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她在大佬圈爆火了 > 010 苏毓被爆虐待继女
    凌墨撇了撇嘴,缓缓地看向了脸上笑容逐渐凝固的苏毓,轻问:

    “阿姨,你该不会看错了吧?我就算是要去洗手间,进的也该是女洗手间,阿姨为什么要跟他们说我进的男洗手间?”

    苏毓被凌墨这一问噎得说不出话,支支吾吾半天也没道出个所以然来。

    众人见能言善辩的苏毓半天回答不上来,舆论风向再一次向着凌墨方倾斜。

    “看来,苏大影后对这位继女成见挺大。”

    “可不是嘛?没影的事儿传得绘声绘色,正常人就算是看见了自家闺女闯了男洗手间,也不会大咧咧地说出来吧!”

    “就是,就算是真性情也不该这么没谱。更何况,这凌大小姐好端端地站在这儿,一点儿也不像是受过迫害的样子。”

    “果真,豪门恩怨是非多。可怜了凌大小姐,年幼丧母,现在又被这么个狠毒的继母压着,难出头喽。”

    ……

    凌云龙眼瞅着自己的贤内助被一帮人冷嘲热讽,飞快地衡量了一下利弊,很快便下定决心弃车保帅,“真相如何,调一下监控不就水落石出了?”

    “嗯,爸说的在理。”

    凌墨附和着,重重地点了点头。

    她眸光澄明,睫毛微颤,俨然一副单纯无邪的乖乖女形象,尤为招人怜爱。

    “眼下,也只能先查一查监控了。”

    苏毓巴不得快些放出监控好坐实凌墨确实进出过男洗手间一事。

    可当她对上凌墨那双澄明无瑕的眼眸时,心里头竟莫名有些发怵。

    奇怪...

    这小蹄子的眼神怎么这么渗人?

    乍眼一看纯良无害,可多看几眼,就会发觉她那黑亮的瞳仁下藏着可怕的黑暗漩涡,神秘莫测。

    凌云龙见苏毓的脸色渐趋苍白,关切问道:

    “毓儿,身体不舒服么?”

    苏毓摇了摇头,声音温柔得掐得出水,“刚刚因为担忧墨墨的安危,出了一身冷汗,以致于手脚有些乏力。”

    凌墨听见了苏毓的说辞,胃里突然一阵翻江倒海。

    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苏毓恶心人的功力居然又精进了不少。

    现下,她终于明白二十年前苏毓为何能凭借电影《红灯笼》里的反派小三一举摘得金稚、柏花双料影后。

    说白了,苏毓从始至终都是在本色出演。

    等大堂经理将存储着监控视频的U盘插到了酒店前台的宽屏电脑上之后,场下的几十个人纷纷屏住了呼吸,争先恐后挤到了最前面。

    饶是冷漠如梁非凡,此刻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焦虑情绪,不动声色地放下了凌甜的手,阔步凑到了电脑屏幕跟前。

    凌甜紧咬着下唇,好不容易才克制住了喷薄欲出的妒火,隔着乌泱泱的人群,恶狠狠地盯着神情自若的凌墨。

    她倒要看看,凌墨能装到几时。

    按照原先的计划发展,明日一早凌墨被绑匪凌辱的不雅视频就将在网上广泛流传。

    到时候,就算梁非凡心里还有凌墨的位置,也绝不会接受一个这么肮脏的女人。

    而倚靠在凌云龙怀中的苏毓,也时不时地往凌墨身上瞟去。

    直到现在,苏毓依旧想不明白凌墨的底气来自哪里。

    是因为太过无知,还是因为她早已留了后手?

    若说无知,倒也站得住脚。毕竟,凌墨在乡下蹉跎了整整七年,就算曾经名动京华,其周身光芒也早被乡野粗鄙之气所掩盖。

    最为关键的一点是,凌墨既是她亲眼看着走入的男洗手间,就一定会被洗手间外的监控拍下。

    思及此,苏毓总算定下了心神,佯装淡定地询问着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显示屏的凌云龙:

    “怎么样?视频里可有墨墨的身影?”

    凌云龙摇了摇头,沉声道:

    “只能看到背影,但看其走路的姿态,应该是个男人。”

    “难道监控没有拍到她走出洗手间的画面?”

    苏毓秀眉紧皱,忙拨开挤在前头的媒体娱记,全神贯注地盯着监控视频,直至电脑蓝屏。

    站定在人群外的凌墨看着一脸错愕的苏毓,不咸不淡地道:

    “我就说吧,我真的没有去过男洗手间。你们要是不信,大可以去调一下休息室的监控,我刚才一直在休息室里。”

    前台招待员却略带歉意地解释着,“为了保护客人的隐私,我们酒店所有休息室都没有安装监控,给各位造成不便,实在抱歉。”

    “这样啊?”

    凌墨唇角的笑意愈深,无辜地眨了眨眼,“我刚从乡下回来,不知道酒店休息室没装监控。”

    听她这么一解释,场下除了苏毓和凌甜二人,全都信了凌墨的说辞。

    各方媒体眼露精光,显得十分亢奋。此监控视频一出,不仅仅证实了凌墨的清白,同时也将矛头对准了昔日的流量女王影后苏毓。

    不出所料,“影后苏毓虐待继女”、“著名影后苏毓的小三上位史”、“苏毓造谣继女和绑匪鬼混”等话题将会登顶明日各大花边新闻网站的头版头条。

    苏毓没想到,她居然再度着了凌墨的道。

    此刻,她脸上除却不可置信,更多的是愤怒。

    凌墨寡淡的眸光在苏毓脸上驻足片刻,唇角肆意地扬起一抹弧度,“阿姨,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你阿姨这几天身体不大舒服。”

    凌云龙狠瞪了凌墨一眼,转而扶着脸色发青的苏毓快步走出了帝煌大酒店。

    面对着穷追不舍的各方媒体,苏毓并不作其他解释,只默不作声地将她那只戴着鸽子蛋的纤纤玉手搁在了小腹上。

    她的身材保养得很好,年过四十腰腹间依旧不见丝毫赘肉。

    不过,单手护肚的动作确实引发遐想,眼尖的娱记已经按下了快门键,打算以“昔日影后为巩固豪门主母的位置,年过四十仍在拼三胎”等话题炒一波热度。

    凌墨将苏毓的小动作看在眼底,却并没有搅乱她这一招四两拨千斤的危机公关。

    比起一招制敌,她更倾向于将苏毓,凌甜等人玩弄于股掌之中,让这些曾经狠踩过她的人身败名裂,痛失所有。

    “二小姐,墨小姐,该回去了。”

    司机刘忠小跑而来,向着凌墨和身后正同梁非凡腻歪在一起的凌甜招呼道。

    凌墨微微颔首,慵懒地打着哈欠,正想随刘忠走向停在酒店门口的高级黑色商务车,纤纤细腕却被梁非凡拽了去。

    ?

    ------题外话------

    大宝贝小宝贝们,鹅童节快乐!

    今天不抓鸭,来抓鹅鹅鹅鹅鹅~

    评论区留下鹅言鹅语,看眼缘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