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精品小说 > 美国性乱情事 > 【美国性乱情事】(8)
    2019年11月16日第八章:丽莲的一天丽莲觉得自己的好友南希和父亲有什么秘密。

    她在蓝水溪旅行时就察觉了,父亲和南希互相之间似乎在彼此关注。

    这种关注是很隐秘的,如果不是她一直很关注父亲,其他人是很难发现的。

    父亲的眼神,视线都在南希身上,而南希虽然没有和父亲交流视线,而南希也注意到了。这让南希更加注意展现自己的身体。

    丽莲知道南希很漂亮,对男生很有吸引力。但她没想到会是自己的父亲。

    她知道三人走在学校里,也时常被男生注视,也有很多家伙想来约她们,但都没什么应答的兴趣。

    只是三人的没兴趣的理由可不太一样,南希像是对整个学校的男生都没有兴趣;而蒂娜则是有许多更好玩的,让她停留在一个人身边太难了。

    而丽莲则是——心有所属。

    自她记事起,就是父亲在抚养她和妹妹。小时候的她作为姐姐,知道母亲去世后,父亲为了养育她们两人,更加努力的干活了,于是在父亲不在的时候会负责带上妹妹一起玩,照顾妹妹,做好晚饭等父亲回家。而父亲也会夸奖她,妹妹时至今日也很黏她,但那时候的她可不觉得,她希望能有大人更关注她。

    那时候家里的收入还没那么高,父亲每天很辛苦,他回家后往往丽莲和蒂娜已经自行从学校回家了,丽莲学会了自己做饭,吃饭,带蒂娜洗澡,随后哄蒂娜睡觉。

    爸爸回家时往往都已经9、10点了,丽莲会热好饭菜等他回来,然后陪他一起洗澡,挨着爸爸,让爸爸给自己讲故事,然后在爸爸的怀里睡着——只是丽莲是假睡的。她知道只要自己躺在怀里,爸爸因为不敢动,就很快的也会睡着,而那时候丽莲则会从爸爸的臂弯下钻出来,亲一亲爸爸的脸颊,才会再钻进臂弯里睡觉。

    但后来有几次,她注意到自己睡着以后爸爸的呼吸会变的很重,并且会轻轻抚摸自己,随后一阵抖动。而她并不觉得可怕,还觉得被抚摸很舒服。

    她一直觉得爸爸身上有一股味道,这股味道让她很安心。因为任性,或者不想被管教的时候,丽莲会和父亲发生冲突吵架,有时候她还会拉上妹妹一起和爸爸冷战好几天。

    但只要闻到那种味道,她就会很安心,再也无法生气。这是丽莲没有对任何人说过的秘密。

    只是丽莲上了七年级以后,她进入青春期,渐渐的发育长大了,父亲就不像以前那样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念故事,父亲会让她们两个准时洗澡上床,亲吻她们的额头和头发,道声晚安然后关灯出门。房间安静下来,姐妹俩有时候会偷偷聊天,有时候直接就睡。

    而等丽莲回过头来,才明白,这就是长大,她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小女孩了。

    而她也已经懂了男女之事,知道父亲那时候在自己偷摸睡觉的时候的抚摸是什么意思。她也知道了,守寡的意思,父亲那时候就在守寡,那时候的父亲就是对自己女儿也有欲望。

    但她依旧迷恋着父亲。丽莲常常因为做家务的关系出入父亲的房间,而她有时则会趁着父亲不在偷偷躺在上床,枕头上都是父亲的味道。

    父亲那让人安心的味道会残留在衣服上,丽莲从那以后掌管了家里的衣物洗净,她很喜欢在洗净之前闻一闻父亲贴身衣物的味道,她可以理解父亲不再陪伴她一人,但她认为自己有掌管家里衣物的权力,也是她可以闻到自己喜欢味道的机会。

    有一天,她看到父亲已经将自己的内裤洗净晾晒,不由得大为奇怪。

    使用了一些父亲没注意到的小手段,父亲终于放弃了对衣物洁净权的争夺。

    而丽莲也明白了为什么有时父亲会自己清洗内裤。有时候内裤上会有父亲梦遗后的残迹,父亲不想让自己的女儿经手。

    但丽莲也很喜欢梦遗后内裤的味道,那是父亲尿液、精液、汗水混合后的味道,闻一下会很冲,臭味混合着酸味,还有父亲的味道,这刺激的味道也许对其他人来说够呛——但对丽莲来说,这样有些刺激的味道让她感觉到另一种层面的喜欢——有点刺激心跳的喜欢。

    对丽莲来说,爱情和性事都很正常,她只是至今——从来没遇到过让她动心的男人而已。

    她很在意男生的味道——橄榄球队的笨哥闻起来是汗水和肌肉的驽钝味,他们邀请你的时候还算有礼貌,但你知道他们只是发情的大猩猩——他们只是想摘下看起来好吃的香蕉而已。

    还有些家伙会在邀请之前费心打扮,喷上从家长那边偷来的古龙水,那个味道让丽莲感觉窒息。

    她也感觉有些男生散发着不错的味道,这些男生有一颗外表看不出来的坚强内心,也有一个聪慧的头脑。但丽莲就是和他们不来电。礼貌性的和这些男生保持联系,但丽莲从来都感觉不到动心。

    对她来说,一天中心跳最快的时候,是闻父亲内衣的味道。

    后来有一次,她在清洗衣物的时候,神使鬼差的将父亲未洗的内裤揣在了裙子兜里。

    那天晚上关灯后,她摸索着将这条未洗的内裤穿了起来,父亲内裤很大,她拼命的将它往上提,终于让内裤和自己的蜜穴翘臀接触到了。

    她头钻进自己的被窝,深深的吸了一口,她隐约的发现,被窝里带着父亲的味道。

    也许是被窝里缺乏新鲜氧气,她呼吸愈发的急促。

    她自渎到自己颤抖,她一边希翼这样的颤抖不要警醒房间里的妹妹,另一边加大了速度。

    那天她将父亲的内裤彻底弄湿了。

    南希是和她关系很好的朋友,丽莲认可南希许多地方——为人处世,善良本性。这让她和南希关系很好以后,也介绍了给了蒂娜。

    但蓝水溪出行的那天她发现了,父亲和南希之间有种她不知道的暗流涌动。

    第二天回程车上,她也在装睡,但知道父亲和南希似乎在前排做了些什么,只是她坐在后排根本看不清楚。

    她的角度只能迷糊看到南希似乎侧身到父亲的座位上,像是在和父亲亲吻。

    丽莲不发一言,她注意到车厢里有亲吻的啧啧声。

    丽莲闭着眼睛思考,她在想父亲和南希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发生的?

    但她也知道,如果这两个人互相之间发生了什么,她也只能旁观。

    出差回来后,父亲挂着笑容,但丽莲知道那是对女儿们的笑容。

    但父亲的笑容在听到蒂娜说南希周末要过来留宿时,变成了另一种笑容——惊喜和兴奋。那是父亲几乎没有对女儿们展露过的笑容。

    丽莲首先冒出的情绪是——愤怒,这让她差点失态,但她很快的注意到了自己的不妥,没有展露给父亲。

    但那顿饭丽莲吃的毫无味道。

    那天晚上,她决定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