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她在大佬圈爆火了 > 021 一打十,虐渣!
    嘶——

    苏毓倒吸了一口凉气,疼得眉心发皱。

    此刻,她再也顾不得什么优雅端庄,扯着殷红欲滴的唇,“啪”地一声蹬掉了脚上的高跟鞋。

    “挨千刀的,怎么这么疼!”

    她艰难地弯下腰,捂着红肿不堪的脚踝,心里头已经将凌墨的祖宗十八代挨个问候了遍。

    若单单只是扭伤了脚,她还不至于这么气愤。

    问题是,为了平息舆论,昨晚她就已经私掏腰包,花了百万公关费。

    谁能想到,今儿个她居然又栽了一个跟头,稀里糊涂地跳入了自己事先设好的局当中,真是晦气!

    “苏毓,你没事吧?”

    赵敬淳静静地聆听着手机听筒里传来的动静,冷肃地分析道:

    “别急,先听我跟你好好分析。其实啊,昨晚的事本来已经平息了的。后来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让白洁得知了此事。她那人你不是不清楚,逮着机会,势必会使劲儿踩你。正是她花了双倍的价钱从媒体手中买下了第一手通稿,才使得事情发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原来是她!”

    苏毓恨得咬牙切齿,她就说凌墨一个乡下来的小丫头,哪来的钱去微博买热搜。

    想来,这一切应当都是白洁那个贱女人在推波助澜。

    她眯了眯细长的丹凤三角眼,沉了沉过于高亢的嗓音,“当年我能把白洁死死地踩在脚下碾压,现在也一定能。我在一日,她就只能给我做配。想扳倒我,没那么容易!”

    “白洁想扳倒你,无异于蚍蜉撼树,连门儿都没有。只是,我们要是不提价,媒体势必会将你推搡继女的照片转卖给白洁,到时候想要压下舆论就更难了。”

    “不就是两百万?一会儿我就打到你账户上。”

    苏毓说这话的时候,后槽牙磨得咯咯作响。

    虽说凌云龙对她一直都很舍得花钱,可除却吃穿用度,一个月最多给她十万零花钱。

    再加上她息影多年,完全没了其他方面的收入,攒钱对她来说并不容易。

    更要命的是,她每个月还得好吃好喝地供着她那贪得无厌的表哥,只出不进的,跟个无底洞一样,烦人的很。

    苏毓闷闷地叹了口气,心里愈发不得劲儿。

    减掉即将转到赵敬淳账户上的两百万,她手里头满打满算只剩下了十七万。

    十来万能干什么?

    手气不好的时候,几局麻将就能输个精光!

    凌墨这赔钱货,一来就花了她三百万,她要是不找个机会找补回来,她就不姓苏!

    ……

    另一边,凌墨刚跨入教学楼的女厕所,就被一群穿着改良后的超短校服裙的女高中生拦住了去路。

    “F班凌墨?”

    尖锐的声音在凌墨耳边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浓郁的香水味。

    “我是。”

    凌墨抬手,将横亘在她跟前的吴欣怡拂到了一旁。

    “咣”地一声打开了水龙头,认真且专注地洗着手。

    “绿茶婊,装什么装?在顾听白面前笑得花枝乱颤,现在怎么不笑了?”

    “就是!什么货色?也敢勾引顾校草。”

    “你们说,把她的衣服和裙子扒了,然后将她扔到篮球场上会怎么样?”吴欣怡双手抱臂,本就刻薄的脸上现出了一抹恶毒的笑容。

    天知道她为了追上顾听白,费了多少心思才考入A班。

    只可惜顾听白长了个木鱼脑袋,任她怎么撩拨,都不上套。

    要不是在一中论坛上看到熊初陌刚刚上传了凌墨和顾听白的同框照,这会子她怕是还不知道有人妄想勾搭她的梦中男神呢!

    站在吴欣怡身侧的女生们一刻不停歇地讥讽着凌墨,更有甚者,直接动手欲扯下她身上的衣裙。

    “放手。”

    凌墨冷冷地甩下连个字,一脚踹在了离她最近的女生小腹上。

    与此同时,她还攥住了另一个对她冷嘲热讽的女生,推拉之间,直接将人撂趴在地。

    吴欣怡没料到凌墨还敢还手,下意识地后退了两小步,气势上却丝毫没减。

    她恶狠狠地瞪着凌墨,咬牙切齿道:

    “靠!居然还敢还手?大家一起上,打伤了算我的。”

    话音一落,堵在女厕门口看热闹的女生纷纷往后退了数步,深怕自个儿被卷入这场胜负早已定下的斗殴之中。

    十比一,孰胜孰负,一目了然!

    就算是体育系的男生,恐怕也招架不住十来个女生的攻击。

    更何况,这群女生手里头还拿着拖把,扫帚,簸箕,马桶搋,水桶等各式各样的武器。

    凌墨洗完手,啪嗒一声关掉了水龙头。

    她侧过头,眼尾微抬,冷淡地看向了跟前虎视眈眈的女生们。

    剑拔弩张之际,她轻轻笑着,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

    “就凭你们,还妄想伤我?”

    吴欣怡冷哼了一声,白眼翻到了天上去,“有这精力回怼,还不如留着点气力!等我们将你扒光扔到篮球场上,你爱怎么叫唤就怎么叫唤。”

    凌墨懒得同她废话,倏然凌空跃起,“歘”地一声跃过了俩高举拖把的女生,一脚揣歪了吴欣怡的脑袋。

    只听得“咔擦”一声,吴欣怡的下颌直接被踹得脱了臼。

    “哇...你...你去死!”

    吴欣怡痛得眼泪唰唰直掉,一手夺过了同行女生手中的马桶搋,欲将这个害她下巴脱臼的始作俑者捅成马蜂窝不可。

    凌墨瞅着下巴歪向了一边的吴欣怡,半是戏谑地提醒着她,“口水收住。要是让你的男神得知你被打成了口水娃,看他还理不理你。”

    “啊!我...我跟你拼了!”

    吴欣怡被刺激地疯狂大吼,双手高举着还沾着污水的马桶搋,直愣愣地朝着凌墨那张处变不惊的脸砸去。

    闪身,后移,蹬腿,绊她!

    凌墨一系列鬼畜走位之后,场上一片寂静。

    众人眼看着吴欣怡那颗在虚空中颠来颠去的脑袋即将砸到厕所隔间的门板上之际,凌墨这才不紧不慢地上前,替她打开了门板。

    下一瞬,只听“噗通”一声,吴欣怡那颗尖尖的小脑袋正巧塞在了蹲厕的出水口中。

    很不巧的是,上一个使用过坑位的人没什么公德心,没将坑位冲干净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这使得吴欣怡那微张的小嘴中,直接灌入了一管淡黄色的液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