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聂青禾的古代好生活 > 如虎添翼(自己赚的钱格外香。...)
    她到了铺子里,发现珍珠已经来了,便招呼一声。

    珍珠看见她就眉开眼笑的,“姑娘,快来,我给你带了绿豆糕,还有香瓜、仙桃。这个桃子是三少爷特意让我带来给您尝尝的。”

    当地有一种有名的桃子叫六月半仙桃,据说引自鲁地的肥桃,经过高人嫁接侍弄又与当地的土质非常契合,长得越发肥美清甜。不过聂青禾从没在市场上见过,可能因为桃树都在大户家里,成熟以后不是送人交际就是自留享用,根本不可能拿到市场兜售。

    珍珠说柳家就有两棵这样的桃树,每年都结很多桃子,除了自家吃一部分,还会往知府、县衙送呢。

    “姑娘,您快尝尝。”珍珠殷勤得很,那架势完全把聂青禾当成了她家的主子小姐。

    聂青禾示意她放松一些,“珍珠,这里是铺子不是柳家后院。在这里你只需要好好学梳妆打扮,好好服务主顾,其他的没有任何需要担心做得不好的。”

    珍珠眨眨眼睛,笑道:“多谢姑娘,我晓得了,您的意思就是我不用讨好您。”

    聂青禾笑道:“对,不用奉承我,不用照顾我,只要你工作到位,你就放松休息。比如,也不用一口一个姑娘,你就叫我青禾吧,我也叫你珍珠。”

    珍珠:“好嘞,青禾姑娘……青禾。哈哈。”

    她去洗了两个桃子,给聂青禾一个,另外一个想给林钱两位掌柜。

    聂青禾示意她,“你自己吃吧,一个桃子也不够他俩分的。”

    再说了,他俩也是读书人,你让他俩分桃,只怕他俩会忌讳觉得暗戳戳影射他俩啥呢。

    珍珠就把桃子放在一边留着聂青禾一会儿再吃,她坐下来跟聂青禾分享街上的八卦趣事儿,最近的消息就是黄老板家又打架了。“我听说黄掌柜和他们老板娘吵得可厉害呢!老板娘骂他骂得可难听呢。”

    聂青禾:“谁家都有难念的经,他家里过得没那么痛快,不想着改善自家矛盾,整天想找别人的不痛快,实在是不该。”

    说了两句,聂青禾看她带来不少东西,她们也吃不完,就给洛娘子留了一个桃子和小香瓜,其余的让珍珠以三少爷的名义拿去分给其他人吃。

    上午有人来梳妆,是前儿预约的。聂青禾就让珍珠带她们洁面,回来以后她修眉,让珍珠梳头插戴,然后她给化妆。

    聂青禾一边做,一边教珍珠,除了修眉珍珠还有点犯怵那个刀片,化妆已经可以在聂青禾指导下完成。

    聂青禾道:“化妆最重要的一个原则就是妆面要清爽干净,不能脏,也不需要太浓。如果产品好的话,化妆的最高境界就是看不出来化妆。”

    不等珍珠说话,那个坐着的娘子扑哧笑道:“聂姑娘,我可真开眼了,第一次听说化妆是为了看不出来化妆。那大家会不会觉得白花钱啊?”

    聂青禾笑道:“让娘子比没化妆的时候好看,但是又看不出怎么化妆,娘子觉得好不好呢?”

    那娘子笑道:“自然是好的。”

    现在外面化妆还讲究浓妆艳抹,大红脸蛋子,粗黑的眉毛,而人家聂青禾这里却讲究化妆自求,真是新鲜。不过对比一下,那还是这样自然一些好看,她更乐意来找聂青禾。

    化妆以后,珍珠领人去付钱,聂青禾则收拾一下梳妆台,看看胭脂水粉有需要补充的,就记一下,回头去花想容买。

    “青禾!”窗外传来洛娘子清润的声音。

    聂青禾应声看过去,笑道:“洛姐姐,外面热,快进来。”

    洛娘子今儿用聂青禾教的办法随便挽了发,用大发网罩着,就自然又随性。她穿着白绫绣花裙子,上面月白色的薄绸衫儿,外面披了一件豆绿色的窄袖褙子,褙子衣襟和袖口边缘绣了精致的小朵山茶花。

    洛娘子手里摇着一把素罗团扇,轻轻松松地进来,脸上的笑容也清清爽爽的,半点不见昨儿的崩溃模样。

    聂青禾问她是走来的还是坐车来的。

    洛娘子打趣道:“你想我走来还是坐车来,还是你想见见我们家赶车的谁?”

    聂青禾疑惑道:“我为什么想见阿大阿二啊?”

    她只是想让洛娘子多出来活动,步行有利于健身,而健身有利于情绪稳定,缓解抑郁情绪。

    洛娘子看聂青禾都没问贺驭,心里忍不住有点埋怨贺驭,真是个木头,就不知道说两句好话讨好青禾。看,一转身人家青禾就给他忘了。

    她也不让聂青禾担心,就说自己是阿大送来的,晚上他还会来接自己。

    今儿早上她跟贺驭说以后要来聂青禾铺子玩,贺驭立刻就同意了。如果是以前贺驭指定不同意她天天来铺子,可能因为她这一次崩溃得太厉害,吓到他了,而他也愧疚扔了她的点心想要弥补,所以就很痛快地答应,还主动让阿大天天接送她。

    原本贺驭安排阿大赶车送她的,可她非要自己步行。因为聂青禾说过步行健康,反正路程不是特别远,她也没裹脚。

    珍珠过来跟洛娘子见礼,知道洛娘子是聂青禾救命恩公的姐姐,她也表示真有缘分,同时又有点警钟长鸣。

    三少爷是不是有点悬啊。

    她悄悄打量洛娘子,猜测洛娘子什么家境,在金台城地界应该不如柳家吧。不过三少爷只是庶出,如果贺公子是嫡出的,那怕是就有区别了。

    关键青禾看起来很喜欢洛娘子啊,两人挺亲近的样子。

    她心里默默对三少爷说了句对不起,在铺子里她是把聂青禾排在头里的。

    聂青禾把仙桃和小香瓜给洛娘子,说是珍珠带来的,聊几句她俩也就熟络了。

    上午过来修眉、买发网和清洁品的人也多,聂青禾忙起来就不和洛娘子客气,让她帮忙记账。

    洛娘子就发现聂青禾的账本很别致,是自己裁纸装订的本子,还特意画了发髻的示意图当封面,扉页上写着非常漂亮的小楷。字体却不知道学得谁家,结构松紧有度,笔锋流动圆润,潇洒自若,犹如美人跃然纸上。

    她看得欢喜,就把自己的字也写在后面。洛娘子的字秀美有余却又略拘谨,有些束手束脚,她抿了抿唇,有点不满意,就稍微模仿了一下聂青禾的字体,把字写得略松一点。

    她翻了翻又看到了那些123之类的符号,不明白是什么,就去问聂青禾。

    聂青禾正在教几个来洗头的妇人和孩子怎么正确洗头,让她们闭眼闭嘴,免得药液进到里面去,如果进去了也不用怕,直接清水洗洗手巾擦擦即可。

    她抽空给洛娘子说了一下。

    阿良听见张嘴就把数字歌背出来。

    洛娘子听得有趣,仔细思考了一番,又觉得很形象生动,她也记住了,“不曾想你们铺子还有这样好玩的。”

    阿良笑道:“都是聂姑娘弄的,我们就跟她学。”

    聂青禾立刻甩锅柳大掌柜和梦中仙姑,反正不是自己发明的,自己不立天才人设。

    她发现洛娘子的确是不擅长动手却非常擅长动脑的人,这些东西自己一说洛娘子就领会了,并且很能举一反三,在这一点上,她甚至比林钱二位掌柜还要敏锐。

    聂青禾夸道:“姐姐如果读书参加科举,肯定能进士及第。”

    洛娘子谦虚了一下,说自己就是看闲书,可不会写文章。她了解了聂青禾的记账模式,就开始帮忙记账,一开始对数字还不熟悉,难免要慢一点,慢慢地就越来越顺利快捷。

    等聂青禾告诉她几个心算秘诀以后,洛娘子的记账本领一下子突飞猛进。

    她不用打算盘,就能很快地计算一些数字出来,甚至连聂青禾教的竖式都不用。

    聂青禾:……真脑子快!

    她又开始不要钱地夸洛娘子算账快、脑子灵,“姐姐要是在铺子里,那绝对是一等一的大掌柜,大会计。”

    洛娘子:“大会计是什么?”

    聂青禾直接歪曲一下,“就是非常快地计算账目。”

    洛娘子咯咯笑道:“那我要当快计。”

    聂青禾就请她帮忙去找聂大力盘点一下库存,看看还需要补什么货,已经熬了多少洗发膏等等。

    洛娘子兴致勃勃,不但把聂青禾说的对好账目,还把聂青禾没说的一些项目也记好,比如洗头一次用多少,还剩下多少能洗多少次,什么时候熬新的洗发药液等。

    聂青禾看洛娘子对这个感兴趣,便多拜托她一些文字、账目工作。

    她觉得洛娘子如果每天来铺子,这样走走路运动一下,再在铺子里和不同的人说说话聊聊天,融入社会集体,然后做点擅长的工作,获得稳定的成就感,感觉到自己的社会价值,这三点结合起来,会对洛娘子的病有很好的疗效,时间久了是可以不药而愈的。

    关键要坚持。

    她就把自己说得很忙,忙不过来,然后希望洛娘子能每天来给自己帮忙。她拉着洛娘子的胳膊,“姐姐,你每天来帮忙,月底了我付你做会计的工钱。”

    她知道洛娘子不缺钱,但是通过工作自己赚来的钱和家里给的那是完全不同的感觉,自己赚来的工资本身就包含着社会价值、社会对个人的认可。

    她希望洛娘子能感受到外界和自己的联系。

    洛娘子先是推辞一下,“我又不会做什么,就是随便给你弄弄,你付钱给我,我反而不好意思。”然后她看聂青禾坚持要给她钱,便笑道:“那你不用给我太多。”

    聂青禾笑道:“我付给珍珠的钱,和她的劳动大体相称,同样我付给姐姐的钱,也会和你的劳动相对应。”

    账房学徒一个月是五百钱,出徒就可以一个月一两,洛娘子刚来就是五百钱。一个月五百钱,对聂青禾来说很容易,现在清洁品出货量大,等稳定以后,她就会再开发其他新产品。

    洛娘子一听聂青禾没有故意偏心她,是真的按照雇工的工钱给,立刻就挺直了腰板,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实际家里也没人指望她赚钱,更没人要求她赚钱,可她就是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厉害。

    家里那些只会嘲笑她梳妆不行、厨艺不精、嫁个没有爵位的男人的姐妹们,她们能自己赚来一个钱吗?能自己赚钱养活自己吗?她们有什么资格笑话她!

    哼!

    大中午的热浪滚滚,聂青禾感觉食欲不振,尤其厨娘手艺实在是不怎么样,她就提前去后厨说一声,借厨房自己做凉面吃。

    她跟洛娘子和珍珠一说,她俩都赞成。

    于是珍珠在铺子盯着,洛娘子去后厨给聂青禾帮忙。

    她最喜欢和聂青禾一起做饭。

    聂青禾还问问两位掌柜要不要吃,他俩寻思聂青禾一个穷人家的丫头会做什么好吃的?不吃!

    聂青禾就只做她们三人的,不给聂大力做是因为聂大力和陈子健他们有自己的定量,现在还不能搞特殊。

    在这里也不能吃纯白米饭和纯的小麦粉细面,但是小麦粉的比例有一半,已经比在家里吃得好太多。

    这样的杂合面不能做拉面,韧劲不足容易断,所以只能擀成博饼然后叠起来切面条。

    大锅烧开水直接把面煮翻滚一会儿,刚断生就可以捞出来过刚打出来的井水。

    因为调料和食材有限,聂青禾只能就地取材。小铁锅起油锅,爆香葱姜蒜剪进去两个珍贵的干辣椒,倒入一个搅拌好的鸡蛋液,搅拌出鸡蛋碎,再加入一勺农家酱,翻炒两下就好了,直接倒在面条里,愿意吃醋的再倒一勺陈醋,那酸辣可口的味道立刻让人胃口大开。

    另外煮面条的大锅直接烫一小盆生菜和青菜,捞出来沥干水用一点大酱拌着吃。

    再切两个咸鸭蛋,这小凉面吃的,又舒坦又开胃。

    珍珠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比我们家三小姐做饭还好吃!”

    聂青禾:“柳小姐在家还做饭?”

    珍珠:“对啊,长辈过寿,过年过节的,她也会下厨露一手。我们三小姐是跟名厨学过的呢。”

    当然,富家小姐学厨艺,主要是懂,并不在于一定要亲自动手。

    聂青禾就对洛娘子道:“洛姐姐,你瞧人家柳家小姐也不是非要事事亲力亲为的。”所以你以为做点心也没必要非得强迫自己动手。

    洛娘子点点头,“我晓得呢,下一次就喊你一起做。”

    珍珠脑子一热,就道:“洛娘子,那我能去帮忙吗?”她想去瞅瞅,看看贺公子啥样,自己三少爷能不能一战!免得洛娘子帮着贺公子把聂姑娘给拐跑了,那三少爷就没戏了呢。

    洛娘子吸溜了一口凉面,“自然可以。”

    聂青禾不知道洛娘子的饭量,面条做多了。她自己胃口小只吃了一小碗,珍珠吃了一大碗,洛娘子吃了大半碗,还剩下一小碗放在那里,聂青禾打算晚上临走之前吃掉。

    等她们三个去铺子上工,钱掌柜溜达到后厨,看到碗橱上的那一碗面,油汪汪散发着勾人的酸辣香气,忍不住过去尝了一口。

    啊,好吃!真好吃!

    他三口就吃得见了底,才想起来没给林掌柜留。算了,索性都吃光,就当不知道这回事。

    等他巡逻一圈回到铺子,忍不住跟林掌柜夸那碗面,实在是没吃够。

    林掌柜心细心眼也多,旁敲侧击地两三句话就知道钱掌柜吃了一碗聂青禾做的凉面,还是自己独吞了!

    林掌柜呵呵两声,低头扒拉算盘,不理睬钱掌柜了。

    钱掌柜:“不是,你别不乐意啊,就一小碗,真的,我两口就吃没了。”

    林掌柜:“呵呵。”两口,都没我一口!要是我一口也给你留半口。呵呵,没心肝的家伙儿,以后也别想我想着你。

    吃过晌饭,聂青禾邀请洛娘子和她们一起去后院大柳树下歇息。

    洛娘子听见旁边小院里有女人的说笑声,就好奇地问问。

    聂青禾告诉她那是勾发网的女工小院,张婆婆负责管理,一共有15个妇人,8个娘子,7个未婚女孩子。

    洛娘子很感兴趣,“我能去看看吗?”

    她知道很多铺子都有女工作坊,绣衣楼有绣花坊,绸缎布庄有织布坊,就寿衣铺子都有专门帮忙叠金银元宝、纸钱的女工呢,不过那里都是一些老婆子,没有年轻的女人。

    不过她以前从来没想过要去找个活儿干,毕竟她除了读书写字画画也不会织布绣花,更不缺钱,自然也想不到需要去找个活儿干。

    如果不是聂青禾邀请她来,可能她还会跟以前那样,崩溃以后自己躲在家里自我疗伤,等好一点了再出来溜达。

    她看聂青禾跟张婆婆几个打招呼,还跟每一个妇人聊两句,她很佩服聂青禾居然可以叫得出每一个人的名字。

    聂青禾笑道:“大热天的,晌午也休息一下。”

    北边屋子有炕,给张婆婆他们住,南边屋子都是空屋子,现在里面铺了干草和席子,还有矮几、茶具,后厨提供饮用水,晌午也能躺下小憩一会儿。

    有个婆子笑道:“聂姑娘,我们多勾一个就是一个的钱啊,还休息什么?晚上回家吃完饭早点睡呗。”

    其他人也都如此说,现在勾出来就是钱,她们自然不肯松懈的。

    洛娘子看她们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好奇道:“你们天天坐在这里勾发网,不累吗?会不会烦躁?”

    一个三十出头的娘子笑道:“这位娘子一看就是不差钱儿,不知道赚钱的爽快。我们家十天半个月吃不上顿肉,孩子们整天馋得哇哇叫,自打来这里勾发网,五六天就能买斤肉回去解解馋,再累也不觉得累啦。有钱赚,高兴来不及呢,烦躁啥啊。”

    洛娘子笑了笑,还真是这样,不说她不缺钱,就珍珠虽然只是柳家的一个丫头,她日常也不缺吃不缺穿的,并没有这样深切的感受。

    逛完小院,洛娘子也不想睡觉了,就拿了聂青禾的记账本还有记事本翻翻看看。

    她很喜欢聂青禾画的那些示意图,寥寥几句,就把核心画出来。

    下午她便模仿聂青禾的风格,帮聂青禾画修眉示意图、化妆示意图、发型解析图,一张宣纸上画了六副小图,然后用彩色颜料上色。

    洛娘子的工笔画、水墨画的水准和她的算术一样厉害,精美准确,配色清新雅致,非常耐看。

    林钱两位也跟着聂青禾过来看,频频夸赞,“画工着实了得。”

    珍珠也毫不吝啬地夸起来,“娘子的画,比我们大少奶奶的还好看!”

    柳家大少奶奶自认书香门第,一直营造才女人设,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在金台城也是有名的。

    聂青禾轻轻扯扯她的衣袖,示意她不要随便拿柳家的人来比了,看得出来珍珠在三少爷跟前没受太多约束,跟人熟了以后就不那么谨慎了。

    珍珠也意识到了,忙吐吐舌头,“娘子、姑娘,对不起,是我嘴上没把门儿的了。”

    不过她真心觉得洛娘子画画比大少奶奶好看,至于二少爷三少爷这些人就更不能比啦,聂姑娘做饭也比三小姐她们好吃。在柳家她自然不会说这些话,可能在聂青禾面前,聂青禾为人太和气又不喜欢说人是非就让她无比放松,敢说真心话了。

    既然聂姑娘不喜欢说这种比较的话,那她得注意不说了,免得聂姑娘不高兴。

    聂青禾只是怕她习惯了,万一其他场合忘记避讳说了难免得罪人,她和洛娘子不怕,珍珠一个柳家丫头怕是不会有好果子呢。

    林掌柜看了聂青禾一眼,也很满意她对珍珠的提醒,他越发觉得聂青禾这姑娘不错,善良却有锋芒,随和却懂礼,进退有度,值得深交。

    他跟钱掌柜说把这些画拿去书画店找裱糊匠裱糊一下,拿回来挂在墙壁和屏风上,这都是极好的宣传和装饰。他还请洛娘子再多画一些,到时候把铺子挂满。

    钱掌柜:“这个钱谁出?”

    林掌柜:“当然铺子出,难不成让你出?”

    钱掌柜就把画纸卷卷走了。

    聂青禾对洛娘子笑道:“姐姐你以后可千万不要再谦虚了,你说自己这不行那不行我还想办法安慰你,结果今儿一看,你这哪里是不行,你也太行了吧。”

    以后可不许再凡了。

    要搁现代,洛娘子绝对是国画、工笔画高手,要开那种考前特训班,都得一节课上千的那种。

    有洛娘子帮助,聂青禾感觉一下子如虎添翼。

    洛娘子顿时笑得像个孩子,骄傲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