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她在大佬圈爆火了 > 012 怕疼就安分点
    秦北冥眉梢微抬,冲着陆靳九低低一笑,“怕疼就安分点。”

    要是再有下次,他不介意暴揍一顿总是在胡思乱想的陆靳九。

    陆靳九又一次曲解了秦北冥的话中之意,吓得缩了缩脖子,将自己宽大的身躯陷在了绵软的真皮沙发中。

    秦北冥拿到了手机,心情愉悦了不少,转身又翘起了二郎腿,如一尊雕塑般坐在了陆靳九的身侧,快速地浏览着凌墨的资料。

    出生时,生母因羊水栓塞而死。

    七年前,将同父异母的妹妹推下楼,使得继母意外流产,被扭送到了乡下。

    这之后,性格大变,打架斗殴成了家常便饭,曾被多所学校开除。

    除此之外,还三度怀孕三度流产...

    “十七岁,三度流产?”

    秦北冥眸光幽深,紧盯着手机屏幕上的蓝底证件照。

    照片上的少女扎着简单的马尾,眼神清澈,笑容明媚,右脸上还有一个浅浅的梨涡,看上去十分的清纯美丽。

    陆靳九侧过头,瞥了眼黯然失神的秦北冥,磕磕巴巴问道:

    “三哥,你觉得凌小姐怎么样?”

    之所以这么问,他不过是想要证实一下,陆靳九还有没有“弯转直”的可能性。

    秦北冥顺手将陆靳九的手机揣入了自己的裤兜中,过了好一会儿,才低低地答了一句,“小梨涡挺迷人的。”

    “啊?你真的不介意她的过去?还没成年呢,就流过三个孩子。”

    陆靳九瞬间来了精神,他怎么也没想到向来洁身自好的秦北冥,居然好这口。

    秦北冥皱了皱眉,低声道:“别这么说人家。”

    听他这么一说,陆靳九简直跟撞了鬼一样,莽莽撞撞扑了上去,一边伸手探着他的额头,一边神神叨叨地道:

    “三哥,你该不会中邪了吧?”

    “小九,我不太懂女孩子的东西,你帮我订购一箱适合小女生穿的内衣给她送去吧。”

    这时候,秦北冥脑海中闪现过凌墨身上那件破旧不堪的圆领背心。

    虽然从她的姿容中看不出丝毫的窘迫,但不知怎的,他总感觉那件破洞百出的衣服碍眼得很。

    ……

    黑色商务车中,坐在前排的凌墨一直低头玩着游戏。

    屏幕上突然推送出一条信息,使得正在游戏中大杀四方的凌墨分了神,意外地掉了半管血。

    她深吸了一口气,强忍住要爆粗口的冲动,暴躁地点开了信息。

    【老大,苏毓的有关讯息已经打包发你邮箱了。另外,半个小时之前,我监测到有人在调用你的信息,只是暂未查出对方的底细。】

    【查出来是谁之后,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

    凌墨发完信息,直接开启了信息免打扰模式,再度进入游戏之中。

    坐在车后座的凌甜目无斜视地瞄着凌墨,见她只顾着玩游戏,更加郁闷。

    别扭了好阵子之后,她终于率先开口打破了诡异的沉默,“姐,刚才非凡哥哥都给你说了些什么?”

    不成想,凌墨突然怒摔手机,爆了一句粗口:猪啊,每次都去送人头!

    此话一出,正在闭目养神的凌云龙脸色更显暗沉。

    今晚的事虽然怪不到凌墨头上,但他早已习惯了将所有的错处都归结到她头上。

    他见凌墨这般没有教养,忍不住厉声斥责:“满嘴脏话像什么样子?再敢欺负小甜,你就给我滚回乡下去。”

    苏毓两度着了凌墨的道,心里头还堵着一口气,这会子她恨不得凌云龙能拿出点气魄来,最好动手扇凌墨几耳光。

    不过,面上她还是做足了功夫,着手轻拽着凌云龙的胳膊,“云龙,算了。”

    “怎么能就这么算了?”

    凌云龙推开了苏毓的手,坐直了身体,怒瞪着完全没有将他放在眼里的凌墨,“你!立刻向小甜道歉。”

    凌墨扫了眼屏幕上的“GAMEOVER”,这才回过神,偏头看向了直喘着粗气的凌云龙,“哮喘犯了?”

    “你...”

    凌云龙气得脸色铁青,龇牙咧嘴,“向小甜道歉。”

    “道歉?”

    凌墨声色骤冷,犀锐的眸光带着一股子令人难以忽略的狂傲,只一眼,竟让凌云龙感到头皮发麻。

    苏毓瞅着剑拔弩张的俩人,过了好一会儿才不疾不徐地打着圆场,“墨墨还小,不懂事也是情有可原,咱做大人的多加管教就成了。”

    “阿姨,你知道爸是为了什么事而生气吗?我安安静静地坐在前排玩游戏,爸为什么要叫我向小甜道歉?该不会刚刚打盹的时候,梦到我暴打了小甜一顿?”

    凌墨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嘲讽,那双顾盼流光的眼眸在后座三人脸上扫了一遍。

    果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这三人排排坐在一起,怪和谐的。

    坐在当中的凌云龙像是用于祭祀的大猪头,肥且腻。

    挨在他身边呈“S”状凹着造型的苏毓,像极了光不溜秋凹凸有致的叫花鸡。

    至于一身浅绿的凌甜,活脱脱一杯水光漾漾的绿茶。

    思及此,凌墨唇角笑意更深,却并不言语,只静静地看向面前神色各异的三人。

    凌云龙瞅着兀自发笑的凌墨,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以后你要是再敢辱骂小甜,自己看着办!再有,离梁非凡远一点,要是搅了小甜的好姻缘,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什么时候辱骂过你的宝贝疙瘩了?至于梁非凡,我也烦得很,刚刚抓着我不放,非要我收下钻戒...”

    她话未说完,凌甜就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焦急,连声追问:

    “你是说,非凡哥哥给你送了钻戒?”

    “是啊,不过我给拒绝了。”

    凌墨转过了头,再懒得同凌甜废话。

    “墨墨,你该不会是弄错了吧?非凡那枚钻戒应当是给小甜的生日礼物才对,平白无故的,他干嘛送你?”苏毓面带三分薄笑,虽在问话,语气却显得十分笃定。

    梁非凡出身簪缨世家,自小就是名流圈中的佼佼者。像他这样的世家公子哥儿,眼光肯定不低。不论如何,也不会看上一个乡下来的小丫头。

    听苏毓这么一说,满脸愤恨的凌甜也警觉了起来。

    她双目耽耽地盯着凌墨,急迫地问:

    “那枚钻戒该不会是非凡哥哥托你转交给我的吧?”

    ------题外话------

    宝宝们尽量别养文哦,追读对于连载新书太太太重要啦~

    拜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