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她在大佬圈爆火了 > 024 三爷的骚操作
    秦北冥剑眉一挑,深邃的眼眸中浪潮暗涌。

    不说别的。

    就凭昨晚帝煌酒店里那一眼即中的眼缘,他也不容许在武力值上足以同他匹敌的女孩,被别人欺负了去。

    垂眉,敛眸,快速地给顾听白弹去了一条微信。

    【怎么回事?】

    【说来,这事全赖我。今天早上我和小嫂子打了个招呼,同框照被传到了论坛上。然后我们班的疯批女魔头好像带着一帮人,把她给堵厕所里,泼了她一身水。】

    顾听白回复的时候,唇角不自觉地扬起了一抹粲然的微笑。

    凌墨确实很无辜,但这件事也侧面烘托了他是多么的抢手!

    【你好像很得意?】

    秦北冥“啪”地一声,将手机摔到了桌面上。

    像他这种富有侠义精神的人,最看不得校园霸凌事件。

    站在他身侧的特助吓得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后退了好几步。

    今儿个这位爷是怎么了?

    一大早这么大火气,难道是又犯病了?

    想到这里,他赶紧掏了掏裤兜,将一瓶备用的氯普马嗪递给了秦北冥,“我去倒杯水。”

    秦北冥眼皮轻掀,用他那鹰隼般犀锐的眸子睇了一眼陈特助,不悦都抿了抿薄唇。

    这狗特助,眼神有问题?

    他明明没犯病,给他药做什么?

    陈特助被秦北冥这么一盯,身体好似被施了定身咒一样,动都不敢动。

    在他看来,秦北冥现在的行为就跟醉汉一样。

    全世界都看出来他病了,就他自己觉得没病。

    室内的温度,于须臾间降至了冰点。

    就连参与视频会议的人员,也纷纷噤了声,只怔怔地盯着仰靠在椅背上心情似乎有些糟糕的秦北冥。

    秦北冥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视频会议上,他单指敲击着一尘不染的桌面,直到收到顾听白的回复,整个人才活络了起来。

    【三哥,其实吧你完全没必要担心小嫂子。她可彪悍了,一个人干趴了十来个女生。】

    【担心她做什么?】

    秦北冥随口反问了一句,这会子,他已经全然忘却了上一秒还想着杀到一中为人小姑娘出头的想法。

    【啊这...】

    顾听白挠了挠头,愈发摸不透秦北冥的心思。

    就冲他刚刚的急迫劲儿,肯定是对凌墨有点意思。

    可眨眼的功夫,他怎么就翻脸不认人了?

    想不到,三哥还有做渣男的潜质,想一出是一出,真·拔屌无情!

    得知凌墨已经一一反击回去之后,秦北冥心里舒坦了不少。

    他抬手将桌面上的笔记本往自己腿上移着,这姿势还没维持一分钟,又鬼使神差地打开了相册,将随手保存的凌墨“湿身”照点了开来。

    放大,再放大,无限放大...

    陈特助斜着眼,暗戳戳地瞟了一眼秦北冥的手机屏。

    仅一眼,一贯严谨的他居然没忍住心中的惊诧,直呼:我的天,见鬼了这是!

    话音一落,视频内外又陷入一阵寂静。

    陈特助哭丧着脸,无辜地捂着大张着的嘴,委屈兮兮地瞅着正沉沉地盯着他的秦北冥。

    那眼神,如同看傻子一样,透着几分无语。

    陈特助吓得大气都不敢出,深怕自己再闹出一点动静,他人就没了。

    昨晚星象师说他近期水逆,他还不信。

    想不到这么快就应验了。

    不过话说回来,秦北冥的手机里怎么会有女孩子的照片?

    难道万年铁树开了花,即将迎来美好的春天?

    “陈虢,我出去一趟,你来主持会议。”

    秦北冥将手中的笔记本电脑随意地扔到了陈特助的怀中,双手撑在了桌面上,倏然起身,迈着矫健的步伐走了出去。

    刚走出没两步,他突然又转过头,问了一句,“你的车借我开开?”

    “啊?”

    “哦。”

    陈特助没料到秦北冥居然会向他借车,虽不知其意图,但还是乖乖地掏出了车钥匙,毕恭毕敬地呈上前。

    秦北冥满意地接过了钥匙,顺手将沙发上那件叠得平整的男款卫衣一并带上。

    陈特助瞪圆了眼,这才注意到沙发上那件同室内装潢格格不入的男士休闲款卫衣。

    这不对劲!

    秦北冥从来不穿卫衣的呀。

    难道,他的性取向真有问题?

    这是看上小白脸了?

    不对。他手机相册里的,明明是个女孩。

    又或许,他手机相册里的那货是位女装大佬...

    短短几十秒时间,陈特助已经自发地开启了好几轮头脑风暴。

    秦北冥全然忽略了陈特助骤然放大好几倍的八卦眼,驱车直奔临江市第一高中。

    刚好今天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就去一中转转,顺带将卫衣还给她。

    秦北冥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熟稔地解开了两粒扣子。

    据说,衬衫的扣子不能全部扣上。

    不然会显得过于死板。

    可事实上,过去的这么多年,他向来是把衬衫上的纽扣一颗不落地全部扣上的。

    再者,今天的这场洲际视频会议,并非什么普通会议。事关集团明年营销总方案的制定,集团的所有股东都参与了的。

    更为关键的是,秦北冥向来就不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那劳什子侠义精神,全是他心血来潮自己给脑补出来的。

    ……

    凌墨在操场林荫处吹了一会儿凉风,依旧没能风干湿漉漉的头发。

    临近中午,太阳愈发毒辣,她这才意兴阑珊都回到了F班。

    刚踏进教室,闹哄哄的男生们突然间安静了下来,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这位刚转来一个星期的女生。

    凌墨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眼神,凭着原先的记忆,旁若无人都走到了自己的位置前,轻掖着裙角落座。

    她淡淡地叹了口气,愈发嫌弃身上的这件半长不短的校服裙。

    也不知道是谁发明了短裙这种玩意儿?

    凉快倒是凉快。

    可惜不能叉着腿坐。

    让她像淑女一样并着腿端端正正地坐着,这不搞笑吗?

    黎弯弯的眼神从凌墨走进教室的那一刻起,就好像粘在她身上一样,一刻也不曾离开过。

    当她发觉凌墨正款款地向她的座位走来时,她的心跳快到了几近失速的地步。

    等凌墨落座了好一会儿,黎弯弯才鼓起了勇气,怯怯地朝她递上了一张面巾纸,“同桌,你头发都湿了,要不要擦一擦?”

    ------题外话------

    群号:562/934/588

    周边以及其他,后期群里看

    完结当日解散,介意慎入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