。但是有几句话我想跟你说。”

    他看着朴梅盛,认真又真挚,“郭梅盛,现在的你已经自己成长成为一颗能独面风雨的树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抱着向谁复仇下棋,因为这样的动力是负面的,它会在某个时候摧毁你。”

    “总之……”狄枢顿了顿,冲朴梅盛笑,“以后你再回中国给我打电话,我请你去我家吃饭。”

    说完他主动冲朴梅盛伸了手,“再会?”

    朴梅盛没想到狄枢会跟自己说这些,他不是傻子,能察觉到自己队友,以及教练对自己的不满。加上今天比赛三局均败,根本没想过会从他们那儿得到安慰和鼓励。

    但……现在却是狄枢给了自己安慰。甚至还……

    朴梅盛看着狄枢伸向自己的手,抿了下唇后握住了他的。

    狄枢微惊。他都以为朴梅盛根本不会回握自己,说不定还会冷笑一声后掉头就走的。

    没想到……

    狄枢笑,微微用力的握住朴梅盛的手,上下摇晃,一面再次叮嘱,“记得以后来帝都的时候找我。”

    朴梅盛听了,扭头看向别处,轻哼了一声。

    狄枢和朴梅盛的旧怨算是了解了。

    可当韩媒将这段视频发上网络时,韩国网友却不高兴了。

    【?这么简单就原谅了啊?不就是多道了几次歉吗?朴梅盛,你太让我们失望了。从今天开始你不是我偶像了。】

    【失望透顶。】

    偏这时日本网友也跟着参合进来,唯恐天下不乱般在那儿阴阳怪气。

    【哎,仔细想想朴梅盛会这么轻易原谅,也很正常啊。他严格说来……也算半个华夏人吧?啧啧啧,这样一说……你们确定朴梅盛在刚才的比赛中没有放水吗?】

    【对啊,他现在还差半年满十八岁吧?你们确定在他满十八岁时,会选择韩国国籍,还是中国国籍呢?】

    ……咦?!

    这话……

    就在韩国网友微微皱眉,心里有些说不上的不舒服时,中国网友看不过去,直接怼日本网友。

    【朴梅盛放水?那你们昨天会输,也是因为上山放水吗?那他要改国籍吗?我们很欢迎也。】

    这话也出口日本网友直接炸了,【住口!我们上山他是身体不好,所以才刚好被你们的苏初段钻了空子!等他状态好的时候,十个苏初段都不是她的对手!】

    【咦?奇怪哦,为什么同样的事在你们身上就是棋士状态不好,到人家棋士身上就是有二心。这就是驰名海外的双标吗?见识了见识了。不过比起上山小时,我更欣赏朴梅盛一点,至少人家即便知道败了也没轻易言败,而是咬牙下到了收官。】

    【你们家的上山嘛……啧啧啧,给你们留点面子不说了。不过……我们苏茉是最强初段,实力不可估算也是他说的吧?这话你们要怎么解释?嗯嗯嗯?】

    ……啊呀呀呀!八格牙路!!(sF□′)s喋擤ォ

    解释不了的日本网友只能无能狂怒,当场表演掀桌。

    那副毫无办法的模样,看得网友们一边觉得很有意思,一边不屑。

    自己的队友,赢了就是“你是我们的光荣、骄傲”。输了,那就是“失望透顶,不会再爱了”。

    也不想想自己的言行会不会寒了他们的心。

    不过……反正这是别人家的事,和他们没关系!

    总之我们中国队赢了!!开心!!

    网友们纷纷涌入苏茉的微博给她留言,高兴得不得了。之后又守着电视美滋滋的看完颁奖现场后,又等着记者招待会。

    作为这次的冠军队,尤其是本届黑马的苏茉,自然是收到了所有媒体的高度关注。

    等日、韩两队离开,换中国队坐在位置上后,不服气的韩媒,率先开始了他酸溜溜的采访。

    【请问苏初段,对于这次侥幸赢了比赛,你有什么看法?】

    这话出口众记者面面相觑,尤其是中方记者,立刻皱眉扭头朝韩媒的方向看去。

    一脸不满。

    而苏茉也微挑了下眉峰。

    狄枢三人立刻察觉气氛不对,自觉知道不会是什么好话,扭头看向翻译老师的方向。

    记者招待会安排的翻译老师一愣,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正打算将这句话委婉的翻译出来时,却没想到苏茉看着那名提问的韩媒,直接开口。

    “没什么看法,我就随便下一下。”苏茉顿了顿又说,“刚开始也不想来参加,毕竟我现在高三,作业很多的。”

    一股子“你以为我很想来吗?没错,我就是来凑数的。但是我是凑数来吊打你们的。你们还没我的作业重要。”的语调。

    嚣张,及其嚣张。

    而外国媒体早在苏茉开口说出一口流利的韩语时,齐齐震惊。并睁大眼瞪着她,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不是,韩语?!

    你昨天还拿着《韩语自学入门》啊?!

    虽然苏茉刚才的韩语有语法上的错误,但一点不妨碍大家听懂。最重要的是,她发音非常标准!

    至于刚才提问的韩媒表情一窒,则像是被苏茉的话给噎到了一样。

    倒是看直播,通过字幕了解一切的中国网友发出了【2333】的笑声。

    相当幸灾乐祸。

    【笑死,居然妄想刁难我茉爹,也不看看她是什么人,那可是在直播综艺里,该直接动手扇人耳光的主啊!说这些你们不是自取其辱吗?不过……茉爹会韩语吗?我要是没记错……她昨天才……靠???!】

    想通什么的网友们齐齐震惊,也睁大眼继续看新闻招待会。

    期盼着赶紧来个人,替他们问问这个问题。

    大约是听到了网友们的心声,立刻有其他外国记者开口,“苏小姐,我记得您昨天还拿着一本《韩语入门自学》在看,是私下学习了很久的韩语吗?”

    “哦。在帝都机场买的。”苏茉随意的应了一声,给出的答案却让众人再次睁大眼。

    最过分的是,她还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说,“随便学学。”

    随。便。

    ……可恶,你欺人太甚!

    韩媒气得咬牙,立刻反击,“那苏小姐学习韩文,是打算以后来韩国棋坛发展吗?在这里可能没有你国那么轻松,苏小姐得做好心理准备啊。”

    一副“你国比不上我国”的模样,就连说完这话捂着嘴呵呵笑的样子,都带着一股子居高临下的傲慢。

    气得网友们忍不住骂人。

    再看苏茉,神色如常的点点头后开口,“是的,我也没做好来扶贫的准备,所以就不来了。”

    不好意思,你这儿又小又穷还很土,我没兴趣谢谢。

    刚刚还很气的网友,在看清字幕后,憋了几秒还是没忍住,直接【……噗嗤】笑出声。

    纷纷为茉爹鼓掌。

    【茉爹!您会说话就多说点!】

    【哈哈哈哈笑死!不亏是茉爹,怼得好痛快!我爽了!】

    别说网友了,就连狄枢三人坐在那儿,听完翻译的话后也忍俊不已。

    看向苏茉的眼神,就差和网友们一样冲她起立鼓掌了。

    气得那名韩媒,抖着嘴皮子半响,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最后只憋出个“呵呵”后,阴阳怪气的开口,“也是,现在中国棋坛开始崛起了,所以苏小姐您比较高兴,难免说话便失了分寸。”

    “分寸?”苏茉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坐在那儿,微垂眸看着那名韩媒,轻声吐出两字后,眼眸一转,扫过下面的外国记者。

    淡淡开口,“没人先没了礼貌,我当然也不会失了分寸。谁要没了礼貌……”

    她拖长音,重新看向那名韩媒,冲她笑了笑又说,“我也不介意教一教,长长记性。不过。”

    苏茉起身,看向众人,“崛起?你误会了,复兴而已。”

    外国网友看着这样的苏茉,被她身上的气势震慑,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而中国记者在下面,激动得手都在微微发抖。

    苏茉收回视线,神情颇为睥睨的丢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开――

    ――“以后你们会习惯的。”

    看直播的网友呆愣在那儿,好半响后弹幕才瞬间爆发,糊满屏幕。

    【啊啊啊!茉爹永远的神!】

    【卧槽我哭了!啊啊呜呜呜!】

    同一时间,#崛起?复兴而已#登上热搜。

    第二天一早,苏茉四人落地返回帝都。

    刚下飞机,已经化身唠叨老父亲的狄枢,便再一次的跟在苏茉身边苦口婆心,苦苦相劝。

    “小茉,现在回来了,你要低调点儿知道吗?一定要低调点儿。”

    “知道了狄教练,你已经念叨一路了。”

    所以快收了神通吧师父。

    苏茉一边吐槽,一边看了狄枢一眼。

    狄教练委屈。

    ……他也不想那么嗦啊!

    谁叫苏茉实在是……哎。

    狄枢肩膀微垮,竟不知从何说起。

    茅庞和明闵行两人跟在身后,听着教练和苏茉的对话,一路憋笑。

    正当明闵行想说什么时,茅庞看到前方微微一愣后,立刻叫住狄枢,“教练。”

    等狄枢和苏茉同时回头看向他,茅庞朝前方不远处抬了下下巴后,无奈又难掩激动的开口。

    “我看……这下我们低调不起来了。”

    前方不远处,除了特意来接机的茉粉和棋友们外,还有棋院的棋士们。

    而站在最前面的,是棋院院长。

    ――他们亲自来接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