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精品小说 > 都市风月(飘香都市) > 正文 五十六 报复之霸虎的女人 一
    五十六报复之霸虎的女人

    听到陈龙这样说以后,混江龙心中冷笑了声:

    “妈的,还请我喝酒呢,你今天是治了太子,你还有好果子吃么,这顿酒,你有没有命吃,还不知道呢。shubao22.la”心中这样的想着,但是混江龙却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张了张嘴,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看到陈龙突然间将烟头狠狠的掐灭了,脸上也露出了丝杀机。

    混江龙微微愣,心中在想着这个陈龙莫非是个百事通么,怎么连自己心里的想法都知道了,目光也下意识和跟着陈龙的目光,向着车窗之处看了过去,这看之下,混江龙的精神不由的为之振,原来却是霸虎正带着伙人从夜总会里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

    陈龙冷哼了声,拿起了放在自己身边的根钢管,打开了车门,混江龙知道,陈龙是想要出手了,也变得兴奋了起来,从四道社莫名的在江都横空出世以后,对江都市的其他黑道直都是采取着打压政策的,而东兴虽然是老牌黑社会,但是却在财力和人力上比不上四道社,从而变得十分的被动,做为东兴的干将的混江龙,自然在四道社的手下没有少吃亏,而现在看到陈龙面露冷酷表情的下得车来,混江龙知道,今天晚上霸虎面对着这个杀神,是绝对的讨不了好去的,想到多年的宿敌,现在就要面临场无法预知的危险,混江龙又怎么会不兴奋呢。

    看着陈龙提着钢管已经向车下走去,混江龙连忙道:“陈哥,要不要我叫几个兄弟来帮忙。”陈龙转过头来,森然笑:“混江龙,不用了,人家都说人在哪里跌倒的,就要在哪里爬起来,那天霸虎请我吃了顿大餐,我又怎么可能不回请顿呢,而且这顿,定要我单独请,我非得让他吃得满嘴流油不可。”

    混江龙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陈龙的身影转身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混江龙知道,这是陈龙想要单独去对付霸虎了,虽然对陈龙有怨恨,但是混江龙的心中却不由的有些佩服陈龙的毫气,如果不算是陈龙和自己的过节,像这样的毫气冲天够义气够担待的汉子,还是值得交朋友的。

    霸虎这几天的心情有些不好,那天给老大叫了去以后,跟自己说了些自己怎么也弄不明白的话,让霸虎到了

    现在想起那些深奥的道理都感觉到有些头昏,而霸虎知道的是,从那次的事情之后,自己的兄弟就不能对东兴动手了,而且,那个那天当着黄英爱的面伤了自己的年青人,虽然躺在医院里,自己却不能对他动手,这让霸虎想到这些都有些窝气。

    黑道上有句至理名言,那就是趁他病,要他命,对得罪过自己的人,那定是要追杀到底的,要不然,等到那人恢复了精力,到头来倒霉的,可能是自己了,

    虽然有心想要趁着陈龙受伤的时候要了他的命,以绝后患,但是老大的话却不敢不听,这几天来,他都在想着要找相什么方法,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陈龙给做了。

    但是想来想去,霸虎都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所以霸虎这些天直都在不自在中渡过的,霸虎的那些小弟,自然也看得出来霸虎的心情不好,所以几乎是每天都会将霸虎请出来到夜总会放松下,霸虎想到自己还有帮忠于自己的小弟,心中才稍稍的好受了点。

    今天霸虎又想起了陈龙的事,心情不好之下,多喝了几杯,此刻正走在路上和小弟们高谈阔论着,在小弟的恭维之下,再加是晚上喝了不少的酒,霸虎俨然已经成了江都市说不二的黑道老大。

    突然间,那些恭维着霸虎的小弟们,突然间跟中了定身法样的站在那里不动了起来,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霸虎感觉到气氛有异,也睁大了醉眼,顺着自己的小弟的目光,向前看了过去,当他看到个人正慢悠悠的走向了自己以后,心中不由的微微跳,连酒也似乎醒了大半。

    这个地方,是坐公园的小道,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钟了,道上聊了霸虎这伙人以外,几乎连个人影都看不到,而小道的两旁绿树成荫,使得这个地方就算是发出大的声响,也不会有人听得到的。

    而此刻,个高大的身影,正从夜色之中慢悠悠的走了出来,他的脸上泛着懒洋洋的笑容,根如儿臂粗细的钢管,扛在了肩头之上,嘴里也叼着根烟,如果不是因为他没有带礼帽没有穿风衣,那些小弟们,还以为是许文强出现了呢。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霸虎这些天直都在想着要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的陈龙,霸虎没有想到,自己整天都在想着要如何的算计陈龙,陈龙却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虽然陈龙只是个人,脸上也只是泛着懒懒的笑意,但是霸虎却感觉到股凉意从脚底升

    了起来,眼角也不由的抽动了两下。

    跟着霸虎的小弟,大部分都是参加过围攻陈龙的四道社的精英,那天陈龙的神勇,这些人自然也是都看到了的,那天五十个人出手,都让陈龙逃走了,而且还伤了自己十多个,今天自己这方面总共才六个人,对上陈龙,那不是自寻死路么。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了四道社的人的悍勇来了,虽然明明知道不敌,但是他们也同样知道帮规森严,在对神了眼以后,四个小弟呐喊了声,冲向了陈龙陈龙冷笑了声,挥舞着手里的钢管就向着那四人冲了过去,当先的人,只觉得眼前花,接着头上疼,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自己方倒下了人,并没有让剩下的三个人气馁,反而增加了三人的凶性,这三人虽然赤手空拳,但是却更猛的向着陈龙扑了过去。

    陈龙的嘴角泛起了丝冷酷的笑意,手里钢管挥舞着,专捡这三人的要害部位招呼着,三人虽然有股悍勇之气,但是无奈和陈龙的身手相差得太远了,三个人加在起,也不够陈龙打的,才短短的几秒钟,三人都倒地不起,除了个人还能捂着小腹在地上发出着微弱的呻吟,其他的人都动不动的,不过这些人并不是死去了,而是给陈龙用钢管敲昏掉了,当然,这些人醒来以后,就会发现,自己最少翥有只手或者只脚给陈龙用钢管敲断了。

    而解决掉这些人,陈龙也不过是用了几十秒钟而已,霸虎看到陈龙又狠狠的吸了口烟以后,朝着自己走了过来,股心虚的感觉涌上了心头,有心想要逃,但是在道上混了这么久的霸虎也清楚,自己如果现在逃的话,来会给人当做笑柄,二来以后陈龙将是自己永远的恶梦,更别说再找陈龙找回场子了。

    所以霸虎虽然感觉得到自己的小腿肚子正在哆嗦着,但是却还是挺直了腰杆站在了那里,陈龙走到了霸虎的身边,冷眼看了霸虎下,手里的钢管慢慢的举了起来,霸虎知道,陈龙这是要废了自己了,心中也不由的升起了几分狠劲,这个时候的他,知道自己拼也是死不拼也是死,还不如拼经算了,那也算是个男人的死法了,于是霸虎大喝了声,也顾不得自己是不是陈龙的对手了,而是拳击出,向着陈龙的小腹打了过来,陈龙眼中寒光闪,钢管挥,只听得霸虎闷哼了声,只胳膊软软的垂了下来,伴随着霸虎的闷哼的,还有声轻微的骨骼破碎的声音,显然陈龙的这下,是敲碎了霸虎的骨头了。

    那种钻心的疼痛,让霸虎疼得连脸都变起了形来了,但是自己的受伤,也更激起了这个黑道大哥的凶性,想都没想,霸虎又脚踢出,这脚才踢出,又是声骨骼破碎的声音,霸虎双是声闷哼,身体也推金山倒玉柱的倒了下来,霸虎现在虽然已经是疼得冷汗直冒了但是目光之中却露出了丝凶光看着陈龙:“姓陈的,有种你今天就将我杀了,不然四道社定不会放过你的,不但你,你的全这都会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霸虎知道,这个冷血的年青人今天能出现在这里,自己定是逃不过去了,如果自己装孙子,也许会让陈龙用更加残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而这个时候自己抬出四道社来,说不定还能吓唬陈龙下,从而从陈龙的手里逃过劫。

    但是霸虎却忘

    记了,自己第次见到陈龙的时候,就报出了四道社的名号了,如果能吓唬住陈龙,那天陈龙就不会对他下手了,而今天陈龙能来找自己报仇,自然也不会怕了四道社的报复了,霸虎现在又拿出四道社来压陈龙,那不等于是在火上浇油么。

    所以,陈龙听到民霸虎的话,冷笑了声以后,手里的钢管又挥了起来,霸虎看到陈龙的样子,心头凉,这个时候的他,突然间有些后悔了起来,自己为什么要听自己老大的安排,没有趁着陈龙受伤的时候,杀到医院去,将陈龙置于死地呢。