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历史穿越 > 夺嫡 > 第710章 是走是留?
    陆铮的漕船抵达了京城码头,京城震动,太子龙兆桓亲自率领文武百官,另外还有拱卫京城的各路将军前来迎接。

    陆铮现在是二品尚书,另外又是平京道的大总管,放眼大康除了几名宰相和王公之外,已经没有比陆铮身份更尊贵的存在了。

    更重要的是京城谁都知道陆铮此来将要掌控所有的军权,整个京城的安危甚至河内的安危都在陆铮的掌控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京城的权贵岂能不趋之若鹜?

    龙兆桓自从接手了宋文松的权利之后,刚开始踌躇满志,兴致勃勃,想着要大干一场,可是当陇西宋家自立之后,并州被攻,河内一片惊慌,龙兆桓才知道自己从宋文松手中接手过来的哪里是权利,分明就是烫手的山芋呢!

    恐慌在蔓延,京城的人心迅速的崩散,别说其他的豪门贵族了,就连龙兆桓自己宫中的仆从宫人们一个个都在为自己谋算后路呢!在这种情况下,权利的滋味变得索然无味,龙兆桓开始怀念当年做逍遥王爷的日子。

    陆铮恰能在这个时候来京城,对他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所以他今日安排的阵仗非常的隆重,陆铮从黄船上下来向来行礼,他伸手扶起来道:“陆铮啊,你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百万京城百姓对你可谓是翘首以盼!

    当年你去陇右,一人之力挡住了突厥十万雄兵,如今你来了京城,我京城可以保证无忧了!哈哈!”

    龙兆桓哈哈大笑,他和陆铮已经有些时日没有见面了,陆铮感觉龙兆桓相比以前似乎有脱胎换骨的变化,现在的龙兆桓,整个人沉稳实在,言辞之中威严十足,给人的感觉便是极具手腕,深谙帝王心术。这个太子不简单啊!

    陆铮不得不感叹京城是个历练人的地方,龙兆桓在京城监国,先后经历了多次的磨难,尤其是曹魏明将他当成奴仆走狗一般,这一番经历无疑促使了龙兆桓迅速的蜕变,现在的龙兆桓今非昔比,不好对付了!

    陆铮心中这般想,面上自然不动声色,在众人的拱卫之下,陆铮入了京城,宋文松手下的诸多将领谋士都云集陆府,陆铮先把宋文松的手书呈现给各位传阅,而后道:

    “你们中间很多人,武烈文、邢正,华云,我们都是老朋友了!我和宋老三之间的关系你们都知道,不管我们之间斗过多少次,但是关键时候绝对惺惺相惜!

    宋老三从陇右将你们带过来不容易,可以说是费尽了心机同时也是用尽了手段,在关键时候,宋老三为了大局,为了给大家博取更好的前途,不得不施展以退为进的招数,自己下江南求官。

    然而在这个时候,陇右出了大事,宋乃峰竟然冒险下之大不违反了,他反了天下就乱了,京城和关内立刻面临灭顶之灾,你们一个个都面临被横扫甚至战死沙场的厄运,在这样的时候,陛下派我过来挽救危局。

    我陆铮是人不是神,实话讲这样的危机我能挽救么?你们是懂兵之人,心中应该打鼓吧!所以,在这种危机时刻,如果你们还对我有二心,嘿嘿,那可能大家都得一起葬身在京城之中……”

    陆铮开门见山,毫不遮掩自己的想法,他这一说全场肃然,众将和众谋士齐齐低头道:“我等为大总管马首是瞻,绝对不敢存丝毫二心!”

    陆铮在陇右待过几年,对陇右的将领很熟悉,他的本事也在宋三军中被广为人知。第二,陆铮手中有宋文松的亲笔手书,这手书比兵符更管用,大家都知道情况危急,宋文松信任陆铮,他们能不信任陆铮?

    最后一点,那就是大家的压力的确很大,因为大家面对的对手是同样为西北军的宋乃峰,大家都是同胞,很多人可能兄弟姐妹都在对方的阵营之中。这样的争斗一旦拉开,占优优势的一方可能有机会迅速瓦解对方的心智,宋三军中没有骨干和灵魂人物,而宋乃峰在西北威信极高,双方一旦交战,很可能一触即溃,宋三的家底可能完全葬送在河内呢!

    基于这些理由,陆铮很快就把控住了局面,武烈文和邢正两人迅速离开陆府,直奔东宫,到了东宫,龙兆桓正在召集谋士商议陆铮回京的事情,东宫的谋士们对此则是众说纷纭,有人说陆铮此来就是抢夺权力来的,让龙兆桓一定要小心,千万别让他抓权。

    有人说陆铮此来是因为其和陛下生了龃龉,陛下派他来当炮灰给龙兆桓垫背来的,龙兆桓应该趁这个机会金蝉脱壳,迅速离开京城这个是非之地,回到江南去成大事儿去,京城这个烂摊子交给陆铮,让陆铮去处理便好!

    龙兆桓面临艰难的选择,恰在这时候,武烈文和邢正来了,宾主见面,武烈文和邢正两人均一脸惭愧,道:“太子殿下,今日陆铮刚刚上任,可是他手中有三将军的亲笔手书,军中众将已经尽数归顺于他,我等两人也不得不告辞了!殿下对我等两人的厚恩,我等以后再报,这一次,我等只能辜负殿下了!”

    龙兆桓微微皱眉,心中很是不爽,但是他沉吟了一下,道:“两位先生千万别这般说,这一次陆铮过来是以行军大总管的身份,军中的事情自然由他全权负责,本宫稍后也会将兵符全部给他,包括并州军在内,我北地军务全交给他来管,本宫也能放心!

    如今我们京城和关内都在危机时刻,这个时候我们君臣最重要的是众志成城,上下一心!二位先生尽管放心,我龙兆桓不是不能容人之人啊!”

    邢正叹了一口气不说话,武烈文道:“太子殿下您大度从容让人佩服,可是武烈文今日要说一句犯忌讳的话!现在宋乃峰的大军压境了,关内岌岌可危,京城只有几万人马,怎么能守得住西北军的猛攻?

    陆铮此来兴致勃勃,可是年轻气盛的他竟然欲要救并州,此时救并州如同是抱薪救火啊!我们担心三公子的基业要全部葬送在他的手中!

    三公子有交代,让我等都听陆铮的,可是太子殿下,对您来说如果也等到京城破了,恐怕就来不及了!

    宋乃峰造反,他把龙兆炎推到了帝位,回头太子殿下您倘若陷落敌手了,您将是什么身份?”

    龙兆桓微微皱眉,脸色渐渐的变得凝重,武烈文又道:“江南的局面现在形势比较好,三将军过去之后搅乱了陆家一家独大的格局,这一次陛下将陆铮派遣到了京城必然也是为了进一步在江南削弱陆家的影响。

    这个时候倘若太子殿下能够去江南,必然能为陛下排忧解难,殿下坐镇江南,陛下又年事已高了,就算有什么变故殿下您也顺理成章了,不用再担心有什么变故了哇!”

    武烈文这番话说得言辞恳切,可以说是拳拳之心表露出来,龙兆桓陷入了沉默之中,他恰好在这个事情上卡主了,刚才他们东宫谋士议论大多数谋士也是建议他迅速南下,到江南从长计议,将京城的乱摊子丢给陆铮。

    说句心里话,龙兆桓对这个提议很上心,但是他同时又得考虑,如果他离开京城去江南,他在江南能保证一定捞得到好处么?

    另外,龙兆桓在京城重新掌权很不容易,他现在除了面临来自北方的巨大压力之外,他对京城的掌控可以说很完整,在这里他就如同皇帝陛下一般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

    他心中真的舍不得这样的权力啊,如果陆铮真能够将京城守住,将北地稳住,他龙兆桓可以继续成为这一块江山的霸主,而后他再徐徐图之,趁机将曹魏明解决,他的势力不就更加壮大了么?

    龙兆桓很清楚,这个时代实力为尊,他龙兆桓现在手中有实力,如果能挺过来,他的前途大有机会,只是……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邢正冷笑一声道:“烈文,你真是胡说八道!你以为陆铮是吃素的么?陆铮掌握兵权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加强宫禁防御,他这么干是为什么?明面上是保证太子殿下的安全,实际上就是担心太子殿下溜到江南去!

    这一次陆铮从江南到京城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他不来便如同造反,他陆铮还没有那个胆量和实力!

    这一次陆铮退了,陆家在江南的权威大大的削弱了,陆铮为了掌握我们,暗中将南府军一部分权力给了三将军,三将军和陛下一起协同,对陆家和顾家还有陈家进行分化,已经破局了。

    在这种情况下,倘若太子殿下再下了江南,江南恐怕要改天换地了,陆铮就率领我们这一彪人一个人扛得住宋乃峰?”

    武烈文顿足道:“老邢,那现在怎么办?你我怎么办?你觉得这一次陆铮成功有几成机会?”

    邢正摇摇头,叹口气,道:“恕我直言,陆铮虽然才高,可是他怎么和宋乃峰比得了?西北的铁骑有多厉害,你我都清楚,就凭我们现在的一彪步兵,困在城里面,他们在机动,我们在固守,兵法就没有这种战法。陆铮能成的几率一成都不到啊!”

    邢正和武烈文的情绪瞬间变得极其的低落了,两人甚至连龙兆桓似乎都顾不上了,相互鞠躬之后而后迅速的退走,龙兆桓盯着两人的背影,整个人都痴了!

    新晋太子詹事董永急匆匆的进来,跪在他面前道:“殿下啊,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这个时候了,太子殿下的机会已经不多了,我等要走就只能迅速走暗道,趁着陆铮今天还没能完全掌握京城的局面,我们迅速的南下,如若不然,我们再也走不了了!”

    董永这一说,众谋士都齐齐现身,大部分的谋士都和董永的观念一样,都苦劝龙兆桓迅速离京,立刻下江南,借口可以随便找,甚至可以先斩后奏都可以。就是不能让陆铮回过神来。

    大家的观念也都大同小异,那就是无论如何龙兆桓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啊,龙兆桓反复思忖,一时还是不能决断。

    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龙兆桓了,经历了这么多的沉浮起伏,他的心思城府和以前不能同日而语,他看得出来,手底下这么多人都劝他下江南,有一部分人的确是认为下江南对他来说是绝好的机会。

    但是也有一部分人则是自己贪生怕死,或者是担心自己家族和妻子之安危,从而鼓动龙兆桓南下,从而得以保平安啊!

    不得不说,现在的龙兆桓备受煎熬,特别的难受,因为他清楚自己这个决断将完全要改变他的人生走向,江南他去不去?江南是不是一定要比京城好?

    董永陪在他身边,两人在宫中散步,董永低头不说话了,就那样静静的陪着他,过了很久,龙兆桓道:“陆铮这个人我了解,他的能力不能以常理来揣度,他既然敢北上,肯定就有保命之法,本宫相信,陆铮能活着,本宫也死不了,董永,你说呢?”

    董永道:“道理是这么一个道理,但是京城这个摊子可是宋文松留下来的!宋文松这个人绝对是枭雄,他为什么把这么好的资源都留给了殿下您?这就是他的壮士断腕啊!

    殿下,您现在应该到壮士断腕的人程度了,因为从近期的事情来看,陆铮之所以如此忍耐,一方面他担心自己陆家的实力不足,另一方面,一定是陛下那边有问题,我判断最大的问题应该是陛下的身体不行了!

    陆铮这个人,精明聪慧得很,陛下的身子骨儿不行了,他便不用背负造反之名,他想的是用时间来磨掉陛下的命呢!

    所以,殿下啊,在这个问题上您真的思忖清楚了么?江南的十万南府军不一定都听陆铮的,可是京城和并州的这几万西北军,纵然殿下有兵符在身,他们也只听宋文松的!

    下官实在是不能明白,这样的事情如果决断,在殿下这里真就有那么困难么?这样的事情在下官这里,决断起来着实太简单啊!”

    龙兆桓心中一动,他忽然想到了歆德帝的年龄,已经这么多年他长期服用徐天道炼制的所谓“仙丹”,他专门找高明的医者询问过,那所谓的仙丹其实对身子骨儿的伤害极大,龙兆桓暗中在江南也有眼线,宫中他也有内应呢!

    董永说的这番话说到他的心坎上去了,如果江南生变,或者是歆德帝的身体堪忧,局面会怎么办?

    江南现在可并非没有人啊,龙兆睿虽然一直被关在府中,可是这家伙的隐忍龙兆桓可是十分清楚的,一旦陛下有事儿,他必然要跳出来,到那个时候,龙兆桓虽然是太子,但是在京城鞭长莫及,恐怕……

    董永察言观色,感觉龙兆桓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松动,当即立刻趁热打铁的道:“还有啊,太子殿下您想过没有,以陆铮的手段和手腕,他进京城立马就把兵权抓在了手中,如果殿下和他生了冲动,殿下除了和他交恶之外,还能有手段和他死斗么?

    陆铮不好对付此其一,其二,我们目前没有必要树立陆铮这样的敌人!殿下将来要登临九五之位,天下英才都需要用之,陆铮这等大才殿下倘若不能容,这不是让天下才子都耻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