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她在大佬圈爆火了 > 008 不雅视频流传网络?
    “你!”

    秦北冥眉头一皱,倏然松开了身前张牙舞爪的女孩儿,下意识地护住了紧要部位。

    “我什么我?别让我再遇见你,不然见一次揍一次。”

    凌墨撇了撇嘴,一把将他推到了一旁,大脚破开了好似随时都会散架的隔板门。

    与此同时,刚刚还在宴会厅里流窜的绑匪突然开了窍,一窝蜂地涌入了并不是宽敞的男洗手间。

    “老大,你说那小蹄子当真藏在了男厕里?”

    “废什么话?快点找!必须在酒店保安赶到之前办了她。”

    “好嘞!”

    话音一落,绑匪们便卯足了劲儿,挨个隔间地闯。

    凌墨深知躲避不过,正欲迎战,秦北冥突然出手将她拽入了怀中,“信我一次,嗯?”

    “我可以信你,但没必要。”

    凌墨意识到秦北冥欲为自己打掩护,迟疑了片刻之后,终是挣开了他的手,以一记利落的扫堂腿,放倒了隔间外两位毫无戒备心的绑匪。

    “哪里来的臭小子?兄弟们,给老子上!”

    摔得四脚朝天的绑匪恶狠狠地盯着凭空杀出的凌墨,一时间竟未认出她就是金主点名指姓要他们祸害的凌大小姐。

    “就凭你们几个毛头崽子,也敢在你爷爷我头上撒野?”

    凌墨狭长的眼睛里透着几分漫不经心,斜勾起的唇角扯出了一抹讥诮意味十足的冷笑。

    说话间,她已经夺下了倒地绑匪手中的手枪,一气呵成地扣动了扳机,重重地顶在了绑匪的脑门儿上。

    “说,谁指派你们来的?”

    “大哥饶命,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小心冲撞了大哥,还望大哥海涵。”

    瘫在地上的绑匪头子吓得浑身发僵,连声求饶。

    而余下的数名绑匪见老大被人拿枪指着脑袋,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得虎视眈眈地盯着昏暗灯光下周身散发着阵阵寒气的凌墨。

    “他妈的谁让你说这些没用的废话?”

    凌墨撑在绑匪胸膛的手肘狠狠地往下顶去,惹得身下的男人嗷嗷哀嚎。

    秦北冥双手抄兜,矜贵如斯地站定在隔间中,居高临下地看着蹲伏在地野性十足的凌墨,好看的眉不自觉地皱了皱。

    从见她的第一眼开始,他就注意到了她眼睛里的狂放不羁和野性。可问题是,她看起来还这么小,行为举止粗鲁些也就算了,发起狠来怎么还会说脏话?

    秦北冥不赞同地摇了摇头,破天荒地想要做一回好人,想要亲自将眼前这只狂恣孤傲的小野猫领回正道。

    被凌墨单手掣肘得完全动弹不得的绑匪哭丧着脸,为博得同情,还戏精般眨了眨眼,“大哥,我知道错了。”

    “谁指使你们来的?目的?”

    “我们只是拿钱办事,真不晓得背后金主是谁。只知这背后金主和临江市凌家的大小姐有些宿仇,花重金要我们将她绑走,玷污后再将视频传到网上。”

    “呵…”可真够恶毒的。

    凌墨自恃从未挡过别人的路,也从不主动惹事,却不料总有些自不量力的跳梁小丑赶来找抽。

    秦北冥薄唇紧抿,定定地看着眸放凶光的凌墨。突然间,他好似有些理解凌墨的眼神里为何揉杂着那么多他看不懂的东西。

    也许,是因为经历过太多的磨难,她才会将自己包裹在坚不可摧盔甲中。

    这一点,他们倒是出奇的相似。

    洗手间里的绑匪无一不被凌墨的冷笑所慑,哆哆嗦嗦地问:

    “你...你笑什么?”

    “我今天心情好,暂且给你们留条活路,识相的给我麻溜地滚。”凌墨缓缓起身,一脚踹在了身前惊惶未定的绑匪身上。

    待绑匪鼠窜而逃之后,她才利落地脱掉了男士卫衣,若无其事地整理着内里穿着的荷叶边针织开衫。

    秦北冥不动声色地撇过了头,即便她身上并非未着寸缕,还是礼貌性地回避着。

    等她将身上那条黑色休闲裤一并脱掉,只留下一条及膝学院风短裙,他才将视线重新定格在她身上,“凌小姐这身功夫师从何人?”

    凌墨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男洗手间,声色清冷却又带着一般人难以企及的狂妄:

    “你以为,有人当得了我的师父?”

    话音一落,她又从裤兜里揣出了一根棒棒糖,“咻”地一声,将洗手间外廊道上的摄像头镜面击碎。

    秦北冥幽深的眸子暗了暗,和寻常人不同,他并不认为她这是在说大话。

    恰恰相反,他总觉得她已经相当低调,偶尔流泄出来的瑰丽光彩,也许仅仅只是冰山一角。

    片晌后,甩掉了脑海中凌墨冷酷飒爽的英姿,秦北冥徐徐蹲下身,鬼使神差地伸出两根骨肉均匀的手指挑起了被她丢在一旁的男士卫衣。

    ……

    帝煌大酒店一楼接待大厅,络绎不绝地涌出了神色仓皇的名媛千金和富太太们,而蹲点候着的媒体娱记却是一波又一波地往接待大厅里挤。

    眨眼间,凌云龙和苏毓就被这乌泱泱涌来的娱记围在了中央。

    “凌先生,今晚在令嫒生日宴会上引发大规模恐慌的持枪劫匪是否为仇家指派?”

    凌云龙脸色铁青,他原打算借着凌甜的生日宴会拉拢人心,不成想居然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然而,面对着直怼他嘴边的话筒,他只得尽可能地忍住心头怒火,沉声道:

    “感谢广大媒体同仁的关心,今晚事发突然,确实引发了小范围的混乱,值得庆幸的是受邀贵宾均没有受到伤害。目前,这件事已交由警方全权处理,抓到犯罪分子之后,警方会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

    八卦娱记想着从凌云龙口中问不出丝毫有关信息,所幸将话筒递到了昔日影后现如今风光无俩的凌家主母苏毓面前。

    “据受邀贵宾反馈,刚被接回凌宅的凌大小姐在宴会上离奇失踪,疑似被绑匪绑架,你怎么看?”

    面对各方媒体的快嘴,苏毓脸上始终保持着一以贯之的镇定。

    她单手轻扶着最近的话筒,声色柔缓,不疾不徐地道:

    “墨墨身体有些不适,中途就退场了,并不存在被绑匪绑架一说。”

    这些八卦娱记尚未挖出想值得在网络上持续发酵的花边新闻,不甘心地追问着苏毓:

    “外界盛传你与凌大小姐感情失和,是否真有此事?”

    ------题外话------

    有没有小宝贝在看鸭

    没有的话,我明天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