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她在大佬圈爆火了 > 019 校长亲自为凌墨正名!
    苏毓眼尾一斜,两弯落尾眉不自觉地向上挑起,看向凌墨的眼神中多了一分轻蔑。

    这年头,连只灰不溜秋的麻雀也想学鹅生蛋,真是自不量力。

    就凌墨这种全学科考零分的废物,的统考模拟卷?!

    一般来说,-之间,大部分学生各门学科的平均分恰好略高于及格线。

    的难度系数,直接将平均分拉低了起码两个档次。

    这对于大部分学生而言,已经称得上是灭霸级别的变态难度,更何况是大字都不认识几个的凌墨?

    凌墨无视了苏毓轻蔑的眼神,淡淡地扫向了朱思良左手边的那份样本答卷。

    仅一眼,她就认出了凌甜的笔迹。

    朱思良误以为凌墨想要偷看答案,不动声色地将其他文件叠放在了凌甜的答卷之上。

    可让他出乎意料的是,凌墨根本没有收回眼神的意思,反倒是当着他的面,堂而皇之地抽出了凌甜的答卷,一目十行地浏览了起来。

    “凌同学,你这是做什么?答不出来就准备抄袭这次模拟卷的样本答卷?”朱思良从未见过这么厚脸皮的学生,声音中透着一丝隐忍的怒火。

    双手抱臂的苏毓也没有想到凌墨居然会无赖到这种程度,不过当她瞥见样本答卷上姓名处赫然写着的“凌甜”二字,面上的得意之色更是连遮都遮不住。

    “墨墨啊,在学习方面,你的确应该多多向小甜学习。可让你向她学习,不代表让你照抄她的答卷,你先放下小甜的答卷,别让校长看笑话。”

    “谁说我要照抄?”

    凌墨冷冷地反问了一句,随手执起了笔筒中的一只中性水笔,在凌甜的答卷上奋笔疾书了起来。

    朱思良只觉脑壳儿嗡嗡作痛,声色俱厉:

    “凌同学,你这是在做什么?样本答卷岂容随意涂鸦?”

    “给我五分钟。”

    凌墨不容商榷地回了一句。

    许是她的声线中带着强大的威压,朱思良竟咽下了即将脱口而出的训斥,转而将视线落在了凌甜答卷上多出来的一行行大气磅礴且极具美感的独特字体。

    苏毓看不出门道,只当凌墨这是在班门弄斧。

    五分钟后,凌墨“啪”地一声放下了手中的黑色中性笔,将答卷递给了朱思良,“大部分题目都比较浅显,所以每门学科我都只挑了一两道难题来做,物理11分,化学13分,生物18分,语文17分,数学12分,英语2分,总计73分。”

    “墨墨,你确定不是照抄小甜的答案?”

    苏毓一时没忍住,“咯咯”笑出了声。

    凌墨单手撑在了苏毓背后的椅背上,微微俯身,脸上漾出了一抹痞笑,“阿姨,你是把我当成假想敌了吗?不然,怎么总是把我想得那么不堪?”

    “这孩子,说的什么胡话!阿姨的意思是,读不好书没关系,但最起码,你得做个品行端正的人。刚才,明明是你当着我和朱校的面照抄了小甜的答卷,怎么转眼就不认账了?”

    苏毓自以为占了理儿,气势更加逼人。

    她全然忽略了几度欲言又止的朱思良,一心只想着跟凌云龙吐槽一番凌墨照抄凌甜答卷的鬼畜操作。

    可就在她按下了语音通话键之际,朱思良突然出声,替凌墨说了一回公道话:

    “凌夫人,你应该是误会凌同学了。凌同学写的这几道题全是这份样本答卷的失分题。”

    “什么?失分题?”

    苏毓显然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本就高亢的声调于须臾间变得愈发尖锐。

    “没错。”

    朱思良好似舍不得放下手中答卷一般,眸光一直定格在答卷上凌墨遒劲有力的笔迹上。

    苏毓愣了愣神,好一会儿才张了张口,低低地问了一句:

    “朱校,墨墨可有蒙对一两道题?”

    “凌同学挑的这几题全部做对了。尤其是数学卷上的最后一题,解法比标准答案上刊印的还要精简。”

    此刻,朱思良已完完全全对凌墨改观,甚至向她展露了一记友善的笑容,“想不到短短几天之内,凌同学的进步这么大。我这就安排你去高三A班跟读一个月。”

    “校长,以我现在的分数还不足以考入A班,要是被破格选入,恐怕有损你的清誉。方便的话,你就将我安排在F班吧。”

    凌墨果断回绝了朱思良的提议。

    比起管束严苛且遍地“苍蝇”的A班,她更倾向于管束更少的F班。

    再者,F班的班主任肖莹莹曾明里暗里挤兑过她。

    现在的她,可不是什么情操高尚的圣母白莲花,但凡是冒犯过她的,她势必会一点一点地找补回来。

    上辈子,正是因为担忧自己的特殊身份曝光后会累及家人的安危,她才决定收敛锋芒,老老实实地做一回扶不上墙的泥巴。

    而如今,被所谓的家人伤得体无完肤之后,她再也不愿为这些无关紧要的人做出一丝一毫的牺牲。

    苏毓愕然得几近失语,痴傻地盯着凌墨看了好一会儿,依旧不愿相信凌墨居然能答对凌甜答不出的题。

    凌甜向来自律,每晚都要学习到凌晨才肯睡觉。

    反观凌墨,不是打架斗殴,就是上网玩游戏。

    就她这类科科考零分,连作业都不愿意做的人,怎么可能突然开窍?

    难道,凌墨为了留在一中,事先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正当她久久回不过神之际,被她攥在手心里的手机突然传来了凌云龙低沉的声音:

    “毓儿,墨墨刚从乡下回来,学业方面有进步已是万幸,你对她也别太苛刻了。她想去F班,就由她去吧。”

    “嗯,全听你的。”

    苏毓挂了语音通话,妆容精致的面容上现出一抹郁色。

    这么多年来,凌云龙基本没对她说过一句重话,她在他面前也总是表现得温婉且识大体。

    没想到,今儿个居然被凌墨这个小蹄子激得差点儿破了功。

    真是可恶!

    “阿姨身体不舒服?”

    凌墨透亮的琉璃瞳里星光熠熠,嘴角虽未带笑,眉眼间却流泻出了若有似无的讥诮。

    苏毓瞅着夺目吸睛的凌墨,心里更觉不痛快。

    她忿忿然站起身,正打算甩脸子走人,突然间被窗外的反光镜晃到了眼,这才忆起教学楼外还有一大批蹲点的记者。

    之所以招来这群记者,主要是想让媒体曝光凌墨叛逆不听管教,斗殴成性,自私自利的不良秉性。

    唯有如此,她才能彻底洗脱虐待继女的污名。

    下车时,她本打算自导自演一出恶女推搡继母的大戏,不成想被半路杀出来的梁非凡搅得一团乱。

    这一回没了梁非凡的搅局,凌墨势必逃不出她精心设下的局。

    苏毓眸光微黯,一改方才的黑脸,朝着凌墨伸出了纤纤玉手:

    “墨墨,你扶我出去透透气吧。可能是因为空腹过久,低血糖又犯了,头晕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