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凤兄 > 第六十八章(我最喜欢哥哥...)
    寻瑜听到这个问题刹那,几乎瞬间就脸红了。

    他忽然张皇得不可思议,道:“为、为什么忽然问这个?”

    灵瑾失神地说:“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就是随便问问吧。”

    说到这里,灵瑾静默得异常,神情低落,像在等寻瑜的答案。

    寻瑜虽慌乱,但定了定神。

    过了一会儿,寻瑜回答的语气却超乎寻常的认真。

    他说:“我当然愿意。不过如果我将来与小型翼族的女子成婚,不是因为我对小型翼族情有独钟,而是因为那位牵动我心的女子,天生是小型翼族而已。”

    灵瑾听寻瑜这样说,惊讶地抬眸看向他。

    她的眼睛忽而亮了几分,像是在重新端详自己的兄长,仿佛在思索他话中的真意。

    灵瑾想了想,说:“哥哥,你可以对我说实话,我们是兄妹,你不必因为顾及我的心情,特意说安慰我的话。”

    寻瑜淡然道:“这就是实话。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不愿意?”

    “因为……你是凤凰。”

    灵瑾犹豫地说。

    “如果和小型翼族成婚的话,血统就会稀释,更不知道将来会生下什么样的孩子。凤凰作为翼国神族,血统还是很珍贵的,如果混血的话,你们将来的孩子可能就不是凤凰了。那就没有办法参加择君大典,以后的道路也会变窄……如果是小型翼族,可能连灵弓都拉不开。”

    “那又如何?”

    寻瑜嗤了一声,不以为意。

    他说:“我不在乎,世间又不是只有我一只凤凰。”

    他修长的凤眸看向灵瑾,说:“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将来与小型翼族女孩成了亲,我们又一起生了蛋的话,无论孵出来的雏鸟是什么样,都一定是我与心爱之人所孕育的生命。

    “我希望能尊重它自己的意愿,保护它坚强地长大,再让它自己去选择自己想要的道路。

    “如果它比较像我,那固然会少一些阻碍;如果像你的话……”

    灵瑾疑惑:“像我?”

    寻瑜一惊。

    他慌乱地改口纠正:“我是说,如果它是小型翼族的话,可以像你一样,去挑战自己想要的道路。”

    灵瑾“噢”了一声,明白过来。

    寻瑜凝视灵瑾,缓缓说:“小型翼族在某些方面的道路,确实不像大型翼族那么平坦容易。

    “但世间本来就很难有绝对的公平,不是原形,也有可能是外表、天赋、家境等等。很难有真正的完美,也很难有真正的一帆风顺,没有必要纠结于此。”

    “更何况,这也不能说是天生的劣势。

    “翼族之所以会逐渐分为小型翼族和大型翼族,就说明这两种体型各自有各自适应环境的特点和优势。

    “大型翼族的确能够飞得更高,体力更好,但是通常也很难做到像小型翼族那样灵巧,像小型翼族那样能轻而易举地躲藏在隐蔽的地方。

    “现在大型翼族会更受看重,是因为在过往,灵弓被发明出来以后,人们认为只有大型翼族能够使用灵弓。但未来某一天,或许规则就会有所变化……比如像竹依上君所预测的那样,一旦机关弓问世,原形就不会再成为射箭的桎梏。

    “总之,我不认为原形会是什么了不得的大问题。”

    寻瑜说得真挚。

    灵瑾安静地听着他说,好像有所思考。

    寻瑜看着灵瑾的样子,浅浅皱眉,问:“你长大以后,就很少纠结这些了,今日怎么又问这个?是不是今日在云鹤家,云鹤家的家主对你说了什么?”

    灵瑾没有正面回答。

    她说:“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今日第一次意识到,如果将来要成婚的话,我一个人的事情就会影响到两个人。我以为我自己可以克服的事,在其他人眼中,仍然是无法跨越的隐患。因为没有人能保证,下一代可以不用面对同样的困难。”

    说着,灵瑾自己似乎也还有些迷茫。

    她对寻瑜摇了摇头,说:“哥哥,我今日觉得累了,想要好好休息一会儿。我先回房间了。”

    说着,灵瑾转身要走。

    寻瑜不知自己是怎么想的,等回过神来,居然倾过身去,一把抓住她的手!

    “哥?”

    灵瑾迷茫地回过头。

    寻瑜对上灵瑾的眼睛,却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但他知道自己不愿让灵瑾这样低落地回去,度过一个不开心的夜晚。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说道:“你不用担心什么成婚不成婚的,你还小,而且……是其他人根本配不上你。将来你要是有喜欢的人也罢,要是没有,我……作为兄长,会一直陪着你。”

    寻瑜说完这些,已经耳尖通红,他不自在地别过脸去,显然觉得自己对妹妹说这些很怪异。

    他慢慢松开抓着妹妹手腕的手,道:“好了,你回去休息吧。”

    然而灵瑾愣了愣,却逐渐绽开笑颜。

    “谢谢哥哥。”

    她说。

    灵瑾缓缓转过身去,像小孩子一样抱住寻瑜的腰,将脸埋进他怀里,寻找依靠和安慰。

    她轻轻道:“哥哥最好了,我最喜欢哥哥。”

    “……别说傻话。还有,不要随便用‘最喜欢’这种词。”

    寻瑜被妹妹抱住,微微一怔。

    他回抱住灵瑾,然后不自觉地拧起脸,脸上是一种好像高兴又好像不高兴的古怪神情。

    他低声提醒道:“……要是有人当真了怎么办。”

    灵瑾茫然:“我没有随便用,只对哥哥说过。”

    寻瑜:“……胡说八道,你明明对爹娘也说过。”

    “有吗?”

    灵瑾愈发迷茫,显然想不起来了。

    她说:“应该是小时候吧。但是我最喜欢爹娘,也最喜欢哥哥。”

    寻瑜的脸色顿时黑了起来。

    他说:“那你喜欢的人未免太多了。”

    “可……那是爹娘啊。”

    “爹娘也一样!”

    寻瑜很不开心。

    他说:“反正不要到处乱用!算了……你快点回去休息好了。”

    他看着灵瑾疲倦苍白的小脸,似乎还是有几分担心,板着脸松开了她,然后将她往回屋的方向推。

    灵瑾疑惑地看了兄长一眼,觉得兄长的心情变得好快,像春天的天气一样。

    不过,她也的确累了,迟疑道:“那我……回去睡了。”

    “嗯。”

    寻瑜点了下头。

    灵瑾一步三回头,兄长一直在背后看她,直到她转过弯进了屋子,灵瑾再往那个方向瞧,才发现地上兄长的影子不见了。

    她关上门。

    寻瑜的话,的确让灵瑾的心情好多了。

    不过等到只剩下她一个人,这寂静的屋子,又安静得让她心头发慌。

    灵瑾在桌前坐下来,从袖中取出父亲的玉币和母亲的护身符,放在桌上。

    她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在云鹤世家中的场景――

    鹤发白眉的老人背着手,背对她站在空寂古朴的大殿中。

    殿中挂着一幅巨大的书法,上面写着《礼记?射艺》中的内容――

    【射者,仁之道也。射求正诸己,己正而后发。发而不中,则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

    老人就站在书法前。

    他雪发如瀑,开门见山地问:“灵瑾,你可愿回云鹤家?”

    那老人个子十分高大。

    云鹤世家似乎因为所有人都是大型翼族,且在大型翼族中也属于体型特别修长的,仙府连天花板都修得比寻常要高许多,更衬得灵瑾这样的小型翼族娇小可怜。

    灵瑾不得不使劲挺直腰杆,才显得自己在这个地方没有那么格格不入。

    灵瑾问他:“我听说过一些旧事,知道我生父为了与我生母成婚,不惜脱离云鹤家。现在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我父母早已仙逝,我也已经十六岁。在此之前,我生活中从未有过云鹤世家的痕迹,为什么事到如今,却又愿意让我回来?”

    云鹤家主说:“我早就猜到你会问这个。”

    当老人缓缓转过头来时,灵瑾发现,他的面容还算年轻,并没有头发表现出来的实际那么年迈,这是修为深厚的特征之一。

    而且,不知怎么的,灵瑾觉得他有点眼熟。

    老人说:“答案其实显而易见,不是吗。所以你不是在询问我,而是在质问我。”

    他顿了顿,道:“到底是能拉开碎天弓的人,长得这么小,却有几分胆气。”

    然后,老人不避地直视灵瑾的眼睛,坦荡地说:“不允许你父母成婚,是因为你母亲的原形是麻雀,一旦他们成婚,生下来的孩子未必是鹤族,甚至未必是大型翼族,那就无法拉开灵弓。

    “如今允许你回到云鹤家,是因为你能拉开碎天弓。即使在云鹤世家,也从未有人有过如此成就,但这显然是因为你有一半你父亲的血缘。这证明云鹤家的判断错了,我们竟然放任一个能拉开碎天弓的子嗣散落在外,在外人面前显得不光彩。

    “所以,邀你回云鹤家,既是在纠错,也是因为云鹤家想要你的成就,去继续光耀云鹤一族的门楣。

    “真话说起来不算体面,但事实就是如此,无论用什么冠冕堂皇的语句来修饰,道理都是一样的,不如直接与你说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