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入戏之后 > 第十八章(我只吃许稚意这个牌子的糖...)
    拒绝完男朋友,许稚意转头和盛檀说话。

    综艺播完了,盛檀也忍不住和网友一样点评。当然,她的评价带着深深的好友滤镜。

    “演的真好。”她靠在许稚意肩上,撒娇道:“有你平日里生活的味道,整个人感觉沉静下来,落地了。”

    许稚意一怔,失笑问:“我平日里是这样的?”

    盛檀点头,“你跟我还有跟周砚在一起的时候,整个人是灵动的。”

    是有反差,也接地气的。

    听到这话,许稚意无声弯了弯唇。

    她自己也觉得,演的还可以。但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或许能演的更好。

    焦文倩第一时间给她打了电话夸她。

    看完许稚意表演,以及网上的那些话题后,她悬着的心落地。

    她敢肯定,许稚意能借着这个综艺翻身。

    -

    事实也证明,焦文倩这个经纪人的眼光和感觉是准的。

    之后几天,这个综艺和许稚意等人的话题热度依旧高昂。

    第一期视频的播放量,在次日破亿,甚至还在持续猛增。

    常驻五位嘉宾的微博粉丝量,也在飞速增长,这其中,许稚意粉丝涨得最快最多。

    一期综艺播完,她涨粉一百多万。

    这还不够。

    综艺播出的第三天,在许稚意为第三期录制在家准备时,焦文倩带着剧本和代言合同来了。

    看着焦文倩放在茶几上的合同,许稚意翻着看了看,眉梢微扬。

    “这是你筛选出的剧本?”

    焦文倩:“嗯。”

    她把其中三份往她那边推了推,温声道:“这三份我看了,大纲设定都还不错,更重要的是拍摄时间不会跟袁导那边撞一起,你看看感不感兴趣,有感兴趣的我去谈。”

    许稚意点头。

    自从许稚意演的小狐狸综艺播出后,不少投资方和导演都找到了焦文倩这边,他们以前也和很多网友有类似观念,觉得她只能演清冷美人,谁也没料到她能演这么灵动可爱的小狐狸。

    能演小狐狸这样的角色,那可选性的剧本就多了。

    更重要的是,许稚意这两三年产出的作品不行,可她这人气真居高不下,冲着这一点,资本方也会想选她。

    她本人自带流量,又有演技,找她演戏,稳赚不赔。

    焦文倩带来的除了剧本,还有好几个代言合同。

    其中最特别的是一短视频app,想找许稚意做形象代言人。

    许稚意诧异,“短视频app?”

    焦文倩点头,“很奇怪?”

    许稚意“嗯”了声,非常费解,“这个视频app我都没下,他们怎么会突然找我?”

    听到她这话,焦文倩哭笑不得,“你是没下,但你粉丝下了。”

    她睇她一眼,掏出手机点开那个视频app给她看,“你是不知道你在这里有多火。”

    原本,许稚意还没演小狐狸时,她是短视频用户心目中只能远观的大明星,高高在上不好靠近,大家偶尔刷到粉丝放的视频,也最多就夸一句好看,骨相真绝。

    但现在不同,自从许稚意演了小狐狸后,那些宅男和工科男忽然被她击中,把她封为宅男女神,瞬间,许稚意在短视频里爆火。

    每一个和许稚意小狐狸有关的视频点赞,都能破百万。

    堪称流量大户。

    许稚意对这些确实毫不知情。

    焦文倩无言,“也不用知道太多,反正这个代言人你要接。”

    许稚意笑:“代言费很高?”

    焦文倩:“在正常的范围内,但比你之前接的代言都高。”

    许稚意懂了。

    她没什么异议,“接吧。”

    焦文倩应声,“不过对方合同里提了个要求,我怕你会为难。”

    许稚意眼皮一跳,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是什么?”

    焦文倩翻到合同那一页给她看,底气不足说:“这个代言除了官宣时候要录一个视频,之后几个月,你每个月起码要发三条短视频引流。”

    她顿了下,“你觉得可以吗?”

    许稚意:“……”

    她懵了下,翻了翻:“什么样的短视频?”

    “就……模仿女爱豆跳个舞,唱首歌,最好还能开个直播跟大家聊聊天。”焦文倩举例子跟她说,“实在不行你拍个一分钟的日常vlog放上去,资本方也不会有意见。”

    听完,许稚意知道自己经纪人为什么会底气不足。

    因为她个人,是个很少记录生活的人。模仿爱豆跳舞唱歌直播这些,更是从未出现在她职业生涯计划里。

    两人对视一眼。

    焦文倩看出她的退缩,压着声道:“代言费贼高。”

    她抿了下唇,继续说:“能让你包养周老师半个月的代言费,接不接?”

    “……接。”

    许稚意磨牙,“我不会跟钱过不去。”

    焦文倩:“好。”

    除了短视频app的代言,还有国民度很高的酸奶以及大家很喜欢的巧克力品牌,也都找上门来。

    许稚意听焦文倩报出的品牌,笑了笑说:“你觉得没问题的就接。”

    “行。”焦文倩这几天感受到许稚意重新回来的流量和热度,感慨道:“我有点期待你们第二期节目播出了。”

    她说:“有周老师在,你发挥应该会更好。”

    “……”

    -

    焦文倩走后,许稚意想起自己这几天冷落的男朋友。

    因为看剧本的缘故,她属于闭关状态,微博不怎么看,朋友的消息如非特别重要,她也不看,她整个人沉浸在剧本角色里,难以抽身。

    点开微信,许稚意和周砚的对话还停留在昨晚。

    她睡觉前会给周砚发一句晚安,周砚收工回酒店了,也会和她说一声。

    许稚意翻了翻,两人这几天的聊天数量,逐渐减少。

    思及此,许稚意拍了拍男朋友的头像。

    聊天界面弹出――“我拍了拍周砚”。

    许稚意无言,给他发消息:「周老师,在忙吗?」

    周砚:「许老师。」

    许稚意:「你拍拍我。」

    周砚:「?」

    许稚意:「拍拍我头像。」

    周砚这会在片场,刚拍完一场戏,导演等人要重新调配场景,他们中场休息半小时。

    看到许稚意的要求,周砚勾了下唇,轻拍了拍她的头像。

    一拍,两人对话里弹出――“你拍了拍许稚意”的脑袋被索赔一个吻。

    看到这话,周砚眉峰稍扬:「一个能够?」

    许稚意:「……等等我改改,你再拍拍。」

    周砚:「不用改了。」

    许稚意:「?」

    周砚:「等我杀青回来,你要多少都行。」

    许稚意:「那我不想要太多的。」

    承受不来。

    周砚:「……」

    两人闲扯了会,许稚意趴在沙发上捧着手机笑,问他今天戏份多不多。

    周砚今天戏份还好,晚上不再有大夜戏,能早点收工回酒店。

    许稚意:「啊……可惜我今晚要早睡。」

    周砚:「明天录综艺?」

    他是知道许稚意部分行程安排的。

    许稚意:「嗯嗯,第三期和第四期录制在一起,明天早上飞过去。」

    周砚:「落地跟我说。」

    许稚意:「知道。」

    这是两位空中飞人常说的话,无论在哪里,他们最需要确认的是对方平安。

    正聊着,周砚忽然给她弹了个电话过来。

    许稚意一愣,接通问:“你不是在片场吗?”

    一般情况下,周砚很少在片场给自己打电话,一是两人是地下恋情关系,怕被人听到什么,二是周砚说跟她打电话很容易分散自己注意力,所以尽量不打。

    刚知道他这个想法时,许稚意还吐槽过问他,什么叫自己会分散他注意力。

    周砚一句话将她反杀。

    因为听到她的声音,他就会控制不住想见她。

    从那之后,许稚意尽量不给在片场的周砚打电话。她可不想当“许妲己”。

    “在。”

    周砚走到角落边边,嗓音清冽道:“想听听你声音。”

    许稚意挑眉,趴在抱枕上侧了侧身,眉开眼笑的,“不怕我影响你拍戏?”

    周砚微顿,“怕。”

    许稚意微哽,轻哼道:“那你还――”

    话还没说完,被周砚打断,“但还是想听你声音。”

    瞬间,许稚意被他的话击败。

    在周砚这里,只要他说这些话,她就没有还击的能力。没有人不爱听甜言蜜语,更何况是大帅哥男朋友说给你听的。

    许稚意弯了下唇,“你在角落里吗?”

    周砚抬眸,问:“你那边天气怎么样?”

    “还可以。”许稚意看向窗外,“阳光都照进来了。”

    还好屋内开了空调,不然她会觉得自己躺在火炉里。

    周砚:“嗯。”

    许稚意:“你那边呢?”

    “挺好的。”周砚看着头顶刺目的阳光,轻声道:“有云。”

    许稚意一怔,起身走到窗边看,“我这边只有蓝蓝的天空,好像没有云。”

    周砚轻笑,低缓道:“待会就有。”

    听到这话,许稚意唇角的弧度加大,“待会会出现的那朵云,姓周名砚吗?”

    周砚:“是。”

    许稚意被他的反差逗笑,“周老师。”

    “嗯?”

    “在哪学的。”许稚意调侃,“怎么变得这么轻浮。”

    周砚:“……轻浮?”

    “对啊。”许稚意完全忘了自己说过这话,“你不觉得吗?”

    周砚缄默片刻,淡声道:“在许老师这里学的。”

    许稚意:“……哦。”

    她立马改口,“周老师你现在说话真好听,今天吃糖了吗?”

    周砚:“没吃。”

    “那我给你寄点?”

    “我要指定牌子的糖。”周砚说。

    许稚意:“好办,你说吧。”

    她就不信,糖而已,还有她买不到的。

    周砚低沉沉一笑,不紧不慢说:“我只吃许稚意这个牌子的糖,其他不吃。”

    “……”

    莫名其妙,许稚意有点被周砚撩到的感觉。

    她抿了下唇,埋头蹭着抱枕哼哼,“那完蛋。”

    周砚:“怎么?”

    许稚意一本正经道:“许稚意牌子的糖近期没空,得劳烦周老师自己回来吃。”

    周砚被她逗笑,应声道:“好。”

    说了点少儿不宜的话,许稚意跟周砚分享刚刚焦文倩和她说的工作。

    周砚:“恭喜许老师。”

    许稚意:“你知道我为什么接那个短视频app代言吗?”

    周砚扬眉,“为什么?”

    许稚意小声:“因为倩姐说,那个代言费可以包养周老师你半个月。”

    周砚是真没想到这个答案。

    他敛下眼睫,从喉咙里溢出笑,“这么想包养我?”

    “想啊。”

    许稚意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认真道:“做梦都想。”

    周砚:“行。”

    许稚意:“你愿意让我包养啊?”

    周砚:“愿意。”

    他说:“许老师什么时候需要跟我说一声,我送货上门。”

    许稚意:“好。”

    两人腻腻歪歪聊了会天,许稚意听到了郑元喊周砚的声音。

    她快速道:“去拍戏吧,我看剧本。”

    周砚:“好。”

    -

    挂了电话,周砚看向郑元。

    “好了?”

    郑元摇头,“导演喊你有点事。”

    周砚颔首。

    周砚过去时,导演旁边还有一合作的女演员,这女演员戏份不多,是前几天刚进组的,和周砚有两场对手戏。

    不再和许稚意合作演戏后,他们两人都有种奇怪的默契感,在挑选剧本的时候,会自动筛选掉感情戏多的剧本。

    电影剧本,很多不单单是谈情说爱,家国情仇的也很多,周砚选择性很多,所以在这方面,他一点困扰都没有。

    不过,偶尔观众还是需要一丁点感情戏做衔接的。

    也因为这样,周砚主演的电影里,要么是他有一段过往前女友,前女友能出现五分钟,要么是他有个存在的女朋友或暗恋对象,跟他拍几场对手戏。

    但亲密戏,约等于零。

    一个是他接的电影本身没这个嚎头,另一个是角色问题,不适合说太多情情爱爱缠绵悱恻的故事。

    “周砚。”

    周砚这部戏的导演,之前跟他合作过,两人也比较熟。

    他给了周砚一个眼神,咳了声道:“我想给你们加场戏。”

    周砚瞥他一眼,“什么戏?”

    “感情戏。”导演说:“你觉得怎么样?”

    周砚看他,没一口拒绝,反而一副倾听的姿态,“怎么说。”

    导演顿了顿,解释了一下怎么加感情戏。

    周砚眉头轻蹙,思索了半晌道:“不合适。”

    他问导演,“我一在生死边缘游走的警察,加什么感情戏?”他问:“你觉得观众看到不违和吗?”

    导演当然觉得违和!

    他根本就不想加,但他干不过资本。资本那边要捧人,塞进来的女演员想跟周砚有感情戏,他自己根本拒绝不了。

    “嗯……”导演装模作样思考,“确实。”

    他看向一侧编剧,“你觉得呢?”

    编剧:“其实我的想法也是不加比较好,周老师看过剧本,也知道我们故事发展脉络,整体而言,我们这个题材的电影,不需要过重的感情戏。”

    旁边的女演员听着,好几次想说话,被助理拉住了。

    她是有人捧,但投资方那边尊重周砚的意见。没办法,谁让周砚是票房保证呢。

    周砚拒绝,女演员不再强求,导演开心又快乐。人走后,导演拍了拍周砚肩膀,“做的不错。”

    周砚无奈一笑:“实话。”

    他向来尊重编剧创作,也尊重剧本故事。

    如果加了更好,周砚作为一个演员也会尊重加的行为,但加了不会好,甚至拉低故事性,那他会拒绝。

    这是周砚的原则。

    ……

    许稚意不知道周砚片场这边的情况,就算是知道她也无能为力。

    目前来说,她只能做好自己该做的。

    录好现在的综艺,读透剧本,抓住每一个机会。

    -

    翌日,许稚意飞往榕城录制《你想要的故事我都有》第三四期。

    节目组是真没安排谁固定拿什么角色,谁拿什么剧本,全都是随机抽取的。

    第三期,许稚意和倪璇抽中了情敌这两角色。

    两人为爱大打出手。

    知道剧情梗概后,许稚意小声嘟囔了一句:“我不会为了个男人跟女人打架的。”

    倪璇轻哼:“那你还为了周砚气晕我呢。”

    两人身上带着的麦都还没开,也不避讳交流这些。

    许稚意噎了噎,剜了倪璇一眼,“朋友。”

    她说:“那是你自己身体不行好不好。”

    什么叫她把她气晕,她没那么无聊。

    倪璇:“你才身体不行。”

    她启唇反驳,“我身体好得很,我身体好的能去操场跑十圈你信不信。”

    “?”

    许稚意茫然三秒,看了眼天空,迟疑道:“那你现在去?”

    倪璇:“……”

    “我就是比喻!不是真的要去。”

    “哦。”许稚意无语,“不要大放厥词,不然你就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懂吗?”

    倪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