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她在大佬圈爆火了 > 003 艳压全场
    凌甜面露不悦,声色中透着一丝显而易见的怒意:

    “妈,你快让爸将这个小蹄子送回乡下去!每每见到她,我总想不顾一切地冲上前撕烂她那生冷不忌的嘴。”

    苏毓眸光淬冷,压低了声道:

    “我又何尝不想将她送回乡下?坏就坏在那些个无良媒体,逮着咱家这么点私事儿追问个不停。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又将她送了回去,损的不单单是凌家的名声,还有时简集团的利益。”

    听苏毓这么一分析,凌甜更显郁猝。

    她撇过了头,不甘心地问:

    “难道,就没法子让她从我们眼皮底下彻底消失?”

    “怎会没有?”

    苏毓眼眸中精光乍现,不过她并未作过多的解释。

    转身之间,她又从女佣手中接过那只棕色的小泰迪,特特扬高了声调:

    “小甜,去将我房里那套高定礼服给你姐姐送去。”

    “嗯。”

    凌甜乖巧地点了点头,娇艳的脸颊上显现出人畜无害的纯美笑容。

    虽然她并不知道苏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光靠这么多年的耳濡目染,她也能将礼服里的玄机猜个七九不离十。

    这么一想,她心里头总算舒坦了些。

    另一边,凌墨刚进卧室,衣服还没脱去,便直奔淋浴间,一手抄着花洒对着自己的脸浇淋了上去。

    冷水拍打在她毫无瑕疵的脸颊上,略疼。

    不过比起被强酸腐蚀的钝痛,这么点儿力道真不算什么。

    凌甜推开了虚掩的房门,无意间瞥见凌墨在淋浴间里的怪异举措,心里生出一丝纳闷。

    穿着衣服冲凉,不难受?

    又或者说,小地方来的乡巴佬都是这样洗澡的?

    “谁?”

    凌墨倏地睁开了紧闭着的双眼,“啪”地一声关掉了水龙头,迅疾转身,将悬挂在淋浴门上的浴巾披在了肩上。

    凌甜对上她那双犀锐的眼眸,心跳得飞快。

    这眼神,怎么跟要吃人一样,又凶又野?

    听说,凌墨在乡下混惯了,打架斗殴样样没落下...

    瞅她这样子,难不成是要揍她?!

    凌甜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连说话都不像之前那么利索,“姐...姐姐,这里是妈咪特地为你从巴黎定制的礼服,一会记得穿上。”

    “礼服放下,你出去。”

    站定在淋浴间里的少女收回了鹰隼般犀锐的眼眸,一边扯下了挂钩上的干发帽,一边勾着足尖重重地关上了洗手间的门。

    对于凌甜这样明里一套暗里一套的小白莲,她实在是不愿意浪费自己的表情和精力。

    而此刻正乖巧地躺在她床上的过季高定礼服,她更是记忆犹新。

    上辈子,她满心欢喜地换上了苏毓为她精心准备的礼服出席了凌甜的生日party,结果礼服肩带意外滑落,上半身只贴了一对胸贴的她出尽了洋相,不仅被在场宾客极尽羞辱,还因此而被黑上了热搜。

    那时的她初回凌宅,尚还不懂得人心险恶尔虞我诈,天真地以为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意外。

    现在看来,当初的她真是愚昧至极。

    吹干湿漉漉的头发后,凌墨困倦地瘫在了床上,发了条微信。

    【魅狐,在?】

    叮——

    她手中纯黑色品牌不详的手机很快就收到了回复。

    【老大,我在!】

    【帮我整理一下时简集团董事长夫人苏毓的所有相关信息。】

    【老大稍等,大概需要半小时。】

    【嗯。】

    凌墨深知,苏毓之所以能将凌云龙牢牢地拴在裤腰带上,靠的不仅仅是那张糅杂着万千风情的脸。

    唯有绝对的利益,才能彻彻底底征服像凌云龙这样理智且冷血的男人。

    上辈子之所以没想过查一查苏毓的背景底细,主要是因为内心深处的那一抹善意。

    虽然她早知凌甜看她不顺眼,却不知曾是她妈咪时萦好闺蜜的苏毓也暗藏祸心。

    这次回凌宅,她倒要看看,苏毓究竟还想做些什么。

    “墨小姐,你换好衣服了吗?夫人和二小姐已经前往帝煌大酒店了,老爷还在楼下等着你呢。”

    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叩门声。

    “我知道了。”

    凌墨睨了眼床上那件淡粉色的过季款高定,唇角勾勒出一抹似有似无的浅笑。

    带着三分痞气,七分凉薄。

    ……

    凌甜的十七岁生日party,操办得相当隆重。

    凌云龙豪掷千金,包下了帝煌大酒店的高级会客厅,苏毓也动用了自己的关系人脉,几乎将全临江市的豪门贵太太和名媛千金都请了过来,现场推杯换盏,欢声笑语不断。

    作为今天的小寿星,凌甜被名媛千金簇拥在了C位,风光无俩。

    熊初陌艳羡地看向了凌甜身上亮闪闪的镶钻高定,问道:“甜甜,你今天这身礼服是ELLA今夏时装周的高定款吗?前几天我在时装杂志上看到过。”

    “是啊,这是我妈咪专程从巴黎给我定制的生日礼物。”

    凌甜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举手投足间,妥妥的公主范儿。

    “小甜,你妈咪对你真好。”

    “我要是也能有一件ELLA的高定礼服,让我吃土半个月我也愿意,”

    簇拥着凌甜的名媛千金们你一言,我一语,恭维赞叹之声不绝于耳。

    正当此时,凌墨轻挽着凌云龙的胳膊,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缓缓地跨入了宴会厅。

    她身上那条过季款的ELLA高定礼服,却在这一瞬间大放异彩。

    浅粉色的纱质开叉长裙,衬得她腰纤腿长,肤白胜雪。

    最最要命的是,凌墨的清冷气质总能将顶奢品牌独特的味道拿捏得死死的。

    乍眼一看清纯可人,揉眼再看美艳无双。

    人声鼎沸的会客大厅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眸光齐刷刷地落在了凌墨的身上。

    熊初陌错愕地碰了碰凌甜的胳膊,讷讷道:

    “她怎么来了?她不是在乡下吗?”

    “你说她啊,刚回来就差点儿被一中退学,我爸最近可头疼了。”

    凌甜不忿地看向公主般高贵优雅的凌墨,眼眸中迸溅出了妒忌的火苗。

    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套过季款的礼服居然能让凌墨艳压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