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她在大佬圈爆火了 > 009 口碑逆转
    凌云龙面色更加阴沉,倏然打断了娱记得提问,冷冷地吐出了八个字,“空口无凭,子虚乌有。”

    他之所以将凌墨接回凌宅,主要是想要洗白时简集团售假一事,在大众面前重新树立起良好的值得信赖的个人形象。

    这个节骨眼上,他迫切地想要营造出和谐的家庭氛围以巩固自己的社会形象,自然不愿被这群媒体抓到任何的话柄。

    “听说凌大小姐曾被多所学校退学,您私底下有没有和凌大小姐沟通过此事?”

    娱记一心想要坐实苏毓和凌墨关系失和一事,仍奋力地挤兑着拦在他们面前的保镖,再度将话筒怼到了苏毓面前。

    苏毓耐心地听完娱记的提问,有条不紊地解释着,“作为一个合格的母亲,在子女的教育问题上绝不能有片刻的疏忽。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我自然十分希望能为凌家再培养出一位得以成为国家栋梁的优秀人才。”

    听她这么一说,热衷于挖掘豪门恩怨的娱记一时间也寻不出丝毫的错处。

    虽然,她并没有直接否认和凌墨关系失和一事,但这番说明已经彰显了她对凌墨的重视程度。

    就这么耗了一二十分钟,各方娱记依旧没问出和所以然来,正打算收工折返,酒店大堂中突然窜出了一位神色慌张的女服务生。

    她蹬着高跟鞋,一路小跑到了凌云龙跟前,气喘吁吁地道:

    “凌先生,酒店工作人员根据二十五楼监控发现,一身形酷似令嫒,作休闲打扮的客人在半个小时前曾单独进过男洗手间。在她进洗手间之后,多名绑匪也闯入了男洗手间。”

    “你说什么?”

    凌云龙诧异地瞪圆了眼,他原以为凌墨已经先行离去,压根儿没考虑过帝煌大酒店牌面极大,门口根本叫不到出租车这一茬。

    女服务生赶紧补充道:

    “据监控显示,绑匪离开男洗手间后,酷似令嫒身形的客人至今仍未走出洗手间。我们的工作人员已经赶往25楼,凌先生稍安勿躁。”

    紧挨着凌云龙的苏毓,一改之前的从容不迫,两条半永久落尾眉拧成了一团:

    “云龙,我记得墨墨离场后确实换上了一身休闲卫衣去往了洗手间的方向。你说,墨墨该不会真被...”

    “她去男洗手间做什么?”凌云龙单手扶额,实在是烦透了凌墨。

    好端端的去什么男洗手间?

    这下倒好,即便她能全身而返,这群媒体也能编出“凌家大小姐在男厕和人偷情”的爆炸性新闻。

    站在凌甜身侧的梁非凡听闻凌墨极有可能已经惨遭了绑匪的毒手,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本打算亲自前往二十五楼一探究竟,可一想到凌墨早在三年前就已经跟社会小混混搞到了一起,那颗焦灼的心好似被浇下了一盆冰水,哇凉哇凉。

    凌甜默不作声地观察着梁非凡沉郁的面色,突然间眼眶里盈满了晶莹的泪水,“非凡哥哥,现在该怎么办?姐姐根本不会是绑匪的对手,她该不会已经被…”

    “被玷污?她的身体早就脏了,不多这一次,也不少这一次。”

    梁非凡语气森冷,话里行间透着一丝凉薄。

    “可我还是很担心她。”

    凌甜微微垂下了头,任由珍珠般的眼泪颗颗分明地往下掉。

    梁非凡看着眼前单纯善良的女孩,心里一动,轻柔地将她揽入了怀中,沉声安慰着她:

    “放宽心,不会有事的。”

    “但愿如此。”

    凌甜轻靠在梁非凡的胸膛之上,声音始终带着些许哽咽,眼睛却如同弯月般愉悦得眯了起来。

    酒店大厅里,近乎所有人尚还在焦急地等待着最后的结果,苏毓却已经让人给蹲点的媒体娱记分发着点心和矿泉水。

    她面露愁容,一遍又一遍地同娱记们打着招呼:

    “墨墨还小,将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还望大家手下留情,别将她今夜被绑匪侮辱一事刊登出来。”

    “好说。”

    娱记们明面上和善地应下,事实上食指已经扣上了相机快门键,就等着第一时间抢发凌墨被抬下来时的狼狈模样。

    苏毓将这些小动作看在眼里,心下暗爽。

    这一回,她不相信凌墨还有“起死转生”的可能。即便保住了小命,也救不回她彻底崩坏的口碑。

    “爸,阿姨,你们离场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凌墨凶多吉少之时,她却迈着优雅的步伐,信步从电梯口走来。

    各方媒体见正主现身,纷纷抄起手中的相机、话筒,朝着恍如没事儿人一般淡定自若的凌墨争先恐后地冲了上去。

    “凌小姐,据说你在男洗手间里遇上了持枪劫匪,这是不是真的?”

    “凌小姐为何会突然闯入男洗手间?”

    凌墨淡淡地瞥了眼不远处脸色铁青眼里除却愤怒并没有一丝一毫心疼的凌云龙,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视线,略带纳闷地问:

    “我怎么听不懂你们在说些什么?”

    此时,苏毓已经挤入了乌泱泱的人潮中,关切地攥着凌墨的手,任由两行眼泪从眼眶中喷涌而出。

    “墨墨,这事都怪阿姨。是阿姨的疏忽,让你受委屈了。”

    凌墨懂事地摇了摇头,轻声细语:

    “阿姨,发生了什么事?我刚刚不小心在茶水间睡着了。”

    听凌墨这么一解释,苏毓顿觉十分蹊跷。

    她分明是亲眼看到凌墨一头栽入了男洗手间,这才让那群绑匪去洗手间擒人。

    按理说,凌墨根本不该安然无恙地站定在她跟前才对。

    可单看她此刻的模样,静好恬淡,从容不迫,完全看不出被凌辱过的痕迹。

    “凌小姐,刚才你没有去过二十五楼的男洗手间?”一位记者耐不住性子,率先打破了酒店大堂中诡异的沉默。

    凌墨眉梢一挑,笑意炎炎地反问道:

    “谁跟你们说的我去过男洗手间呀?刚才,我就是有些头晕,一个人在茶水间休息了一会儿。”

    闻言,又一名记者兴奋地追问着凌墨,“凌小姐,你真的没有去过男洗手间?凌太太说她亲眼看到你进的洗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