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她在大佬圈爆火了 > 007 男厕里狭路相逢
    秦北冥走出电梯后,电梯口已经没了凌墨的身影。

    他扫了眼电梯屏显上带着上升箭头的“23”,后又偏转过头,透过半敞的玻璃门看向了黑魆魆的楼梯口。

    按理说,那小丫头就算再心急也不可能等不了几十秒的电梯,改而走那段冗长狭窄的楼梯。

    且不说她脚上还蹬着高跟鞋,单论从二十五楼往下走的时间差,绝对要比等电梯更费时。

    与此同时,宴会厅里因数名持枪劫匪的闯入而乱成了一锅粥。在场的名媛千金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四散而逃。

    秦北冥冷眼睨着狼藉不堪的宴会厅,因不断冲击着鼓膜的尖叫声和打砸声,原本平静无波的情绪趋于狂躁。

    他下意识地将手抄入裤兜里,可探了一圈,裤兜里除却半包未抽完的烟,再无其他。

    靠…

    怎么每次发病,都忘记带药?

    秦北冥阴沉着脸,本想原路折返,无意间听见宴会厅里有人正焦急地喊着凌墨的名字。

    “凌墨...”

    那小丫头该不会被劫匪绑走了吧?

    秦北冥顺势缩回了要去摁电梯开关的手,转而迈着矫捷的步子,朝着人仰马翻的宴会厅走去。

    “韩述,让人来二十五楼处理一下突发情况。”

    他一边给帝煌大酒店的挂名老总打了个电话,一边忍下了浑身蚀骨的疼痛,用那双鹰隼般的犀利眼眸横扫着鸦飞雀乱的宴会厅。

    眸光流转间,他终于捕捉到了凌墨的倩影。虽然她此刻已经换上了一套男士休闲连帽卫衣,但他还是一眼认出了她。

    眼看着她麻利地钻入了男洗手间,秦北冥也毫不迟疑地紧跟在她身后。

    凌墨心里清楚,那群劫匪的目标是她,为了找她,势必会把整层楼翻得底儿朝天。

    而男洗手间,无疑是当下最为安全的地方。

    即便有人闯入,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对一个男装打扮,帽檐遮脸的人产生怀疑。

    可话虽如此,她心里头还是萌生出了些许的紧张。

    倒不是怕死,而是怕红。

    万一她在众人面前展露了非同一般的身手,保不齐一夜之间就要火遍全网,到时候,她的一举一动都将被无限放大。

    她生性酷爱自由,决不能容许自己的吃喝拉撒都暴露在媒体的聚光灯下。

    笃笃笃——

    一阵低沉的脚步声扰乱了凌墨的思绪,使得她飞快地钻入了男洗手间里并不算宽敞的隔间。

    秦北冥借着昏黄的光线环顾了一下四周,薄冷又低沉的声音漾着回音:

    “看够了?”

    正趴在隔间门缝窥视着秦北冥的凌墨尴尬地向后退了一步,特特压着嗓子,瓮声瓮气地道:

    “你在跟我说话?”

    秦北冥双手抄兜,信步站定在隔间前,薄唇无意识地勾起了一抹足以颠倒众生的弧度:

    “凌小姐,再不出来一会儿劫匪赶到,你就算想走也走不了了。”

    “你跟踪我?”

    一想到刚刚就是眼前这个装X男的缘故,才使得她不能及时乘坐总裁专用电梯开溜,凌墨心里好似有十万只草泥马在奔腾,在咆哮。

    听出了凌墨话里行间的火药味儿,秦北冥低头浅浅一笑:

    “脾气还挺大。”

    “说,你想做什么?”

    虽然同秦北冥还隔着一扇木板门,凌墨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他身上的危险气息。

    这样的气场,比起那些持枪劫匪不知强了多少。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牢牢地抵住了隔间的木门,深怕他会突然闯入。

    秦北冥微微一愣,思忖了片刻后,略显纳闷地讷讷出声:

    “不知道。”

    一开始,他只是有些困惑,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怎会有那样一双犀锐的眼眸。

    可当他一步步靠近她的时候,突然间又忘却了自己找她的初衷。

    再加之感观被宴会厅里的尖叫声所刺激,濒于病发边缘的秦北冥甚至做不到集中注意力。

    “既然不知道要做什么,就安分地一边玩去。”

    凌墨被他这一声轻飘飘的“不知道”气得一脚暴踢在了隔板上,使得原本站定在门前的秦北冥被隔板砸得晕头转向。

    “吃炸药了?”

    秦北冥眉头紧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向前跨了一步,紧攥住了凌墨的手腕。

    “谁让你总挡路?”

    凌墨倒也不是真想动手打他,毕竟对于长相英俊的男人,她还是有些下不了手。

    只是情况紧迫,为了防身她不得不快些摆脱这条烦人的尾巴。

    她深吸了一口气,正想用蛮力挣脱他的桎梏,却发觉他的力气大的惊人。

    “喂…你再不放手,我动真格的了。”

    察觉到两人之间力量的巨大悬殊后,凌墨心中暗生挫败。

    这些年来,光比武力值,她还没输过。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一个长得花里胡哨的俏牛郎给碾压了。

    “外面有人。”

    秦北冥倏地抿紧了薄唇,猛地将凌墨推进了就近的隔间,并反手扣下了门闩。

    四目相对,凌墨眸中戾气更甚。

    她已然察觉,自己不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对手。如若他想在这狭窄的隔间里做点什么,她可以称得上毫无反抗的余地。

    如是一想,她眉心狂跳,连说话都不似刚才那么利索,“男洗手间并不是法外之地,我劝你自重。”

    “难道不是你先冒犯的我?”

    许是隔间里的空气太过烦闷,又或是秦北冥病发症状更显,他开始狂躁地扯着领带,看向凌墨的眼神也更加渗人。

    凌墨低咒了一声,怎么也没想到重生第一日的剧情走偏得这么厉害。

    她试探性地伸出手,小心翼翼地绕过了他的腰身,欲掰开隔间的门闩。

    而从秦北冥的视角上看,眼前骄傲且冷漠的女孩正试图往他身上靠来。

    若是平时,他铁定会一把将她推开。

    可此时此刻,他却因她身上有别于香水味的淡淡异香味,不自觉地伸展开了手臂箍住了她的腰身,“用的什么牌子的香水?”

    “臭流氓。”

    凌墨侧过了身子,长腿一抬,一抻,再狠狠地向上一顶,直击秦北冥胯部。

    她对于这种烂大街的搭讪招数早已见怪不怪,过去这些年,倒是有不少社会青年这么搭讪过她。

    只不过,那些个企图对她动手动脚的小混混们下场都不太好,不是断手就是断脚。

    再恶劣一些的,那就是直接被折断了第三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