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 第一百二十四章(【番外】蜜月综艺。...)
    两人都不知道弹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就这么一点小事观众也能吵架。

    说实话,路穗穗觉得这种事在他们家真的太正常了,她和裴之行都不是闲人,各有各的工作要处理。

    她今天是只等了裴之行二十分钟,平日里裴之行去片场接她,她要是有一场戏不能过,使劲磨,两个小时他也不会有怨言,也不会多说什么。

    他们知道对方的工作情况,互相理解互相支持在路穗穗和裴之行这儿,永远存在。

    睡醒,路穗穗才知道就那么一会网友开始说她嫁了人后过得不幸福,在裴之行这儿受了委屈。

    路穗穗哭笑不得。

    她边看边笑。

    裴之行听着她笑声,扬了扬眉:“笑什么?”

    “笑你。”

    她也没避开镜头,直说:“网友都在说你午睡让我等了好久,要你跟我道歉。”后面这一句,她是瞎说的。

    闻言,裴之行怔了下,从善如流说:“抱歉。”

    他低头,亲昵地蹭了蹭路穗穗鼻尖,“让裴太太久等。”

    路穗穗被他逗笑,眼睛弯弯:“应该的。”

    她主动亲了下裴之行的唇,“裴太太心甘情愿。”

    两人相视一笑。

    直播间观众听到看到这一幕,酸气就跟汽水一样,咕噜咕噜在往外蔓延。

    这对是故意的吗?

    故意让大家吃糖?!太虐狗了。

    “起来?”

    亲昵后,裴之行看她。

    路穗穗点头,“起来,我们去菜市场,下午的菜市场还开着吧?”

    “待会问问附近居民。”

    他们拍摄录制综艺的地方是一个小村子,要买东西得开车出去。这一点,节目组倒是贴心,因为有品牌赞助,所以每个小家庭都有一辆车。

    午觉起来,路穗穗跟裴之行收拾了一下,到周围邻居那边串门。

    “穗穗,你们要出去呀?”尹思卉问,“去哪?”

    路穗穗:“我们冰箱里没什么吃的,要出去买点菜回来。”

    闻言,尹思卉道:“我们也没有。”

    她想了想说:“一起去?”

    路穗穗点头:“好呀,再问问林老师他们两家吧。”

    “行。”

    问过后,四对家庭一致决定去菜市场。

    问了当地居民,他们这儿有个很大的菜市场,开车出去大概二十分钟的样子,那边有市集,除了有菜市场,还有他们要买的小家具和一些小东西,蛋糕店奶茶店,也得去那儿才能买到。

    大家说好,一起出发去菜市场。

    裴之行开车的次数不多,但车技很好,开车也很稳。

    路穗穗坐副驾驶,时不时和他闲聊,看宁城这个漂亮又特别的地方。

    “那边有好多花啊。”路穗穗惊奇,“我们回来后如果还有时间去那边看看?”

    裴之行顺着她目光去看,点头道:“好。”

    除了他们这对夫妻外,其他三对的趣事也很多,只不过相比较而言,另一对年轻点的夫妻,没有很安静。

    路穗穗和裴之行是岁月静好,那郭恒那一对便是吵吵闹闹。

    夫妻俩总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明明不该放在心上的,但两人都是不出亏不认输的主,自然而然就吵起来了。

    观众看着,还有点心累。

    「这对怎么总是在吵架啊,这就是他们的日常吗?」

    「我以前看节目喜欢看撕逼的,但说实话这种夫妻综艺吧,我还是喜欢和谐一点的,就路穗穗和裴总那样恩恩爱爱就挺好。」

    「别拉踩好吗,我们穗穗不背这个锅。」

    「夫妻肯定都会有争吵呀,正常事情而已,不用太在意。」

    「说实话,就郭恒这样的,来一个我打一个。」

    「烦死郭恒了,自己也不怎么样好吧,还一直嫌弃雪羽。」

    「姐妹们,嫁人一定要擦亮眼啊!郭恒这种男人不要嫁。」

    大家在郭恒瞿雪羽这对夫妻直播间吵吵闹闹的,争取不断。

    吵完,大家也觉得这对夫妻有点儿烦人,默默去了其他三对那边。就这样,郭恒和瞿雪羽直播间的观看人数,少了很多很少。

    -

    抵达菜市场,路穗穗和裴之行都是有点儿生活经验的人。

    节目组为调动大家买菜的热情,特意设定了一个规则,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买到什么菜,然后买到那个菜的人能报销那个菜的钱,这样也算是为他们节约了一笔小资金。

    听到这个任务,路穗穗眼睛亮了。

    尹思卉和林慧萍还好,瞿雪羽和郭恒这对夫妻就有些不解了,他们不会下厨,也不常做饭,简单常吃的菜他们认识,但要是复杂一点的,他们根本不认识。

    听到这话,尹思卉笑说:“放心吧,复杂的我们也不认识。”

    她示意,“我猜节目组应该不会给出很难的任务。”

    “真的吗?”瞿雪羽不是很相信,“导演,是这样吗?”

    导演:“反正我们觉得不复杂。”

    所有嘉宾:“……”

    任务规则摆在这里,你不玩也得玩。

    导演:“先选选,谁去买菜。”导演道:“不能两个人都去。”

    嘉宾们:“……”

    无聊。

    路穗穗这边,派出了她。尹思卉跟庄文昂也是尹思卉出马,林慧萍这对夫妻出马进菜市场的是她丈夫刘国华,郭恒和瞿雪羽,不意外是瞿雪羽,相比较而言,她还是会一些生活的基本常识。

    选好人,导演组拿出了第一张手写的牌子。

    让他们找油麦菜。

    看到这个菜名的第一时间,路穗穗深谙。

    真的不难。

    节目组这是送分题吧。

    大家转身,第一时间冲进菜市场。

    “油麦菜油麦菜……”瞿雪羽着急道:“油麦菜在哪啊,哪个是油麦菜。”

    没人回应她的话,因为大家都在急急忙忙的往里走。

    路穗穗没往太深处走,她就在最近的菜市场摊位,找到了油麦菜,然后买单付钱,第一时间回到了集合地点。

    第一局,路穗穗胜出。

    只不过,路穗穗看着手里这把油麦菜,跟裴之行小声吐槽:“我想吃肉。”

    裴之行弯了下唇:“待会应该有。”

    路穗穗点头,油麦菜一大把才几块钱,最多就十块钱,这青菜不能放太久,她不是很喜欢。

    肉值钱,味道又好,那才是路穗穗的爱。

    紧跟着,导演组让他们买草鱼,买小龙虾买白豆腐等等。

    一番买下来,路穗穗第一个冲到了不少肉和海鲜,刘国华老师也不甘示弱,拿了不少第一。最后的最后,瞿雪羽只拿到了一次第一,但她拿到第一的是一根排骨。

    她率先买到了一根很大的排骨。

    这一举措,让对面三个家庭发来羡慕的惊叹,投来羡慕的目光。

    “天哪。”

    尹思卉看瞿雪羽和郭恒这对夫妻脸色不太好看,活跃氛围道:“小雪那根排骨得上百块钱了吧。”

    她说:“我老公最喜欢吃排骨了,真好。”

    瞿雪羽努力挤出了一个笑,点了点头说:“嗯,一百多。”

    她买的比较大。

    路穗穗:“真好。”

    她道:“我也喜欢吃排骨,我喜欢红烧排骨。”

    林慧萍应声:“没人不喜欢吃排骨,小雪太厉害了,第一时间抢到买到,真不错。”

    瞿雪羽听出了大家话语里的安慰,僵硬地挤出一个笑,“谢谢大家。”

    其实她去抢的时候,她能明显感觉到大家在让她,不然她根本拿不到第一。

    比赛结束。

    导演组宣布回去后找他报账,四个家庭便准备分开行动了。

    除了买菜,大家也还有其他不相同的东西需要购入。

    路穗穗和裴之行买好菜,又去了附近的小店买了水果,买好这些基本食物,两人去买家里可能会用到的东西。

    “我想要一个全身镜。”

    走到家居店门口,路穗穗突发感慨。

    裴之行:“买。”

    他财大气粗说:“还想要什么?”

    路穗穗掏出手机,看他们写上的需要购物的清单,清单上漏掉了全身镜这个东西。

    路穗穗琢磨了会,思忖道:“先问问价格?太贵就不买。”

    裴之行哭笑不得:“不差这一点钱。”

    “差。”路穗穗睇他一眼,一本正经说:“裴总,我们资金有限。”

    裴之行:“……”

    好吧,他听老婆的。

    两人的日常的对话逗笑网友。

    明明什么都不做,但他们就是很舒服,连听两个人聊天大家都觉得很有意思。

    路穗穗没看到喜欢的画,暂时没买。

    她思忖了会,问节目组能不能网上购买,节目组诧异:“你还会网购?”

    有钱大小姐也网购?

    路穗穗震惊:“我又不是山顶洞人,我为什么不会网购?”

    导演噎住。

    他不是这个意思。

    他摸了下鼻尖,认真道:“我意思是――我以为你们都喜欢实体店买东西。”

    路穗穗“哦”了声,“那确实,我确实不喜欢网购,但这不是你们给的钱不多吗?没办法,我不得不网购。”

    导演:“……”

    他收回前面一句话不行吗。

    观众们看不到导演的表情,但听到路穗穗这番话,差不多能猜出导演此刻是什么心理想法。

    他肯定很无语,还很无奈,早知道就不该问的。

    瞬间,观众发出哈哈哈哈的弹幕。

    确定完可以网购后,路穗穗跟裴之行在外面晃悠了会,然后回家。

    回家路上,路穗穗差不多忘了要去看花这件事,裴之行忽而道:“还有点时间,我们去看看花?”

    路穗穗挑眉,“怎么去?”

    裴之行:“刚刚你去买菜的时候我问了节目组,从前面那条路开过去就行。”

    路穗穗一点也不拒绝,“那我们去吧。”

    两人直奔花田。

    节目组之所以选在这儿拍摄,一是这个地方风景真的好,空气也舒服,二是这里有一大片的花田,非常非常漂亮,很多去附近城市旅游的游客都会愿意花几个小时坐车时间到这边,到花田打个卡,拍个照。

    这个时间点过去,他们也不担心会遇到游客。

    车停在路边。

    路穗穗和裴之行下车,往花田那边走。

    瞬间,映入观众眼帘的除了有两个人手牵手的身影外,还有一大片开得灿烂的花田,有向日葵,有玫瑰花,还有很多很多大家不一定认识的。

    目测真的很大。

    「啊啊啊啊啊我之前就想去这个地方!结果一直没去。」

    「忽然发现这个地方不是照骗啊,也太美了点吧。」

    「呜呜呜想去。」

    「想去打卡!是一年四季都有花吗?还是只有在秋天这个季节有?」

    「一年四季都有!不过有些花是季节性的,但是那些季节性的过了后,还会有其他的花出来,这个不用担心,那边很美的!去过的人来说,值得去看看。」

    「在这里拍婚纱照应该会很浪漫吧。」

    ……

    婚纱照会不会浪漫,路穗穗和裴之行都不知道,但裴之行掏出了手机,要给路穗穗拍游客照。

    以前,裴之行的拍照技术极其差,能把接近一米七的路穗穗拍成一米五。

    真的,一点都不夸张。

    而且,他还能将九十多斤的路穗穗,拍成一百二十斤。

    路穗穗一直都记得自己第一次喊裴之行拍的那几张照片,照片里的自己跟自己白天照镜子看到的,仿佛不是一个人。

    照片里又矮又胖,现实里,她不自夸,但她身材身高都算不错,高高瘦瘦的苗条类型。

    现在技术虽然比之前好了点,但也没好到哪里去。

    所以去花田旁边前,路穗穗提醒了裴之行两句:“拍好看一点。”

    裴之行:“……好的。”

    听到两人这个对话,观众乐不可支。

    有人在弹幕说――难道路穗穗还会不好看?

    路穗穗是觉得自己不会不好看,但裴之行有本事将自己拍的不好看。

    她往前走,裴之行说要给她拍个背影照,再来两张游客照。

    咔嚓咔嚓一下,照片拍完。

    路穗穗立马飞奔回来,“好了吗?”

    裴之行:“好了。”

    路穗穗朝他伸出手,“我看看。”

    裴之行将手机递给她,“怎么样?”

    他颇有点自豪的语气,他觉得自己拍的蛮好看的,各种照片的构造什么的,都很完美。

    问完这个问题,路穗穗沉默了许久。

    裴之行等了一会没等到自己老婆的回答,特意喊了她一声:“穗穗。”

    路穗穗抬起头,看向一侧摄影师:“老师,把镜头对准我这里。”

    摄影师忍俊不禁,第一时间明白过来她想做什么。

    摄像头对准,路穗穗举着手机怼到镜头前,她微微笑问:“大家来评理吧,裴总这三张照片拍的如何。”

    观众本来期待值很高的。

    一看。

    纷纷发哈哈哈的弹幕。

    「???」

    「我不敢相信这是裴总用完美姿势拍出来的照片@!!」

    「哈哈哈哈哈哈哈照片上的人真的是路穗穗吗?」

    「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一定要骂这是谁来黑路穗穗啊!」

    「哈哈哈哈破案了,原来霸道总裁也不知道怎么把老婆拍的好看。」

    「前面的姐妹清醒一下啊!裴总这不是不把老婆拍的好看,他是连老婆的十分之一美貌都拍不出好吗!!」

    「我突然明白了穗穗往前跑的时候为什么要跟裴总说那句――拍好看一点。」

    「哈哈哈哈哈哈我被这对夫妻笑死,太真实了。这大概就是直男拍照吧,我老公也是这样的。」

    观众在哈哈哈,路穗穗在无语。

    她看向旁边一脸无辜的人,一本正经问:“裴总,你是觉得自己拍的还可以吗?”

    裴之行看了眼屏幕,点头:“不好吗?”

    路穗穗:“……你问摄影老师。”

    她想到了一个方法,“老师你能不能帮我拍几张?”

    她示意:“用我老公的手机。”

    摄影师:“好啊。”

    五分钟后。

    裴之行看到自己手机里的照片对比,沉默了。

    他对着镜头,跟路穗穗保证,“我以后一定多练练拍照技术。”

    粉丝哈哈哈大笑。

    看完花田,两人回家。

    快要到家时,路穗穗看到了在外面低垂着头的瞿雪羽。她诧异,扬了扬眉问:“雪羽怎么在外面?他们没做饭吗?”

    裴之行看了眼,并不知情。

    摄影师和编导倒是知道比较多,他们有看群消息,知道瞿雪羽和郭恒这对夫妻吵架了。

    “吵架了。”

    编导说:“他们俩不会做饭,买菜买的也都是大菜,搞不定。”

    路穗穗“啊”了声,想了想说:“裴总。”

    裴之行看她,“要下车?”

    他们俩的默契,路穗穗一开口,没把事情说完,裴之行就能知道她想做什么。

    路穗穗点头,“你先回家煮饭?”

    她想了想:“多煮点。”

    编导听出她话里意思,提醒:“穗穗!我们这个节目是夫妻的,不能请其他几对到家里吃饭。”“为什么不能?”路穗穗有理有据反驳,“我们是夫妻蜜月生活,但是蜜月也不单单只有两个人嘛。我们可以有亲朋好友,我们能邀请亲朋好友到家里吃饭不是吗?”

    她这话说的,让工作人员一下子都没办法反驳。

    导演那边也听到了她这番话,考虑到瞿雪羽和郭恒的特殊情况,导演跟编导说:“随她吧,请一顿可以的。”

    编导:“行。”

    -

    下车后,路穗穗身边跟了一个编导和一位摄影师。

    她没立刻往瞿雪羽那边走,反倒是在路边摘了几朵花,在镜头下,她灵巧的把花编成了一束,红的黄色白的,看上去还挺漂亮。

    “穗穗你还有这个技术?”

    路穗穗笑,“之前录综艺学会的。”

    她对着镜头,笑盈盈问:“想学吗?等我有空了教大家。”

    粉丝纷纷应声。

    他们当然想学。

    路穗穗藏着这束花往瞿雪羽那边走。

    听到路穗穗和其他人的说话声,瞿雪羽控制住自己的眼泪,擦干看向她。

    “穗穗,你跟裴总逛完回来了?”

    路穗穗点头:“是啊。”

    她自来熟地在她旁边坐下,问:“在这做什么呢?”

    瞿雪羽挤出一个笑,眺望着不远的夕阳,轻声说:“吹吹风。”

    路穗穗笑:“就这么吹风是不是有点儿孤单。”

    她把花递给瞿雪羽,轻声道:“刚刚在路边摘的,送给你。”

    瞿雪羽一怔,双手捧着接过,“谢谢。”

    她转头看向路穗穗的侧脸,安静了几秒说:“我忽然知道,为什么大家那么喜欢你了。”

    路穗穗愣了下,“有吗?”

    她说:“没有的,也有很多人不喜欢我。但是那重要吗?”路穗穗歪着头,认真道:“做好自己最重要,你不可能收获所有人的喜欢,我们只能做好自己该做的。”

    瞿雪羽怔楞片刻,喃喃说:“这样吗?”

    路穗穗点头,“当然。”

    她拍了拍瞿雪羽肩膀,“跟郭老师吵架了?”

    “嗯。”瞿雪羽低垂着头,不让摄影机拍,嗓音哽咽道:“我发现我什么都不会,好笨啊。”

    “哪里笨?”

    路穗穗哭笑不得:“你买到了我们没买到的排骨啊,一点都不笨。”

    瞿雪羽失笑,“我看出来了的,你们当时在让我。”

    路穗穗张了张嘴,“那也是因为你漂亮我们才愿意让你啊。”她坦坦荡荡承认,“不信的话,你问摄影师,我说的是不是事实。”

    摄影师附和点头:“是,瞿老师很漂亮。”

    话落,摄影师非常有求生欲地说:“路老师也很漂亮。”

    路穗穗扬唇:“谢谢啊。”

    瞿雪羽被两个人逗笑。

    路穗穗其实不是个擅长安慰人的人,她陪瞿雪羽坐了会,问:“你想学做菜吗?”

    她道:“不是为了让郭恒觉得你有用,是你自己想不想学。”

    她看着镜头,“虽然说这话说出来会得罪人,但我还是想跟瞿老师,也跟广大的观众说,我们做一件事,不要抱着是为了让别人开心而去做,你要问问自己,是自己想做想要学会了开心,还是因为自己做了别人会开心。”

    她一本正经灌输鸡汤,“我们要学会让自己开心,其他人嘛,不重要。”

    一侧的摄影师像是为了搞事,特意问:“裴总也不重要吗?”

    闻言,路穗穗扬了扬眉:“说实话吗?”

    她说:“我比较自私的把自己放在了第一位,之后才是裴之行。他知道我的想法,永远支持我这样选择。因为很多时候,你靠不到任何人时,你只有自己最可靠。”

    观众听了她这碗鸡汤,纷纷表示认可。

    大家现在的思想都比较开放开明了,说难听点好像就是自私,大家都想更好的爱自己,而不是为了爱别人而失去自我。

    路穗穗对郭恒这个人不了解,但她看得出来,郭恒有点大男子主义。

    而瞿雪羽,是个常年泡在剧组的人,在剧组的时候,身边一般会有两个助理照顾,所以日常的一些事不会做,很正常。

    说实话,路穗穗要不是以前学了又还算喜欢下厨,她可能也不会去学做饭。

    因为做饭对她,吸引力不是很高。

    家里请个阿姨就好,没必要自己天天下厨。

    说完,路穗穗看向瞿雪羽,朝她伸出手说:“要不要去我们家做客?”

    她笑:“尝尝裴总那拿不出的手艺怎么样?”

    瞿雪羽沉默了会,诧异问:“允许的吗?”

    路穗穗:“允许啊,我刚刚问过导演组那边了。”

    瞿雪羽:“真的可以吗?”

    路穗穗:“可以。”

    她说:“走吧,一起去。你如果自己想做饭,我可以教你,但如果不是那么喜欢,没必要为了这个节目然后学。”

    她说话一点没客气,也没给节目组和郭恒那边留太多面子。

    这就是事实,永远不要为了别人而丢掉自己。

    瞿雪羽被她逗笑,轻声道:“我想想。”

    路穗穗:“好,走吧,回家吃饭。”

    她道:“也不知道我老公把厨房搞乱没有。”

    ……

    裴之行自然没有把厨房搞乱,这两年下来,他厨艺进步很大。

    一般的家常菜,裴之行都能搞定。

    他最开始学做饭,是因为想做给路穗穗吃,而不是因为路穗穗嫌弃他不会做饭。这两个概念,一定一定要分清楚。

    后来一直在学,是因为路穗穗吃到他做的食物时,那双笑眼和笑脸,让裴之行觉得再多辛苦都值得,这和路穗穗跟瞿雪羽说的,并不违和。

    他是心甘情愿的,而瞿雪羽想做饭,是因为郭恒嫌弃她不会做饭。

    路穗穗和瞿雪羽到的时候,裴之行刚弄好排骨和玉米,准备给路穗穗炖个玉米排骨汤。

    路穗穗问瞿雪羽,“我没了解过你喜欢吃什么?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菜吗?”

    瞿雪羽抿了下唇,笑着说:“我喜欢小炒肉。”

    路穗穗扬眉,“巧了,我也喜欢吃小炒肉。”她眉眼弯弯看着裴之行,软声喊:“老公,今晚有小炒肉吗?”

    裴之行:“有。”

    路穗穗跟瞿雪羽聊了会天,不太放心道:“你坐一会吧,我去厨房给裴总帮忙。”

    瞿雪羽:“去吧去吧。”

    她抿了下唇,看向路穗穗,“我可以让我老公也过来吗?”

    路穗穗点头:“当然。”

    她不是那么斤斤计较的人,瞿雪羽都想让郭恒过来,她当然说不出拒绝的话。

    再者,这是人家的家事,她刚刚说的够多了,瞿雪羽还要让郭恒来,她也没办法。

    瞿雪羽就算是要想通点什么,也是需要时间的。

    没多久,郭恒也过来了。

    他熟络的跟裴之行打招呼聊天,看裴之行围着围裙,郭恒笑说:“裴总怎么还下厨?”他示意道:“穗穗会做饭吧我记得。”

    听到这话,路穗穗也有点不舒服了。

    她微微一笑,看向郭恒道:“我们都会,一起做才比较有意思。”

    郭恒干笑,“是吗?”

    他说:“我倒是不喜欢做菜。”

    路穗穗:“正常。”

    她说:“瞿老师也不喜欢吧。”

    郭恒“嗯”了声,一点也没觉得自己想法有哪里不太对,直接道:“但瞿老师得学啊,不然我们这半个月要一直吃泡面度过。”

    闻言,路穗穗张了张嘴半晌,想说点什么,一时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她看了眼旁边的镜头,皱了皱眉。

    看到她这个表情,观众恨不得钻进这里替她说。

    「卧槽卧槽郭恒是什么大直男啊?」?「我真的是第一回听到这么迷惑的发言,你不想吃半个月泡面你自己不知道去做饭啊?」?「我无语,之前就听说郭恒和瞿雪羽这一对感情不太好,瞿雪羽一直在迁就郭恒,但郭恒之前人设做的蛮好啊,现在怎么崩了?」

    「郭恒之前就爆出了很多不好的新闻吧,我听说他们之所以参加这个节目就是为了捞一笔钱。」

    「……或许郭恒是觉得,自己根本没做错也没说错什么?」

    「我真服了,郭恒这种直男癌什么时候完蛋?」

    「瞿雪羽!!你是个大美女啊,你不要那么傻,为了一个男人去学做饭好不好。跟穗穗说的一样,你要自己想才去,而不是因为郭恒嫌弃你不会做饭你去学!!美女脑子清醒一点。」

    ……

    这一晚,在路穗穗一行人吃饭时,网上开始了男女骂战。

    有人觉得路穗穗说的是实话,也有人觉得她太女权了等等。反正随大家怎么吵,路穗穗毫不关心。

    吃过饭,她跟裴之行收拾好厨房,然后手牵手出门散步,跟老夫老妻似的。

    散步时,两人还跟刘国华林慧萍夫妻碰了面。

    “穗穗,你们也散步?”

    路穗穗点头,“林老师。”

    林慧萍看两人,笑着说:“我以为吃完饭散步是老年人活动。”

    路穗穗弯唇笑,指了指说:“这儿天气好,晚饭后散步很舒服。”

    林慧萍:“确实。”

    她跟路穗穗走一起聊天,偷偷说:“你老公蛮好的,一点架子都没有。”

    路穗穗扑哧一笑,点头附和:“是的。”

    她老公天下第一好。

    林慧萍感慨:“嫁人一定要擦亮眼睛。”

    路穗穗怔了怔,猜测她是说瞿雪羽和郭恒那事,她“嗯”了声,“要清醒。”

    两人相视一笑。

    她们都是女人,女人最懂女人,但有时候,女人也最不懂女人。

    怎么说呢,个人有个人的想法,你不能把自己的思想强加在别人身上。不合适,也没办法。

    散完步回家,路穗穗跟裴之行轮流洗漱。

    洗漱完,夫妻俩窝在客厅看电视,节目组这点还好,每个人家里都有一台电视,让他们消遣。

    电视开着,但两人都没认真看。

    路穗穗捧着手机,跟裴之行头对头开始看手机。

    观众都好奇两人在做什么,路穗穗和裴之行倒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就是在网上挑挂墙上的画,挑全身镜。

    挑好,路穗穗还得问店家,多久发货,几天能到。

    如果太晚发货太晚到,那她也没有买的必要。她主要是,想在走之前把这里装扮好。

    节目组说,这里等他们录制结束后,会成为打卡点,所以她想把这儿装扮的好看一点,再好看一点。

    “这个发货好慢啊。”

    路穗穗吐槽:“怎么一个全身镜还要等一个月。”

    裴之行:“……”

    他不知道,他没网购过。

    路穗穗哼哼:“换一家吧。”

    裴之行:“行。”

    两人挑到直播结束,路穗穗眼睛都累了。

    镜头一关,她跟没了骨头似的瘫在裴之行身上,“老公。”

    她喊。

    裴之行听她这声音,喉结滚了滚:“嗯?”

    他低头,碰了碰她唇角,“要跟我说什么?”

    路穗穗揉了揉眼睛,撒娇说:“困了。”

    裴之行哭笑不得,“去睡觉?”

    “嗯嗯。”路穗穗:“不想走。”

    裴之行了然,一把将人抱了起来。

    路穗穗得逞,唇角往上牵了牵,主动亲了下裴之行下巴,大声道:“谢谢裴总!”

    裴之行:“换个称呼。”

    路穗穗从善如流,非常听话的改口:“谢谢老公。”

    裴之行被她的话逗笑,弯腰将人抱进卧室。

    两人都洗漱过了,躺下就能睡。

    周围的摄像头虽然关了,但因为录节目的缘故,两人不好做太多太亲密的事。

    靠裴之行怀里,路穗穗还在玩手机。

    她垂着眼,正想问裴之行想不想上微博看看他们今天直播的情况,还没来得及问,路年年电话先来了。

    “姐!!”

    路年年喊:“睡觉了吗?”

    路穗穗:“正准备睡,怎么了?”

    路年年:“好气啊。”

    路穗穗:“怎么?”

    路年年轻哼,“瞿老师怎么傻乎乎的。”

    她看了直播,到现在还在生气。

    瞿雪羽和郭恒在路穗穗他们这儿吃了饭,吃过饭后,瞿雪羽说她跟郭恒什么都没做,主动想去洗碗。

    路穗穗自然会说不用。

    她说完,瞿雪羽还想说服她,觉得不太好意思时,郭恒直接说:“别去了,我们还容易把他们这儿弄乱,你笨手笨脚的,指不定还会把碗打烂,我们还是先回家吧。”

    这话一出,裴之行跟着道:“嗯,不用帮忙,我跟穗穗能搞定。”

    瞿雪羽抿着唇角看路穗穗,“抱歉啊穗穗,下回我来洗。”

    路穗穗:“没事的,回去好好休息。”

    ……

    这一段在直播时,被不少人骂了。

    路年年就是愤怒的人之一。

    她不是介意瞿雪羽真的没去帮忙洗碗,她就是生气郭恒说的那段话!你白吃白喝了,一点客气不讲也就算了,你还说自己的老婆笨手笨脚,你是个人吗?

    路穗穗听她骂了几句,忍俊不禁:“消消气。”

    路年年:“消不了,好气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男人。”

    路穗穗:“许礼不这样就好。”

    路年年:“那他不敢的。”

    路穗穗:“……”

    怎么感觉在吃狗粮。

    跟路年年聊了会,路穗穗挂断电话。

    她看向旁边听自己电话的男人,好奇不已:“裴总。”

    “嗯?”

    “我要是什么都不会,你会嫌弃我笨手笨脚吗?”

    裴之行缄默,盯着她看了片刻说:“那最好。”

    路穗穗:“?”

    裴之行亲了亲她唇角,轻声道:“这就意味着,你不会经历那些不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