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我写的剧情成真了 > 第 24 章(你不是入职了诺森,是直接...)
    谢昭去见过霍诗后,第二天就听施总说霍诗定下来了,接着把李子晗谈下来,就可以发布剧组演员招聘了。谢昭给她发了个大拇指过去,看来施总不止是催稿速度,谈合同也速度。

    有了霍诗当女主角,拿下李子晗不是什么难事,相信施总要不了多久就能发来捷报。

    谢昭拿着手机坐在电脑前摸起了鱼,习惯性地点进了微博热搜。

    一进去就看见热一的《晴色入青山》剧组起火。

    谢昭下意识愣了一下,这部剧她知道,是根据一篇很有名的小说改编的,因为是大IP,所以男女主演都选了当红流量,粉丝众多,剧组这一起火,粉丝顿时炸开了锅。

    谢昭点进热搜看了一下,官方说火已经扑灭,损失了几台设备,但好在没有人员伤亡。但这样的说辞粉丝并不买账,这次没事是他们哥哥姐姐运气好,你剧组起火就是管理不善,谁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

    微博上粉丝正在围攻剧组官博,谢昭想起她们编剧小群里,有个小姐妹就是这个剧组的,赶紧去群里问了一声。

    谢昭:@唐涵!你们剧组起火了?

    唐涵:[捂脸]

    唐涵:我一直待在酒店的,也是听他们说才知道[捂脸]

    谢昭:[捂脸]我看了热搜才知道,果然顾芝芝不在,瓜都没人搬了

    顾芝芝:?改稿中,勿CUE

    唐涵:[图片][图片]

    唐涵:他们在现场的人发的一些照片,幸好火势不大,很快就扑灭了。

    谢昭:人没事就好。

    唐涵:感受到了被关在酒店房间写稿的好处[捂脸]

    谢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谢昭又跟唐涵聊了一会儿,聊到后面说好找个时间带着吃的喝的给唐涵投喂。

    《晴色入青山》这段时间就在A市的影视城拍摄,唐涵跟组一个月了,天天就是在酒店写剧本,日子过得毫无盼头。这下好了,谢昭要带着吃的喝的来探班了,她终于又精神了!

    谢昭跟唐涵约了时间,就听五花肉趴在她脚边冲她叫了两声,喊她陪它玩。谢昭弯下腰撸了它几把,然后用之前买的玩具逗它。五花肉这几天肉眼可见地精神起来了,吃得也比之前多了,但相应的它也比原来活泼了。

    这就为难谢昭了,她自己就不怎么爱运动,每天就是坐在电脑前写稿,现在多了条活泼小狗,动不动就跑过来找她玩。

    “要不你去看看陆承司在做什么?”谢昭想把五花肉塞给陆承司。

    “汪汪。”五花肉还是冲她叫,像是硬要把她从电脑前喊起来才罢休。

    谢昭没有办法,只能带它下楼去花园里玩玩,顺便自己也活动活动。五花肉见她起身了,自己冲在前头,往楼下跑。到了花园,谢昭看了一圈,没看到陆承司,就跟管家打听了一句。

    管家道:“刚刚姜助理来找少爷了,两人正在书房。”

    “哦……”谢昭点了点头。

    管家问她:“谢小姐是找少爷有什么事吗?”

    “没有,”谢昭道,“是五花肉想找他玩儿。

    “汪汪。”五花肉跑到谢昭脚边,冲她摇尾巴。

    “好了知道了知道了。”谢昭就奇了怪了,这么热的天,它在外面跑,真的不会热吗?

    谢昭自己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下,管家给她送了杯冰镇杨梅汁过来。谢昭手里拿着个球,扔出去,五花肉又给她叼回来,她再扔出去,五花肉又屁颠屁颠去叼回来。

    陆承司的办公室里,姜宇正皱着眉头跟陆承司汇报情况:“那些镇民联系上了所谓的维权律师团,还找了新闻媒体,在采访里乱说一通卖惨,说辞应该都是那些律师教的,就是为了讹诈我们更多的赔偿款。”

    诺森集团去年拿下了一个温泉小镇的项目,开发一直循序渐进地进行着,因为规划用地里占用了镇上一些村民的地,集团早就按照国家规定的赔偿跟镇民和镇里领导签了合同,给了赔偿款。但这两天镇上的一些居民忽然就闹了起来,还找来了一个维权律师团,跟诺森集团要求更多更高的赔偿款。

    “那个律师团我查了一下,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他们专挑这种情况的人下手,拿到赔偿后,再从中抽取巨额利润。”姜宇说得义愤填膺,“刘董那群人,现在也闹着让你出来负责,呵,当初项目谈下来的时候,他们可没有想起你。”

    比起姜宇,陆承司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他轻哼了一声,开口道:“刘健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他们几个董事巴不得我早点死,也不是这一天两天了。”

    不过就算他死,他也要先把这几个人从董事会里踢出去。

    “现在镇里的领导也急得不行,电话都要给我打爆了。那些律师早就找好了媒体,媒体跟他们就是一伙的,现在沆瀣一气,一边让镇民卖惨,一边说镇领导拿了我们另外的好处,骗他们签了不公平的合同。”

    陆承司抿着唇没说话,这个小镇的开发,原本是个双赢的项目,不光是他们集团能赚钱,也能帮助镇里创造营收,提高镇民的生活水平。现在镇民却因为眼前的蝇头小利,被有心之人利用,如果项目进行不下去,对镇里来说也是很大的打击。

    但是他知道这些跟闹事的镇民是说不通的。

    “卧槽,上热搜了!”姜宇把自己的手机递给陆承司看,“笑死人了,这真是有组织有预谋啊,你说镇民们能想到去买热搜吗?”

    陆承司看了眼热搜,跟他道:“这样看来,操纵这事的人,不止是想让我们这个项目完蛋,他是想让诺森集团完蛋。”

    姜宇嗤嘲道:“呵,他想得倒美!这个项目虽然很重要,但我们集团也不至于这样就重创不起了吧?”

    诺森集团涉足的领域广泛,它就像一棵屹立的大树,没了这个项目只是砍断了它一根树枝,对树本身来说并没有致命的打击。

    陆承司道:“现在网络普及率太高,舆情的影响很大,我们因为这件事上了负.面的热搜,如果解释不清楚,很容易影响我们现在手上其他的项目,甚至后续的一些合作。”

    陆承司刚说到这里,书房的门就被人急切地敲响了:“陆承司陆承司!你在里面吗!你没事吧!”

    是谢昭的声音。

    赵宽头疼地拦着她:“谢小姐,少爷如果有什么事,肯定会第一时间喊人的。”

    谢昭比他更头疼:“你不懂,诺森集团都上热搜了,现在评论里面一片骂声!他要是看见,心脏一抽就晕过去了怎么办!”

    “……”他可能原本还不知道,但你这样一喊,他肯定知道了。

    “汪汪汪!”五花肉跟在谢昭身边,也不满地冲拦着谢昭的赵宽叫。它大病初愈,只有一个瘦弱的小身板,在狗届都属于能被狗随便欺负的小弱崽,却敢跟赵宽这个普通人类看了都害怕的强壮人类叫嚣。

    高大的赵宽看着脚下凶狠叫唤的小狗,很是无奈。

    这就是传说中的用最奶的声音说最狠的话吗?

    “咔嚓”一声,书房的门被打开了。姜宇站在里面,笑容满面地看着她:“谢老师,有什么事吗?”

    谢昭朝里面张望了两眼,见陆承司好端端坐那儿,才松了口气:“我就是过来看看陆承司,对了,你们知道你们上热搜了吗!”

    姜宇:“……”

    还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赵宽,让她进来吧。”陆承司在里面说了一声。

    赵宽这尊门神终于给谢昭让了条路,五花肉跟在谢昭身后,也跑了进去。

    “汪汪。”进了书房,它就跑到了陆承司身边,陆承司把它抱起来,放在腿上顺了顺毛。五花肉乖巧地趴在他腿上,似乎很喜欢被他摸。

    姜宇惊讶地看着这一幕:“陆总,你什么时候养了条狗啊?”

    那个整天板着张冷脸的陆总,这会儿竟然在撸狗?!

    谢昭道:“我捡到的流浪狗,是不是很可爱!”

    姜宇突然就不惊讶了:“哦……”

    “所以热搜你们看了吗?”谢昭看着陆承司,眼神有些忐忑,“你看了千万不要生气啊,心脏要紧。”

    陆承司抬眸看了她一眼:“我要是真像你想的那样,随随便便就会生气,那我可能活不到这么大。”

    “哦……”谢昭撇了下嘴,“你不生气就好,我看那些网友骂得可难听了。”

    姜宇听她这么说,急忙解释道:“谢老师,你可不要相信他们说的啊!我们诺森才不是那样的!”

    谢昭道:“可是我看那些镇民言之凿凿的……”

    “我们早在项目开发之初,就已经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对每一户占地的镇民进行了补偿。”陆承司揉着五花肉,平静地开口,“他们现在这样闹,只是为了得到超出法律规定的不合理的赔偿。”

    “那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啊?”谢昭问,“我看那些镇民又会找媒体又会买热搜,背后肯定有人教他们。他们在采访里说的话也非常具有煽动性。”

    谢昭自己就是靠文字谋生的,那些刻意卖弄文字的话术,她还是很容易看穿。

    陆承司抬眸看了她一眼:“你就不怕他们说的是真的?”

    “?”谢昭觉得他莫名其妙,“你不是说他们是想讹你们吗?”

    陆承司道:“那也可能是我骗你的。”

    “……”谢昭转头看向旁边的姜宇,“他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姜宇认同地点点头:“我也觉得他是有什么毛病。”

    陆承司:“……”

    他轻咳了一声,把这篇翻了过去:“既然他们制造舆论,那最后还是得用舆论来解决。姜宇,你去联系媒体,要找那种权威资深的媒体,请他们介入调查这件事,看看到底是谁说谎。”

    姜宇点点头道:“好的,我现在就去联系。”

    “诶等等。”谢昭叫住了他,“这样的人我就认识啊!”

    “哦?”姜宇停下来看着她,“是哪家媒体?”

    “ABA电视台深度调查,我朋友是这个栏目的记者。”谢昭道,“她一直就是做新闻调查的,很有经验,也很公正,是个优秀的记者!”

    姜宇看向陆承司:“那应该很合适。”

    陆承司点点头:“你可以帮我们联系这位朋友吗?”

    “当然可以。”谢昭拿出手机,给赵淑仪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几声就被人挂断了,谢昭“咦”了一声,正想给她再打个电话过去,对方就打了个视频电话过来。

    电话接通后,谢昭眨眨眼睛,看着赵淑仪身后的深山老林:“老赵,你这儿又是跑哪儿去了?”

    因为信号不好,赵淑仪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过来:“我在邻市跟新闻呢,你有什么事吗?”

    “哦,我朋友有个事想请你帮忙,就是他们集团跟镇民产生了一些纠纷……”

    “你说的该不会是诺森集团吧?”

    谢昭一惊:“你在大山里还5G冲浪呢?”

    赵淑仪道:“记者群里都在说,报道这件事的北极星传媒,是个什么玩意儿大家都心知肚明。”

    “那你对这事感兴趣不?要不做做这个新闻?”

    赵淑仪看着她:“我感兴趣很正常,但你为什么对这事感兴趣?你入职诺森了?”

    “那倒没有……”

    “你哪个朋友在诺森啊,我怎么没听过?”

    谢昭把镜头往陆承司的方向移了移,朝赵淑仪挥了挥手:“这儿。”

    赵淑仪:“……”

    她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诺森集团的总裁陆承司吧?”

    “你好厉害!”谢昭真心实意地夸赞她,“他的照片网上基本找不到啊,你竟然也认得,不愧是老赵!”

    “……”赵淑仪又沉默了一下,“所以你不是入职了诺森,是直接嫁过去了是吧?”

    谢昭:“……”

    “我说你们新闻记者怎么张口就来?”谢昭像是急于掩饰什么一样,把镜头从陆承司脸上移开了,“注意你的职业操守!”

    赵淑仪笑了一声,像是爬山爬累了,喘了几口气:“这个新闻我可以做,但我丑话说在前头,我调查出什么结果,我报道就怎么写,绝不会偏帮哪一方。”

    “没问题,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

    “还‘我们’?所以你确实是嫁过去了?”

    “……再见吧朋友!”谢昭毫不犹豫地把电话挂断了。电话断了后,书房里一时有些安静,谢昭咳了一声,跟姜宇说:“姜助理,我把赵淑仪的联系方式给你,之后你们也方便沟通。”

    “好的。”姜宇微笑地看着她,仿佛在看总裁夫人,“麻烦谢老师了。”

    “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谢昭回头看了眼五花肉,“五花肉?”

    “汪。”五花肉抬起头看向她,还朝她甩了甩尾巴,但没有从陆承司的身上跳下来。

    “……算了,你就在他这玩儿吧,我回屋写稿了。”谢昭想到自己原本就是想把五花肉塞给陆承司的,便自己走了出去。她走以后,姜宇看了眼趴在陆承司腿上的狗:“它叫五花肉?”

    “嗯,谢昭给取的。”

    “汪!”

    “……”姜宇被吼得后退了一步,“那我去安排接下来的工作了。”

    “等一下。”陆承司叫住他,“你再查一下那个维权律师团,看看他们有没有跟傅弘深或者马强接触过。”

    姜宇眸光一动:“你觉得这一波跟傅弘深和马强有关?”

    “嗯。”陆承司点点头,“之前我们打压宏盛,傅弘深很可能用这种手段报复。至于马强,当初和我们竞争项目失败,只能在镇旁边拿了另一个项目。如果我们现在进行不下去,项目很可能会重新招标,他拿下的可能性很大,到时候跟他手上的联合,那一片都是他的了。”

    姜宇点点头都:“我会查清楚的。”

    晚上谢昭下楼来吃晚饭时,五花肉还粘在陆承司身边。见谢昭过来,五花肉才汪汪叫着朝她跑了过去。因为每天吃饭五花肉都要守着谢昭,所以现在五花肉用餐的时候就干脆跟谢昭一致的,管家帮它把准备好的狗粮端到了餐桌旁边,让他们可以一起吃饭。

    五花肉趴在谢昭脚边,甩着尾巴吃饭,谢昭也拿起筷子,问了陆承司一句:“今天李总也不回来吃饭吗?”

    “嗯。”陆承司点了点头,“集团那几个反对我的董事,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怎么会轻易放过。”

    谢昭感叹道:“李总太惨了。”

    “我明天准备回公司,亲自回回他们。”

    “啊?”谢昭吓了一跳,“虽然你现在情况比较好,但还是别公司了吧?他们要是把你气出个好歹来怎么办,而且你马上要做手术了。”

    陆承司看向她:“我说了,我的心脏比你想象的坚强。现在事情闹成这样,必须由我出面才能平息,他们要的就是这个。我成全他们,我不仅会出面,还会召开一个简短的新闻发布会。”

    “你也太大胆了吧!”谢昭觉得自己要是陆承司的主治医生,自己的心脏都气出毛病来,“去见董事还不够,还要见记者?他们的问题可一个比一个毒。”

    “我只会做几点澄清,不会答复记者问题。这也是为了在赵记者的调查结果出来前,先稳定一下局面。”

    “哦……”谢昭点点头,“那你出发前要不要先吃几颗速效救心丸啊?”

    “……不用,我会带着医疗队。”

    “那就好。”谢昭听他这么说就放心了,她想了想,拿起手机打开了《绝不认输的谢美丽的一生》。

    上次文章自闭了24小时,又自己打开了,谢昭怕找它聊天又把它聊自闭,暂时也没找过它。不过陆承司要去开就新闻发布会,还是提前做下准备好了。她想了想,在文档里输入起来。

    “……负.面新闻甚嚣尘上,陆承司为了暂时平息舆论,亲自回公司主持大局,并举办了一场简短的新闻发布会。事情进行得很顺利,陆承司全程病情稳定,跟个没事人一样。”

    写完以后她咬着筷子沉思,这么写能行吗?

    “你在干什么?”陆承司叫了她一声,“吃饭的时候不要玩手机。”

    谢昭放下手机,看着他道:“我在给你祈福呢,希望你发布会顺利,不会被人气得犯病。”

    陆承司看了她一会儿,忽然问她:“你就那么相信我吗?”

    “什么?”

    “热搜上的事。”

    谢昭恍然地“哦”了一声:“你也没必要骗我吧,我又没买你们公司的股票。”

    陆承司:“……”

    他低下头安静地吃晚饭。

    第二天陆承司就在姜宇跟赵宽的陪同下,去了好久没去过的公司总部。谢昭这天要去剧组探班唐涵,也起了个大早,正好撞上了要出门的陆承司。

    她认识他这么久,还没见过他穿这么正式的西装三件套。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挂着水坐在轮椅上,连站都站不起来,现在却能把一套裁剪合身的高定西装穿得如此挺拔,一股子人类精英的气质,霸总的气场展露无疑。

    “哇,这就是真正的总裁吗?”谢昭走过去,上下打量他,“我们剧组的小伙子果然还是跟你有差距。”

    陆承司有些不自在地理了理自己领带,姜宇在旁边兴致勃勃地问谢昭:“我们陆总帅吗?”

    “帅。”谢昭朝他竖起大拇指。

    姜宇追问:“跟楚逸比呢?”

    谢昭想了想:“那我得看过楚逸穿警服之后再比啊。”

    她想象了一下,楚逸穿警服那大长腿,那细腰……不愧是在她的X癖上起舞的男人!

    陆承司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顿时沉了脸色。他调整好领带,迈开长腿往外走去:“出发了。”

    赵宽跟姜宇跟上他,上了一辆锃亮的宾利。谢昭参观了一下豪车,去找肖师傅送自己下山。姜宇从窗户里往后看了她一眼,问陆承司:“谢老师要出门吗?”

    “不知道。”陆承司脸色还是不怎么好。

    赵宽在前排道:“听说谢小姐要去剧组探班,还带了好多吃的喝的,我早上帮肖师傅搬上车的。”

    “哦……”姜宇点了点头,“昨天热搜上好像还有一个剧组着火的词条啊,也挂了好久。”

    “着火?”陆承司朝他看了过去。姜宇点点头道:“好像是电路老化短路造成的,因为发现得及时,所以只损失了几台设备,没有伤亡。”

    陆承司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