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她在大佬圈爆火了 > 025 新晋校花
    “谢谢。”凌墨接过了面巾纸,斜歪着头,轻轻地滤干发丝上的水分。

    黎弯弯没想到凌墨还会向她道谢,唰地羞红了脸,双手忸怩地绞在了一起,想了好半天依旧没想好该怎么回答。

    抬眼看向紧张得跟个小媳妇儿一样的黎弯弯,凌墨唇角微挑,浅浅地笑了。

    在此之前她很少主动跟黎弯弯说话,因为在她固有的认知里,和笨蛋讲话等同于浪费时间。

    不过自她重生归来之后,心态上便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黎弯弯捕捉到凌墨脸上转瞬即逝的浅淡笑意,不由得看直了眼。

    天啊...

    谁来救救她!

    这么好看的同桌,她快要招架不住了。

    黎弯弯不住地吞咽着口水,心跳砰砰,全身心地沉浸在了凌墨右脸颊上迷人的小梨涡中。

    别看她此刻没有闹出什么动静,心底里已经挤满了圆嘟嘟的土拨鼠,一波又一波都疯狂尖叫着:

    救命!姐姐鲨我!

    其实,不光是黎弯弯,全班同学都在用眼角余光打量着凌墨这位气质清冷独特的转校生。

    胆子稍微大一些的,已经偷偷掏出了手机,对着凌墨一顿喀嚓喀嚓。

    拍完照,也不带修图,直接就将她的生图上传到了一中论坛上,顺便写上一句自认为特别拽的文案:

    谁说我们F班样样垫底?单论颜值,我们班凌同学实力第一。

    很快,帖子下方就收到了上百条回复,热度也被炒到了论坛首页的置顶位。

    顾听白刷到帖子后,更是开启了疯狂留言输出模式。

    【姐姐的腿不是腿,塞纳河畔的春水。】

    【姐姐的腰不是腰,夺命三郎的弯刀。】

    ……

    后桌的男生见顾听白将头埋课桌抽屉里,肩膀一耸一耸地好似羊癫疯,关切地拍了拍他的背,“顾听白,看什么好东西呢?给哥儿们分享一下?”

    “一边去,我在给凌同学打榜呢!”

    顾听白回过头,眼神亮晶晶的,别提有多兴奋。

    一想到这么正点的女孩子即将要成为他的三嫂,他内心深处莫名地生出了一股子自豪感。

    “凌同学?你说的是你的校花同桌,还是F班那个转校生啊?”

    “校花易主了你不知道?再说,我和凌甜只是桌子挨一起了,算不上同桌,你说话给我注意点。”

    顾听白凶巴巴地反驳了一句,急于划清界限。

    像凌甜这种做作的女生,他是一眼都不愿意多看。

    后桌一脸疑惑地反问道:“F班的凌墨真的有那么好看?”

    在他看来,凌甜已经算得上真绝色了。

    一般女生,连凌甜的小脚趾都比不上。

    “那必须的啊!走,我带你去F班见见世面。”顾听白从位置上蹿起来,拖着后桌的男生,往F班走去。

    他俩刚走出A班教室,就被一大波朝着F班涌去的男生踩了好几脚。

    “靠!我的鞋...赶着投胎啊?”

    “上课铃快响了,还挤在F班教室外,不怕被肖夜叉削?!”

    顾听白眼瞅着F班玻璃窗外的绝佳偷窥点快被人一抢而空,也顾不得心疼他被踩得灰不溜秋的鞋,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超了上去。

    而F班不起眼的小角落里,凌墨静静地端坐在课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本崭新的物理课本,一页一页认真地翻看了起来。

    她自动屏蔽了周围或钦羡,或爱慕,或欣赏,或嫉妒的目光,专注得好似肖像画里的主人翁,恬淡清冷,清皎的脸上完全看不出丝毫的不自在。

    这周五,高三年级段有一次全省联考。

    她依稀记得正是这次联考,凌甜考出了707分的高分,破格被洲际大学提前招录取。

    上回她和傻叉季衍一样,拱手将洲际大学唯一的一个录取名额让给了凌甜。

    这次不论发生什么变故,她绝不会重蹈覆辙。

    凌墨回想起凌甜手拿洲际大学录取通知书时的得意神情,眸光微闪,特特加快了翻书的速度。

    对她而言,联考的难度根本算不上什么。之所以认真地翻阅着课本,主要是想着以高中阶段所涉及到的理论知识应对考试。

    要不然让她自由发挥的话,怕是连出卷人都有可能看不懂她的解题过程。

    上课铃响后,黎弯弯依旧在回味着凌墨那句带着禁欲风的“谢谢”,薄薄的唇差点儿就要咧到耳后根,就连她那双藏在厚厚镜片下的眼睛都好似印满了红色桃心。

    天啦噜…

    她的漂亮同桌居然跟她说了声“谢谢”。

    这要是说出去,她们班的男生铁定要嫉妒死。

    黎弯弯窃喜不已,痴汉般作西子捧心状,魂不守舍地盯着凌墨过分优秀的侧颜。

    完美的头型,高度适中的颅顶,笔挺却不失秀气的鼻梁,棱角分明且水润的唇...真是怎么看都看不腻。

    凌墨翻完一本书后,总算察觉到了黎弯弯的视线。

    她偏过头,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

    “看够了?”

    “啊...”

    黎弯弯心虚地收回了视线,将头埋在了书桌下,跟个敷不出蛋的小鹌鹑一样。

    凌墨瞅着分外可爱的黎弯弯,忽然伸出了想要rua猫咪的冲动。

    下一瞬,她果真伸出了魔爪,撸了撸黎弯弯细软的头发,笑问:

    “好好听课,我有什么好看的?”

    “好看!你好看死了。”

    黎弯弯抬起头,晶亮的眼睛里是闪闪亮的星光,“同桌,你认真看书的时候,真是能迷死人。你不知道,短短的十几分钟里面,我被你的颜值杀到了好几回。”

    “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凌墨不以为意地问了一句,又开始翻看着崭新的化学课本。

    正当此时,刚从教室外攒动着的身影中杀出重围的F班班主任肖莹莹“砰”地一声甩上了教室的门。

    被外班男生挤了一身臭汗,肖莹莹心里窝着一股子火,正愁无处发泄,恰巧瞥见角落处窃窃私语的两人,瞬间爆炸。

    她抄起讲台桌上的半截粉笔,“咻”地一声朝着凌墨的脑门儿扔去。

    “胆子挺大,居然敢在我课堂上聊天?”

    “尤其是你,凌墨!全科零分还不知道用功读书,班级平均分都要被你拖垮了,一无是处的拖油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