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她在大佬圈爆火了 > 016 压戏影后
    苏毓怔怔地盯着突然凑到她跟前的凌墨,瞳孔微震,心里没来由地生出了一丝恐惧。

    按理说,这件事除了经手的赵敬淳和那几家收了封口费的主流媒体,不应该有其他人知道才是。

    凌墨不过是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显然不可能同圈里的人存在任何交集。

    既是如此,她又是从何得知这个消息的?

    苏毓心慌意乱,却只能强作镇定,低声问道:

    “这件事是谁告诉你的?”

    “吴妈和张姐闲聊时故作神秘地提了一嘴。我还以为她只是随便说说,想不到居然是真的。”

    “不可能。”

    苏毓摇了摇头,并不相信凌墨所言。

    凌墨耸了耸肩,笑问:

    “那阿姨觉得,我又是从哪里得知这件事的呢?”

    “……”

    苏毓看着凌墨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眼皮突突起跳,骤然发觉自己差点儿又着了这小蹄子的道。

    “大白天的,说什么胡话?”

    她暂且搁下了心中的疑虑,极力否认着天价封口费一事,“什么公关费不公关费的?我要是真花了这个钱,热搜上就不该出现那些碍眼的内容了不是?”

    凌墨不置可否,面上始终挂着浅淡的微笑。

    只是那笑,完全不达眼底。

    本就有些心虚的苏毓头一回得见凌墨这般诡异病娇的一面,只觉背脊发寒毛骨悚然。

    “你笑什么?”

    苏毓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意,因过度紧绷的神经微微变调。

    “我在笑阿姨屁丁点儿大的胆子。你在怕什么?这是法治社会,难道我还能吃了你?”

    凌墨踱步到床头柜边上,以居高者的姿态睨着苍白如纸的苏毓,一字一顿地道:

    “我听说,经验丰富的演员在和人对戏的时候,会用自己强大的气场压制他人,使得他人频频出错。原以为,身为双料影后的阿姨在气场方面应该十分强大,没想到这么轻易地就被我给压了。”

    苏毓后知后觉,等她意识到自己居然被一个黄毛丫头“压戏”之时,气得抄起身后的靠枕,朝着卧室门的方向狠砸去。

    对此,凌墨置若罔闻。

    她自顾自地挺直了背脊,迈着从容不迫的步伐走出了主卧,临走前还不忘戏谑地甩下了一句:

    “双料影后,不过尔尔。”

    “贱人生的贱种,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毓没想到凌墨的胆子这么大,刚回凌宅不过一个星期,就敢堂而皇之地向她这个手拿实权的凌家主母宣战。

    再这么下去,还不得反了天?

    为了给凌墨一个下马威,苏毓再也顾不得微博上的流言蜚语,转身换上一套玫红色套装,蹬着十厘米的恨天高,风风火火地往楼下走去。

    楼梯口,刚换上校服的凌墨一改往日的冷漠,笑着将红包塞入了吴妈的手中,“吴妈,生日快乐。”

    “墨小姐怎么知道我的生日?”

    吴妈掂了掂热乎的红包,粗略估算了下,这红包里头应该塞了小两千,瞬间眉开眼笑。

    苏毓瞅着自己的亲信这么轻易地就被凌墨哄得团团转,怒火中烧,朝着吴妈高声嚷着,“吴妈!这大半天你都去做什么了?连个鬼影都没见到。”

    “太太,我刚刚一直在和张姐她们一起打扫卫生。”

    吴妈脸色张皇,赶紧将红包揣入裤兜中,转眼又指了指正在拖地的张姐,以证明自己没在偷懒。

    “喂不熟的白眼狼。”

    苏毓冷哼了一声,对吴妈的信任于片刻间消解了一大半。

    凌墨淡淡地扫了眼面色愈发难看的苏毓,唇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

    她心里清楚,苏毓能将一手烂牌打成王炸,实力定然不容小觑。

    既然顶级情报系统都没能抓到苏毓的把柄,她只好退而求其次,从苏毓的身边人下手查起。

    虽说,苏毓一直都很信任吴妈,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们的关系真有面上那么稳定。要想瓦解她们之间的信任,还需得选择温水煮青蛙的方式,用细节说话,一点一点腐蚀她们的心理防线。

    凌云龙正要出门,见苏毓仍旧闷闷不乐,温声哄着,“毓儿,还在生气呢?网上的流言蜚语大不必在意,我一会就去找人交涉一下。”

    “我有什么好在意的?清者自清。就是怕有心人逮着我们家这么点事儿不放,影响了公司的声誉。”

    苏毓幽幽地叹了口气,小声嘀咕道:“这两日不顺心的事情都凑到了一起。不如,过几天再让我表哥来算算?”

    凌墨眉梢微挑,这才想起来苏毓还有个神棍表哥。

    七年前,苏毓的这位神棍表哥一口咬定她命里带煞,长期养在家里,不仅影响运势,还会影响子孙后嗣。

    求子心切的凌云龙对这番鬼话深信不疑,硬是将苏毓流产,凌甜摔下楼梯等祸端统统归咎到了凌墨身上,二话不说就将她送到了乡下。

    当时说是送到乡下寄养,实质上是为弃养。这七年来,他根本没有出过分毫的抚养费。

    回忆起往事,凌墨的眼神又冷了几分。

    “你表哥近些年还在寒山观苦修?”

    凌云龙正想着让苏毓表哥替自己算算事业运势,刚一开口思绪恰巧被警方的来电所打乱。

    他按下接听键后,习惯性地开了免提。

    手机另一端的朗润声音随之传来,“凌先生,昨日大闹令嫒生日宴的绑匪已被擒拿归案。据绑匪头目交代,他们只是收钱办事,至于背后雇主是谁,他们也不是很清楚。”

    凌墨目无斜视地观察着苏毓的神情,见她神色几经起伏,更加笃定了心中的猜想。

    按目前的情况来看,苏毓极有可能就是那群持枪绑匪的背后雇主。退一步说,就算她本人并没有亲自经手此事,也绝对逃不了干系。

    思及此,凌墨冷不丁地往凌云龙贴在耳边的手机凑去,轻声问了一句:

    “可以查一下他们的银行账户吗?他们既是收钱办事,背后雇主十有八九已经将部分酬金打到了他们的账户上。说不定,从银行账户入手,恰好能查到背后雇主的有关讯息。”

    听凌墨这么一说,苏毓心里咯噔了一下,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慌乱。

    这件事虽然不是她亲自经手的,可要是抽丝剥茧查下去,势必会累及自身。

    ------题外话------

    高考加油冲~

    考的都会,做的都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