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我有一条仙女裙 > 第四十章(“顺路”。...)
    第四十章

    一个月前。

    陈亦行:世界真小,小到出门就能碰见隔壁邻居。

    楼道有她,便利店有她,煎饼铺有她,哪哪都有她。

    一个月后。

    陈亦行:世界真大,天大地大,没一个地方能碰见她。

    楼道没有。

    便利店没有。

    商业街没有。

    连续三天夜里敲门,连她家里也没有。

    是的,连续三天,陈亦行没有见过赵又锦一面。

    夜里敲门,隔壁也是静悄悄的,无人应声。

    起初怀疑她是故意无视他,但后来屡屡“经过”阳台,都发现对方屋里一片漆黑。

    查了楼道里那只隐秘的监控后,陈亦行才知道她没有回家。

    整整三天,夜不归宿。

    他心脏倏地紧缩,有个不好的念头凭空冒出:该不会出了什么意外?

    打开微信,两人的聊天界面还留在三天前,他深夜发去一句对不起,回应他的是被单方面删除的提示。

    陈亦行目光沉沉盯着那行小字,又试了一次,发了个问号过去。

    屏幕上又一次弹出同样的提示:

    “小赵今天也很努力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好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陈亦行:“……”

    没能等到第二天,他只沉默了几分钟,就给于晚照发了条信息。

    Eason:帮我个忙。

    于晚照:What?

    Eason:前天晚上,我隔壁邻居下车走人后,就没回过家。

    于晚照:所以?

    Eason:我担心她出事,你发消息跟她确认一下。

    于晚照:你不能自己问?

    陈亦行的指尖在屏幕上停留两秒。

    Eason:我还要脸。

    于晚照沉默了下,试探道:真的是因为要面子吗,还是因为……

    于晚照:你被拉黑了?

    Eason:?

    Eason:你哪来这么多话?让你问就问。

    从这恼羞成怒的语气里,于晚照明白自己真相了。

    强行按捺住已到嘴边的讥讽:啧,您也有今天?

    没办法,心地善良如他,一般不做落井下石的事。

    两分钟后。

    于晚照:她没事,你放心好了。

    Eason:她回你消息了?

    于晚照:没,我去她朋友圈逛了一圈,人活得好好的呢,压根儿没受你什么影响。

    接下来是两张截图。

    长年累月不发朋友圈的赵又锦同学,破天荒在这三天里发了两条动态,欲盖弥彰似的,想要证明自己过得很好。

    第一条:PentaKill!!!

    配图是一张英雄联盟游戏图,画面上的人物是个忍者,戴红色面具,非常帅气地站在敌方基地前跳舞。

    大概是评论区都在夸她,她不好意思地回了一句。

    小赵今天也很努力:不是我,是李煜啦。

    第二条:狗东西跟我抢电脑!

    配图是凳子上两只挤来挤去的屁股,外加桌上两只手。

    一只小巧玲珑,一看就是女孩子的手,扒拉着鼠标不放。一只修长干净、指节分明,属于男孩子,一巴掌捂住半只键盘,丝毫不相让。

    于晚照贼兮兮地感慨:哎,这事儿也挺伤感。有些人还在为自己的冷嘲热讽说错话而彻夜难眠,有些人她压根儿不在意,日子过得还挺嗨皮。

    于晚照:不过,这是夜不归宿,宿在别人家里了?

    于晚照:等等,看看这手,再看看这名儿――李煜!妹子交男朋友了???

    于晚照:哎哎,都屁股挨屁股了!!!

    良久。

    Eason:那是她弟。

    Eason:脑子里都装的什么黄色废料?

    于晚照:………………

    确定赵又锦安全无虞,陈亦行放下心来。

    但随即就不是滋味了。

    诚如于晚照所说,有的人因为自己说错了话,深刻反省,寝食不安。

    而有的人……

    优哉游哉回了老家,乐不思蜀。

    说起乐不思蜀,陈亦行眉宇不易察觉地微微一拧。

    心情像是梅雨季节,潮湿氤氲。

    她为什么不回家?

    是因为,不想看见他?

    再三拿起手机,偏偏对方删除了他,消息发不出去,朋友圈的动态也看不见。

    陈亦行烦躁地扔了手机。

    ――

    赵又锦的确乐不思蜀了。

    在舅舅家住了好几天,吃好喝好,小日子过得很滋润。

    跟行风对接了两遍采访稿,对方很快给予满意的答复,大功告成。

    定稿后,季书也很满意,略带调侃道:“这回咱们民生组要艳压群芳,扬眉吐气了。”

    不同于赵又锦的低调为人,她的文字辛辣老道,客观犀利。

    似乎在文字世界里,她不再束手束脚,得以驰骋天地。

    只是――

    在舅舅家住的第三日夜里,洗漱时,李煜脖子上挂着毛巾,出现在她身后。

    两人在镜子里视线相对。

    李煜:“什么时候回去?”

    赵又锦在刷牙,吐掉泡沫,含糊问:“怎么,这就想赶我走了?”

    “没。就想看看你准备在乌龟壳里缩多久。”

    赵又锦:“?”

    李煜从镜子里审视她,“咱俩一块儿长大,在一个屋檐下住多少年了?”

    “……”十六七年吧,赵又锦心算了下。

    “你哪回不是遇到事就跑回来当几天乌龟,满脸岁月静好的样子?”

    “……”

    她有吗?

    赵又锦在认真回想。

    “你有。”

    李煜一眼看穿她的想法,顺便数给她听。

    “初中的时候,你那个同桌校霸整天欺负你,揪你辫子、捉些虫子吓唬你,你就是这么闷头缩回家里。问你怎么了,死活说自己肚子疼,请两天假养病,就是不肯说实话。”

    “……”

    “高一分科那年,你想学理,你们物理老师嫌你没天赋,直白地说你的脑袋可能不适合走理科。你大受打击的时候,也是这么副温顺无害的样子回到家来,说吃不惯学校食堂,想在家住几天。”

    “……”

    李煜:“洗漱完了?那就让位,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赵又锦默默让开,看他摘了脖子上的毛巾,老神在在刷起牙来。

    含着泡沫呢,还不忘在镜子里瞥她一眼。

    “说吧,这次又是谁招惹你了?”

    赵又锦失神片刻,才慢慢地说:“没谁招惹我。”

    “那你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是我……”她迟疑着,苦笑道,“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早知道隔着千山万水,距离拉得再近,也不在一个世界,何必自讨苦吃。

    李煜从镜子里看她半天,神情莫测地说:“哦,感情问题啊?”

    呸。

    他吐了满嘴泡沫,又咕噜咕噜漱了口水。

    “那恕我无能为力。”

    拿毛巾擦擦嘴,他优哉游哉地说:“小爷我玉树临风,人称二中女神收割机,你这种问题我还从来没遇到过呢。”

    赵又锦往他脑门儿上拍了下,“难怪成绩不好,心思都花游戏和女生身上了!”

    下一句才想起来辩驳:“才不是感情问题!你懂个屁!”

    ――

    赵又锦没有回家的第四天,行风的内部气氛更加低迷。

    事实上,公司里的低气压已经持续好几天了。

    起因是某位boss似乎心情不佳,开会时总是绷着个脸。

    当时主管汇报工作,进程略显拖沓了,还找理由粉饰太平。迎接他的倒也没有什么冷嘲热讽、严肃批评。

    只不过是一声钢笔摁在桌上的声音。

    以及。

    陈亦行扫他一眼,起身走了。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大家都感受着这冰窖一样的氛围,你看我,我看你。

    于晚照无语地指指那主管:“换平常顶多挨顿批,这回撞枪口了……”

    气压从此刻开始,无限低。

    最后是小李忍不住,去茶水间泡咖啡时,特意多泡了杯去找于晚照。

    “老于,想个辙呗。”

    “什么辙?”

    “想个辙,让老大别再这么释放低气压了。”小李心有余悸指指外面,“干咱们这行要的是下笔如有神,代码自由飞。你看看大家伙儿,这会儿都战战兢兢的,干起活儿来也不得劲儿啊!”

    小李好说歹说,求祖宗似的哄着他。

    最后于晚照点头了。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哄老陈,这事儿还得交给他。

    唉,就说行风离不开他吧。

    午休时间,于晚照去了趟陈亦行办公室,屁股往办公桌上一坐,“干嘛呢,还不下去吃饭?”

    陈亦行的视线扫过来,“没椅子?”

    换做平常,于晚照会插科打诨,“坐一坐桌子又不会塌。”

    但眼下这位心情不佳,他十分乖巧地从桌子上跳下来,安分守己坐在了椅子上。

    无视陈亦行的眼神,他老神在在来了段开场白:

    “哎,我说,你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

    “妹子折腾你,你就折腾我们,大家都有意见了。”

    “芝麻大点事,不就是想看看妹子现在不回家了吗?来,哥给你出点主意。”

    于晚照转了转眼珠子:“俗话说得好,相逢即是缘,坐下聊聊天。”

    “大家面对面,恩怨都不见。”

    “这样,要不我们顺路经过一下她的公司?”

    “你什么时候加入的德云社?”陈亦行缓缓开口,“以及,脑子是个好东西――”

    “OK,我懂,一会儿就捐。”于晚照自行补充完整,准备出门再想想辙。

    走到一半――

    “回来。”

    身后传来陈亦行的声音。

    一小时后。

    新闻大厦楼下。

    陈亦行在车里酝酿片刻,到底去还是不去。

    于晚照出的主意是馊了点,但来都来了。

    他看了眼表,踩在两点整,上班时间,踏入了新闻大厦的电梯。

    抵达十八层时,有些诧异。

    大厅空空如也,人影都没几个。

    这不是工作日吗?怎么,《新闻周刊》集体放假了?

    陈亦行脚下一顿,不远处的总编办公室门却忽的开了。

    隔着半透明百叶帘,付世宇一早看见了他,开门冲他招手,“陈总,这边!”

    陈亦行进了办公室,落座。

    付世宇亲自替他泡茶:“铁观音还是龙井?”

    “龙井,谢谢。”

    袅袅白雾里,付世宇说:“说好三点到,你还提前了。”

    “恰好手头无事。”

    “好在我今儿帘子拉开了,不然瞧不见你,这大厅里又人去楼空的,指不定没人接待你。”

    说到这,陈亦行“不经意”问起:“今天什么日子,员工都放假了?”

    “哪能啊,大周二的,放什么假?”付世宇泡好茶,端来桌上,一杯递给他,一杯自己捧着,笑呵呵坐下来,“今天公司开阳光运动会,大家都去顶楼了。”

    “……”

    果然是馊主意。

    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来偶遇,人家上楼开运动会去了。

    ――

    新闻大厦的顶楼是个足球场,平日里对会员开放。

    今日是《新闻周刊》的阳光运动会,这是公司传统,半年开一次。

    于是顶楼足球场被征用。

    “又锦,快,快快快,该我们了!”

    冯园园风风火火从检录处跑来,一把拉起赵又锦。

    场地有限,运动会规模也不大,所以项目多以趣味性为主。

    赵又锦被冯园园拉着,一起报了个两人三足。

    季书蹲下来,亲自替两人绑绳,一边绑一边笑:“不用你们跑第一,别拿倒数第一就行。”

    冯园园:“季书姐,你可别小看我,我以前在学校可是运动健将!”

    赵又锦立马表示:“那我肯定拉你后腿。”

    冯园园:“……”

    冯园园:“这还没跑呢,你就开始唱衰了!”

    季书笑着指指一旁的空地:“这不还有两分钟才开始?你俩先试试,步调得一致。”

    两人听话地走到一旁,冯园园喊口号,一二三,两人就开始走。

    之前也没练过,赵又锦想的是反正就凑凑数,图个乐子,之前看过别人玩这个,也不觉得有多难。

    结果轮到自己,才发觉……

    三两步,两人就跌作一团,狼狈不堪。

    冯园园:“你慢了!”

    赵又锦:“是你太快了。”

    两人又试了一次,比第一次走得远了些,但最后还是跌跌撞撞栽倒在地。

    季书在一旁笑得不行,“算了算了,倒数第一就倒数第一,你俩一会儿别摔伤了就行。”

    主席台上很快叫出两人的名字,两人三足比赛正式开始。

    一起比赛的共有六组,十二个人。

    大家集体站在跑道前。

    枪响之前,冯园园还在叮嘱:“一会儿我喊口号,你就跟着我的节奏来,一二一,一二一,这个节奏。OK?”

    赵又锦:“OK。”

    各就各位。

    预备――

    裁判一声枪响,开始计时。

    围观的同事们在两旁加油,有人吹口哨,有人尖叫。

    起初还挺顺利,冯园园喊口号的节奏不算太快,两人比排练时走得更稳。

    结果相邻赛道的两个大高个,因为腿长的优势,很快超过她们俩,一路向重点疾步而去,默契惊人。

    冯园园不服输,略有些急躁,口号喊着喊着,越来越快。

    两人三足重在稳,最忌讳临时变速。

    都跑过二分之一的路程了,随着口号变速,两人的步伐越来越乱,歪歪扭扭。

    偏冯园园还很着急,一个劲往前赶,几乎是拖着赵又锦在跑。

    “坚持一下,快到终点了!冲冲冲!”

    “园园你慢点,这样不行――”

    话音未落,两人的步伐乱作一团,也不知是谁绊了谁的脚,扑通一声,两人朝前栽去。

    怪事来了。

    道旁不知哪冲出个人来,在两人步伐开始变乱的一刻,就已经开始朝这走。

    眼见她们摔倒,他一个健步窜上来,双手一伸,稳稳地接住了赵又锦。

    遗憾的是,这是两人三足。

    赵又锦的左脚和冯园园的右脚绑在一起,一个人倒是被接住,在半空中稳住了,另一个……

    冯园园扑通一下,以狗啃屎的姿势栽倒在地,啃了一嘴草。

    赵又锦原以为要摔跤了,也做好了狗啃屎的心理准备,哪知道被人一把捞住,脸都埋进了对方胸口。

    她的第一反应是:还好今天没擦粉底,不然得蹭人一身粉了!

    然后才后知后觉发现――

    鼻端萦绕着熟悉的味道。

    清冽中带点温度,像仲夏夜的藤蔓。

    那人牢牢架住她的胳膊,声音从头顶传来:“还好吗,伤到哪没?”

    这声音――

    赵又锦浑身一僵,抬起头来。

    看清眼前捞起她的是谁,脑子里只有四个字:冤家路窄。

    第二个念头:您不如松手,让我摔一跤得了。

    ――

    “行风的陈总,陈亦行先生。认识吧?”付世宇笑吟吟地介绍道。

    距离两人三足比赛已过去十分钟。

    几人站在足球场边,一人端了杯总编特助送来的咖啡,闲聊起来。

    赵又锦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认识。”

    余光瞧见,季书和冯园园站在不远处观看她的表演。

    付世宇:“是这样的,陈总今天在附近办事,就顺路过来一趟,谈点公事。”

    赵又锦盯着地上,瞥了眼男人那双做工精致的手动皮鞋,对“顺路”二字稍微咀嚼了一番。

    真的是顺路?

    就当是来谈公事的吧,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一介小小实习生,微不足道,哪能和陈总的公事扯上关系?

    付世宇:“小赵啊,陈总跟我表扬了你,说是你之前给行风做的那篇专访报道,很有想法,独具特色。”

    赵又锦:“……谢谢陈总。”

    付世宇说话的全程,她都表现得非常恭敬,一派乖巧。

    就是一眼都没朝陈亦行那看。

    付世宇点评了下她的稿子,然后言归正传。

    “行风年后会推出升级的安全系统,出于对上次采访的满意度,陈总决定,把这次的独家专访也交给我们周刊。”

    赵又锦微微一怔。

    “既然陈总很满意你的工作能力,我刚才也问过他的意见,这次的专访任务就继续交给你了,赵又锦。”

    她更诧异了,下意识抬起头来,看向对面的人。

    他一身大衣,领口开了颗扣,一派从容站在那。

    头顶数十盏灯照耀天地,炫目的光仿佛都打在他身上,矜贵又俊朗。

    他的目光定定地落在她面上,云淡风轻,仿佛真是顺便路过,顺便谈谈公事,再顺便把这个专访机会交给她。

    须臾,赵又锦收回视线,“总编,我只是个实习生,这么大的事交给我,可能不合适……要不让季书姐再定人选吧?”

    她没看陈亦行,但也能察觉到他的视线突然灼热起来,像激光一样扫射着她。

    付世宇也愣了下,机会难能可贵,换做平常是绝不可能交给实习生的。

    他以为赵又锦会感激涕零呢,怎么这个反应……?

    “虽然是实习生,但是你的工作能力很不错,也得到了陈总的首肯。”他笑着拍拍赵又锦的肩,“别妄自菲薄啊,小赵。”

    “可是这次任务实在太重要,我经验不足,办起事来束手束脚,恐怕不能让陈总满意。”

    陈亦行看着她,不疾不徐道:“没关系,我可以配合你。”

    赵又锦:“……”

    “一次不行,那就配合两次、三次。”顿了顿,陈亦行温文尔雅地笑笑,“我这个人,很有耐心。”

    赵又锦:“………………”

    要不是这是室内足球场,她倒是很想抬头望望,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了。

    有句话在嘴边,因为不当讲,她也按捺住了――

    “您要是有耐心,这世界上还有没耐心的人吗?”

    她不看陈亦行了,不管他此行是出于何种念头,是因为出口伤人想要弥补,还是别的什么。

    高高在上的施舍,赵又锦不想要。

    只可惜她的推拒很快被付世宇打断。

    “陈总也考虑了多种因素,最后还是选择信任你,这就是要给你们年轻人锻炼的机会,还不谢谢陈总?”

    付世宇深知,有些事适当推辞是谦虚,过分谦虚就不妥了。

    他干脆利落,一锤定音。

    赵又锦又挣扎了下,但接触到总编的眼神,深知这趟任务是跑不掉了。

    顿了顿,她平静地抬起头来:“谢谢陈总和总编的信任,我会尽力而为。”

    公式化的语气。

    刻板的标准笑容。

    直到被付世宇客气有加地送出大厦,陈亦行都还停留在那个笑容里。

    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体验。

    心情似乎比来时更加糟糕。

    他黑着脸,开车回到行风。

    在全员期盼的目光里,于晚照像风一样迎了上去,太监似的殷勤伺候在旁,小声问:“怎么样,见到妹子没?”

    “嗯。”

    “当她领导的面夸她工作能力强,稿子写得好了吗?”

    “嗯。”

    “那,妹子答应给你做度假专访了没?”

    “嗯。”

    哦嚯嚯,那就大功告成了!

    行风危机解除!

    于晚照回头冲偷偷看这边的大家比了个OK的手势,松口气。只是高兴了没一会儿,就忽然察觉到,眼下的氛围似乎并没有比之前轻松多少。

    冰窖还是那个冰窖。

    冰山大魔王也还是持续散发着低气压。

    他狐疑地抬起头来,困惑道:“既然事情都解决了,你怎么还不高兴?”

    他怎么还不高兴?

    陈亦行平静地看着于晚照,说:“下次再出这种馊主意……”

    于晚照:嗯?

    “我就送你去非洲谈生意。”

    于晚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