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鼓舞 > 第十六粒药(疼痛)
    女生摔门而出的一瞬,陈是胸腔内部也像被狠狠一轧,剧烈地跳疼起来。

    他站在原处,没动,唇抿得死紧。

    下一刻,他倒抽口气,追了出去。

    电梯口不见人,陈是扬眸扫一眼闪烁的楼层数字,啪啪连按多下下行按钮。

    确定自己急躁得等不了,他扭头往安全出口走,一边低头拨通归庭月的手机号。

    无人接听。

    气喘吁吁地冲出楼道时,他在茫无人烟的夜幕中高喊归庭月的名字:

    “归庭月——”

    身后的感应灯亮起几层。

    “归庭月——”陈是又唤了一声,声线如撕裂苍穹的靛色闪电。

    三楼住户拉开窗子叫骂,声音比他还大:“几点了!喊什么喊!”

    陈是喉结微动,快步往前面那栋跑。

    归庭月停在自家楼下,刚取出钥匙准备开门,旋即被这两声定住。

    她手停住。

    迟疑的几秒,侧面已经传来急促的鞋履声,伴着风中的草木瑟响,归庭月不敢看,加速将钥匙往锁眼里插,好像在开车逃亡。

    可她心太乱,根本找不准方向,几次尝试无果,她挫败地垂手,再度潸然。

    陈是停在台阶下,没有上前。

    而她在台阶上方,背对着他。

    她的肩膀在发抖,因为无法压抑的低泣。

    “归庭月,”他今天第三次叫她名字,但沉闷了许多:“对不起。”

    这么些天来,她的名字在他口中基本是嫌弃的,戏谑的,讥诮的,漫不经心的。

    但这个晚上,她听到了更多陌生的情绪——焦切,慌张,诚恳,歉疚。

    泪珠大颗大颗地往外冒,归庭月抹了抹,回过头,抽噎着说:“没什么对不起的。”

    她双眼碎莹莹,像开裂的水晶:“我确实不了解架子鼓,也骚扰了你很多天,你今天能说清楚也好,不然我还在这边自以为是,一厢情愿。”

    陈是还在低处看着她,一言不发。

    “没关系了,”归庭月抽一下鼻头,双手拍拍腿侧,故作无所谓实则艰辛得要死地,笑了下:“我先回家了。”

    说完又背过身,翻找钥匙串上的楼道钥匙。

    它们已经在她手掌里抵出血印。

    “归庭月。”他再次叫她。

    女生胳膊一僵。

    身后的声音停了一瞬,接着说:“我不是个值得依靠的人。”

    归庭月回过头去。他没头没尾的话,让她双眼再次涨潮。

    “我没几个朋友,也不会带女孩回家,”男人立在那里,瘦削苍白,像是时刻会崩塌的雪雕:“但我曾拥有过自己的乐队,还在圈子里火过一段时间。”

    “事实上玩音乐是个很费劲也很烧钱的事情。”

    陈是眼皮微垂,继而抬起:“我目前的各方面状况都不值得你为我这样。”

    “搬来这里之后,我不想认识任何人。”

    “但你是个例外。”

    他望过来的面色平静到黯然:“我也是七岁开始学鼓,但我跟你不一样,我是业余鼓手,练鼓是兴趣爱好。我大学就在这边念的,专业跟音乐没半点关系。大一心血来潮组乐队后我才真正开始学着做一名乐手,那时我们几个跟疯了一样没日没夜地练习,磨合,写歌,直到能登台演出。”

    “因为这个我已经三年没回家,跟父母也已经三年没联系了。”

    “结果一毕业就解散了。”

    “之后我就消沉到现在,一年了。”

    “每天除了打鼓不知道还能干什么,但不打又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活着。”

    他微不可查地勾勾嘴角:“你说我还能敲,可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我的鼓声已经跟着乐队一起死了。”

    归庭月偏头,捂紧了嘴,哭得要发出喘声。

    陈是很轻地呵了口气:“归庭月,你没有任何问题,是我这个人,跟我的鼓声,都配不上你的喜欢。”

    归庭月抵了抵湿红的鼻头,在极力调节,逼迫自己不要发出嘶哑难听的哭腔:“我问你……”

    她彻底转过身去,居高临下,直视着他:“如果没遇到我,你打算做什么?”

    陈是没有立刻回答,少晌,他说:“不知道。”

    归庭月说:“过去我也不知道,可我遇到你了。”

    陈是睫毛轻微地一颤。

    归庭月断续说着:“我说你的鼓声已经死掉了,我怎么听不出来,你是不是觉得我只是喜欢你的鼓声?”

    “不是的,”她声调变急,几度潸然,又硬生生憋回去:“我喜欢的是你鼓声里的生命力,这种生命力只有你能发出来。所以我买望远镜,我想看看拥有这种力量的人,我想认识拥有这种力量的人,我就是想喜欢拥有这种力量的人,你说不配就不配啊!”

    她近乎叫嚷和嘶吼:“你说的能算什么啊!”

    话音刚落,一阵夜风劲疾刮过,几扇楼道窗户陡亮,似沉静的夜晚被惊开睡眼,惶然瞄四下。

    陈是半刻不眨地盯着归庭月,眼底渐起光芒。

    冲动的发泄总伴着后知的羞怯与愧悔,归庭月面红耳烫,别开视线。

    余光里,男人忽的疾步走上台阶。

    归庭月脚后跟离地,在掂量是否要往后躲避。

    毫无反应当机,她重心偏移,被直接拖入一个胸膛。

    归庭月心脏狂跳。

    非常紧密,温热,有能量的拥抱,像一种全身性地注射,从他们挤压相贴的每一处,往她体内蛮横地渗透,带着痛感,格外真实。

    她几乎能感觉到自己的每一道血管在奔流,进而沸腾,滚烫。

    她与冷静的夜完全隔断。

    男人身上本还恼人的酒气,变成甜美的香水,她在午夜飞行,空茫的头顶有了橘彩星光。

    归庭月听见了自己的颤音,在问他:“你……是在抱我吗?”

    耳尖上方的嗓音透出一种“没救了”的无奈:“不然我在抱谁?”

    归庭月摆不出确切的表情,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你们鼓手抱人都这么用力的吗?”

    她说着,两边胳膊微抬,指尖擦过他衣料,想触碰又收回。

    陈是松开她,低声问:“抱疼你了?”

    归庭月热泪盈眶,很大幅度地点了点头,语无伦次:“嗯,就是……可不可以再抱一下?还是刚才那种程度的。”

    他不假思索地,再次揽住她。

    归庭月激动地呜咽:“原来就是这种力量。”

    陈是问:“什么?”

    她努力描述:“就是之前只能听见的力量,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个,但我现在,好像能切身感觉到了……”

    陈是笑了,下巴贴着她鬓角,蹭了蹭:“我还没感受过,能示范下吗?”

    归庭月也笑,终于有勇气回抱,她的手攀在他后背,肘关节发力,要多吃劲就有多吃劲:“就这样子,应该差不多了,你能感觉得到吗?”

    陈是“嗯”了声:“好像还差点。”

    “再用力会疼的。”

    “怕什么,”他说:“疼才是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