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玄幻小说 >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 > 第十八章 诘问和真相
    宁修远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有些肮脏的病房中,墙壁上满是斑驳褐色斑块,不知是几任病人留下的血迹还是其他体液。

    旁边移动医疗柜上,摆放着各种常用而惊悚的医疗器械。

    医用骨锯、放血刀具、巨型剪刀、皮下注射器、止血固定栓……

    对面墙壁上,还贴着一张宣传虱子的医疗海报!

    “你醒了?”

    一声略带几分讥讽的声音传来。

    宁修远挣扎坐了起来,循声望去,开口说话的是一名站在窗边的黑衣神甫,他年约三十,一头稠密金色头发,目光冷狭。

    环顾四周,在门口还坐着一名神甫,正低头翻阅着一本书籍。

    “我睡了多久?”宁修远问道。

    “哈,听听,我们的守灯人醒来第一件事,最在乎的竟然是自己睡了多长时间?你难道就不好奇奥兰多情况怎么样了吗?”

    金发神甫语气越发嘲弄:“也对,奥兰多死了,你在装睡前就知道了,所以你才不好奇。”

    宁修远皱了皱眉头,他嗅到了一丝不对劲。

    “好了,通知调查团吧!”一直在看书的神甫,开了口。

    金发神甫眯了眯眼睛,一只无形幽灵从他体内跃出,撞入墙壁之中,消失不见。

    显然是通知调查团去了。

    宁修远见两人一副刻薄寡恩模样,识趣的不在开口说话。

    他环顾周围,发现自己的水晶马灯、左轮手枪,以及一些细碎物品,就摆在床头柜上,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

    再感受一下身体状况,发现身体状态也出乎意料的完美。

    他略一沉思,恍然大悟。

    杀死奥兰多失控体之后,随着被它汲取的部分超凡特性回归,他自我和超凡特性,也因为杀死失控体而发生融合,再上一个台阶。

    目前融合程度已经达到了四分之一左右。

    正是这部分融合的超凡特性,令他恢复力异于常人。

    没多久,外面传来的密集脚步声,打断了宁修远的沉思,抬头看去,数名神甫走了进来。

    看来他们就是所谓的调查团。

    “阿瑟斯,你应该还记得昏迷前的事情吧?”

    进来之后,领头之人开门见山问道。

    他叫罗兹,宁修远认识。

    他年约四十左右,头发稀疏,平时很少出现在教堂里,但每次出现所有神甫对他态度都十分恭敬。

    这让宁修远意识到,同样是神甫,地位其实也是有差距的。

    “记得。”

    “很好,仔细说说吧!”

    罗兹问道,甚至懒得解释这是例行公事的调查。

    宁修远也意识到了什么,略一整理措辞问道:“我……我昏迷了几天?我需要确定的时间加以描述。”

    罗兹微微吸了一口气:“一天一夜,今天是六月十号。”

    宁修远点了点头。

    “六月九号凌晨大概在三四点钟,我起来前往教堂检查烛火,在我完成工作后,莱特神甫突然冲了进来,说奥兰多受了重伤,让我前往医治——”

    宁修远话还没说完,一名神甫厉声怒叱。

    “你撒谎!教会那么多医疗者,莱特根本没有必要找你这个初晋者!”

    刹那间,病房内剑拔弩张起来。

    宁修远瞳孔微缩,至此他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他被教会怀疑成了凶手!

    “继续!”罗兹抬了抬手,止住同僚的质问,继续问道。

    宁修远心中愤懑,没想到自己阻止了一场失控蔓延危机,换来的却是这种待遇。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只能继续道:

    “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洞穿了奥兰多的胸膛,正好穿过他的心脏……”

    “撒谎都不会,这种重伤,只有安吉拉修女能够医治!莱特根本不会找你。”那神甫再次怒叱。

    “好了,六月九号当晚,安吉拉修女不在城中。”罗兹低声道,语气算不上怒叱。

    那神甫脸色一尬,张了张口,最终没有说话。

    “继续!”

    “然后我治好了他!”

    “你……”那被训斥的神甫又要开口,结果被同伴拉住。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六月八号才成为苦行医师吧?你是怎么治疗这种重伤的?”罗兹一脸古怪和怀疑。

    “我仅仅治疗了心脏,愈合心脏创伤和愈合普通伤口,没什么本质区别。”宁修远低声道。

    声落,病房里众神甫面面相觑,没想到答案这么简单。

    可惜,病房里没人是苦行医师,也没人知道这么做行不行。

    “是吗?这点我会找安吉拉修女印证,她也是苦行医师,如果你想改口,现在还来得及。”罗兹神甫面无表情。

    “我建议你多找几人,甚至主教大人印证,防止有人串供,诬陷于我。”宁修远也冒出三分火气,目光冷冷扫过满屋冷眼旁观的神甫。

    众神甫闻言皆一脸难看。

    “谢谢你的提醒,我会的。”罗兹神甫点了点头:“继续。”

    “在我治好奥兰多之后,谁也没想到,锈剑中突然钻出一只幽灵,钻入奥兰多体内,令他彻底失控。”

    宁修远话还没讲完,又被打断了。

    “这根本不合常理,如果敌人为了害死奥兰多,何必事后暗算?在铁剑刺入奥兰多身体之时,就应该发作了。”

    这是另一名抱着胳膊,满头褐色头发的年轻神甫质问。

    宁修远没有解释,因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对此,你有什么解释?”不料,他不想解释,对方却不想放过。

    “我不知道,不过,我治好奥兰多,下马车和派恩交谈时,派恩说,他们遇到了一名凶险狡诈的木偶大师。他伪装成守墓人,操控僵尸战斗。奥兰多正是被一头无头僵尸偷袭,这才造成致命重伤。将幽灵藏在铁剑中,或许自有他的深意。”

    宁修远思绪如电,解释道,也不得不解释。

    击杀失控体的经历告诉他,在这个世界没有人是靠得住的,只有自己才是自己最大的依仗!

    果然,他这一番话,令众神甫蹙起了眉头。

    因为他们确实查到奥兰多当晚遭遇了操控僵尸的木偶大师。

    “继续,奥兰多失控之后呢?”

    “他杀了莱特……”宁修远将战斗过程大致讲了一遍。

    “等等,你是说,失控体先后杀了莱特、阿特利、派恩,甚至将你也拖了回来,准备杀死?”罗兹打断宁修远的话,重复确认道。

    “是的!”

    “那失控体是怎么死的?别告诉你,你昏死过去,什么都不知道。”罗兹目光深邃。

    宁修远抿了抿唇:“我杀的。”

    一言落下,石破天惊!

    “什么?我没听错吧,你是说,你杀了吸收了四份超凡特性的失控体?”

    “失控体哪怕是不完全吸收,哪怕毫无理性,也不是你一个苦行医师可以击杀的!”

    “别告诉我,你是用枪!实话告诉你,现场只找到了配给给阿特利的超凡子弹。”

    满屋神甫面面相觑,一个个满脸震惊和质疑,根本不信宁修远能杀了奥兰多失控体。

    “肃静!阿瑟斯,告诉我,你是怎么杀了奥兰多失控体的?我要知道每一个细节。”

    罗兹神甫走近几步,站在病床前,居高临下,目光死死盯着宁修远的眼睛。

    宁修远眼睛眯了起来。

    这能告诉你吗?

    若是告诉你,这等于将疾病欺诈者最大弱点公之于众!

    可是不说,我又该怎么洗刷冤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