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玄学女主 > 第 37 章(你可别打坏主意!...)
    这可能是戚敏批过最值钱的命,周家两兄弟都不是用银两,他们直接给官银票的,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一张票子,上书五个大字――纹银三百两。

    这字上盖了方朱红大印,这么轻薄一张纸,竟然可供戚家人舒舒服服过十年。戚敏做什么换来这个?不过是看看两位少爷的命盘挑着说了一些。

    目送周鹤延、周显和随同的管事周福离开后,戚敏低头看她今儿个挣来的这张大票子。

    戚鸿则麻溜的闩上门,目光炯炯盯着妹妹。

    “……你干什么?”

    问得好!

    戚鸿立刻来了劲儿,一口气反问了长串儿:“那个周少爷就是天赐良缘对不对?像这种豪族出身自己各方面都好只是身体奇差无比多吹会儿风都能病了但是命还不短的人怎么看都不会很多,翻遍了禹州也很难找出第二个吧?”

    戚敏活像聋了,并不理会亲哥,拿着刚到手的银票喜滋滋往里面走。

    戚鸿亦步亦趋跟着,嘴里还不停唠叨让别想逃避,老实交代,老天爷给安排的良缘是不是就这个周十一少?

    兄妹两个从前面纠缠到后面,就给当娘的和奶奶撞个正着。

    “鸿哥儿你干嘛?缠着你妹妹干嘛?”

    “不是说刚才来了个算命的?就看好了?拿的什么纸?”

    戚敏得意的把银票递给母亲文氏:“是命主给的分忧钱,这次的大方得很,竟给了三百两银票。”

    文氏就一懵。

    老太太更夸张,一个腿软往地上坐下去,坐得太快其他三个都没反应及时,只听见一声哎哟:“屁股!我屁股裂了!”

    ……

    ……

    当初二子四孙回村去接老太太是为什么来着?

    ――因为戚敏看出她最近不太顺,怕出意外。

    全家仔细了十来天,老太太平时做什么都有人在一旁守着,防到这种程度谁都觉得应该没事了,就算坏运气还没完全过去应该也没事了。

    现实出其不意的给了全家一棒子。

    戚老太太这一屁股下去,自己没爬起来,随后他们家就请了大夫。

    巧了不是?

    这天郎先生又去查看李老三的情况,就听见李家人在闲谈,说你看看就算家里有那么会算的,女神仙啊,事先已经知道运气不好要当心,该躲不掉的还是躲不掉。

    郎先生心下好奇,问了一声,就得到详详细细的说明。

    “我们在说戚家的,敏姐儿都看出她家老太太近来运势不对,说闹不好也要像老三一样。那个老太太先前自己在村里住,因为这都被接到镇上来了,大注意小注意的结果还是没跑调,刚才听说把屁股墩儿摔了。”

    “这就是命,所以说有些事还不如别知道,知道却躲不掉多难受呢?”

    “也不是那么说的……本来垮山那天戚老太太就该下地的,那波她躲过了,今儿个是摔了个屁股墩儿要躺十天半个月,能比被大石头砸中惨吗?我看还是化解了,只不过没化解干净,留了点儿给她。”

    “……”

    在郎大夫进镇之前,戚敏没少宽慰李老三婆娘,所以听说老太太摔伤了之后李老三婆娘已经去看过。他们现在还能一身轻松聊这事其实就不太严重,只不过摔伤的地方比较尴尬,最早去那个愣不知道该怎么看,后来才找了个治妇人病的女大夫来,说是错了位,女大夫给正回去了,让她躺着养几天。

    作为禹州名医,郎大夫很快就在脑子里还原了老太太可能的摔倒姿势,应该是脚往前滑屁股落地的。

    虽然像这样摔裂屁股的不多见。

    但是这个姿势并不奇怪。

    给李老三检查了双腿,重新上一遍药,缠好之后,郎大夫回到同周家少爷们一起暂住的院子,回去碰上两位少爷很有闲心在品茗对弈。

    他不欲打扰,去打了清水来想好好洗一下刚才碰过药膏的手,十一少爷好像是等弟弟出招等久了,转头问起郎大夫今天出诊的情况。

    本来对着棋局陷入纠结的十七少爷都抬眼看过来,嘴里抱怨说不下了,根本赢不了:“郎先生刚才去给那个伤了腿的换药去了?他怎么样?能好全不?”

    两位少爷都问起来,郎大夫就简单说了一下李老三的情况,总之恢复情况在意料中,比起李老三,更有意思的果然还是戚老太太屁股错位事件。

    他想到就有些忍俊不禁,周鹤延注意到,问:“碰上有趣的事了?”

    “……那个戚家,出了女神仙那一家,您二位上午才去过应该印象很深刻吧。”

    倒是意料之外的说法,周鹤延没料到,都没立刻有反应。

    周显惊讶得更直接:“她家能出什么事?有个那么会看的盯着还能出事?就上午那会儿她快把我和十一哥的老底揭了,没见过这么可怕的姑娘。”

    似乎是从哥哥的眼神里感到压力,周显反省了一下自己的用词:“……是吧,用可怕来形容一个姑娘是不太对,但经历了险些被扒掉里衣赤条条见人的状态十一哥你难道不认同我吗?”

    “只是豁达直爽一些,不是你那样说人的理由。”

    “是,我反省了,郎先生你接着讲,女神仙家到底怎么了?”

    “他们家老太太臀部摔伤了。”

    “这有趣吗?”“这哪里有趣?”

    “您二位别在心里骂了,我知道老太太摔伤不是好笑的事,真正有趣的是在至少十天前戚姑娘就看出老太太近段时间有坎坷稍不注意就要负伤,她把这事告诉了全家所有人,他们家人近来非常小心,意外还是在大家眼前毫无防备的发生了。”

    这顶多是说天命不可改,值得会心一笑?

    看两位少爷还是一脸莫名,郎大夫再不吊胃口,直接说了:“我听说老太太会一屁股坐下去是因为受到惊吓,受到惊吓是因为两位少爷去算命给太多了。”

    ……

    ……

    “这还能跟少爷我扯上关系?????”周显惊呆了。

    周鹤延沉思了会儿:“不,这和十七弟并不相干,姑娘看的是我的相,银票是我授意福叔给的。”

    这么有担当吗?

    “可在人家眼里我俩不是一家人?还用细分?”

    “我得亲自过去表达歉意。”

    周鹤延坚持认为他得走一趟,甚至带去了郎先生。十一哥乘轿出门以后,周显总感觉这里面有点问题,一时间又没想到是什么问题。

    另一边,戚鸿听见叩门声出来一看发现来的居然是他,也很惊讶。

    他惊讶得太明显,周福赶紧解释:“少爷听闻贵府的事,觉得抱歉,带郎先生过来看看。”

    不止是来看看吧,你抱着好几个盒子又怎么说???还有啊,我奶奶是自己见识浅……怪不着谁,别人抱什么歉???

    戚鸿正要婉拒不收,戚敏竟然走出来了:“……怎么回事?周少爷做什么又来?”

    “戚姑娘看不出吗?”

    戚敏看看他本人,看看旁边那个明显是大夫的,再看看捧着几只锦盒的大管事。照这个阵势就算不会读心也猜到了,戚敏当场扶额:“我说你该不是因为听说我奶被三百两吓得那什么觉得自己有责任赶紧过来赔罪吧?接下来是不是要说对不起你没想到是你给得太多了?……很欠打啊。”

    周鹤延被她说得笑出来,又想到时机不对这不合适,他忍住:“我想帮一些忙,毕竟方才从姑娘这里得到了不起的鼓舞。”

    “多谢你哦,但不用了,少爷你听我一句劝别在镇上浪费功夫,李杜两位先生你们见不到,再待下去会被为好处来的麻烦精纠缠,没其他事的话可以回家去了。”

    周鹤延甚至没被请进去,就被打发了。

    有心想问戚敏的打算,有没有想迁到县城或者更大的府城去发展?但好像没熟到那份上,话到嘴边没说出口。戚敏一派淡定关了门,随后冲老哥飞个眼刀:“你可别打坏主意!”

    戚鸿表示迷惑。

    戚敏拽着人往里面走了两步,离大门口远了才说:“你别想促成我这个天赐良缘,看看人少爷的做派,那是真大户,禹州豪族,再看看咱家……你觉得合适?”

    “我不知道,但天老爷觉得挺合适,是他的安排。”

    戚敏一噎:“来看个相就给三百两,听说咱奶那个啥还上赶着来送大夫送药,他多败家你瞧瞧!败家子病秧子占齐活了!”

    戚鸿斜眼。

    这是什么故意抹黑行为?

    别管给三百两还是送大夫送药那是败家吗?对他来说算败家吗?难道不是传达善意?

    这都不重要了:“夸他的话也是你说的,上午还说人除了身弱样样好,改口改得也太快了。不过妹啊……虽然我感觉这个周十一少人不错,看起来特别像那回事,但作为哥哥我肯定还是和你站边的,在大是大非上我能拆你的台?真没必要跟老哥扯这些,我压根没想把事情捅到咱爹娘那边去。”

    戚敏顿觉满意,刚萌生出些许的感动就听见熟悉的发问声:“什么不能捅到我和你娘这里?你们在背后谋划什么事情?”

    兄妹两个一惊,顺着看去只见秀才爹一脸狐疑站在不远处,似乎准备进书房,刚好走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